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报答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四章 蹊跷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六章 宝刀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天已经很黑,顾慎为回到龙王府,跳墙进去,这里暂时是他的家,可他改不了习惯。

虽然争取到三个月的停战,但野马与彭仙人不受约束,尤其是得意楼弟子,他们对那座三层小楼极为迷恋,被刀客们一把火烧光,这笔账肯定会算在龙王身上。

院子里有护卫在巡视,顾慎为轻松地避开他们,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立刻握住了刀柄。

没有他的命令,这里不准任何人进入,可是他分明感觉到有人躲在屋子里。

那人呼吸匀称,没有刻意隐藏,好像是在――睡觉。

顾慎为拔出刀,轻轻撩开床帐。

一名少女合着衣裳蜷身熟睡,借着暗淡的光线,能看到她脸上情不自禁的微笑,她做的一定是个好梦。

顾慎为轻轻咳了一声,他认得这名少女是大雪山送来的侍女之一,但不知道她的名字。

少女恍然醒来,起身揉揉双眼,看到龙王就站在身刀,手里拿着五峰刀,不禁又恐又羞,脸腾地红得跟桃子一样,跳下床语无伦次地说:“龙王……我……你……我不知道……饶我一次吧。”

大雪山的居民不分男女,很少行跪拜之礼,所以少女只是缩在床边手足无措地求饶,却没有磕头。

“你叫什么名字?”顾慎为冷淡地问道,刀身垂下,没有收起。

“姜。”

她像是在发出惊恐的叫声,顾慎为愣了一会,才明白这就是她的名字,“姓龙?”

龙姓是大雪山最常见的姓氏,少女却摇头,“不是,我是落神峰秦谷族的。”

大雪山分为五峰,峰下又分若干谷,秦谷族即意味着她姓秦。

“秦姜?”

少女还是摇头,“就是姜。”

身为“群龙之首、五峰之王”,顾慎为却对大雪山风俗了解得不多,猜想女子可能不准用姓,可单独一个“姜”字实在有点怪异,“你来这里做什么?”

或许是因为龙王声音和缓了一些,少女姜不像开始时那么害怕了,脸还是很红,不由自主地显出单纯的笑容,“我来服侍龙王。”

“我没让你来。”

“可是老族长特意叮嘱,让我无论如何都得好好服侍龙王,不能让龙王累着,他还说……”

“我解除老族长对你的一切命令。”

少女姜有点绕不过弯来,老族长的话得听,龙王的话似乎更得听,“可是……可是……”

“回房去吧。”顾慎为尽可能不让自己的声音显得过于冷淡,“有事我会叫你的。”

姜哦了一声,向门口走去,几步之后又走回来,拣起地上的两只鞋,脸越来越红,像是要哭,强行忍住,跑出房间。

顾慎为把这当成一件小事,没有多想,他知道被身边的人背叛有多么可怕,所以不会让任何人贴身服侍自己。

他收起刀,坐在床上,很快就将少女姜忘记,脑子继续思考上官鸿透露的消息。

用上官如引诱龙王入网,这的确像是孟夫人母子会想出来的主意。

顾慎为忍不住哼了一声,上官飞小瞧他了,九少主还以为这是小孩子玩的游戏,谁跟谁好,谁跟谁不好。

我不会上当,顾慎为想,倒在床上沉沉睡去,手里握着刀,梦里与无数人拼杀。

第二天,他得处理一大堆杂事,没有出门。

许小益提醒他,银子越来越少了,就算是最会做生意的人,也养不起一支数千人的军队,龙王必须尽快找到资助者。

另外,许小益探听到得意楼弟子的行踪,他们似乎躲在城外的某座山谷里,许小益有把握在三天之内找出这些人的下落。

初南屏与铁玲珑在屋子另一角里用两柄木刀对打,铁玲珑话多,一会这招不对,一会那样不行,倒像是她在教小初,少年剑客每一句话都听着,偶尔认真地回一两句。

顾慎为一边听许小益说话,一边看着两人练武,突然问:“初南屏,你觉得得意楼的人会躲在哪里?”

初南屏想了想,“不知道,知道也不会告诉你。”

顾慎为相信少年说的是实话,虽然后一句有点生硬,但他早已习惯,可心里还有一件事放不下,“彭仙人没问过你的剑法吗?”

顾慎为曾经将部分《死人经》传授给初南屏,有点担心他不懂得遮掩,对彭仙人有问必答。

“问过,我说龙王教过我剑法,他就没再问下去。”

白面彭仙人以为龙王从侏儒彭仙人那里偷走的是催眠秘术,一听说是剑法自然不感兴趣。

顾慎为放下心来,得意楼的人武功虽高,但是脑子都有点不大清楚,不足为惧。

只有野马,必须时时防范。

顾慎为正想心事,外面进来一名大雪山剑客,说门口有人要见许小益,很急,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向许小益提供情报的人通常都是暗中见面,这样公开找上龙王府的还从来没有过,许小益很惊讶,跟着大雪山剑客一块去见人。

顾慎为向初南屏示意,让他也跟出去。

铁玲珑垂下木刀,意犹未尽,“龙王,什么时候让我单独执行暗杀?”

“等你能跟小初打成平手的时候。”

“你没看到吗?我俩现在差不多啊。”

“他让着你。”

铁玲珑用力了挥了一下木刀,“哼,待会我要逼他出全力。”

外面突然传来惨叫声,像是许小益,顾慎为一惊,蹿出房间,五峰刀已然出鞘,铁玲珑面露喜色,以为有架可打,抓起墙角的狭刀,也跟着冲了出去。

一名穿着长斗篷的女人,揪着许小益的耳朵,正往院里走,初南屏走在旁边,却没有出手相救,守门的剑客们目瞪口呆,握着剑柄,不知该如何应对,看到龙王点头示意无事,才退回原位。

顾慎为知道这个女人是谁,除了亲姐姐,没人敢这么对待许小益。

“臭小子,回璧玉城竟然不来看我,龙王没告诉你我还活着吗?你才多大,怎么学人家留起胡子了?”

“我十九了,这胡子……哎哟。”

许烟微手快,将弟弟的胡子扯了下来,“原来是假货,我就知道……咦,欢大爷,还是该叫你龙王?”

“叫我龙王。”

“嘿。”许烟微冷笑一声,松开弟弟的耳朵,掀下兜帽,四处打量,“你这里不错嘛,就是位置偏了一点。”还是不肯叫“龙王”。

顾慎为若干次救过许烟微的性命,还将她送入金鹏堡,看来,服侍心狠手辣的罗宁茶,没让她产生太多变化,还跟从前一样,愿意的时候,柔弱可怜,不愿意的时候,有话直说。

“我是来找你的。”许烟微对顾慎为说。

“咦,你不是看我的吗?”许小益一手揉着发红的耳朵,另一手往唇上粘胡子,惊诧地问道。

“看你是借口,不过瞧你混得挺不错,我也放心了。”

几个人当中只有铁玲珑不认识这个女人,拎着刀,警惕地看着她。

许烟微毫不畏惧地回视,“这个小姑娘长得不错,就是眼珠有点怪,肯定也有人喜欢。你又要重操旧业吗?”

最后一句话问的又是龙王,顾慎为曾经被师父铁寒锋硬塞了一家妓院,现在不想提这件事,于是说:“进屋谈吧。”

一进屋,许烟微就说:“我有话要跟你单独说。”

“这三位都是我最信任的人。”顾慎为不想私下与许烟微谈话,怕她这次来是要替罗宁茶传话,他现在再也不用看大头神女儿的脸色了。

“好,那我就说了。如小姐要出嫁,你打算怎么办?”

顾慎为没想到她竟然是为上官如而来的,一时语塞,不知说什么才好。

铁玲珑在一边插口,“你这个女人好大胆子,在龙王面前出言不逊。‘如小姐’出嫁,干龙王什么事?”

许烟微刚才夸她“长得不错”,铁玲珑觉得挺高兴,可仔细寻思过后,觉得似乎不像是好话,心中很不满。

“我这个女人?”许烟微右手轻扶腰肢,“跟他**相见过,一起喝过血酒,你比得了吗?”

铁玲珑皱着眉,一百个不相信,可她不了解龙王从前的经过,没法反驳,只得说:“那又怎样?你现在替金鹏堡‘如小姐’说话,就是……叛徒。”

两人眼看要吵起来,许小益急忙从中劝解。

顾慎为已经缓过神来,说:“许烟微,不管谁派你来,回去告诉她,我与金鹏堡是敌非友,不过既然开始议和,定下三月停战之期,就绝不会违背协议,干涉金鹏堡的事务。”

许烟微瞪大那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既意外又气愤,“谁派我来?是我自己要来的。人家是石堡小姐,一片痴心,三年来从没改变过,为你担忧,为你祈祷,当初还救过你的命,难道你这样几句话就算报答了?”

“上官家所有人都是我的仇人。”顾慎为沉声说道,压抑着一股莫名其妙的怒火,“无需报答,要报答的话,也只会用我手里的刀剑。”

许烟生愤慨得说不出话来。

铁玲珑才十三岁,可是凭着天生的直觉,比其他人都更清晰地感觉到龙王情绪的变化,她很惊讶,因为在她的记忆中,龙王从来没有被任何事所激怒。

她突然明白,石堡里的“如小姐”不是简单的人物。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四章 蹊跷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六章 宝刀
热门: 仙帝归来 医品宗师 长生界 我是至尊 冰火魔厨 天才小毒妃 第一序列 牧神记 魔道祖师 春日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