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九章 敌人

上一章:第三百零八章 胆怯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章 合作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龙王遇刺瘫痪在床的消息,让璧玉城居民和各方势力大大吃了一惊。

面对好奇者与别有用心者连番的追问,方闻是一律严肃地辟谣,“没有的事,龙王好好的,怎么可能瘫痪?”

可是最近几天,大雪山军师每天都早早结束谈判,天不黑就返回南城龙王府,于是大家都知道,龙王肯定是出事了。

顾慎为的确起不来床,胸口的皮外伤不怎么紧要,丹田里内息的胶着状态也有所改善,但是腰部以下使不上劲儿,暗器上的毒药才是大麻烦,莲叶虽然驱出大部分,但还剩一点难以排除。

莲叶觉得是自己害了龙王,深感不安,所以每天都要以内功替他疗伤,而且不再离开龙王府一步。

伤势慢慢总会好起来,大家担心的是龙王有没有这个时间。

逃走的斗篷人是个致命威胁,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龙王此时不堪一击,很可能还会再来。

天山宗又派来不少刀客,龙王府的护卫加在一起达到百余名,足以挡住普通的进攻,但是面对真正的高手,还是漏洞百出。

方闻是建议龙王搬到北城中原特使的住处,顾慎为拒绝了,进入北城不能携带兵器,处境更加危险,北城挡不住那些一心想除掉龙王的人。

头两天风平浪静,第三天,上官鸿应邀而来。

来见龙王,显然违背上官鸿的本意,他披着厚而长的斗篷,像作贼似地于傍晚时分来到龙王府,进屋之后仍东瞅西望,好像地缝里也会突然冒出来埋伏。

其他人退去,上官鸿掀掉兜帽,紧张不安地说:“你干嘛指名道姓让我来?这不是出卖我吗?”

“我救了你一命。”顾慎为斜靠在枕上,语气微弱而冷淡。

“救我一命?”上官鸿不明白龙王的意思。

“孟夫人肯定知道是你泄密,我把你叫出来,就是提醒她不要杀人灭口,否则我就要公开秘密。”

上官鸿嗯嗯几声,他知道龙王说得没错,可不愿承认,“你不会公开的,是吧?”

“我要是死了,干嘛还保守秘密?”

上官鸿显得局促不安,脚步移来移去,“你想怎么样?孟夫人不可能放了你手下的两个人,她说了,除非拿秘笈来换,否则她宁愿鱼死网破,反正你没有证据,我也没有。你知道,王主很听她的话。”

顾慎为无力地咳了两声,“我不着急,告诉孟夫人,让我的人好好活着,要不然,她没有机会鱼死网破,证据我已经有了。”

“有了?”上官鸿显然吃了一惊。

顾慎为不再说下去。

“就这些?”上官鸿越发紧张不安。

“嗯。”顾慎为看着上官鸿,突然冒出来一句话,“张楫让你杀了我,是不是?”

上官鸿吓了一跳,脸刷地白了,“没有没有,张先生还说有机会要见你一面呢,我……没事我就走了。”

不等龙王做出回答,上官鸿推门而出,快步离开龙王府,生怕被护卫们拦下。

谈判草草结束,顾慎为盯着门口,直到再也望不见上官鸿的影子。

莲叶和尚进屋,神色极为严肃。

“像不像?”顾慎为问道。

“像。”莲叶语气中满是悲愤,双拳紧握,“我不明白为什么是他?”

“莲华法师虽不是我杀的,却是因我而死,上官鸿想要杀我灭口,不敢对我下手,所以就嫁祸给我,希望四谛伽蓝和堡里的杀手能因此大发雷霆。当然,这都是我的猜想。现在有人看到鸿公子安全走出龙王府,你可以自由行动了。”

“阿弥陀佛。”莲叶躬身合什,“我会尽快回来。”

“不,你不要回来。上官鸿是独步王之了,大雪山不能参与你们的私人恩怨,解决之后再回来吧。”

莲叶郑重地点头,转身出屋,很快消失在薄暮之中。

顾慎为对三天前的斗篷人刺客一直有个怀疑,刚刚从上官鸿身上得到证实,连带着他也明白了莲华之死是怎么回事。

孟玉尊、孟夫人、得意楼和野马,都想要《死人经》,应该不希望龙王现在就死,金鹏堡与督城官势力强大,如果派出刺客不会只有一个人。

莲华遇刺也非常蹊跷,他是一名有点迂腐的和尚,按理说不会得罪璧玉城里的各方势力,被杀似乎纯粹是为了栽赃给龙王,可他是被香炉砸死的,事前还要在饭里投毒,与此后一系列冒弃龙王的手法都不一样。

清奴是上官飞的管家,顾慎为想当然地以为幕后主使是九少主,可他一直有个疑惑,上官飞明知野马帮此后会大规模冒充龙王,干嘛偏要冒险抢先杀这第一个人呢?

直到林小山说孟夫人派人来谈判,顾慎为脱口说出上官鸿的名字,他才突然顿悟,自己的敌人不只是那些强大的势力,也有不起眼的小人物。

上官鸿就是其中之一,顾慎为在疏勒国掌握了他的把柄,他回金鹏堡之后一定向张楫求助,张楫才是龙王隐藏的敌人。

那个曾经给予过欢奴诸多帮助的教书先生,绝不会为了一位不记名的学生背叛金鹏堡。

想通这一点,顾慎为又记起上官鸿的身材与自己相差无几,经过易容,完全可以冒充龙王,骗过莲叶的眼睛。

至于斗篷人刺客,肯定是上官鸿与张楫想办法请来的,只有这两个人,对《死人经》不感兴趣,可能根本不知道它的存在,一心只想杀死龙王灭口,却没有没太强的实力,请不到大批高手。

莲叶和尚去追杀上官鸿了,顾慎为心中感一丝遗憾,他本来存有希望,以为能将张楫争取到大雪山这边来,现在他知道,此事绝无可能。

天已经完全黑了,顾慎为掀被跳下床,将刀剑别入腰带。

少女姜走进来,看到龙王起床又惊又喜,“龙王……”

顾慎为竖起食指,示意她不要大声,姜压低声音,“您好啦?”

顾慎为摇摇头,他没有全好,毒药仍留在体内,内息远不能运转自如,但是能站起身,也能舞动刀剑。

“今天晚上不要让任何人进来。”他对姜说,“可如果有人硬闯,你不要阻挡,躲在床上别动。”

姜睁大眼睛点点头,从龙王的语气中听出了危险,小声问:“今晚还有刺客?”

顾慎为点点头。

他从上官鸿跃跃欲试的姿态中已经看出杀机,独步王的这个私生子虽然有最好的谋士帮助,本人还是不够沉深,藏不住心底的秘密。

顾慎为踩着桌子跳到房梁上,他现在尽量不使用内力。

姜把自己的小床推到大床旁边,吹熄蜡烛,合衣躺在上面,屏息宁气,睁着眼睛,一动不敢动,生怕影响到躲在上面的龙王。

夜越来越深,顾慎为又有了从前当杀手的感觉,等待,杀手的一生中要花掉多长时间等待?他计算不出来,恐怕比睡觉的时间还要长。

慢慢地,姜坚持不住,沉沉睡去,似乎又在做什么美梦,连呼吸声都充满了香甜。

她不应该跟在龙王身边,甚至不应该来璧玉城,他想,马上撵走这个无聊的念头,太多不应该的事情都发生了,没必要为其中一件在意。

噗,窗外传来极轻微的一声响,好像是屋檐上的雪掉到地面上,伏在房梁上的杀手却马上心生警觉,他等的刺客终于来了。

顾慎为紧紧握住刀柄,他没有太多内力可以使用,必须抢占先机,一刀毙敌。

可刺客似乎过于谨慎了,迟迟不肯进屋。

顾慎为竖起耳朵,除了姜轻缓的呼吸,什么都听不到,好像那声噗真的只是雪落地面。

外面发生了意外,他想,却没有跳下去观望,因为那很可能是敌人设下的陷阱。

一阵脚步声从门前经过,这是巡逻的龙王府护卫。

为了掩人耳目,顾慎为没有对今晚的守卫做出任何特别指示,一切照常。

那些刀客与剑客挡不住真正的暗杀行家,果然,脚步声渐远,谁也没有发现异常。

顾慎为仍然相信那声噗不是积雪,而是来了又走的刺客。

那或许只是来踩点的前哨,他想,稍感紧张,因为这意味着今晚的刺客可能不只一个人。

张楫与上官司鸿能派出什么人?他们无钱无势,只靠教书先生的一张嘴,恐怕说不服多少有实力的金鹏杀手,可能一个也没有,除非是已经离开金鹏堡的退休杀手。

杀手通常不到四十岁就已度过巅峰,以后的道路不是在堡内授徒或是谋取某个闲职,就是自愿放弃金鹏杀手的称号,跟流浪刀客一样,四处寻找雇主。

顾慎为一下子想起那名斗篷人是谁了,他们曾经见过面,只是时间相隔太久,他一时没有想起来。

又有敌人来了,这回没有声音,只是窗外忽然闪过一片黑暗。

纸窗上被捅出一个极小的窟窿,一名刺客在侧耳倾听,顾慎为发出与姜极为一致的呼吸声,表明屋子里有两个人。

阴影消失了一会,然后一根细小的木管伸进屋子,氤氲的清烟飘了进来。

这不是金鹏堡常用的迷药,刺客显然不想留下任何跟金鹏堡有关的证据。

大概一刻钟之后,一柄匕首从门缝伸进来,准备拨起门闩。

可是匕首刚刚露头就停住了,外面的人好像在犹豫不决。

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顾慎为感到极大的危险就在眼前,右手手由刀柄换到剑柄上,他可能不得不冒着内伤加重的风险,使用《死人经》剑法了。

危险的警示一直没有散去,外面的刺客却没了,消失得如此突兀,顾慎为甚至怀疑自己听错了,只有匕首仍留在门缝中,然后毫无预兆地向上移动。

警示越来越强烈,顾慎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如此紧张了,而这紧张与他的伤情没有关系。

房门开了一道缝,也就是涌进一阵风的宽度,却闪入一个人。

身穿素色长裙的女子,一进屋就抬起头,望向龙王藏身的地方。

顾慎为体内寒意骤然增强,浑身颤抖不已,从梁上掉下来。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零八章 胆怯 下一章:第三百一十章 合作
热门: 冰火魔厨 庆余年 魔道祖师 无敌剑域 魔天记 道君 飞剑问道 九鼎记 美食供应商 将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