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章 交易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九章 弓箭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一章 栽赃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萧凤钗的屋子里有男人很寻常,这个男人关心龙王的下落,就有点不寻常了。

顾慎为静静地偷听。

“二哥尽管放心好了,只要龙王还在南城,我的人肯定能找到他,没准他会自己找上门来。”萧凤钗的声音说。

“不要大意,刚才听说龙王被围,可吓了我一跳,他要是死了,可会坏了咱们的大事。”那个男人说。

“我看龙王没那么容易就死,像他那样多疑谨慎的人,我还从来没见过。”

“嗯,最好这样。我得走了。”

“外面人多,你不怕被认出来?”

“人多才是最好的掩护。”

顾慎为闪身躲在一张桌子后面,会客厅里只点着一盏小油灯,他穿着黑色斗篷贴墙站立,全身处于阴影之中。

另一名穿斗篷的男子走出来,萧凤钗送他到楼梯口,看着他下楼,转身回房,没有注意到客厅里多了一个人。

过了一会,丫环上来,说下面来了两三拨刀客,都被打发走了,萧凤钗嗯了两声,没有说话。

丫环离去,客厅里只剩下顾慎为一个人。

“龙王是打算进来呢,还是要我出去?”萧凤钗轻声说道,在寂静的屋子里显得极为清晰。

顾慎为走进卧室,这一回没有刀客躲在门后。

“希望龙王没有久等。”

“还好。”

看到龙王警惕的脸色,萧凤钗微微一笑,“龙王不必多心,隔壁姑娘是我的人,她告诉丫环说刚刚来了一位奇怪的客人,我猜就是你。”

顾慎为没听到丫环说这事,主仆间肯定另有交流方式,“我来谈一项交易。”

“我好象没看到吕奇英的人头。”萧凤钗淡淡地说,她曾经有过提议:龙王杀死南墙酒馆的掌柜,她提供安全的藏身之所。

“另一项交易。”顾慎为拒绝过萧凤钗的提议,不会因为暂时无路可走就改变主意。

萧凤钗一只手臂放在桌上,身子挺得笔直,神情庄重,好像大家族的贵妇,她已经知道该如何跟龙王打交道:无需复杂的技巧,直来直去最好,这是一个心怀大志的男人,轻易不会受到女人的诱惑。

“龙王听到我与二哥说话了?”

顾慎为点点头,他只听到寥寥数语,但不打算承认。

“怎么样,龙王对这项交易感兴趣吗?”

“我要听细节。”

萧凤钗脸上掠过浅浅的笑意,“龙王在哄我说话?不如龙王先说吧。”

“吕掌柜不应该死,也用不着死。”顾慎为来萧凤钗这里不是为偷听谈话的,他心中的确有一项交易,“大雪山的财路足够宽广,容得下两个人。”

“龙王要拉我入伙?”

“不,这不算是入伙,只是交易,你希望赚钱,我希望能避开孟氏,让金钱来往顺畅,仅此而已。”

萧凤钗低头寻思了一会,“跟龙王交易可是有风险的。”

“利润抵得上风险,十抽二。”

“那这个风险就值得了。”萧凤钗笑道,“不过我的胃口大,低于一百万两的生意不做。”

“只要你能得吞得下,多少都有。”顾慎为镇定地撒了一个谎,他估计许小益手里的银子加在一起也不过一百多万两,为了武装大雪山剑客,已经花掉不少,根本不够给吕掌柜和萧凤钗均分。

“那就太好了,为了钱,我也只能得罪金鹏堡了。龙王可以留在我这里,我可以担保你的安全。”

话音刚落,外面就有丫环急匆匆的声音说:“夫人,又来一伙刀客,非要上来不可。”

“知道了,让他们等一会上来。”

“是。”

萧凤钗起身,掀开墙壁上的一块挂毯,露出一座半人高的小门,“希望龙王不要嫌局促。”

小门里面是一道狭窄的楼梯,正好夹在墙壁里面,顺着走下去,顾慎为到来一间小室,有床有桌,点着油灯,根据楼梯的高度,他猜自己此时正身处地下。

一刻钟之后,上面的小门再次打开,萧凤钗走下来,带着绷带、金创药等物,“刀客已经走了,来要银子而已,没几个人真心想抓龙王,都是借机讹钱,不给就闹事。”

“你养的高手呢?”

“高手有高手的用途,打发宵小还是用钱最省事。脱下衣服。”

最后一句话带有命令的意味,顾慎为稍微犹豫一会,解开斗篷,脱下上衣,他的伤口只是草草包扎,这时又渗出血来。

绝大多数人,包括男人,见到龙王身上纵横交错的伤疤都会倒吸一口凉气,萧凤钗却不动声色,或许是她掩饰得很好,她的手也很稳定,擦去血迹,倒上药粉,仔细地将三处伤口包扎妥当。

“说实话,我有点意外,龙王竟然这么快就相信我。”萧凤钗放下手中的什物,坐到顾慎为对面。

“我不相信任何人,我只是觉得这项交易值得一做。”

“嗯,龙王的交易很吸引我,不过龙王既然听到我跟二哥说话,就该知道我们也有一项交易。”

“孟二公子打算让大雪山替他做什么?”顾慎为已经想到那个男人是谁,北城孟氏的二公子孟明恕,几年前他曾经远远见过这个人,隐约有点印象,萧凤钗称其为“二哥”,让他终于抓住那一丝飘忽不定的记忆。

“孟氏在西域各国都有生意,可这些生意早晚都会落到孟明宽手里。”

孟明宽是孟氏的大公子,孟家指定的继承人,在西域,没人不知道这个名字。

“孟二公子想必不太高兴。”

“谁说不是呢,一奶同胞的兄弟,先出生的什么都有,晚两年就两手空空。”

“二公子想当老大?”

“他没那么狠。”萧凤钗声音中有一丝悻悻,“他只想要自己该得的那一分。疏勒国是孟氏最重要的商源之一,在那里有五家钱庄,我希望……我俩希望龙王能让这些钱庄开不下去,直到二哥前去救场。”

孟氏掌管着西域一多半的金钱往来,得罪孟氏即意味着今后只能花高价暗中转移金银,除了龙王,的确也找不到第二个人敢做、能做这种事。

“我能得到什么呢?”

“同样也是十抽二,孟氏在疏勒国全部财富的两成,那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而且跟我做生意有优惠,只抽一成。”萧凤钗脸上露出似有非有的笑容,让冷冰冰的数字多了一份温情。

“我会考虑的。”顾慎为只想找一个临时的藏身之所,不打算这么快就参与到孟家的阴谋与内斗中去。

“我不着急,请龙王休息,外面的事情有我照应。”萧凤钗走到楼梯前又停下,“我就睡在上面,龙王有什么需要,尽管随时叫我。”

如果说这是一句暗示,萧凤钗的神情却显得过于严肃了,顾慎为点一下头,没有说话。

第二天一大早,顾慎为上楼,跳窗离开,萧凤钗正在熟睡,听到声音模模糊糊地说了一句什么。

在璧玉城折腾近二十天,顾慎为觉得该是议和的时候了,他当然不能就这么公开跳出来说话,得由一方在整个西域都有影响的势力提出来才行。

顾慎为一整天都在四处闲逛,以真面目示人,听居民们聊天,随便吃点饭,捱到天黑才翻过界墙进入北城。

北城有一座不太大的寺庙,仅有一间正殿和四五间厢房,除了庙主,就只有两名和尚借住。

顾慎为想找的就是他们。

四谛伽蓝在璧玉城乃到整个西域都有特殊地位,在那里签定的协议具有不可违背的神圣性,莲华法师身为“圣僧”,由他提出议和最合适不过。

顾慎为绕着寺庙走了一圈,没有发现埋伏的迹象,于是越墙而入。

和尚跟江湖骗子混在一起,让顾慎为非常不可理解,他想了许久,总觉得其中必有隐情,这回要问个清楚。

他又在院子里悄悄地转了一圈,庙主睡得正香,鼾声如雷,对面的厢房里却没什么声音,他前些天来过一次,知道莲华与莲叶就住在这里,当时他没有现身。

顾慎为刚要敲门,突然觉得不对,后退两步,握住五峰刀,屋子里太安静了,就算是“圣僧”,也该发出点声响才对。

房门毫无预兆地裂成碎片,一股令人窒息的劲风迎面袭来。

顾慎为不退反进,挥动狭刀,刀刀如闪电,手里好像转着一只银色的圆球,将飞溅过来的木片全都击飞,与破门而出的和尚瞬间交了两招。

杀手两步退到庭院对面,和尚站在原地,像醉汉似地左摇右摆,双方举在空中,做势欲扑,宽大的僧袍展开着,月光映照之下,像一只巨大的灰色蝙蝠。

“怎么回事?”顾慎为身后一个诧异的声音问道。

熟睡的庙主被碎门声惊醒,出门查看。

顾慎为转身一掌,砸在庙主脖颈上,胖大和尚软软倒下。

对面的和尚听到声音,低吼一声,猛虎一般扑了过来,一掌击毁半根廊柱。

顾慎为再次远远躲来,这行为诡异的和尚分明是莽僧莲叶,他身上并无伤痕,可是神情既悲愤又恐慌,目不视物,歪头倾听,显然已经瞎了。

和尚全靠听风辨位寻找敌人,顾慎为屏息宁气,一动不动。

“龙王,我知道是你。”莲叶的语气好像怀着深仇大恨,“杀死师兄不够,你还要来破坏尸体吗?”

顾慎为扭头向两边看了一眼,南墙之上插着一面旗帜,虽然看不清形状颜色,但他知道,那肯定是雪山龙王的黑血旗。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九章 弓箭 下一章:第二百八十一章 栽赃
热门: 吞噬星空 天珠变 长宁帝军 谍影风云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鬼吹灯之昆仑神宫 君九龄 黄金瞳 人道至尊 玄界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