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蹊跷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三章 据守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五章 报答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刚刚过完十七岁生日的上官如,没能成为金鹏堡少主,而是要嫁为人妇,成为石堡合纵连横的一枚棋子。

上官如与孟明适的恩怨,璧玉城居民基本都看在眼里,当年鲲社与虬社的大战,许多人也还记得清清楚楚,所以都对这桩婚事很不看好,为此议论纷纷。

“你说这样两个人,谁主内谁主外?”

“还用问,当年鲲虬大战谁赢了,谁日后就能当家作主。”

众人心照不宣地嘿嘿直笑,甚至有传言说,孟五公子要入赘石堡,不过这一谣传很快得到否定,孟氏决定将菩提园整个腾出来,让新婚夫妇居住,今后,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外人,就连孟家的人,也不能随便进去欣赏四色莲花了。

上官如前一阵子在四谛伽蓝露过脸,许多人此时恍然大悟,十公子三年没下过山,第一次公开亮相就是跟孟氏的女眷待在一起,很显然,孟家的女人这是在借机观察未来的媳妇啊。

石堡与孟氏的这桩婚姻一定早就在暗中进行。

这两家向来有互娶互嫁的传统,独步王的夫人和几位儿媳来自孟氏,他的若干姐妹与数名女儿,也都嫁给孟家的人,其间辈份混杂,像上官如与孟明适,严格来说差着一辈,但璧玉城居民司空见惯,对此没有任何议论。

大家更关心的是两位当事人的反应,一星半点的所谓内幕消息,也会迅速传遍南北城。

上官如那里似乎波澜不惊,石堡里几乎没有传出任何消息,下山的奴仆被人问起,也都是一脸茫然,“挺好啊,小姐不哭不闹,正和夫人一块准备嫁妆呢。”

许多人由此得出结论,从前的十公子真的变成如小姐了,但这不能归功于孟夫人的严格管教,而该赞叹时间的威力,“女人嘛,都是这样,小时候淘气,长大就端重起来,她终归也是一个女人。唉,可惜了,这么精致漂亮的女人,便宜孟五这个小子了。”

即使是以南城的标准来看,孟五也显得过于奢靡无度,不是好丈夫的人选。

孟明适要么是对上官雨时之死悲痛过度,要么是在她身上耗光了仅有的一点真情,总之,他在雨公子死后不到半年重出江湖,比从前更加胡闹妄为,若干次,他在南城妓院里醉得人事不知,吓得随从与妓院几乎要卷钱逃亡。

孟家为此关停了几所自家的妓院,派出老成的奴仆看守五公子,结果还是挡不住他,翻墙、挖洞、易容,孟五的聪明才智全用在如何混出府宅、跑进南城花天酒地上了。

与怕南城怕得要死的上官飞正好相反,孟明适宁肯烂在南城的泥浆里,也不肯躺在北城舒适的软床上。

到最后,除了最心疼他的祖母,父母双亲已经放弃挽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任他胡作非为,只要别死在妓女和刀客手中,别给孟家丢脸就行。

有传言说,孟家的老太太很不喜欢石堡里的如小姐,她之所以同意这门婚事,一方面是孟玉尊的苦苦劝说,另一方面就是为了最后一次尝试将孙子拉回正途。

孟明适唯一怕的人不就是从前的十公子吗?那就让那个假小子来收拾他吧。

可想而知,孟明适的反对有多么激烈。

一连几天,璧玉城的居民走进茶肆酒坊,问的第一句话都是:“孟五又搞出什么花样了?”

孟明适先后尝试过上吊、投河以及在祖母面前持刀抹脖子,却没有一样奏效,上吊的绳子太细,河里冰层太厚,他那副纵情酒色的身体,弱得跟小孩子一样,刀架在脖子上,不一会就举不动了。

然后他又试着逃跑,除了北面有高山阻挡,他朝各个方向都跑了一遍,最远的一次逃出三十余里,累得浑身虚脱,躺在路边动弹不得,被过路的行人送回北城。

行人因此得了数百两银子的酬谢,不由得大喜过望,消息传出,无数闲人从此天天替孟家盯着五公子,希望也能有机会“救”他一次。

折腾得精疲力尽的孟明适终于屈服了,据说他在放弃挣扎之后,曾经极为悲痛地对祖母说:“奶奶,你就等着替我收尸吧,新婚之夜,她就会杀了我。”

祖孙二人抱头痛哭。

听到这个消息,顾慎为比别人的惊讶更多一些,因为他亲眼目睹孟玉尊与上官飞交恶,以为这两家会因此产生裂痕,没想到竟然走得更近了。

军师方闻是不知道内情,但他还是一眼看破了这桩婚事的真正意义,“在这种时刻,孟家同意婚事,那是甘愿与金鹏堡捆在一起,独步王从此在金钱上没有后顾之忧了。”

方闻是叹口气,语气里充满羡慕,通过这些天的接触,他已经发现龙王其实是个穷人,“龙王,身为军师,我得提醒你,可不要插手这件事。”

“我为什么要插手这件事?”

龙王显得很恼怒,方闻是有点摸不着头脑,在他印象中,龙王向来喜怒不形色,于是茫然说道:“呃,我觉得龙王有点……喜欢多管闲事,金鹏堡需要孟氏,大雪山同样需要,咱们争取不到孟玉尊的支持,但是起码不要过份得罪他。”

顾慎为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缓和声音说道:“我明白,插手此事毫无必要,孟氏与上官家终归要走到一起。”

方闻是点点头,不再提起此事,在他看来,议和是眼下最重要的头等大事,龙王是个聪明人,绝不会愚蠢地犯下低级错误。

顾慎为自己也这么想,但到了夜里他却无法入睡,总觉得这桩婚事有哪里不对劲,他一度想将菩提园地宫里发生的事情告诉方闻是,让军师判断一下,但最后决定还是不要说为好,军师忙着议和,没精力再管其他琐事。

包括方闻是在内,几乎所有人都觉得婚事是独步王早已安排好的计划,顾慎为却隐隐约约看到孟夫人的身影。

其中必有蹊跷,顾慎为越来越觉得自己该了解一下内幕,甚至想好了打探消息的最佳人选。

上官鸿在石堡里无足轻重,被忽轻到这种地步,当二少主上官天死在疏勒国,而他逃回璧玉城时,甚至没受到任何处罚。

身为独步王的私生子,他一直住在内宅里,受到孟夫人的监视,反过来也能监视孟夫人。

顾慎为决定从他嘴里挖出点东西来。

许小益重回璧玉城之后,迅速建立了一支秘密的情报收集队伍,南城总有人为了钱甘愿冒险替金鹏堡的敌人做事,虽说离覆盖全城还差得远,但是可堪一用。

所以,早在几天前,顾慎为就已经知道上官鸿的行踪。

在经过多年的考验之后,上官鸿终于取得孟夫人的一点信任,替他山上山下跑腿,办一些小事。

这天下午,上官鸿又来南城收取一笔银子,顺便到一位相熟的妓女家里小叙,他知道教书先生张楫会说什么,“忍不得一时之苦,凭什么建立百年基业?”可上官鸿实在忍够了,只需要一个时辰的放松,也能让他回石堡里多熬半个月。

在疏勒国,上官鸿曾经被迫向欢奴透露过一条重要的秘密,这让他很害怕再遇上龙王,但是孟夫人交待的事情是不能推脱的,而他也实在想念那个虚情假意的婊子。

因此,当妓女借口小解离房,回来的却是腰配刀剑的龙王时,上官鸿并不完全意外,脸色虽然转白,嘴里的酒也变得酸涩,但说话声总还算镇定,“龙……龙王,一起喝杯酒吧。”

顾慎为摇摇头,“我不喝酒。”

“对对,我有印象。”上官鸿希望自己能与欢奴分庭抗礼,可不知怎么,心里越来越发虚,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张楫,张先生还说想见你呢。”

“告诉张先生,我随时恭候。”

“好,我告诉他,你……坐下吃点什么吧。”

顾慎为坐下,但是没有动桌上的东西,这是一家破旧的妓院,跟留人巷比不了,菜肴很是一般,“我来找你,是想问点事情。”

“龙王请问。”上官鸿不由自主地语气越来越谦恭。

“上官如跟孟明适的婚事,是孟夫人的主意吧?”

上官鸿假装回想,但是在龙王那双冷酷目光的逼视下,很快就放弃装模作样,将知道的事情合盘托出,他真后悔当初不该将秘密说出来,导致如今受制于人。

“是,是孟夫人的主意。那天九少主回堡告了孟玉尊一状,说差点死在他手里,而且孟玉尊会武功,也对龙王的武功秘笈感兴趣。这些事情龙王都是知道的。孟夫人很生气,说要找老孟算账,可不知怎么的,算账的结果竟然是将如小姐嫁给孟明适。”

上官鸿说“不知”,顾慎为却很清楚他是知道的,于是不开口,等他继续说下去。

“后来我听说,只是听说,孟玉尊花了一大笔银子摆平这件事,并且跟夫人达成协议,一块从龙王手里抢夺秘笈。然后……然后是九少主出的主意,他说,把妹妹嫁出去,龙王您肯定会插手,到时再设计活捉……”

上官鸿偷眼观瞧龙王,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三章 据守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五章 报答
热门: 灵域 绝世武神 极品家丁 神墓辰南 妙手小医仙 大王饶命 凌天传说 死人经 斗破苍穹 仙王的日常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