第三百一十七章 重逢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六章 孟二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八章 被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慎为没有动,最后关头,疑心又来劝他打消念头,即使是上官如,也可能成为陷阱的一部分。

三年前,她还是爱幻想的小孩子,三年的软禁与失宠,谁知道会将她变成什么样子?四谛伽蓝山门前,她骑着高头大马,英姿飒爽,当年的雄心壮志似乎仍存留在心间。

拥有远大志向的人,从不惮于改变现在的自己。

顾慎为正在屋顶上犹疑不定,对面的睡莲斋里发生了响动。

一群持刀黑衣人,至少有五十多名,包围了宅院,其中一批人,离顾慎为跟荷女只有十几步之遥。

假山上的女尸被发现了。

埋伏圈建成之后,数名黑衣人敲响院门。

隔得太远,夜色又深,顾慎为与荷女看不太清里面的情况,似乎发生了一些争执,最后,黑衣人还是如愿进去,很快又出来,动作仓皇,好像受了一点教训。

但他们还是由此确认龙王不在这里,招呼周围的同伴撤离。

已经是四更天,再等下去天就要亮了。

荷女低声说:“我去那边看看。”悄然消失在夜色中。

顾慎为跳到地面,以极快的速度冲过街道,跃上睡莲斋的院墙,在上面观察了一会,发现有一间屋子的灯是亮着的,映出一个模糊的人影。

他的脑海中突然浮现另一个夜晚,那时还是盛夏,花香浮动,他跳进院子,在海棠树下拣起石子敲响上官如的窗户。

睡莲斋里也种着一棵树,顾慎为不知不觉来到树下,拣起一小块冻雪,轻轻弹出,击中亮灯房间的窗上。

窗内没有睡意朦胧的小脑袋探出来,孤灯映出的人影纹丝未动,房门却轻轻打开一条缝,平添一丝诡异,将顾慎为从幻想中惊醒。

他等了一会才慢慢走近房门,听了一会,握刀闪入。

上官如托腮坐在桌前,另一只手在桌面上划来划去,百无聊赖地盯着跃动的烛光,脸上的神色既有儿时的稚嫩调皮,又有少女的优雅冷漠,似乎根本没注意到屋子里多了一个男人。

顾慎为无比后悔自己的决定,虽然这里没有陷阱,但也没有他想象与暗暗期待的场景,可他总得说什么,“我来……”

他不知道自己来做什么。

“小初和姓铁的小姑娘都在我这里。”

顾慎为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他以为那只是欺骗龙王自投罗网的谎言,没想到竟然确有其事。

“待会你把他们带走吧。”上官如还是不看他,好像那忽强忽弱的烛光里藏着重大的秘密,要求她必须一直看下去,“他们两个对北城不熟,我不放心让他们乱走。”

“谢谢。”顾慎为艰难地吐出这两个字,心里轻松不少。

“嗯。”上官如不冷不热地回了一句,目光没有移动分毫,顾慎为只能从那两只漆黑的眸子中看到火花在跳跃。

两人有一段时间没说话,上官如也没叫初铁二人出来,她像是在想着自己的心事,而令璧玉城闻风丧胆的龙王,仍然跟从前的欢奴没有区别,是她的心腹奴才,无需特别注意。

顾慎为心中的怒火渐渐升起,微微扬起头,冷淡地说:“叫他们出来吧,我会还你这份人情,不过,你不要抱太高期望值。”

“因为我姓上官,也是你的仇人吗?”

“没错,你是我的仇人,不仅因为你的姓氏,还因为你出卖了那两只大鹏鸟,它们也是我的亲人。”

对这句话,上官如似乎不为所动,但她在桌面上划来划去的手指停住了,好一会才说:“我一直想向你道歉,还有跟在你身边的那只红顶大鹏,是它们的孩子吧,我也想向它道歉,我那时不知道死亡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杀戳给父亲带来快乐,当时也给我带来快乐。但这些都不是要点,你有权利报仇,现在就可以动手,我保证,没人会出来阻止。”

顾慎为紧紧握住刀柄,可那刀却跟生根的岩石一样,动不得分毫,“今天我不会杀死你。”他说,终于给自己找到一个借口,“作为你交出初南屏与铁玲珑的回报。”

上官如突然扭转视线,第一次看向她的欢奴、众人眼中的龙王,露出他所熟悉的微笑,“这是真正的你吗?从前你都是在演戏,是吧?生活在仇人的城堡里,服侍仇人的女儿,一定很不好受。”

这像是明目张胆的挑衅,面对上官如,顾慎为第一次在心底生起真正的杀机,“我能忍受,因为我知道最终会有回报。”

上官如脸上露出说错话的抱歉神情,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说出那样伤人的话,或许她对自己年少无知时付出的信任耿耿于怀,她将人生唯一一次信任他人的机会给了欢奴,他却变成了眼前这个脸色苍白的陌生男子。

歉意转瞬即逝,她是骄傲的,即使被迫习惯了女装,即使三年多来几乎没再碰过真刀,她仍然是骄傲的,“这也正是我想对你说的话,你可以报仇,但你的报仇要有限度,我不会允许你滥杀无辜,并非所有姓上官的人都有罪。”

顾慎为怒极反笑,三年的软禁大概已经将这名少女的性情永远固化在了十四岁,她还以自己是十公子,而他是俯首贴耳的欢奴,“我忘了,你也一直在修行无道神功,希望你的功夫没有落下,决一死战的时候,我也好有个对手。”

听到龙王的讥讽,上官如眼中却流露出一丝悲悯,很难说这悲悯是送给谁的,“我不会杀人,不会杀任何人,我已经尝够杀戮带来的痛苦,我只是希望有一天你也能明白这个道理,不是现在,你的仇还没有报完,可我不想让你走得太过头。”

“没人能阻止我。”顾慎为不知不觉抬高声音,脸色变得严峻,这正是令大雪山剑客们敬畏有加的神态,“复仇之路永无止境,唯有死亡才能终止这一切。”

眼前的男子既可怕又陌生,上官如难以相信他跟欢奴是同一个人,可她心底的傲气与雄心也被激发起来,她没法杀人,但不会因此向任何威胁低头,于是站起身,用差不多同样冷硬的语气说:“我会向你证明,世上还有另一条路。”

两人怒目而视,红艳的火光在眼中跳动,似乎随时都会喷薄而出。

上官如最先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不是她熟识的欢奴,却是一个更有趣的人物,多少年了,她心中从未如此欢畅过。

顾慎为却被她这种异常的举动弄得恼羞不已,“你不相信我会杀你吗?”

这是一个愚蠢的问题,顾慎为说出口就后悔了,很多年以前,他就明白虚辞恫吓的可笑之处,没想到会在最不恰当的时刻脱口而出。

“相信。”上官如止住笑声,脸上却残留着笑意,这让她更像三年前的模样,“你是龙王嘛,杀人不眨眼,我等着你来动手。把你的人带走,告诉他们,不要再乱闯石堡,我可不记得咱们在这个年纪的时候会做这种莽撞的傻事。”

上官如比初铁二人不过大上两三岁,说话语气却像是经验丰富的江湖老手,而且顾慎为非常清晰地记得,她做过的傻事一大堆,很多次比这两名少年更过分。

顾慎为苍白僵硬的脸部抖动了几下,那是他在勉强忍住笑意,看上去有点怪异,他很快调整情绪,“孟夫人怎么会允许你把他们两个带下山?”

“让他们两个跟你说吧。”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在来人出现之前,上官如迅速地补充一句,“谢谢你,帮我解决一个大麻烦。”

顾慎为想问,如果孟明适没有死在金鹏堡大门口,她会怎么办?她没法杀人,难道要逃之夭夭?

一名侍女带着初南屏与铁玲珑进来,顾慎为只能将话咽回去。

两人的模样很奇怪,铁玲珑穿着金鹏堡男仆的装扮,要不是眼珠是绿色的,跟小时候的上官如还有几分相像,初南屏却穿着女孩的衣裳,居然极为合身,顾慎为第一眼差点没认出来。

初南屏局促不安,对自己的模样感到羞愧难当。

铁玲珑却不在乎,看到龙王,立刻惊呼一声,随后压低声音,“龙王,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顾慎为想狠狠训斥两人,现在却不是时候,只是命令道:“跟我走。”

铁玲珑小声欢叫,可是看到坐在桌边不动的上官如,又变得惊讶失望了,“如姐姐不跟咱们一块走吗?”

“不。”上官如微笑着说,“这里是我的家,而且,我跟龙王是敌人。”

“敌人?”铁玲珑越发惊讶,“怎么可能?龙王不是来找你……”

“走。”顾慎为带头出屋,初南屏紧随其后。

铁玲珑左右看看,匆匆忙忙地扔下一句“我会劝说龙王回心转意”,也跟着离去。

一跳出院墙,初南屏立刻将头上的花饰扯下来,刚要扔掉,被后来赶上来的铁玲珑夺过去,“别乱扔,你想留下线索吗?”

荷女没有出现,顾慎为知道她就在附近,所以没有特意寻找,带着两人迅速撤出北城。

北城守卫森严,要不是有顾慎为这样熟悉情况的人带路,初铁两人的确很难安全逃出。

三人一路上保持静默,铁玲珑急着讲述自己与初南屏的奇遇,顾慎为却没有心情听,回到龙王府时,天边晨曦微露,失去黑夜的掩护,南北城的界限彻底显露出来,再没人能飞来蹿去。

上官如的话是对的,顾慎为想,他们是敌人,他一直都知道,只是有时候不愿接受。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六章 孟二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八章 被救
热门: 神墓辰南 一世之尊孟奇顾小桑 黄金瞳 飞剑问道 凤逆天下 重生之将门毒后 全球高武 遮天 君九龄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