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中毒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四章 突袭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六章 孟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屠杀与婚礼,没有比这两件事更格格不入,更能引起璧玉城居民兴奋情绪的极端例子了,如今竟然接连发生,真让他们觉得嘴巴不够用。

不管骑在马背上的孟五公子如何的萎靡不振,都减弱不了金钱所能造就的盛大场面,那一只只铁木箱子,让最老实的人也心生艳羡。

“大概只有龙王才敢抢这些财宝吧。”一名年轻的后生直着眼睛说道,立刻被身边的老者捂住嘴巴。

街道两边围观的人群中潜藏着大量金鹏堡与孟氏的眼线,有经验的璧玉城居民,自然很容易就能分辨出来。

但是人群的好奇心越来越重,龙王对孟氏的宣战(虽然龙王从未公开承认,但是所有人都跟孟玉尊一样,认准幕后主使者就是他)、孟氏的连夜反击、盛大的婚礼,没人能面对这么密集的新闻而无动于衷。

议论纷纷,眼线们忙得焦头烂额,到处都是不敬的言论,他们最后只能承认失败,任由人群随意评说。

“你猜龙王什么时候会对北城孟府动手?”说这话的人兴致勃勃,双眼放光,很有想要趁火打劫的意思。

“别做梦了,一次成功,你还以为每次都能成功?告诉你吧,现在孟府里的金鹏杀手没准比石堡里还多,就等着胆大之徒自投罗网呢。”

“他是龙王啊,我看老孟这回要惨,没准要赔了夫人又折兵。”说话者左右望望,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继续道:“龙王从前是十公子属下的杀手,我听说……嘿嘿……两人可有点不清不楚。”

这种无稽之谈很快就消失在数不尽的反驳声中。

“龙王根本没离开南城,他现在安安稳稳待在府里呢,等到生米煮成熟饭,他还抢什么人啊。”

“就是龙王也不敢在北城动手啊,他还想不想议和了?一出北城门,就是石堡的地界,他更不敢现身了。”

透露绯闻的人差点被唾沫淹死,虽然不服气,却拿不出证据,只能小声嘀咕:“就是一说嘛,谁知道龙王怎么想的,他的诡计可不少。”

长长的迎亲队伍鱼贯经过北城门,向山上的石堡进发,金鹏堡加强警戒,只有少数人获得允许,能够继续跟在队伍后面。

因此,也就只有极少数人有幸目睹今天最大的新闻。

说是目睹有些夸大了,跟随者大都离得比较远,山道狭窄,又有金鹏杀手守护,最执着的人也冲不到前面去。

他们只是骚动的介质,被一拨又一拨的传言所冲击,不由自主地随之摇来摆去。

“队伍怎么了停了?”

“乐声也没了?”

“出事了出事了。”

“杀手大哥,前面……”

“快看快看,人怎么都往山下跑?”

“到底怎么回事?”

“迎亲队伍受到攻击!”

“是谁,龙王吗?肯定是他!”

“不是不是。”

“没人攻击,可是……五公子死了。”

孟明适原以为自己会在洞房花烛之夜死于上官如之手,结果,他连拜堂成亲都没等到。

事隔一天,石堡大门口的完整情景才传到山下。

金鹏堡大门前有一条狭窄的石梁,按惯例,骑马到这里的人都要下马步行,不仅是表示对独步王的尊敬,也是为了自身的安全。

护卫们都下马了,只有孟五公子坐在马上不动,低垂着脑袋,跟离开家门时一样,显得闷闷不乐。

一名贴身随从凑过去,小声劝主人下马,“五公子,咱们到了。”

孟明适到的是鬼门关,随从稍一触碰,他就软软地倒在马背上。

“五公子是中毒死的。”一些与孟府关系密切的权威人士广为宣布这一结论。

可到底是谁下的毒,几乎没有一点线索。

龙王当然是嫌疑人之一,但就连孟玉尊本人,也不认为龙王的手能伸到北城孟府里。

下一个嫌疑人就是上官如,十公子不愿嫁给孟明适,乃是众人皆知的事实,可她也跟龙王一样,似乎没本事隔着老远在孟府下手。

因此,在许多心目中,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孟五公子对这桩婚事如此抗拒与害怕,竟然服毒自杀了。

接着孟府里又传出消息,五公子出发前曾经喝过一碗醒神汤,成为当天唯一可能的下毒时机,那汤是他亲自命人煮的,由他最亲信的随从端过来。

这似乎坐实了孟明适自杀的传闻。

孟府上下鸡飞狗跳,哭的哭,闹的闹,孟玉尊一腔怒火无处发泄,连杀十几名与那碗醒神汤可能有关联的奴仆。

悲剧的另一方金鹏堡,当天的反应颇耐人寻味。

近年来很少露面的独步王,亲自接见老朋友孟玉尊,公开宣布如儿是孟家的人,“不管拜没拜堂,她都是孟五夫人。”

当天下午,盛装的上官如被送进北城菩提园,从要此在空荡荡的园子里,苦度独居生活。

璧玉城居民难得一次同情心泛滥,再也没有人怀疑十公子是凶手了,“身边有一个不成样的夫君,总比守活寡好吧。”

又因为两人没有拜堂,因此许多人不承认她是孟五夫人,仍按从前的习惯叫她“十公子”。

对此事最为疑虑不安的人非方闻是莫属,几乎一整天时间都留在南城龙王府,追问真正的下毒者到底是谁,“龙王,您得跟我说实话,到底是不是……你派人下手,我知道那群女人擅长毒药,为你什么都肯做。”

晓月堂的存在暂时是一项秘密,方闻是以“那群女人”代替。

“这件事情,你不知道最好。”龙王淡淡地回应,冷静的态度令军师心越发忐忑不安。

“是你主使的,对不对?”方闻是穷追不舍,“就为了一个女人?说实话,我可有点失望。”

顾慎为低头想了想,“我敬重先生的学识与谋略,可你若是对我连这点信任都没有的话,不如就此分道扬镳更好。”

方闻是的脸色刷地变了,知道自己的话有些过头,这个年轻人是大雪山龙王,不是他的学生,“龙王言重了,嘿嘿,我当然信任龙王,比任何人都信任,咱们还得携手合作,共创霸业。”

方闻是不再提这事了,面对各路人等的询问,一律拿出义正辞严的架式,“怎么可能?绝不是龙王做的,这是别有用心的污蔑,他多长时间没进过北城了,何况,他也不懂毒药。”

与孟氏的战争才进行完第一阶段,仅仅销毁几十家钱庄与商号,动摇不了孟氏根基。

在孟明适死后两天,龙王府突然热闹起来,登门拜访者络绎不绝。

龙王所展现的实力,还有传产中那数不清的金银,终于让一群大小罩子和走投无路的冒险者,决定公开与大雪山合作,希望能抢先分得一杯羹。

第三天傍晚是比较冷清的时候,白天的拜访者已经离去,其他人龙王不再接见,今天,他要跟两位最重要的人物进行谈判。

南墙酒馆的吕奇英吕掌柜,这两天兴奋得都没睡好,他已经下定决心,风险再大,也要跟龙王做生意,几百万、甚至可能上千万两银子啊,光抽成就足够他花一辈子的。

另一位人物更是罕见的稀客,要是有人见到名妓萧凤钗竟然在夜里离开留人巷,只带着一名贴身丫环,亲自登门拜访龙王,肯定会惊讶得合不拢嘴,不管有多晚,都会将这个消息传遍璧玉城。

吕掌柜不知道自己一度是萧凤钗想杀的人,得见南城最有名的女人,他有点把持不住,显得过于激动和谄媚了,“哎呀呀,竟然能在这里见到萧夫人,真是不胜荣幸,不胜荣幸啊。”

萧凤钗淡淡一笑,迅速将吕奇英列为不值得关注的男人之列,她本不想低声下气来见龙王,可是那二百万两银子,孟氏被抢的更多银子,诱惑力实在太大,让她连做做样子假装拒绝都做不到。

此外,还有一个让她必须来见龙王的理由:许烟微竟然在她对面一连租下五间相邻的小楼,面积比她家的还要大,准备开一间留人巷无出其右的大妓院。

说不眼热,那是在撒谎,龙王对一名落魄的三流妓女出手都如此阔绰,萧凤钗想知道,他手里到底藏着多少钱。

可惜,龙王口风很严,无论怎么刨根问底,都不敢向两人透露具体钱数,而且他提出一个让两人很失望的条件,“我要把佣金下调,两成太多,半成就够了。”

“半成?”两人齐声叫出来,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们是来发财,不是来破财的。

“嗯。”龙王的声音很平静,但是明确地表现出不可商量的强硬,“你们赚的钱不会因此减少,只会更多。”

萧凤钗与吕掌柜这两个竞争对手互相看了一眼,都没有说话,等着龙王透出底细。

“我要在西域再建一张商网,比孟氏的规模还要大,拥有的金钱也更多,我愿意将这个机会给你们两个。”

萧凤钗与吕掌柜面面相觑,再建商网?比孟氏还要庞大?龙王不是疯了就是还有话没说。

可是,龙王的野心要是真能实现……他们就会成为第二个孟氏,拥有数不尽的财富,傲视西域。

很长时间里,两人都没有开口回答。

顾慎为耐心地等待,心里却想着别的事,就在天刚擦黑的时候,一名身穿斗篷的神秘人送来一封信,上面说铁玲珑与初南屏如今都在菩提园。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四章 突袭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六章 孟二
热门: 怀了队友的崽怎么破 攻略那个地下城领主 谋杀官员2:化工女王的逆袭 被迫成为蜂王后 恶魔法则 布鲁特斯的心脏 功夫神医 白修道院谋杀案 无上神通 和死神躲猫猫/皮系玩家躲猫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