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三章 据守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二章 攻营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四章 蹊跷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慎为离开大雪山营地时,最担心的一件事就是金鹏堡军队会强攻营寨。

对手独孤羡是真正的行伍出身,熟悉阵战,与之相比,大雪山剑客很少参与千人以上规模的战斗,单人勇猛有余,集合在一起却跟乌合之众差不多。

放眼整个营地,顾慎为能够依仗的人只有老刀客陀能牙。

陀能牙的刀阵虽然最多只能容纳二三百人,但是已有军阵的雏形,堪与独孤羡一战。

此外,顾慎为还非常信任这位老刀客,即使三年多没见过面,信任程度也超过那些与龙王并肩作战的大雪山剑客们。

在顾慎为眼里,陀能牙是个奇怪的人,仅仅因为受过很少的恩惠,他就效忠于大少主上官垂,在其死后,孜孜不倦地要报仇,当他有机会杀死凶手上官飞时,却又嫌对手太弱而改变主意,要向更强大的敌人挑战,声称走遍西域筹集钱财招募刀客,准备与独步王决战。

独步王很可能根本不知道有这样一位敌人存在。

顾慎为当时对陀能牙的行为嗤之以鼻,但是当他在众人当中寻找最可信任者时,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位老刀客。

愚蠢与坚忍常常长着同一副相貌,又都戴着懦弱的面具,但是当陀能牙真的带着一千多名刀客投奔龙王,公开与金鹏堡为敌时,顾慎为终于明白,老刀客的执着是坚忍。

在一次彻夜长谈中,顾慎为问他:“独孤羡若是强攻,该如何应付?”

陀能牙对这个问题早已思考良久,“大雪山只守不攻,占有一定优势。敌人若在五千以下,我这支一千五百人的刀阵足以应付,如果超出此数,恐怕不是敌手。”

金鹏堡军中当时正好有五千左右的人马,但是还在不断增加,看样子达到万余人不成问题,所以顾慎为又问他:“我军还有一千多名剑客,可否一用?”

陀能牙寻思了很长时间才作出回答,“大雪山剑客之勇猛,远超我手下的刀客,只是桀骜不驯,敌人若来进攻挑衅,我怕他们会贸然出去应战,到时守势全无,连我的刀阵都可能受牵累。”

大雪山剑客就是这样一群人,进攻的时候无需任何激励,让他们防守,却得想方没法劝说。

顾慎为召来华盖峰族长龙翻云,这名年轻人曾经担任背刀侍者,在战场上获赠护法长刀,父亲战死,他接任族长之位,对龙王的忠心程度最高。

顾慎为请求龙翻云在他离开之后,无论如何都要支持陀能牙,尤其是面对敌人进攻的时候,更要一切唯老刀客马首是瞻。

龙翻云向苍天神发誓,他会像服从龙王一样服从陀能牙,事实上,正是由于陀能牙率领刀客及时赶到,才使得大雪山没有全军覆没,年轻的族长对老刀客极为尊崇。

一个多月以后,金鹏堡果然发起进攻,关于如何迎敌,大雪山内部发生纷争,憋闷多日的剑客们个个喊着要出战,只有陀能牙坚持据守。

关键时刻,龙翻云没有辜负龙王的信任,在族长会议上公开支持陀能牙,甚至私下里劝服了小剑峰与落神峰,以三对二的比例,否决了出战的建议。

营地所在的山谷开口太大,不利于防守,陀能牙决定诱敌深入,经过头几天试探性的交锋,主动放弃外围营栅,将兵力后撤到易守难攻的狭窄地带。

金鹏堡的统帅独孤羡是名谨慎的将军,但他手下的士兵一多半是金鹏堡雇来的刀客,急着立功邀赏,眼见敌人后撤,纷纷要求立刻追击。

这场追击是灾难性的,金鹏堡主力撞在一千五百名刀客阻成的刀阵上,地势狭窄,天寒地滑,前面的人难以为继,后面的人却跟不上去,寸步难行。

战斗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大雪山五峰剑客从两边山坡上突然冒出来,如猛虎冲进羊群,尽情向被困的金鹏堡大军发泄过盛的精力。

这一战,独孤羡虽然及时收兵,金鹏堡仍伤亡三千多人,此后又有大量雇用刀客见形势不对,连夜逃跑,独孤羡一下子从包围一方变成了自保一方。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独孤羡派出使者回城见独步王,要求立刻议和,他也需要时间重聚军队。

顾慎为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相信即使自己留在大雪山营地,也不能比陀能牙做得更好。

方闻是极为兴奋,连说十几遍“太好了”,“这一场胜利来得太及时、太重要了,龙王霸业全要以此为根基。”

独步王的真实想法无人知晓,但是独孤羡派出议和使者的第三天,督城官墨出终于现身,首先召见中原特使,表示愿意与中原一道充当调停者,力促金鹏堡与大雪山议和。

璧玉城百姓企盼已久的议和就这样开始了。

议和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再锋利的刀剑、再杀人于无形的杀手也帮不上多大忙,这时,又轮到方闻是大展拳脚了。

议和的第一步是保证双方维持现状,谁也不准挑起衅端,对金鹏堡来说,不希望西境再生战事,对大雪山来说,则要是保证龙王在璧玉城的安全。

初步协议很快达成,临时停战三个月,任何一方违约,都会受到北庭与中原的联合惩罚。

第二步才是漫长的正式议和,其中有几个问题颇为棘手:

大雪山与龙王的地位,是土匪还是一方势力;

大雪山营地占据的那片土地到底属于谁,麻烦的是疏勒国也提出所有权,让事态更加复杂;

龙王与手下的剑客、刀客是否要退回大雪山。

方闻是与各方唇枪舌剑据理力争,每天说的话比初南屏一年的语言都多,他的名声就是这个时候传扬开来的,在“摇头军师”之外又多了一个外号――连珠箭方快嘴。

顾慎为将议和的事情全权交给军师,自己忙着在璧玉城立稳脚跟。

他不能住在北城,这里虽然安全,但是不允许携带兵器,他每次进来都得藏起刀剑,很不方便,另外,火烧得意楼那天晚上,他在中原特使府中杀死好几名刺客,也让北城的富商与贵族心惊肉跳,不希望与龙王作邻居。

顾慎为在南城最西边买下一所颇大的宅院,当作立足之地,很快,这里就被璧玉城居民称为“龙王府”。

接下来的事情跟当初建立鲲社差不多,只是规模更大,但是大雪山在璧玉城西境养着一支三千余人的军队,没有多余的钱招幕刀客,所以这一步就只能省下。

天山宗帮了不少忙,这个南城刀客们中间的秘密组织现在只算是半公开,首脑人物当中只有铁匠老洪为人所知,他借给龙王数十名刀客,表示酬劳可以日后再算。

从大雪山也来了一批人,他们是落神峰老族长龙擒鹰送给龙王的,千里迢迢而来,正好赶上临时停战,得以安全抵达璧玉城,一共是二十名充当护卫的年轻剑客,和十名专门服侍龙王的少女。

顾慎为琐事缠身,是许小益将他从一堆麻烦当中解救出来。

许小益与龙王有约在先,只要听到议和开始的消息,立刻从疏勒城前往璧玉城过来帮忙,他将龙王府治理得井井有条,顾慎为终于能够脱身而出,做一些重要的事情。

他在等晓月堂堂主。

在璧玉城各方势力当中,顾慎为相信只有晓月堂才是抗衡金鹏堡的最佳盟友,这个帮派的仇恨够久、手段够狠、隐藏够深,会作为一支奇兵辅助大雪山。

接受晓月堂为盟友,顾慎为心里颇费了一番周折,因为荷女就是晓月堂弟子,她现在很可能就躲在璧玉城的某个角落里。

想到荷女,顾慎为心情复杂,正是因为她私改《无道书》第七章,才令他经受半年多地狱般的走火入魔,此后一直无法消除干净,每隔一到三个月都要发作一次。

每次熬过那种彻入骨髓的冰冻之苦以后,他的心中都会升起浓浓的杀意,那时,他的右手抚摸的就不是五峰刀,而是龙首剑。

可她也是与顾慎为最有默契的伙伴。

初南屏与铁玲珑可以跟他并肩战斗,但这两个人都不是杀手,今后也不会成为杀手,在最危急的时刻,他还是只能依靠自己。

每当这个时候,他又会怀念起那个冷漠的少女。

女青面关商曾经说过,会在七天之后向晓月堂堂主转达龙王会见之意,可两个七天过去,堂主不见踪影,关商也再未现身。

晓月堂似乎还是更愿意藏在幕后。

顾慎为不能坐等,他花费大量时间与璧玉城次一级的势力交往,帮助许小益扩宽生意渠道,一切都需要钱,如果不是金鹏堡在大雪山营地遗留大量物资,他那点银子连一个月都支撑不下去。

议和未成,形势不明,没人愿意与龙王公开结好,就连南墙酒馆的掌柜吕奇英,也只肯在最保密的情况下会见龙王。

因为,这方面的进展很不顺。

但不管怎么说,大雪山都能度过这个冬天,顾慎为觉得未来几个月只会是暗斗,大概很少有动刀的机会,等到明年春天,总会想出办法解决一切困难。

璧玉城的居民们也都有类似的感觉,他们的话题又转到美酒与女人上面,所以石堡里的如小姐将要出嫁的消息,马上超过议和,成为最受关注的焦点。

方闻是带回来这条消息,当成无关紧要的小事告诉龙王。

“如小姐?”顾慎为一开始没听明白这个人是谁。

“就是那个从前被称为十公子的上官如,我想起来了,你从前不就是她属下的杀手吗。”

“嗯。”顾慎为冷淡地回了一声,想要就此结束这个话题。

方闻是却仍在啧啧称奇,“想不到,真是想不到,当年这两个人跟生死仇人似的,我怎么也想不到独步王会将如小姐嫁给孟五公子,这对冤家对头结成夫妻,嘿嘿,可有热闹瞧了。”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九十二章 攻营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四章 蹊跷
热门: 造化之门宁城 回到明朝当王爷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神墓辰南 总裁爹地超给力 武神天下 最强上门女婿 锦桐李桐姜焕璋 琉璃美人煞 独步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