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栽赃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章 交易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二章 伏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顾慎为用脚尖踮起一块碎木片,踢向几步之外的廊柱。

莲叶循声猛地扑过去,顾慎为等他从自己身边经过时,一刀刺出,随即举起左手,在和尚厚实的脖子上狠狠地砍了一掌。

他只学过粗浅的点穴功夫,不敢用在莲叶这等内功高手身上,只能刺伤对方,再将其击晕。

屋子里,莲华的尸体躺在床上,半边脸沾着鲜血,让一向慈祥的和尚显出几分狰狞来。

门口有一滩深色的血,一只小香炉躺在血迹中,这就是杀人现场和凶器了。

莲华法师死的时间不长,院墙上插着的黑血旗明白无误地表明,凶手要嫁祸给龙王。

顾慎为在正殿旁边的杂物间里找到两截绳子,将两名晕倒的和尚分别捆好,庙主扔回卧室,莲叶被带到莲心床前。

莲叶幽幽醒来,死死地盯着龙王,喃喃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杀师兄。”

“你的眼睛好了?”顾慎为手中狭刀对准和尚胸膛,防止他突然挣破绳索。

“我的眼睛?”莲叶好像忘了自己瞎过一段时间,想了一会才说:“我的眼睛没事,你回来干什么?想要杀我灭口吗?动手吧。”

“墙上插着黑血旗,我还需要灭口吗?”

“你、你……”莲叶脑子有点糊涂,“那你回来做什么?”

“我刚刚到,莲华法师不是我杀的。”

“是你!”莲叶怒吼道,身子一挺,捆在身上的绳子发出断裂的脆响,但是也牵动了腰上的刀伤,忍不住啊的一声叫出来。

“我不想杀你,可你最好不要乱动。”顾慎为将狭刀紧紧抵在和尚胸前,“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你来见师兄,师兄很高兴,请你进屋谈话,让我守在外面,可是……可是……一言不和,你竟然砸死了师兄……”莲叶说到最后过于悲愤,又挺起身子,刀尖刺在身上也不为所惧。

顾慎为稍稍收回狭刀,“你当时看到我了?”

“看到了。”

“可你刚才明明是瞎子。”

“我……我是看到师兄遇害,一激动才瞎的,你第一次来的时候我好好的,我看你看得清清楚楚,跟你现在一模一样。龙王,杨欢,我不会放过你,四谛伽蓝也不会放过你。天下高手多的是,别以为你在金鹏堡待过就有多厉害。”

和尚越说越激昂,顾慎为用刀身打了他一个嘴巴,“你当时听到我说话了?”

和尚一愣,“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招?你跟师兄说话,我怎么敢偷听?”

“你不是看到‘我’了吗?‘我’没跟你说话?”

莲叶越发显得迷惑不解,声音渐渐弱下去,“没有,你冲我点头,我认得是你,就叫师兄出来。”

顾慎为后退一步,“说说别的,莲华**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甘心给骗子打下手?”

“师兄不是骗子!”莲叶再次怒吼,嘎嘣一声挣断绳索,身形几乎未动,人已经冲到杀手身前。

杀手比他动作更快,和尚刚说出第一个字,顾慎为已经蹿出房间,跃墙而出。

这是一次精心设计的栽赃陷害。

顾慎为深感不安,他害怕的不是被冤枉杀人,而是设计者显然熟悉他的相貌并知晓他的一切行踪,甚至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所以能抢在前面杀死莲心。

这一定是从前的熟人所为。

顾慎为心中有好几个人选,可每个人都没有杀死莲叶的充分动机:荷女那边的敌人是金鹏堡与龙王,与和尚无关;金鹏堡的敌人是大雪山,杀手要是能猜出龙王的行踪,肯定会直接围剿,没必要玩这种复杂的把戏。

一想到周围可能隐藏着知己知彼的监视者,顾慎为就感到心神不宁。

他在北城寂寥无人的街道上兜了好几个圈子,像一名趁着月夜现世的鬼魂,在寻找自己丢失的肢体。

他若干次突然原路折返,结果什么都没发现,监视者好像是隐形人一样,如果真有监视者的话。

天还没亮,圣僧莲华的死讯已经传遍璧玉城,龙王立刻成为众矢之的,悲愤压过了恐惧,大雪山再想议和,全城的刀客和绝大多数居民都不会支持。

顾慎为苦心经营的有利气氛一夜之间变成最不利的证据,就算现场没有活口,没有黑血旗,经过这些天的杀戮,大家也都想当然地认为凶手是龙王,除了他,谁还敢在北城杀人?尤其是谋杀一位圣僧?

顾慎为要找出杀死莲华的真凶,莲叶不愿配合,就只能从另一条线入手。

他不喜欢被人监视、被人冒充,黑暗是他的朋友,他不愿意与别人共享。

那个与和尚作套合伙骗取刀客钱财的莫老大,应该知情。

福缘酒馆是一家很小的店铺,摆下三张桌子,大多数客人只能站着喝酒,拈几粒咸花生当下酒菜,莫老大曾经提到过,这里是他的据点。

再次改换容貌的顾慎为请一名刀客喝了两碗,从他嘴问出莫老大的住所。

莫老大的家很破旧,跟他从**会上拿走的银子不相匹配,顾慎为敲门,邻居说莫老大早早出门了,“都去抓龙王啦,只要是带刀的人都去了。”

顾慎为又回到福缘酒馆,一群刀客正在热情的讨论龙王杀死圣僧的原因。

“龙王杀红眼了,什么人都杀。”

“龙王不喜欢刀客,他这是向璧玉城所有刀客挑战,呃,还有四谛伽蓝,龙王肯定也不喜欢和尚。”

“会不会是止杀会的人得罪了龙王,龙王把怨气撒在圣僧身上了?”

“那他应该先去找得意楼啊,圣僧是止杀会的护法,权利都在得意楼手里呢。”

众人说得正起劲,外面突然传来惨烈的叫声,“龙王杀人啦,龙王杀人啦!”

十几名刀客齐刷刷地拔出刀,冲出酒馆,顾慎为也混在里面。

街面上躺着一具尸体,行人都躲得远远的,两名身材单薄的年轻刀客哆哆嗦嗦地站在边上,叫声就是他俩发出来的。

“龙王在哪?”一名中年刀客喝问道。

“不、不知道。”一名单薄刀客颤声回道,“杀完人就跑了。”

“你看到龙王了?”

“没、没有,他在暗处下手。”

中年刀客皱了皱眉头,收起刀,将尸体翻转过来。

是莫老大,嘴边尽是白沫,脸色铁青。

“哪来的龙王,他是中毒死的。”

“龙王下的毒。”单薄刀客认准了凶手,说得无比肯定。

中年刀客没有反驳,他不知道凶手是谁,说到底这事与他无关,莫老大也不是他的朋友。

又一名刀客惊慌失措地叫出声,“看,龙王旗!”

众人回头,不知道什么时候,福缘酒馆屋顶竖起一杆黑旗,上面的血迹清晰可见。

酒馆掌柜当街瘫倒,“我没得罪龙王啊,连坏话都没说一句。”

一街的人都在盯着那面不祥的旗帜,谁也不曾注意到一名普通的刀客突然转身,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跑进附近的小巷。

顾慎为看到了插旗的人,一名蒙面人,等他追进小巷,已经失去对方的踪影,数名行人正惊恐地望着酒馆上方的黑血旗,看样子没注意到任何蒙面人跑过。

为了在酒馆里找莫老大,顾慎为出于习惯,在周围转过几圈,所以对附近的街巷比较熟悉,稍微想了想,立刻转身,以最快的速度跑向几条街以外,期间连翻数道院墙,他一定得抓住插旗人。

他很快来到一条狭窄的小巷,空荡荡地看不到一个人,方圆数里,就这里最僻静,直觉告诉他,插旗人会从此处逃走。

他想起昨天救人的几名蒙面女子,她们通过地道逃到几条街以外,成功摆脱金鹏堡的包围,插旗人很可能是故伎重施。

顾慎为伏在小巷的一处高墙上,前后都能照看到。

一名男子从不远处的院子里走出来,看装扮像是普通的刀客,可他一出门就左右观望,显然不想惹人注意。

男子向顾慎为这边走来,顾慎为跳下高墙,狭刀架在对方脖子上。

男子大吃一惊,手已经握住刀柄,又慢慢松开,“阁下认错人了。”

“没错,就是你。”顾慎为用刀逼着男子紧紧靠在墙上,“谁让你插黑血旗的?”

“什么黑血旗……”男子想装糊涂,表演却得过头了,黑血旗在璧玉城人人皆知,意识到这一点,马上说,“哦,你说龙王旗,你搞错了,我出门……”

顾慎为在刀上稍稍用力。

男子眼神中的恐惧越来越多,“你、你……”他说出一连串的你,突然双眼暴睁,四肢抽动,口吐白沫。

顾慎为移开狭刀,男子慢慢坐倒在地上,死了。

又是一个。

龙王的第一位跟踪者,也是这样吞毒自尽的,这两个人明明胆小怕事,却不惮于结束生命,顾慎为再一次想到,他们背后的力量一定非常可怕。

他越来越感到焦躁,暗中有一张网,逼得越来越近,他却一点头绪也没有,他的敌人太多,多到他不知道该将目标定在哪一个身上。

晓月堂,他想,肯定是那帮女人,她们最擅长邪术。可冒充龙王有什么好处?龙王本来就是金鹏堡的敌人,无需挑拨离间。

顾慎为拎着狭刀向小巷外面走去,他要杀死迎面碰上的第一个人,好让心情平复下来。

第一个人是个小孩,才五六岁,右手里拿着烧饼,唇上沾着鼻涕和饼渣,看到拿刀的杀手也不害怕,左手斜指天空,原地转了好几圈,兴奋地叫道:“全是旗,全是旗。”

顾慎为几次跳跃,来到附近最高的房顶上,有许多人和他一样,站在高处,面露惊恐。

四下望去,整个南城插满了黑血旗,总数不少于百面,像一只只巨大的乌鸦,落在即将腐烂的尸体上。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八十章 交易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二章 伏击
热门: 谋杀官员3:物理教师的时空诡计 全服第一混分王[星际] 藏起来 我是凭本事坑死自己的 大奉打更人 赠君一颗夜明珠 造化之门宁城 乡村满艳 论扫尾工作的重要性(快穿) 小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