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八章 鸦群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山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九章 会议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跨院里看上去很安全,顾慎为足足观察了一个时辰,才跳进院子,这时天已经快要亮了。

关商还躺在床上,无奈地看着事隔一日才返回的龙王。

顾慎为替她割断牛皮绳,退后几步,“我有话问你。”

“然后再打晕我?”

“看情况。”

龙王的态度很严肃,关商坐起身,揉了揉胳膊,“请问。”

“你说冒充者所杀都是与金鹏堡有嫌隙的人,铁匠村被杀的人是怎么回事?铁匠们也得罪过金鹏堡?”

“铁匠?不,他们跟金鹏堡没仇,这是混水摸鱼之计,杀死许多人,制造混乱,然后趁机除掉真正的目标。王主想杀的是几位大罩子,这些人把持某个行业,势力越来越大,甚至与金鹏堡暗中发生竞争。”

“铁匠村也死了一位大罩子。”

“他可能是真正的目标,也可能是枉死,我没法确定,这属于石堡里的机密,不可能让我知道。”

“对莲华法师你知道些什么?”

“那个被杀的圣僧?据我所知,他的死亡不在金鹏堡的计划中,因为得知死讯之后,堡里很兴奋,也很意外。”

“杀手们不是抓住几名俘虏吗?问出口供了?”

“这个我不知道,不过有一件事很奇怪,堡里有一些人似乎对这些假冒者吞服的毒药很感兴趣,收集了几粒,还拉走若干尸体。”

顾慎为明白金鹏堡的兴趣何在,这种自杀的方法看上去很像晓月堂的手段,独步王肯定想搞清楚,关商身为晓月堂弟子,反而理解不了这件事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晓月堂经常配制各种毒药吧?”

关商明白龙王的意思,摇摇头,“本门擅长制药,但是用不着自杀的毒药,每一位弟子都忠心不二,即使被抓,也绝不会出卖本门情报。”

顾慎为见识过晓月堂女人宁死不屈的蛮劲儿,可这位关商,本来也是绝不会背叛的青面,却被晓月堂拉拢过去,“堂主在你体内动过手脚吧?”

“惭愧,我还没资格接受堂主的神功。”

顾慎为轻哼一声,对关商的信任度大打折扣,她是被迫效忠晓月堂的,自然也会被迫说谎。

“带我去见堂主。”

听到龙王的要求,关商显得有点意外,“好,可是得等七天。”

“昨天你好像还急着让我去见她。”

“是,我每隔七天才能得到一次信息,昨天正好是时候,我没去领,只能再等七天。”

顾慎为被关商与老洪截然不同的说法困住了,线索似乎很多,却没有一条能继续追下。

他站在门边冥思苦想,关商坐在床边一动不动,眼睛盯着自己的狭刀,狭刀放在几步以外的桌子上,起身就能抓到手,但她不敢在龙王面前做出这个动作。

“你自由了。”顾慎为突然说,关商对他已经没有用处。

“我可以帮助龙王。”

“不。”顾慎为直接拒绝,他只要情报,不要帮助。

关商站起身,拿起桌上的狭刀,谨慎地从龙王身边经过,“七天之后,我会跟堂主说龙王会见之意。”

关商消失在凌晨最后一抹夜色之中,她现在跟龙王一样受到金鹏堡的追杀,必须寻找安全的藏身之所。

顾慎为远远跟在后面。

北城看似街道宽广,其实并非畅通无阻,明哨暗哨一大堆,对于熟悉情况的人来说,这里就像一座深邃的森林,少数没有受到监视或监视较弱的地域,断断续续地形成一条条林间小路。

顾慎为了解这些小路,关商也了解,所以他可以提前判断她行走的路线,远远跟踪,如果是在杂乱的南城,非得接近才行。

关商回到了菩提园。

她要么是非常聪明,躲进金鹏堡绝对意想不到的地方,要么是心怀鬼胎,欺骗龙王之后向主人报告情况。

顾慎为没有跟进去。

他冒险又用了一次关商的杀手腰牌,由东门出城,在城外雇了一匹马,骑着它在附近的街巷里逛了一圈,确定身后没有跟踪者之后,加快速度向南部效区驰去。

璧玉城南方有一座不太高的小山丘,上面布满乱石,雨水最足的季节,也只能生长出几撮柔弱的小草,璧玉城居民称它为轮回山。

这里是抛尸的地方,但凡无人认领的尸体,都会被抬到这里草草埋葬,很多时候身上连一层浮土都没有。

顾慎为远远就看到一大群乌鸦在上下翻飞。

金鹏堡对自杀者吞的毒药感兴趣,顾慎为最初以为独步王是想从中挖掘晓月堂的痕迹,寻思一番之后又觉得自己不能太早下结论,或许这其中真的隐藏着什么线索,所以他也想查看一下。

那些吞毒自杀者十有**会被扔到轮回山。

顾慎为看到乌鸦之后又改变了主意,拨转马头,向南城驰去。

他的运气很好,刚跑出没多远,就迎上一辆马车。

车上是几具尸体,两名车夫用黑布蒙住眼睛以下的面孔,身上却穿着破旧的棉袄,看上去不伦不类,像是对杀手极为拙劣的模仿。

他们是送尸人,对杀手不感兴趣,蒙上面孔一是防止尸臭味,二是不愿露出真面目,毕竟这不是值得炫耀的职业。

陌生的骑士提出要和他一路同行,送尸人非常惊讶,经常有人出钱让他们尽快处理掉尸体,还从来没人愿意观看他们的工作过程。

二十两白银和一闪而过的杀手腰牌,解决了一切疑问。

乌鸦群对送尸人极为熟悉,兴奋地飞舞聒噪,有几只甚至急不可耐地落到车上。

送尸人挥动马鞭,撵走饥饿的鸟儿,将几具尸体扔在路边,象征性地铲了几锹土抛在尸体上面,然后准备返城。

“冬天土太硬,只能这样了。”一名送尸人向骑士解释道。

骑士脸色阴冷,送尸人心中一惊,忙赶车下山,也不敢多问,直到走出好远,还跟伙伴一块回头张望,分析这名骑士来轮回山的目的。

乌鸦不怕活人,送尸人刚一离去,就像一团黑云似地落在尸体上,几乎是贴着顾慎为飞过,有两只甚至大胆地来啄人类的耳朵。

顾慎为拔出五峰刀,一刀划过,几只乌鸦落地,却丝毫影响不到其它鸟儿的食欲。

他催动紧张不安的马匹,没有下山,反而向更高处驰进,那里已经没有道路,尽是一堆堆的乱石。

三名埋伏者突然蹿出,像矫健的山猫扑向骑马的猎物。

顾慎为跃到空中,黑色斗篷张开,如同一只巨大的乌鸦,第一刀割破某人的喉咙,第二刀刺进另一人的心脏。

这时他才落地。

第三名埋伏者扑了个空,难以置信地看着同伴的尸体,像是明白了什么,可不等他有所行动,黑衣骑士已经冲上来,死死扼住他的咽喉。

顾慎为逼着最名一名埋伏者吐出毒药,从怀里掏出牛皮绳,将他手脚捆住,推倒在地。

附近的乌鸦们歪着头,眼珠里闪动着贪婪的光。

“我什么都不会说。”俘虏眼神稍有些慌张,但语气还是很强硬。

“让它们来问你话。”

顾慎为牵着马缓缓后退,鸦群受到鼓励,在地上蹦蹦跳跳地靠近手脚被缚的人类。

第一只乌鸦跳到人类胸前,在人类脸上轻轻啄了一下,随后十余只乌鸦同时跟上。

俘虏厉声尖叫,身体如同被抛上岸的鱼,拼命扭动。

乌鸦一哄而散,又一拥而上。

“我说我说,快撵走它们!”

顾慎为冲进鸟群,五峰刀飞快转动,地上多了一片鸟尸,其余乌鸦终于感受到危险,远远避开,不满地哑声嘶叫。

顾慎为要感谢这些鸟,正是乌鸦们上下翻飞,才让他在很远的地方就猜到山上有活人。

俘虏脸上血色全无,“你是龙王?”

顾慎为点点头。

“嘿嘿,晕头转向了,是吧?放你的乌鸦过来吧,我不怕死,有人替我报仇。”刚刚还在求饶的俘虏突然胆气又壮起来,闭上眼睛,嘴唇翕动,极小声地念念有辞,看上去既惊恐又无畏。

“晚上有人接你们的班吧?”顾慎为问道。

俘虏倏地睁开眼睛,可龙王已经不在眼前,迎面扑来的是成群的黑鸟,它们像是具有灵性,知道自己已获得准许,可以肆无忌惮地享用美餐。

惨叫声很快停止。

顾慎为放走惊慌的马匹,站在鸦群旁边,遥望冬日阴云笼罩下的璧玉城,没有哪只鸟胆敢靠近这个人类。

中原特使后天就会离开璧玉城,顾慎为已经听说这个消息,留给大雪山的只有一天多点的时间,他必须查出谁是冒充者的幕后主使,才能让议和继续下去。

杀人是为了停止杀人,议和是为了违反议和,顾慎为握着刀柄,信心满满。

夜色降临,三道人影走上轮回山。

其中一人吹响口哨,没有得到回应。

天上明月高悬,将地面照得清清楚楚,他们发现三柄熟悉的刀和三具新鲜的骨架。

三人互望一眼,谁也说不出话来,立刻拔出刀,惊恐地四处张望,紧紧靠在一起,步步后退,每一声鸟叫,都让他们的心为之一跳。

退到山下,三人像兔子似地在荒野中跳蹿,向璧玉南城逃去,频频回望,似乎害怕那群乌鸦随时会追上来。

就凭那三个惊慌失措的刀客,发现不了龙王的踪迹。

三人逃进被烧成一片狼籍的贵园桃林,来到得意楼后墙,一块单腿跪下,齐声叫道:“狼主,狼主。”

墙上多了一个人,身材健壮,相貌却丑陋无比,眉骨高高鼓起,像两只被锯成一半的角,投下的阴影正好将眼睛遮住,手扶腰下狭刀,神态竟如王者一般庄严。

越来越多的人现身,有的站在墙上,有的立于桃林中,围成若干个圈子,全都面朝着丑人,单腿跪下。

顾慎为看到了熟人,他进城之后的第一名跟踪者汪成、与圣僧配合骗取钱财的莫老大,明明已经吞毒自尽,竟然死而复生,与其他人跪在一起。

顾慎为心中雪亮,知道冒充龙王的主使者是谁了。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山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九章 会议
热门: 武动乾坤 谍影风云 最强狂兵 冰火魔厨 鬼吹灯之云南虫谷 开天录 将夜 全职高手 最强妖兽系统 生肖守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