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合作

上一章:第三百零九章 敌人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一章 开战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顾慎为曾经设想过多种与荷见面的方式,没有一种是现在这样:手里握着剑,丹田里仿佛坠着一大块冰,有心出招,却明知必败,只得强行忍住。

他从房梁上掉下来,落地稍显不隐,总算是站住了。

两人默默互视,好像谁也不打算第一个开口,像敌人一样互相提防着。

门外突然传来一连串的惊呼,随是林小山急切的询问声,“龙王,你没事吧?”

“没事。”顾慎为的目光仍留在荷女脸上,“死了几个人?”

“五个,其中有两个是得意楼的人。”

“我知道了。”顾慎为前后一共听到四名刺客发出的声响,还是忽略了一个。

林小山满腹疑惑,却不敢询问,带着护卫收拾尸体离去。

“这么说,你现在叫龙王了?”荷女先开口,敌意与警惕突然间无影无踪,脸上甚至露出一线微笑,好像他们还跟从前一样,是默契的伙伴。

“这么说,你又来救我了?”顾慎为挖苦道,敌意消失不见,警惕却没有丝毫降低,他领教过荷女的手段,知道她不会平白无故替他杀死五名刺客。

“不是我来救你,是晓月堂。”

三年多不见,荷女身上发生了某些变化,顾慎为一开始只是略有感觉,现在才恍然明白过来,从前少言寡语时常被人忽略的荷女,如今多出一份自信与大气,隐隐间甚至有点咄咄逼人。

荷女为晓月堂立下大功,自然会受到堂主的赏识和重用,身份不同,气质自然也今非昔比,顾慎为不知不觉生出分庭抗礼的心思,微微扬起头,“既然如此,让晓月堂堂主来跟我说话吧。”

荷女似乎感觉到了顾慎为的态度变化,身上的锐气收敛不少,“你就当我是晓月堂的使者吧,总得跟使者谈个大概,才好去见堂主。”

顾慎为突然间发现自己在意气用事,不管荷女的真实用意是什么,大雪山与晓月堂都是天然的盟友,双方有着共同的敌人,而且一明一暗,正好可以互相取长补短,于是他也缓和语气,手掌松开剑柄。

“就在这里谈吗?”

荷女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姜,姜吸进不少迷药,浓睡不醒,听不到发生在身边的谈话。

“不,天亮以后你去北城孙神医家里,咱们在那谈。”

明知晓月堂已经在璧玉城安插了不少人,顾慎为还是吃了一惊,孙神医早已功成名就,没想到也会投向金鹏堡的敌人,他立刻觉得自己这些年做得实在是太少了。

荷女从怀中掏出一只很小的木盒,递给顾慎为,“早晚各吞服一枚,可解你胸前的玄阴之毒。”

顾慎为接过木盒,没有打开查看。

“你知道,我是不会害你的。”

荷女嫣然一笑,不等顾慎为做出回答,已经闪身离去。

门外传来一声呵斥,紧接着林小山推门而入,他总觉得事情不对,所以让守卫们继续巡逻,自己守在外面,可是从龙王屋子里出来的人动作实在太快,眨眼就已跃上房顶消失,他根本追不上。

看到龙王安然无恙,林小山放下心来,脸上有点红,又看了一眼小床上的姜,嗫嚅说道:“请龙王恕罪……我不知道……”

“没事,她是……从前的一位朋友。”

林小山半信半疑地退出,顾慎为手里把玩着那只小木盒,过了好长时间才打开,里面装着两枚小药丸,鲜红色,艳丽得不正常。

顾慎为合上盖子,没有动里面的东西。

天亮以后,顾慎为出发前往北城,林小山等十名护卫跟随,其实这没有必要,龙王府里五名刺客被毙的消息已经传遍璧玉城,现在大家都相信龙王根本没有受伤,更不用说瘫痪了。

孙神医府外,林小山等人候在外面,顾慎为一个人进去。

高大威猛的孙神医几乎没有变化,只是头顶日见光亮,颔下的胡须似乎更加茂盛,“上回给你看病,你还是杀手学徒,今日再见,就是龙王了,世事无常,想必说的就是这种事吧。”

孙神医用探究的目光盯着顾慎为,好像站在面前的是一个罕见的病例,正等着他分析研究。

“许多事情都想不到,是吧?”

“嘿嘿,想不到就不必去想,来,我给你诊脉。”

孙神医的细长手指伸过来,顾慎为没有躲避,这位神医会武功,而且武功不弱。

诊脉的时间几乎长达半个时辰,孙神医眉头越皱越紧,全然忘了龙王来此的目的是见晓月堂使者荷女的,当他终于开口时,语气中有一种面对难题束手无策的失落感,“难,实在是难,龙王的内功怎么会练到这种地步?正反兼具,阴阳不合,你竟然能忍受下来……”

孙神医不住地摇头,口中啧啧作响,“龙王若是不在乎减寿三十年的话,我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最后成不成就很难说了。”

“我不是来看病的。”顾慎为冷淡地说,“既然从前受得了,今后也受得了。”

孙神医惊讶地看着龙王,一向恃才傲物的他,脸上的表情却像是大惊小怪的孩子,然后他微微躬身,“一切尽随龙王的意思,怪我多事了,龙王请在此稍等。”

孙神医告退,顾慎为一个人等了一会,墙边的书架突然裂开,荷女从里面走出来。

在白天的光线中看到荷女,顾慎为才知道她的变化有多大。

从前的她,是一名沉静和蔼的少女,虽然不惹人注意,却也容易取得别人的信任,现在的她,容颜未改,神色间却多了某种东西,让任何人都无法忽略。

顾慎为突然怀念起那个沉默的少女,很快调整好心态,“我什么时候能见到堂主。”

“很快,但不是现在。”荷女的目光让顾慎为很不自在,“堂主不在璧玉城,她另有要务在身。”

“那么说,在璧玉城里你能作主喽?”

荷女微微一笑,双手举在身前拍了两下,金鹏堡从前的女青面关商应声从门外进来,极为恭谨地向荷女躬身行礼,“御众师有何吩咐?”

“将堂主的意思说给龙王。”

“是。”面对比自己小好几岁的御众师,关商紧张的神情好像刚刚进入东堡的杀手学徒,当她转向龙王时,神色自然了许多。

“堂主的意思是,大家既然都以金鹏堡为敌,龙王想要屠灭上官家族,晓月堂想要占据绝巅上的城堡,咱们不如携手合作,大雪山在明,晓月堂在暗,正是天作之合。”

顾慎为对“天作之合”这四个字有点敏感,但没有表露出来。

荷女挥手,关商一直躬着身,退出房间。

“怎么样?”荷女问道。

“联合是件好事。”顾慎为压下心中的真实情感,决定以龙王的身份看待这桩有利可图的提议,“那就让咱们坦诚相待,说出各自的目的吧。”

“晓月堂只想要金鹏堡,那里本就是晓月堂的家。”

“大雪山想整个璧玉城,从东到西八百里。”

“只要给晓月堂留条出口,大雪山尽可拥有全部地盘。”

“晓月堂有多少人?分布在哪里?”

这是一个涉及到核心机密的问题,荷女却没有丝毫犹豫,马上回道:“一百六十七人,其中在一百二十一人留在璧玉城,孟家有七人,得意楼有一人,四谛伽蓝有一人,金鹏堡有十八人,其余的分散在各处,可以说,整个璧玉城,任何一方势力当中,都有我晓月堂安插的人。”

顾慎为既惊讶又欣喜,晓月堂的确是他最需要的助力,过去三年来,顾慎为受到追杀,被迫流亡西域,晓月堂却不声不响地从沙漠里转移到璧玉城,恐怕就连独步王,也没有发现宿敌竟已潜至咫尺之遥。

“你们的人都可靠吗?比如这个关商。”

“人永远都是不可靠的。”荷女声音中的有一丝冷意,“可靠的是控制他们的手段。”

荷女手里多出一枚小药丸,跟她送给顾慎为的很相像,颜色是绿的,“凝血定脑丸,以制药者自身的鲜血,混以八十一种药材与毒物制成,每年需定时服用一粒,过期不服,七日之内发狂而死,死状……不提也罢。”

荷女的语调平淡中带有一点骄傲,好像她手里拈着的是一枚足以起死回生的灵丹。

“你也服用了?”顾慎为忍不住问道,庆幸自己昨晚没有吃荷女赠送的药丸。

“人永远都是不可靠的。”荷女重复这句话,没有直接回答顾慎为的问题,“我在晓月堂知道了许多事情,比如独步王就是靠着类似的丹药控制青面的。金鹏堡当年立誓,绝不使用晓月堂的秘术,其实暗中保留了几样,甚至不敢取名字,可那只能算是仿制品,药力比晓月堂的正品差远了。”

顾慎为终于明白关商为何叛离金鹏堡了,他对这种纯粹依靠药物威胁而建立的效忠感到不寒而栗,但是想起所见识过的那些疯女人,他相信荷女的话是真实的,荷女对凝血定脑丸的崇敬里,似乎也藏着一丝疯狂,顾慎为提高警觉。

“晓月堂拥有这种手段,应该随时都能从内部攻破金鹏堡才对。”

荷女摇摇头,收起那枚绿色药丸,“凝血定脑丸非常珍贵稀罕,没法对所有人使用,想攻破金鹏堡,还得依靠真正的实力,比如你手里的大雪山剑客。”

顾慎为带着十二分的警惕,慢慢拔出龙首剑,斜斜指向地面。

荷女则以十二分的随意拔出自己的剑,与顾慎为的兵器交叉在一起。

以此为象征,两人开始了第二次合作。

顾慎为认出荷女的兵器没有变,还是从前的“欢”字剑。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零九章 敌人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一章 开战
热门: 彩虹琥珀 暗夜将至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死亡概率2/2 三角谍战 重生后发现所有人都是我迷弟 队长们心照不宣的暗恋[电竞] 恶梦的设计者 告别天使 妻乃殿上之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