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雪夜

上一章:第三百零六章 银堆 下一章:第三百零八章 胆怯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莲叶出家前也是独行大盗,皈依佛门之后,虽然极少参与江湖事务,但是消息仍很灵通,“天山五霸”的名号他可从来没听说过,很快明白过来,这几个人编造名称,打着替赤魄报仇的大旗,其实还是奔着那一堆银子来的。

“阿弥陀佛。”莲叶宣声佛号,除了为师兄报仇,他不愿与人争斗,“诸位若是为银子而来,尽管拿走就是,龙王不会阻止,我也不会。”

和尚说的是实话,屋顶的五个人却不大相信,他们一直在附近观望,早已发现前院的刀客与剑客们转到了后院,龙王府大门敞开,心中因此更加犹疑不定。

五人全都黑衣蒙面,兵器各不相同,有刀、剑、斧、枪、弓。

持刀者似乎是五人的领袖,通常都是由他开口,“嘿嘿,仇要报,银子也要拿,这些钱都是出卖赤魄所得,当然不能留给龙王。让他出来,我们哥几个要领教龙王的刀法。”

莲叶摇摇头,“钱财乃身外之物,龙王不愿再为此多伤无辜,银子就在眼前,诸位各尽所需,随意拿取便是。”

和尚说得越坦率,对面屋顶上的五人越以为院中有诈,持刀者干脆不理莲叶,抬高声音说:“龙王,想当缩头乌龟吗?我们都是赤魄的好兄弟,今晚拜访就是要为他报仇,你别想耍花招,快快出来。”

屋子里没有声音,莲叶和尚知道多说无益,只是垂首低声诵经。

雪越下越厚,院子里的银山已经完全被覆盖,和尚身上也落满积雪。

手持短柄巨斧的黑衣人最先忍耐不住,“龙王原来是个软蛋,大哥,让我下去剁了他。”

持刀大哥比较谨慎,头半夜七八十名强盗的遭遇他都看在眼里,虽然自信五人的实力超出那群普通强盗,但也得防着龙王的诡计,“五弟,射他一箭。”

“五弟”弯弓搭箭,单腿跪下,瞄准和尚,嗖地一箭射出。

那箭快射到和尚面前,突然一分为三,袭向头胸腹三处。

莲叶微吸一口气,两手抡圆混抱,轻喝一声,不管来袭的箭一支还是三支,全都在他的内功逼迫之下,断为数截。

持刀大哥哈哈笑了两声,“不愧是四谛神僧,身手了得,可惜,仅因刀神大会上的一败,就心甘情愿给龙王当奴才,辱没神僧两字,也给四谛伽蓝丢脸。”

莲叶的杀心全仗着多年禅修与《断执论》压伏,一旦动手,就如猛虎出闸,再也控制不住,当下沉声喝道:“还多说什么?下来亮真章吧。”

持刀大哥带头,天山五霸跳到地面,他们倒讲规矩,没有一拥而上,持斧的壮汉走上前,“和尚,咱俩打一架。”

这人的斧头手柄不到两尺长,斧身却比他的脑袋还大,抡起来呼呼作响,带起的风将雪花吹得四处散飞。

莲叶早已等得不耐烦,赤手空拳跳到敌人面前,也不说话,照面门一拳击过去。

两人只交了三四招,后面观战的四人就惊得面面相觑,和尚身手之强实在出乎意料,手无寸铁,竟然逼得持斧壮汉步步后退,最奇的是,和尚脚拳大开大阖,头顶与肩膀的雪竟然纹丝不动,好像牢牢粘在上面。

“一块上。”持刀大哥叫道,龙王迟迟不现身,几人胆气高涨,也顾不上江湖规矩单打独斗了。

莲叶越打越顺手,对敌人的巨斧避都不避,一味强攻,持斧者自恃力大,可就是没有还手之力,只觉得对方的每一拳都是致命绝招,只得回斧阻挡。

天山五霸其余四人正要一块围攻,和尚突然大喝一声,身上积雪陡然飞落,一拳击出,正中斧身,这一拳力道雄浑,竟然将持斧壮汉击飞出去,正跌在院子中间的银雪堆上。

持斧者口吐鲜血,竟然挪不开身上的巨斧,虽然没死,受的伤却也不轻。

莲叶击伤一人,杀心更炽,不等另四人冲到近前,已然主动迎了上去,拳打脚踢,瞬间发出四招,将刀、剑、枪、弓四人逼得手忙脚乱。

莲叶出家前武功就很高,在四谛伽蓝虽然以修行佛法为主,功夫却也没落下,而且得遇明师指点,内功更进一层,刀神大会上,要不是龙王突然说出八荒指力的秘密,刺激他心神大乱,单只比拼内功,赢的人必然是他。

和尚袍袖飞舞,招招快如闪电,刀剑枪几乎近不得身,持弓者箭在弦上,却总也瞄不准目标。

雪娘曾经对顾慎为说拳脚难敌刀枪,顾仑也对儿子灌输过类似的道理,话是没错,但都有一个前提:拼斗双方势均力敌。

顾慎为内功比不上和尚,拳脚更是差了几个层次,但是一旦手中有刀剑,立刻胜算大增,“天山五霸”勉强算是二流高手,手持兵器也不是和尚对手。

持刀大哥越打心中越是惊骇,心想只得使出绝招了,连挥数刀,跳出战团,厉声道:“和尚,体内的八荒指力不想解除了吗?快快束手就擒!”

这一招跟顾慎为在刀神大会上用的差不多,效果却截然相反。

莲叶之所以受到野马挟制,倒不是贪生怕死,而是因为莲华不愿师弟受苦,又想广布《断执论》,才自愿**,给骗子当工具。

刀神大会上,莲叶为报仇还在与野马合作,想不到龙王会知道自己的伤情,当时又是比拼内力的关键时刻,心神一乱,立显败相,如今他同样为了报仇,已跟龙王联合,早想到野马会泄露秘密,心中有准备,听到持刀者的威胁,没有怯懦,反而勃然大怒。

“都给我死!”和尚大吼一声,手上一点也没减慢,话音未落,已经劈手夺过利剑,转身避过长枪,利剑顺势刺出,正中持枪者心口。

持刀者见绝招适得其反,脸刷地白了,“好狂的和尚,下回再战。”第一句话说完,人已经闪到大门口,第二句话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大哥逃跑,持弓者更害怕了,纵身跳上房顶,朝另一个方向奔去。

只剩下持剑者一人,兵器被夺,竟然忘了逃命,傻呆呆地看着和尚。

莲叶长出一口气,想到自己大开杀戒,师兄泉下有知,又该埋怨自己,不由得心中大痛,抛掉利剑,“你走吧,把他们两个也带走,不要再回来。”

持剑者这才反应过来,连说数遍“谢神僧不杀之恩”,抗起持枪者的尸体,扶起受伤的持斧者,踉踉跄跄地走出大门。

大雪纷纷,没有稍停地意思,和尚独立院中,默默念诵《断执论》,为杀心大起而自责。

龙王府院门口探出一颗脑袋来,正是那个见势不妙抢先逃跑的持刀大哥,“和尚,莲华法师死得那么惨,你不想替他报仇吗?”

莲叶好不容易平伏的心又剧烈地跳动起来,“你知道什么?”

“我知道莲华是给人害死的,凶手隐藏得很深,你全蒙在鼓里。”

“我知道凶手是谁。”莲叶差点将上官飞的名字说出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当晚投毒的清奴已死,指控石堡九少主毫无根据,只有等龙王与金鹏堡公开决战之时,才有报仇可能。

“嘿嘿,你以为你知道,其实你什么都不知道,莲华死得好惨哪,留下一个笨师弟,想报仇都找不到人。”

持刀大哥说完这些话,立刻闪身消失。

莲叶明知可能有诈,但他的脾气受不得激,否则也不会有莽僧的称号,回头看了一眼龙王的房间,心想自己只需片刻工夫就能抓住持刀者,问明他是真有情报还是胡说八道,还来得及赶回来保护龙王,于是迎着风雪,快步追出去。

和尚一去不返,只见雪势铺天盖地,在地上积了一尺厚的雪褥之后,终于开始减弱,院子周围悬着的四盏灯笼也先后燃到尽头,一一熄灭。

入夜开始下起的大雪,突然间就结束了,皓月高悬,映得雪妆世界一片明亮。

龙王府的大门口又露出一颗小脑袋。

脸蛋红扑扑的小刀客蹑手蹑脚地走进院子,留下一串深深的足印。

他经过院子中间的银堆,看了一眼被厚雪掩盖的银子与巨斧,心动了一下,但没有停留,继续往前走,然后他觉得有点不对,又转过身,抬头望向高高的红鸦旗顶端。

上面站着一个人。

小刀客眨巴着眼睛,难以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景象,旗杆顶端还没有半只脚掌大,在风中摇来晃去,怎么能站住一个人?

但这人是真实的,飘然而下,斗篷展开,好像巨大的翅膀,落地无声,几乎没有在雪地上踏出痕迹。

黑衣蒙面,兵器藏在斗篷里,小刀客看不到。

斗篷人在唇边竖起食指。

小刀客总算有点江湖经验,心中虽然惊骇莫名,却没有表露出来,而是点点头。

斗篷人指向龙王的房间,用极小的声音说:“去看看。”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指示,小刀客却被这名从天而降的斗篷人控制住了,再次点头,转身,一步一个脚印向前走去。

龙王的房门就在眼前,房檐挡不住来势汹涌的大雪,门口堆了半尺厚。

小刀客轻轻推开门,看到冰雕一样的龙王盘腿坐在床上,僵硬的面孔上刻划着世人难以想象的痛苦。

小刀客一步也迈不动了。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百零六章 银堆 下一章:第三百零八章 胆怯
热门: 九重紫 首席御医 长宁帝军 重生之将门毒后 异世邪君 开天录 黑莲花攻略手册 太古神王秦问天 琉璃美人煞 春日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