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一章 开战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章 合作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二章 诱敌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方闻是对晓月堂的主动示好相当警惕,“晓月堂?好像有点印象,什么来头?”

金鹏堡与大头神向晓月堂宣战时,方闻是正在铁山营中,可他基本什么也没记住,直到顾慎为提起那些黑鸟似的凶狠女人,他才想起来,身子一颤,脸色也变了,“那些女人比金鹏杀手还要阴狠毒辣……”

方闻是扭头向身后看了一眼,“我觉得还是离她们远点为好。”

“若不是比杀手更狠,又怎么能打败金鹏堡呢?”

方闻是的警惕转到龙王身上,“龙王,你不是又想报仇吧?”

顾慎为摇摇头,他撒谎了,仇恨已经成为他的一部分,没有一刻减弱,重返璧玉城以来的经历,只是让恨意更加强烈,“你说过,争霸西域会杀人无数,我这是在给大雪山找一口最锋利的刀。”

“这把刀只怕是过于锋利了。”方闻是脸上的五官都快挤到了一块,“龙王,争霸是长久大业,没有三五年立不稳根基,真想有大的作为,怎么也得等个七八年,最好是十年。您现在年轻得很,没必要着急……”

顾慎为用一句话堵住了军师的所有疑虑,“如果咱们不跟晓月堂联合,只怕大雪山又会多出一个强敌。”

方闻是身子又抖了一下,总觉得一群妖魔般的女杀手,跟自己在书本上读到过的纵横之术格格不入,“那……就只好这样了,可是龙王得保证她们一直躲在暗处,她们若是公开亮相,我怕连中原也不会支持大雪山了。”

方闻是亲眼见过大荒门女弟子夜里杀人,心中着实害怕,因此次日一早见着荷女之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这名娴静如大家闺秀、笑容温婉如春的女子,怎么可能跟那些女杀手是同一路人?

两人曾经见过面,可方闻是一点没认出来,手足无措地见礼,心中最后一丝疑虑荡然无存,随后想起现在自己是大雪山军师,身份不比从前,连咳几声,换上庄重的态度,欢迎晓月堂使者的到来。

许氏姐弟还认得荷女,也对她的变化吃惊不小,他们不知道她与龙王之间的恩怨,还以为荷女躲了一阵才回来,所以非常热情。

趁龙王不注意,许烟微又向荷女灌输搭救上官如那一套,可不知道自己的所做所为其实适得其反。

顾慎为原打算观察几天,等自己的伤势全好之后,再向敌人发起反攻,结果一件意外让战争提前开始了。

顾慎为没有吃荷女给的红丸,他从孙神医那里求来一份解毒药方,除去剩余的毒素,然后以自身的内力慢慢化解丹田内的胶着状态。

他刚刚恢复不到一半的功力,许小益与林小山几乎同时带来消息:莲叶和尚被杀了。

莲叶死于三天前,当时正出门追踪上官鸿,顾慎为觉得万无一失,还提醒他不要太早回来。

和尚后背中了三刀,刀刀命中要害,尸体被扔在冰冻的南北城界河里,三天后才被人偶然发现。

四谛伽蓝两名僧人接连殒命,举城震动,但这回很少有人将凶手指向龙王,因为和尚身上的伤势明显与龙王的风格不符,附近也没有插着黑血旗或是红鸦旗。

但是接下来一连串的事情将大雪山深深地卷了进去。

先是天山宗在同一天夜里遭到多起暗杀,连几位一直隐藏的高层成员也未能幸免,不会武功的铁匠老洪受到重点保护,反而躲过一劫。

紧接着矛头指向了大雪山军师。

方闻是每天的生活非常有规律,早起,美美地吃一顿,虽然有好几年他没怎么吃过早餐,要求却一点没有降低,然后由十名护卫跟随,前往北城。

议和谈判的地点位于中原特使府中,如今正进行到紧要环节,到底大雪山营地该不该撤离璧玉城西境,以及撤到哪里,各方争执不小。

方闻是觉得自己胜算颇大,第一,他有中原特使的公开支持,第二,那块营地原本属于顾氏庄园,顾家人都死光了,土地自然归龙王杨欢所有,杨欢是顾氏老友的后代,又一直想为顾氏报仇,自然该享有这个权利。

他原打算次日提出第二条理由,结果下午刚走出北城没多远,就被人绑架了。

不能全怪那十名护卫,他们尽职尽责,几乎寸步不离军师,可是当军师执意要去看望一位红颜知己时,他们只能同意。

方闻是与许烟微的短暂情意早已结束,他需要别人的抚慰,在清汤寡水的生活中熬了二十几年,谋士心中的热火十分旺盛,非一般的意志力所能降伏,他只能半推半就地顺从内心的**。

婊子无情,这个最简单最质朴的道理,在方闻是身上再一次应验。

门外的护卫们等到傍晚,都觉得军师这回待的时间太长了点,冲进去一看,妓女被绑在床上,军师已经不见,只剩下几件零乱的衣裤。

妓女肯定是被收买了,但她所能招供的信息寥寥无几,无非是一群没有特征的蒙面黑衣人,扔下一百余两银子,连几个人她都没数清。

军师的尸体没有出现,绑架者也还没有提出任何要求,当天深夜,龙王率领天山宗五十名刀客、大雪山十五名剑客,横扫了南城外围的所有刀客村。

顾慎为事前已经收集到足够的情报,所以这一次夜袭目标明确,一共杀死三十多名野马帮成员,其中包括三名得意楼弟子。

暗杀天山宗成员、绑架大雪山军师的人必然是野马帮,顾慎为相信这一点,因为在璧玉城里,只有野马帮不受停战协议的约束,敢于向龙王挑战。

中原对野马没有约束力,督护官不承认北庭与野马的关系,这让两个大国对龙王的安全担保失去了意义。

顾慎为得靠自己的力量与野马对抗。

这就像当年的学徒残杀,双方领袖不变,场地却从东堡移到山下的璧玉城。

这回,就是独步王也没法叫停两人之间的决战。

两方相互间的暗杀与反暗杀持续了近十天,每个夜晚都有杀戮出现,大都发生在南城边缘的偏僻地区,像半条血腥的项链环绕在璧玉城的胸前。

龙王府位于南城最西部,正好处于这半条杀戮之链上,却一直没有受到袭击。

五名顶尖刺客死于龙王府,似乎让野马觉得此地陷阱重重,他的策略非常明晰,就是将天山宗斩草除根,等到龙王孤立无援时再发起最后的致命一击。

顾慎为的应对方案是引蛇出洞诱敌深入,他手里的秘密武器是晓月堂,头十天的暗杀,荷女等人从未参与,仍然保持着隐蔽状态,顾慎为小心翼翼地暴露出弱点,希望将野马给引出来。

关于龙王刀法下降的消息开始在小范围人群里传播。

顾慎为没有造假,他的功力正在慢慢恢复,离完好无恙还差着不少,刀法自然也没法像从前那样精湛。

跟随龙王一起战斗的刀客与剑客们看不出来这一点,龙王仍然所向无敌,杀人很少超过十刀,而且有一个怪癖,杀人之后要毁尸灭迹,不是烧掉就是命人剁成烂泥。

可总有几具尸体逃过摧残,还有一两个人受伤之后逃出生天,于是,真正的行家从伤口上看出许多问题:龙王的刀或许没有减慢,但是力道不再恰到好处,不是过深就是过浅,这表明他对内力的控制发生了偏差。

方闻是在遭到绑架的第三天被放了回来,衣裳不整,赤着脚,踩在雪地里一路跑回龙王府。

绑架者果然是野马,他通过方闻是给龙王带来一句话,“交出彭仙人的秘笈。”

没有威胁也没有交换,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野马受得意楼影响,以为龙王之所以刀法与众不同,是因为从彭仙人怀里顺手牵羊了一部秘笈。

方闻是获释对双方的战争没有产生影响,野马没杀他,是因为大雪山军师不会武功,在野马眼里,不具有威胁性。

顾慎为只担心一件事,方闻是知道晓月堂的事,万一泄露出去,他的诱敌之计就只能半途而废。

方闻是指天发誓,他在被绑期间完全忠于龙王,没有多说一句话,或许是觉得如此坚定的形象不太像自己,他补充说:“我求饶了,刀架在脖子上,我又不会武功,搁谁都得求饶,可我的确没乱说话,真的。”

等到第二天,所受惊吓消失大部分之后,方闻是向龙王承认,他当时太害怕了,根本没想起来晓月堂的事,自然也不会说漏嘴。

议和暂停,方闻是一连十几天没出龙王府。

璧玉城的居民一开始胆战心惊地提防着被祸事殃及,等到三五天之后,他们发现大雪山与野马帮都是非常娴熟的杀手,极少出现误杀误伤,而且也没人混水摸鱼,大多数人心里都踏实了。

这场城内战争在第十三天结束,决战地点发生在龙王府,荷女带着一群女杀手横空出世,超过此前假龙王杀人事件,成为本年度璧玉城最耸动的新闻。

正是通过这一战,顾慎为发现,三年不见,同样修行《死人经》的荷女,与他的分歧越来越大,两人殊途没有同归,反而离得越来越远。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一十章 合作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二章 诱敌
热门: 逍遥小书生 永夜君王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医品宗师 飞剑问道 生肖守护神 妙手小医仙 绝世武神 粉妆夺谋 极品上门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