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胆怯

上一章:第三百零七章 雪夜 下一章:第三百零九章 敌人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好像有千万根冰针在体内拼杀,从五脏六腑向身体表面游动,终于钻出皮肤带走一丝丝寒意之后,新一批冰针又在丹田内产生,顾慎为护住心脉,感觉没有因此麻木,反而越发敏锐,所受的痛苦因此成倍增加。

他的耳朵里塞着棉絮,听不到周围的声音,但是当危险临近时,他还是不由自主地睁开双眼。

门口站着惊慌的小刀客,红扑扑的脸蛋在黑夜中也看得清清楚楚。

这是运功驱魔的第三个时辰,最艰难的时期已经过去,顾慎为还需要再坚持三个时辰,但是已经能分出一部分精力关注外界情况。

小刀客靠近数步,似乎在悲愤地说着什么,顾慎为只字不闻,从那张稚气的脸上看出浓重的敌意。

最大危险的不是少年,而是来自屋外。

厚厚的积雪上,隐约可见小刀客留下的脚印,还有一个人躲在暗处,顾慎为能够感觉到,那人的杀气极为微弱,但是不可动摇。

小刀客既悲愤又气馁,龙王的状态好像是传说中的走火入魔,可就是在这种状态下,这个恶魔仍对自己视若无睹,好像他的存在微不足道。

“……我要报仇,我原想拜你为师,学会你的武功再杀了你,老天有眼,让你不能动弹,给我报仇血恨的机会……”

龙王仍是不动声色,脸上的痛苦表情弱了一些,目光冷淡空洞,更令少年怒不可遏。

少年拔出那柄对他来说显得有点过大的单刀,心想只要三步,就能杀死仇人,可是面前好像横着一张无形的网,他越想往前迈步,遇到的阻力越大。

他在胆怯,关于龙王的种种传说,前半夜亲眼所见龙王屠杀群盗的场面,造成的恐惧如同一座沉重的巨石,压在少年并不宽阔的肩上,让他的手臂在颤抖,心在狂跳,腿脚在下坠。

他恨自己不争气,可是刀尖离龙王只有三尺,就再也前进不得。

身后出现一片阴影,随后,一只坚强有力的手托着少年的臂膀,催眠似的冷酷声音在头顶响起,“你想后悔一辈子吗?”

少年将嘴唇咬出血来,从神秘斗篷人身上得到一股力量,轻轻迈出一步,单刀刺向龙王心口。

龙王像冰雕一样,似乎连转动眼珠的力气都没有。

少年似饥饿的野猫,不顾一切地扑向猎物,不管自身实力差距有多大。

斗篷人在少年甫一出手的刹那,只刻后撤一步,他是谨慎的人,向来如此,击杀龙王的机会来得如此轻易如此凑巧,让他反而更加提防。

但事情总是不能如愿。

不顾一切的少年,在刀尖刚一触碰到龙王心口时,就已耗光全部力气,冰雕似的龙王突然出剑,谨慎的斗篷人隔着小刀客中剑。

三败俱伤。

少年跪在地上,簌簌发抖,软弱无力,单刀扔在一边,根本没有看到头顶发生的事情。

斗篷人仓皇退至门口,捂着脖子,脸上好像见鬼似地惊骇,但他没有死,只是一屁股坐在门槛上。

顾慎为受伤最重,《死人经》剑法讲究的是全力出招,一击必杀,但他的大部分内力都用来护卫心脉,与不断涌现的冰针对抗,刚才那一招虽然只用去极短的一瞬间,却调用了相当多的内力。

体内寒意趁虚而入,几条重要的经脉同时受损,一口鲜血涌到喉咙,顾慎为勉强忍住,心中却大受震动,这次走火入魔只怕会给自己带来巨大伤害。

“好邪的剑法。”斗篷人半是赞叹半是惊恐,他没有死,但丹田里的内息却像春天的冰雪一般,迅速蒸发,从每一个毛孔里逃掉。

“嘿,爱哭的小子,起来。”斗篷人没法起身,转而鼓动小刀客,“你不是要报仇吗?仇人就在眼前,全天下有多少人盼望着这个机会,让你赶上了,快拣起刀,动手。”

“我、我不敢。”少年哭着说,羞愧的泪水夺眶而出。

在他的计划中,报仇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他没有想到,机会来得这么快。

“他是龙王,你害怕很正常,谁第一次杀人都是这样,没关系,站起来,只要一刀,你就是杀死龙王的人,天下闻名。”斗篷人耐心地劝说。

少年跪在地上拼命摇头,“不行,我不行,我的腿……”

“胆小如鼠,没有血性!”斗篷人劝说不成,改用激将之法,“你忘了亲叔叔是怎么惨死的?背后一刀,你的堂弟,才多大的孩子,照样死于刀下,亲婶婶,根本不会武功,是被奸杀的。你全忘了吗?没出息的家伙,快给我站起来!”

少年此前当着龙王说的话顾慎为没听到,斗篷人在屋外却听得清清楚楚。

激将法产生了效果,少年重新抓住单刀,猛地站起身,抹去不争气的眼泪,“没错,我要杀了你,龙王,哪怕一出门被杀,我也要现在就杀了你。”

顾慎为听不到少年的话,龙首剑就在手边,他可以随手一剑杀死脆弱的对手,无需使用《死人经》剑法,可即使那样,也免不了要调用一点内力,这足以令他完全被走火入魔所控制,不死也会瘫痪。

堂堂大雪山龙王,竟然会死在一个不知名姓的少年手中,顾慎为自己也感到可笑。

“咦,你们是什么人,想干嘛?”少女姜出现在门口。

龙王命令所有人不到天亮不准来前院,姜忠诚地执行命令,当天边露出第一道曙光时,她不顾其他人的劝阻,第一个来查看情况。

斗篷人一惊,他的心思全放在龙王身上,竟然没注意到有外人接近,可他现在已经没有力气起身,希望只能寄托在少年身上,“快动手!”

姜的质问令少年惊慌失措,但他这次没有摔倒,刀虽然抖个不停,却准确无误刺向龙王的心口。

姜大吃一惊,跨过门口的陌生人,合身扑上去,推倒少年,与他争抢兵器。

单刀在龙王胸前划出一道伤口。

“放开我,我要报仇!”

少年拼命挣扎,但是人小力弱,姜是大雪山少女,虽然不会武功,但力气比寻常少女大得多,心里想着龙王安危,下手更狠。

姜夺下单刀,守在龙王面前,气喘吁吁地说:“不准过来。”接着大声叫喊:“来人啊,有刺客!”

斗篷人倏地起身,好像一只弹起的皮球,转瞬间,姜被推到墙角,斗撞在墙上,晕了过去。

原来内功消失只是暂时的,斗篷人长出一口气,脸上忍不住露出一丝狞笑,时间不多,但是足够他杀死龙王,然后全身而退。

顾慎为手里握着龙首剑,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

刀剑齐出。

从未虚发的《死人经》剑法失手了,龙首剑击在单刀上,斗篷人借力退出三步,射出一枚暗器,正中龙王胸前。

龙王俯身倒在床上。

暗器有毒,他必死无疑,斗篷人心想,刚要上去查看,龙王府的护卫听到姜的叫声,已经冲到前院。

他死定了,斗篷人再一次想,退出房间,跃上房顶向城里逃去。

顾慎为还活着,但也跟死了差不多。

耳中的棉絮已被取出,周围一丁点声音都震得他耳中轰鸣不已,却听不出丝毫意义,眼睛睁开,看到的一切都像是不真实的梦境。

那个和尚捶胸顿足在干什么?脸蛋红扑扑的少女为何泪流满面?许氏姐弟又干嘛脸色苍白好像纸糊的人一样?

慢慢地,声音与景象终于汇合在一起,世界变得真实了。

“都怪我,都怪我。”莲叶一个劲儿地自责,“我中计了,在城里转了一大圈,好不容易抓住那个家伙,结果他什么也不知道。都怪我。”

“龙王醒了。”许烟微惊喜地叫道。

“我怎么没死?”顾慎为轻声问道,他记得自己已经跌下万丈冰渊,全身肌肉麻木,应该无药可救才对。

“是莲叶法师救了龙王。”站在人群最外围的林小山上前一步说。

莲叶以内功替龙王逼出大部分毒素,重整心脉,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可和尚还是觉得罪大于功,一个劲儿地说“都怪我”。

顾慎为微一运气,心中一凉,他是没死,可内息像胶似地粘成一团,根本驱运不动,他现在只能勉强说话,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龙王刚醒,咱们不要打扰他,让他好好休息吧,姜留下。”许烟微小声说,众人点头,陆续出门。

林小山走在最后,已经到了门口,似乎有什么决断不了的事情,又转过身,“龙王,有一件事……”

“龙王已经这样了……”姜气愤地说。

林小山脸有点红,却还是坚持不走。

“说吧。”顾慎为有气无力地说,从来没感觉到如此的衰弱。

“孟氏派来人,要跟龙王面谈,说是也代表孟夫人。”

顾慎为以一个“秘密”威胁孟夫人,她这是要探听虚实,“跟他说,让上官鸿来。”

林小山愣了一下,不知道独步王的私生子跟这事有什么关系,但还是低声应是。

顾慎为相信,报出上官鸿的名字,会让孟夫人确信秘密的确握在龙王手里。

林小山刚要走,顾慎为又问道:“那个少年是什么人?”

“他说他叫聂增,说是几年前龙王曾经杀了他叔叔聂青一家,我已经将他关起来,等候龙王发落。”

顾慎为马上想起来了,几年前他跟师父铁寒锋杀死过一家三口,家里的刀客就叫聂青。

“放了他。”顾慎为说,既不是心软,也不是蔑视,“每个人都有报仇的权利。”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零七章 雪夜 下一章:第三百零九章 敌人
热门: 大奉打更人 十年一品温如言 圣墟 狂神 九鼎记 飞剑问道 都市超级医圣 元尊 大道争锋 剑徒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