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内功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八章 呼噜 下一章:第三百章 怪我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莲叶和尚孤身一人来到胭脂林,怀中抱着一只骨灰坛,人群自动为他让出一条狭窄的通道,在他经过时躬身致敬,许多刀客捧着自己的兵器,希望能让神僧给开下光。

莲叶心中的怒火没有一点减弱,但让他自责的是,对这股澎湃的怒火和人群的敬仰,他感到非常受用,甚至产生一种回到出家之前的美好感觉。

那时他是西域有名的独行大盗,杀人越货,无所不为,终于被仇家追杀得无路可逃,只得投身四谛伽蓝,原来只是想暂避风头,但是却在师兄莲华的感化下,真心实意地皈依佛门。

他就是莲华法师身边的老虎,虽有佛心,爪牙仍在。

莲华寂灭,莽僧的爪牙逐渐失控。

他被报仇的念头折磨得快要发疯,如同重新受到血腥味吸引的老虎,渴望着撕咬与鲜血。

龙王还没有到,莲叶径直走到摆台上,将师兄莲华的骨灰坛,恭恭敬敬地放在台边,盘膝坐下,旁若无人地低声诵经。

相貌凶恶粗鲁的僧人身上似乎发出神圣的光环,人人都觉得自己听到了那低不可闻的诵经声,于是虔诚的信徒最先跪下,随后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膜拜队伍中,以至于还站立不动的人心神不宁,好像犯了什么重罪,双膝不由自主地下坠。

顾慎为一行人来到胭脂林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

“形势不大好。”刀客林小山有点担忧,“这就是几名财主组织的比武,龙王……不参加也罢。”

“去做你的事吧。”顾慎为绝不会临阵脱逃,军师方闻是提醒了他,想争取人心,联合各方势力对抗金鹏堡,他得跟独步王截然相反才行。

“光明正大。”他在心里嘀咕着这四个奇怪的字眼,同时考虑今天的计划是否还有漏洞。

林小山躬身领命,很快消失在人群中。

龙王的到来引起一阵骚动,像一片波浪,跪下的人又都纷纷站起,让出一条更宽的通道,踮脚伸颈,想看清龙王的真容。

“真年轻。”这是许多人的第一印象,随后对龙王的病容生出诸多猜测,“瞧他的样子弱不禁风的,挡不住神僧的一拳啊。”

顾慎为来到擂台下,将刀剑交给初南屏,随后走上擂台。

莲叶起身,双手合什,对着骨灰坛又念了几句,才转身面对龙王,佛法带来的光环荡然无存,他现在就是一头毛发竖起的猛虎。

一名颇有声望的老刀客上台说了几句,再次强调“以武会友、点到即止”的宗旨,让台下的观众听得厌烦,他们是来欣赏神僧与龙王对决的,要是没有鲜血、没有死亡,还看个什么劲儿?

同一群人,在向佛法膜拜之后,又准备向杀戮欢呼。

有人送上来两柄狭刀,老刀客高声宣布比武开始,台下传来热情的掌声与叫好声,人与人之间的缝隙一下子减少了一半。

莲叶接过木刀,随手折断,扔到台下,褪下右臂衣袖,露出半边肌肉虬结的膀子,又引来一片叫好声。

顾慎为提着木刀,再也找不到从前练功时的逼真感觉,没有钢铁带来的重量与凉意,他觉得自己的武功下降了不只一星半点。

两人对峙了一会,谁也没有抢先出手,台下已经有观众等得不耐烦,吵吵嚷嚷地起哄。

“你不该杀死师兄,他对你有恩。”莲叶的声音很低,台下没人听得到。

顾慎为那天晚上已经解释过,不打算再重复一遍,所以他说:“和尚也要杀人报仇吗?莲华法师的《断执论》对你好像没什么作用。”

《断执论》是莲华与亲弟弟莲心一块想出来的经文,经常念诵能够减弱杀心,顾慎为曾经深受其害,莲叶常年累月诵读,争强好胜之心还是不能完全去除,顾慎为这句话正触到和尚的痛处,不由得怒火更盛,大吼一声,攻了上去。

决斗开始了,观众们兴奋的叫声震得树上的积雪簌簌掉落。

不过他们很快又要失望了。

许多人还记得几年前杀手杨欢与祭剑叶四郎的比武,也是在冬天,场地包括整座胭脂林,观众们挨冻受寒,结果什么精彩场景也没有看到,最后是杀手抱着受伤的剑客走出来。

这回是公开的比武,大家都以为会出现一些值得传扬的故事,莽僧莲叶已经证明自己有神功护体,龙王向来杀人不眨眼,两人相遇,应该碰撞出极为火爆的场面才对。

可是瞧啊,和尚除了那一声大吼,就再没显示出更厉害的招式,背上好像负着一座山,步履慢得跟老牛一样,就是小孩子也能轻易躲开。

龙王偏偏没有借机进攻,反而严阵以待,木刀舞得倒是挺快,就是不肯接近和尚一步。

两人绕着擂台连兜了几个圈子,一招也没过,相互间连衣角都没碰着。

“这算什么。”终于有人不满地叫出声,“让我上去,打得也比这好看些。”

“快上啊。”更多的人齐声催促。

顾慎为将过去一个月的杀人竖旗事件全都推到野马身上,虽然让自己摆脱了全体璧玉城居民的憎恨,但是由此也产生副作用:众人对真龙王的恐惧也没了。

“龙王别跑啊!”

“和尚快堵住他!”

“胆小鬼。”

观众对龙王越来越不客气。

龙王大概听到了观众的呼声,终于主动迎敌,一刀劈向稳扎稳打的和尚。

这一刀虽然平淡无奇,但是龙王的身影快得如同一道黑色闪电,台下的观众没几个人能做到,于是鼓掌叫好。

仅此而已,众人的情绪刚刚被调动起来,又被无情地浇灭了,莲叶左手握住刀尖,却没有将木刀折断,两个人僵在那里,连慢腾腾的绕圈都没了。

“他们在干嘛?”这个问题在人群中一圈圈传播。

“好像……是在比试内功。”答案原路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于是人群像波浪一样频频点头。

他们交过手,互相知根知底。

莲叶忌惮龙王的刀法,即使对方拿着木刀,他也要步步为营,力求用最少的招数击杀敌人。

顾慎为知道自己在拳脚上斗不过和尚,所以从一开始就决定以内功相搏。

莲叶内功深厚,顾慎为是见识过的,但是他苦练无道神功,内力突飞猛进,早已今非昔比,自信能与和尚一较高下。

莲叶的内息像一碗温吞水,没有一点霸道之气,可是连绵不绝,通过木刀导入顾慎为体内,与此同时,右手虚弹,射出一股股内息,直接攻向龙王的丹田。

顾慎为很快就明白自己低估了和尚的实力。

莲叶其实跟龙王一样惊骇,他出家前内功就已极为高强,在四谛伽蓝得遇明师,内力更进一层,前后练了数十年,可是龙王只有二十来岁,竟然也有如此深厚的内功,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龙王的内息极为独特,像无数枚细小的冰锥,如崩塌的冰山一般涌入,莲叶很快就感到身上冷意越来越重。

“快看,和尚要输。”了无趣味的观众里终于有人看出了门道。

“可不是,和尚快要冻成冰块啦。”

莲叶蓬松的胡须挂上一层白霜,裸露的臂膀在微微颤抖。

观众们既兴奋又惊讶地指指点点,这种把人冻住的功夫闻所未闻,龙王的确有两下子,今后几天,他们可有得说了。

所有人都以为龙王快要赢了,只有顾慎为知道自己就要输了。

莲叶皮肤受冻,体内要害却都保护得好好的,木刀上传来的内息牵扯了顾慎为的大部分精力,和尚以右指弹出的无形内息一次比一次凌厉,顾慎为却只能以丹田硬抗。

如同滴水穿石,石头终究敌不过水滴。

时候差不多了,顾慎为小声说:“大荒门种下的八荒指力,和尚还没有去除吧。”

几年前,莲叶与一名大荒门弟子在顾慎为身上比试内功,结果一时大意被种下八荒指力,当时虽然只有一丁点,这几年来却逐渐壮大,成为和尚挥之不去的魔患。

莲叶神色骤变,内息差乱,顾慎为暗中增强攻势,继续道:“因为这点小伤,和尚竟然受人挟制,连师兄都给连累……”

“闭嘴!”莲叶大喝一声,像声巨雷从胭脂林上空滚过,将不明所以的观众吓了一跳。

这声怒吼的功效也就是吓人一跳,莲叶的内息差乱得更严重了,虽然变得无比强大,却已是强弩之末。

顾慎为一直在等这个机会,突然松开木刀,闪身来到和尚身后,接连数拳,全都击在莲叶后背与脖子上。

莲叶喷出一口鲜血,扑通倒下。

擂台上只剩下龙王,空手站立。

比武结束得太过突然,观众们一时没反应过来,全场静悄悄的,无人开口。

这安静只持续了很短时间,嗖的一声,一支箭矢破空而出,射向擂台上的龙王。

“杀。”随着这一声,更多的箭矢射向擂台。

观众们有一半是根本不会武功的闲人,陡逢变故,立刻抱头鼠蹿,乱成一团,刀客们也都握住刀柄,矮身观察,如果这事与己无关,他们宁愿保持中立。

几乎就在第一箭射出来的同时,上百名穿着长斗篷的刀客从各个角落里跳出来,分别扑向不同的目标,嘴里叫着:“抓得意楼,抓得意楼!”

初南屏与铁玲珑同时跳上擂台,少年一手长剑出鞘,另一手将五峰刀递给龙王。

大雪山龙王与得意楼野马的第一次公开对决,就是从这一天开始的。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八章 呼噜 下一章:第三百章 怪我
热门: 一剑斩破九重天 遮天 鬼吹灯之南海归墟 沈浪徐芊芊 无限恐怖 大魏宫廷 长生界 凌天传说 择天记 九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