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内奸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五章 骗经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山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漆黑一片,跟石壁一样寂静,好像没有任何人活下来。

活下来的人都在屏息宁气,在这里,大家比的不是谁的武功高,而是谁先露出破绽。

顾慎为看不到,但他知道,孟玉尊的一名护卫就躺在五步之外,脖子上应该正在汩汩冒血,另一名护卫则藏身在暗处,跟所有人一样等待时机出刀。

上官飞、孟玉尊、关商三个人谁死谁活,他无从知晓,太多事情出乎意料,他却没有时间加以考虑。

《死人经》能够查觉到活人的生命之气,可顾慎为手里只有半截筷子,他不敢轻易尝试。

刀剑能杀人,筷子也能杀人,但这不能消除两者的区别,顾慎为没办法手握木条使出《死人经》剑法。

他曾经用狭刀代替剑,后来又将《死人经》融入到刀法中,但这两种方法都是退而求其次,威力减弱不少,换成筷子,他的信心更少。

这是一件微妙的事,好比用了几十年筷子的人,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手指如何动作,可一旦手中只有极短的两根木条,或者空无一物,手指立刻变得笨拙,越是努力,动作变形越严重。

一切武功都有凭借之物,手、刀、剑、棍、枪,等等,脱离凭借之物,武功即不存在。

在顾慎为心目中,《死人经》永远只是剑法。

有人忍不住呼吸了,极轻微的一声,像是缓缓落在湖面上的树叶,听似无声无息,引发的波纹却能传到很远。

顾慎为没有马上出手。

另一个人先冲上去,两柄刀击在一起,撞出的火花带来刹那间的微弱光明。

呼吸者是孟玉尊的护卫,进攻者是关商,顾慎为必须从中选择一个击杀目标。

他也冲了上去,将筷子刺入某个人的脖颈,随后退回原位。

又回到黑暗、寂静之中,好一会,关商开口了,“我要点灯。”

“好。”顾慎为说。

火石相击的声音,很快,墙壁上的一支火把点着。

孟玉尊的两名护卫全都死了,胖子本人趴着,压在上官飞身上。

关商小心翼翼地将自己的狭刀收入鞘中,然后双后捧起龙王的刀剑,“这是你的。”

顾慎为同样小心地接回刀剑,心中一宽,只有握着熟悉的刀柄,他才是完整的杀手。

关商从怀掏出匕首,也还给龙王,“我不是敌人。”

“也不是青面?”顾慎为原以为关商只是一名普通的杀手,没想到她的身份还很复杂。

“咱们出去再说。”

关商将孟玉尊肥硕的身体翻过来,从他身上搜出一枚钥匙。

孟玉尊没有死,他只是被点中穴道,也一直憋住呼吸,比护卫坚持的时间还要长些。

上官飞也没有死,他吓晕过去,呼吸微弱,被胖子挡住,跟没有呼吸差不多。

这两个人,设下陷阱,没想自己最后成为猎物,任人宰割,孟玉尊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嘴里说不出话,眼珠转来转去,想用这种方式表达出求生的哀求。

“龙王能否听我说一句话。”关商知道龙王对自己的怀疑远未解除,所以语调极为恭谨。

“你不想让我杀这两个人。”

“是,我有原因。”

这个原因显然不能当着孟玉尊的面说出来,顾慎为不太懂点穴,所以飞起一脚,将胖子踢晕过去。

“我们好不容易在孟玉尊和九少主身边安插了一些人,他俩一死,前功尽弃,况且经过今天的事,这两人势如水火,让他们互相争斗,比杀了他们更有用。”

顾慎为脑子里闪过许许多多可能,“你是晓月堂弟子。”

“龙王是想等出去以后再说呢,还是就在这里详谈?”

这是关商第二次说出类似的话,上一次,顾慎为被这句话引到天机社的地宫里,这一次,不知又要引到哪里去。

“出去再说。”顾慎为也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关商用钥匙打开门锁,然后费力地拉开厚重的铁门,对龙王做出先请的姿势。

外面是黑夜,初冬的菩提园跟郊外的荒野没什么区别,地面上积了一层雪,顾慎为已经计算不出自己在地宫里藏了多少天。

关商拖着上官飞一块出来,将他放在雪上,转身将铁门拉上,然后向龙王解释自己的行为,“这两个人谁先醒了,都可能杀死对方,然后栽赃给龙王,还是让他们分开的好。”

顾慎为点头表示同意,事实上,大雪山正想跟金鹏堡议和,在这个节骨眼,不用关商劝说,他也不会杀死上官和孟氏两家的人。

上官飞穿着女装,与妹妹如此相像,他在雪地里哼了一声,顾慎为上去给了他狠狠一脚。

“龙王,请跟我走。”

“不,你跟我走。”

龙王没有握刀,但他的话是不容置疑的,关商稍做犹豫,说:“请龙王带路。”

许小益在璧玉城购置的多套宅院中,有一所位于北城,属于一所大宅子的独立跨院,另有门户出入,大宅子的主人是某位小国王亲,拥有名义上的所有权,他每月领取一笔钱,对跨院里的一切不闻不问。

这里是最后的藏身之所,顾慎为不到最危险的时候不会用到它。

即使如此,他与关商仍在周围仔细巡查一遍,确定没有危险之后才进去。

关商是一名优秀的杀手,顾慎为忍不住想,这才是他需要的帮手。

不等龙王开口询问,关商开始讲述另一个故事,“晓月堂并没有消失,恰恰相反,堂主带领绝大多数弟子已经离开沙漠,多年以来一直苦心经营,打入璧玉城各方势力的内部,尤其是金鹏堡。本来我不应该这么早显露身份,可保护龙王才是我的第一要务。”

“你真是青面?”顾慎为不得不产生疑,他所知的青面忠诚到愚昧的地步,就像主人的影子,与活生生的关商迥然有别。

“我是。我从记事的时候起就在金鹏堡受训,度过混混噩噩的二十八年,是堂主点醒了我,让我明白自己其实与行尸走肉没有区别,两年前我转投晓月堂,从此再无异志,堂主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关商的话引起顾慎为更多怀疑。

据说晓月堂擅长制作迷药、精通各种邪术,关商要不是别有用心,就是被邪术控制了,不要说青面,就是普通的金鹏杀手,也不太可能被人几句话说动,据顾慎为所知,他与荷女是多年以来仅有的两名公开背叛者。

“龙王不相信我没关系,见到堂主之后,她会解释清楚的。”

顾慎为见过晓月堂的堂主,一名高大美丽的女人,在上官如等人体内种入“邪气”,她的手段比雪娘厉害得多,也邪门得多,完全超出顾慎为的理解范围,他只懂刀剑,绝不愿意与那种女人打交道。

从大荒门到晓月堂,顾慎为见过的所有两派弟子,没一个是正常的,就连荷女,也在叛逃的最后时刻显露出深藏内心的疯狂劲儿。

疯狂,顾慎为想到这个词,用它来形容这些女人再合适不过。

“我不着急见你的堂主。”

“龙王对我们晓月堂有误解。”关商笑了一下,“可不管怎么样,晓月堂与大雪山有着共同的目标,咱们都想灭掉金鹏堡。”

“所以你们冒充我的名义到处竖旗杀人,好让议和无法达成。”

“大雪山议和是为了保存并壮大实力,这跟晓月堂隐伏不出是一个道理,我们怎么会破坏龙王的大事?冒充者另有其人。”

“哦?”

“我从石堡里听到不少内幕,每天向龙王报告的消息也都是真实的,所以……”

“冒充者是金鹏堡自己的人。”顾慎为其实早已想到这一点,指控晓月堂只是想从关商嘴里多诈出一些话来。

“我还没有找到明确的证据,但这些冒充者跟石堡肯定有关系,那些被杀的人,不是跟石堡有嫌隙,就是不值钱的刀手,石堡这是趁机铲除异己,同时破坏议和。”

顾慎为提醒自己,晓月堂对挑拨离间坐收渔翁之利非常拿手,关商的话绝不可全信。

“你还有什么线索?”

“嗯,暂时就这些,有些事情还是由堂主来说更好。”

“没错。”

顾慎为一掌砍在关商脖子上,将她击晕,然后找出牛皮绳,牢牢捆缚,放在床上。

再学点穴一类的功夫已经来不及了,他想,以后得随身带着坚韧的绳索才行。

关商说自己没有线索,不知是真是假,顾慎为心里却有一条。

那份专门要刀剑的悬赏、接二连三的暗杀,都让顾慎为想起一个地方:南城最东面的铁匠村。

龙王冒充者在许多地方作案,但铁匠村的案子似乎过于密集了一些,从大罩子到铁匠和学徒,频频遇害,这其中必有缘由。

顾慎为换上斗篷,拿走关商的腰牌,一大早就经过关卡进入南城。

这个时候,正是大雪山议和陷入困境、中原特使发出十日通牒的第七天,方闻是急得焦头烂额,天天祈祷着龙王能早点出现,解决摆在面前的所有难题。

这个时候,正是上官飞从雪地里醒转、怀着满腔的恐惧与憎恨、仓皇离开菩提园、向母亲求助的第二个时辰。

金鹏堡由此得到信息,撒下天罗地网,发誓要在三天之内杀死龙王和背叛的青面。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五章 骗经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山
热门: 庆余年 死亡的狂欢 女主她弟[穿书] 漂亮朋友 浮生物语外传·七夜 腐蚀花园 盗贼王座 星际绿化大师 杀人预告 你喜欢的人设我都有[娱乐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