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章 刚柔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九章 会议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一章 证据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野马用隆起的眉骨掩饰分得很开的眼睛,可他那股蛮荒王者般的神态,还有握刀的姿势,都是顾慎为最熟悉不过的。

他们两个一直就是敌人,彼此的了解超出最亲密的伙伴。

两人有过三次决斗,第一次被叫停,第二次顾慎为惨败,第三次野马不敌,要不是上官如心怀不忍放他一条生路,野马当时就会死在荒野里。

现在,他又回到璧玉城。

顾慎为立刻退出桃林,他不会在野马的老巢里与其决斗,野马很快就会猜到龙王躲在附近,让他去搜索吧,顾慎为不打算在没有把握的时候现身。

野马与得意楼为什么要冒充龙王?这对他们似乎没什么好处,顾慎为突然间想明白许多事情,所需要的只是一点细节上的证据。

他找的第一个人是铁匠村的老洪。

老洪很惊讶龙王这么快又来见自己,但是有问必答。

“止杀会知道天山宗的存在吗?”

“应该不知道,止杀会就是一群骗子搞的把戏,对收集情报不太在行。”

“你们被骗了。”

“什么?龙王是什么意思?”

顾慎为没时间详细解释,继续问道:“你说过天山宗有一名叛徒,他到底投靠了谁?”

老洪有点犹豫,似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最后还是决定对龙王坦诚相待,“说实话,我们不太清楚,反正他没有投靠金鹏堡,而是逃出璧玉城,曾经有人在北方见过他,然后就消失了。只是铁匠村里死的人十有**都是天山宗的成员,又都是他所掌握的名字,所以我们猜整个事情肯定跟他有关。”

老洪一口一个“他”,就是不提叛徒的姓名。

“好好盯着得意楼与止杀会吧,他们才是天山宗的敌人,很快我会再来找你。”

老洪茫然不解,还想追问,龙王已经走了。

这个晚上,顾慎为有许多事情需要解决,不想在铁匠村浪费时间。

他找到的第二个人是留人巷的萧凤钗。

萧凤钗最近不怎么接待客人,她有更大的买卖需要操心,实在没有余力再去讨好那些色中饿狼。

可有些客人是不请自来的。

夜已经深了,萧凤钗只穿着贴身小衣,见到突然现身的龙王,嫣然一笑,没有抓起衣服遮掩,“龙王好像不习惯走门,你喜欢哪扇窗户?以后我让它一直开着。”

“不用费心,我更愿意走不同路线。”

萧凤钗摊开双臂,“随时欢迎。”

“我有一句话问你。”

“龙王尽管开口,咱们算是生意伙伴了,相互间就该知无不言。”

“那天晚上,孟明恕跟你说‘差点坏了咱们的大事’,这个‘大事’到底是什么?”

“龙王知道的呀。”萧凤钗睁大眼睛,对龙王的明知故问,露出恰到好处的惊讶与不满,“二哥希望龙王能协助他夺得孟氏在疏勒国的生意。”

萧凤钗不如老洪坦承,顾慎为早有准备,拔出狭刀,走到她的身前,“你知道,龙王杀人是不分男女老幼的。”

萧凤钗微微一笑,她什么男人都见过,龙王不过是其中之一而已,她稍稍扯开衣领,露出雪白的一片胸脯,迎上狭刀,“你知道,在我这里,男人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但龙王不只是一个男人,他是将仇恨固化在心中、永远不会消减的男人。

顾慎为盯着她的眼睛,狭刀极慢地刺下去,这是山与水的交锋,刚与柔的较量,双方都相信自己会是最终的胜利者。

刀尖进入皮肤,鲜血尚未流出,但这场游戏他已经赢定了。

“好啦好啦,你赢了。”萧凤钗的脸因为气恼而飞红,不管她有多大年纪,这时却跟小姑娘一样。

狭刀撤回,雪白的胸上多了一个红点,萧凤钗低头看了一眼,更显气恼,合上小衣,又拿起外袍紧紧裹在身上,人生中第一次产生挫折感,“你要么心已经死了,要么就是心里有别的女人。”

“你最好请几位真正的高手保护你。”顾慎为冷冷地说道,这个女人不会轻易认输,总想抓住一根稻草借机翻身。

“真正的高手不好找,尤其是对一个不会武功的弱女子来说,连分辨武功高低的本事都没有。”

“接着说。”顾慎知道孟二公子的“大事”必定与此有关。

“龙王年纪轻轻就成了高手,大家都很羡慕,也很……好奇。二哥得到一个消息,说你曾经从彭仙人那里拿走过一卷书,有了它,谁都能成为绝世高手。”

“孟明恕也想当高手?”顾慎为语带讥讽,孟家是大财主,突然间从父到子都对武功产生了兴趣。

“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那本事,二哥是想将那卷书送给父亲。告诉你一个秘密,孟玉尊会武功,而且不弱,但他不让儿子们练武。”

萧凤钗说出的“秘密”没让龙王惊诧,但的确在龙王心中取得一点信任。

“抢夺疏勒城的生意就是一个骗局了?”

“也不全是,其实这是我的主意。”萧凤钗微微仰头,标致的面孔露出一丝恐惧与崇拜,却丝毫没有减弱身上的高贵气质,“我对武功不感兴趣,只想赚钱。现在才知道错得有多离谱,能赚到钱,不意味着能守住钱,我以为孟明恕是坚强的靠山,其实他只是一座小小的山丘,我现在才看清……”

萧凤钗的声音越来越轻,眼神由敬畏变得迷离,身子软得似乎随时都会摔倒,她好像被邪术剥夺了自我意识,成为任人摆弄的纯粹**,冷漠的高雅更是激起摧残的**。

顾慎为慢慢后退,他知道的已经够多了,在这个坚实的基础之上,依靠猜测就能建立起高楼广厦。

他离开温暖的内室,重新进入寒冷的冬夜,深深吸入一口提神醒脑的冷空气。

萧凤钗绝非浪得虚名,就是龙王也不能与她长时间相处而不为所动。

仇恨是超乎一切的力量,他想,为自己能控制这股力量而自豪。

楼内,萧凤钗没有因为龙王的离去而转换神态,反而越发地沉浸到幻想中去,软软地倒在床上,蜷缩着,缓缓地呻吟,和别的妓女不一样,她那千变万化的姿态不只是浮于表面的演戏,她相信自己的每一副面具都是真实的。

想要欺骗他人首先得能欺骗自己,她模模糊糊地想,相信龙王早晚会是自己的囊中之物,她为此感到自豪。

夜已经很深了,再过一个多时辰,光明即会降临璧玉城,顾慎为还有几个地方需要去,他稍做权衡,决定去疏勒国使者在北城的落脚处。

疏勒国在璧玉北城有固定保留的宅院,离督城官府不远,在顾慎为想去的几个地方当中,只有这里的守卫最少,当时,还没有人想到龙王会向疏勒国求援,包括疏勒国使者本人也是如此。

累了一夜的守卫都找地方打盹去了,顾慎为轻松地潜入后院,他原本的计划是软硬兼施,胁迫石印将自己带去见中原特使,不过有人帮了他大忙,让他可以省去“硬”招。

院子里有人正在摸黑练刀,练一会停下,小声嘀咕道:“为什么我的进步这么慢呢?”

“因为你的仇恨不够深。”

“龙王!”铁玲珑惊喜地叫道,马上又压低声音,“真是你吗?”

顾慎为从黑暗中现身,铁玲珑张开双臂扑过来,到了近前又讪讪地停住,龙王像冰一样,不喜欢太亲近的表达方式。

“你怎么来了?”龙王的声音还跟从前一样冷淡,好像这一段分离从未存在过似的。

“还说,你为什么将我留在疏勒城?难道我的刀法太差,没法像小初那样保护你吗?”

“太子是你哥哥。”

“我不要哥哥,我要报仇。”铁玲珑愤愤地说,“他不肯告诉我仇人是谁,他知道却不肯说。”

害死铁玲珑父母的人是王后,太子的亲生母亲,顾慎为知道,同样不打算告诉她,等她长大的时候,自己会想明白并查出一切真相,“我也是你的仇人,是我杀死你外公的。”

“那不一样,外公是杀手,杀手杀人也被杀,本来就是这样,可我父母,他们不是杀手,连武功都不会……”

铁玲珑说着说着眼泪流了出来,马上抬手抹去,她不该哭的,龙王说过要冷酷无情,可她忍不住,全怪龙王突然跳出来,让她没有思想准备。

顾慎为心中叹息,铁玲珑一直在修行前四章无道神功,假以时日,肯定会成为高手,但她永远成为不了合格的杀手,他不明白,是自己的训练方法有误,还是她的性格天生就不适合。

“你还没说来璧玉城做什么呢?”

“来找你啊。”铁玲珑破涕而笑,这么容易就见着龙王,让她很是高兴,“我想先去找小初的,可太子哥哥不让……”

“太子也来了?”顾慎为惊讶地问道。

“对了,他不让我乱说,只有我和黑脸使者知道太子也跟在队伍里,不过龙王知道没关系,太子哥哥就是来见龙王的。”

对太子,顾慎为是稍感愧疚的,同时又感到宽慰,太子对龙王印象很好,有他在,疏勒国起码不会成为大雪山的敌人。

“带我去见他。”

顾慎为已经掌握足够多的情报,但他牢牢记着一句话:事实真相与解决问题两回事。

金鹏堡、督城官、四谛伽蓝,都是摆在面前的大问题,顾慎为要做的是抛出足够分量的真相,让对手应接不暇,同时还有要保留一部分秘密。

(祝大家新的一年快快乐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九章 会议 下一章:第二百九十一章 证据
热门: 本君仙友遍天下 豪门小后爸(重生) 魔尊 白与黑 异世之小小法师 恶毒男配嫁给残疾反派后 禁欲老攻总想宠坏我 44号孩子:一个如同俄罗斯狼一般残酷的故事 新宿鲛 卖马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