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竖旗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七章 悬赏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九章 弓箭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赵通赵四爷之死,在璧玉城引发的首先是愤慨。

老刀客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甚少参与江湖纷争,风烛残年之际,竟然惨死于龙王之手,怎能不让人心生悲痛?

凶手肯定是龙王,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赵宅的墙上竖起一面黑色的旗帜,邻居们开始没明白这旗的含义,直到天已大亮,才有好事者凑过去仔细观瞧,觉得黑旗上面斑驳的影块好像是殷红的血迹,于是破门而入,发现陈尸床上的赵四爷。

尸体从胸到腹被切出一条大口子,血液流满床铺。

这事激起全体刀客们的侠义之情,原本只有少部分人为钱追索龙王,现在差不多一半人都参与进来,南城的大街小巷里,到处都能看到带刀的莽撞青年,凶狠地盯着过往行人。

龙王以竖立黑血旗的方式向整个璧玉城宣战,让很多人意外的是,接下来两天却风平浪静,除了激愤的刀客们引发几场误伤事件,龙王本人如石沉大海,悄无声息。

顾慎为的第一个目的达到了,杀死背叛者,将所有人的目光引到南城,自己却躲进城外的一座山谷里,在初南屏的护卫下,全力抗衡那六个时辰的刺骨冰冷。

他在璧玉城发作的第一次走火入魔就这样安全度过。

赵四爷死后第三天,关于老刀客暗中向石堡出卖龙王行踪的传闻渐渐流传,全城居民正为此争吵不休的时候,黑血旗又出现了。

鲲社是金鹏堡在南城规模最大的外围组织,拥有上千名刀客,垄断大部分护卫生意,社主上官飞躲在北城,坐镇南城的是一名刀主。

刀主名叫张延,与默默无闻的普通金鹏杀手不同,他是少数拥有广泛名声的杀手之一,“绝户刀”是人所众知的外号,当面大家都称他“绝命刀”。

张延比赵四爷死得还要更惨一些,头颅被斩,插在黑血旗顶端,俯瞰鲲社本部,天亮以后,巡视的刀手与附近早起的人们才一起看到鲲社大旗已被偷梁换柱,那时,张延死去已有两三个时辰。

头颅与黑血旗立刻被取下来,但是这恐怖的景象通过口口相传,迅速在璧玉城居民们脑中生根,每个人想起来都觉得不寒而栗,好像亲眼所见,同时又打心底里兴奋。

多少年了,还没有哪方势力能在这座城市里与石堡公开较量,许多人都预感到,这将是比少主争锋还要激烈的大戏。

这预感马上就实现了,鲲社刀主之死带来的震惊还没有完全过去,龙王将狭刀又伸到了北城。

督城官府由近二百名北庭卫兵巡视,还有数量不详的金鹏杀手暗中保护。

张延死后的第二天,黑血旗代替北庭白马旗在空中飘扬,两颗头颅穿在杆顶,那不是督城官带来的护卫,而是石堡提供的杀手。

北城上一次发生违法案件,还是几年前的十公子绑加孟明适,至于杀人事件,在人们的记忆中最少要追溯到十年以前。

璧玉北城、督城官府、金鹏杀手,最不可能出现死人的地方和最不可能被杀的人,加在一起带来前所未有的恐慌。

第一个差点发疯的人不是督城官墨出,而是石堡九少主上官飞,惊慌失措之下,他歇斯里底地声称龙王下一个目标就是他本人,于是不顾劝阻,当天上午就跑回山上,再也不肯出堡。

墨出上任还不到半个月就连遭羞辱,发誓要报此大仇,甚至宣布要从北庭调十万精兵,先灭掉大雪山营地,然后直进璧玉城,哪怕是屠城,也要挖出雪匪头子的下落。

不过幕僚们很快就让暴怒的老大人明白,这个报复方案行不通,北庭一有调兵迹象,中原就会派来更多的军队,想在璧玉城里追杀龙王,还得依靠金鹏堡。

幕僚的话说完还不到两天,上官飞在内宅里也才刚刚感到安心,黑血旗竟然插在石堡最高处的谯楼上。

这实在让金鹏堡的颜面荡然无存。

龙王到处竖立黑血旗,其实对金鹏堡没有带来多少实质性的伤害,死掉一名刀主和几名杀手,对石堡的根基几乎没有影响,可是在形象上,石堡损失巨大,它就像一名笨拙的巨人,挥舞着大手,与嗡嗡飞动的苍蝇决斗,不仅迟迟拍不死小虫,甚至隐隐露出一丝败象。

于是传言四起,龙王再不是孤家寡人,据说他带着上百人的杀手队伍,要与独步王以杀手的方式决一死战,战场就是璧玉城,“等着吧,这才是开始,真正的大战打起,城里最少死一半人。”

谣言越是恐怖传播得越是广泛,真有胆小的人阖家搬至城外的村镇,城里的许多商户也都将金银细软打包,万一发生动荡,随时轻装逃跑。

顾慎为的第二个目的达到了,恐慌才是议和的前提。

不过他也付出巨大的代价,在外人看来龙王纵横璧玉城,无所不能,只有他自己明白,每做一件案子,供他行走的领域都会缩小一大块,金鹏杀手正在将他逼入死胡同。

尤其是在石堡竖旗,虽然取得的影响最大,危险性也越高,顾慎为不打算再做第二次此类尝试。

为了进入绝巅上的石堡,他先是藏在送水车底下,快到堡前的那道石梁时,翻身躲进附近的草丛里,在此隐藏到深夜,从崖壁一路攀爬到石梁下方,趁着守卫懈怠之时,抠着坑洼,贴在石梁侧面,像蜘蛛似地慢慢爬到对面。

身下即是深渊,每前进一步都有粉身碎骨的危险,期间竟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连顾慎为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杀人插旗是整个行动当中最简单最轻松的一部分,石堡占地广大,并非每一名卫兵都是高手,守望谯楼的两个人甚至不属于杀手,顾慎为顺着墙壁爬上去,不小心踩掉一小块石头,也没有引起他们的警惕。

将金鹏旗换上黑血旗之后,顾慎为紧握旗杆,向石堡里面望了一眼,内心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想这就闯进去大开杀戒。

越往里守卫越严密,顾慎为对此一清二楚,所以他压下冲动,顺着原路离开石堡。

返程中他遇到一次危险,手指一滑,差点从石梁上掉下去,一只手使劲抠住小坑,悬在空中,好长时间不敢移动。

龙王无所不能的印象正在深入人心,顾慎为却决定再也不用这种方法潜入石堡了。

黑夜里,顾慎为四处杀人立旗,白天,他就公开“躲”在南城最热闹的茶馆里。

他跟茶客们混得很熟了,大家都以为这是附近的邻居,如果不仔细想的话,甚至记不起他是最近几天才出现的陌生人。

璧玉城居民们的反应让他满意,大家对可能暴发的杀手之战心怀恐惧,不过还是有许多人觉得这只是场面更大的热闹,“让他们互相杀呗,跟咱们有什么关系?我不会武功,也不想抓龙王领赏。”

那六七份悬赏金额翻番了,愿意领奖的人却比从前少了许多。

顾慎为改变策略,不再只盯着金鹏杀手,当天晚上,他袭击了东城外的数家客栈,四只商队早晨准备出发上路时,同时发现货物车上插着一面黑血旗,血迹来自某位受雇充任保镖首领的鲲社刀手。

刀手身首异处,睡在边上的伙伴懵然不知,醒来之后才吓得哇哇大叫,全然没有刀客的风范。

四只商队当天谁也没敢出发。

商业是璧玉城最重要的根基,金鹏堡与孟氏的相当一部分收入来自于此,普通居民的生活也都与此息息相关,龙王将这一切都打乱了。

雪上加霜的是,龙王竖立了一个榜样,开始有胆子大的刀客趁火打劫,每每也插上一面黑血旗,有些人落网,结果发现与龙王和大雪山毫无关系,也有些人隐藏得跟龙王一样深。

这是一场微妙的战争。

顾慎为尽力激发璧玉城的恐慌,为的是让各方势力对议和心生期待,他得小心翼翼地观察人心变动,在将所有人彻底得罪之前收手。

竖起首面黑血旗之后的第十八天,顾慎为觉得万事俱备,他的好运却到头了。

他凭一己之力将璧玉城搅得天翻地覆,已经不能用武功与智慧来解释,连他自己也承认,运气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

那天下午,他照常坐在茶馆里跟“熟人”闲侃,全然没有发现危险就藏在身边。

当天最受关注的话题是,龙王什么时候才会停止杀戮或是被杀。

“永远不会结束。”一名带有预言家气质的中年人用悲天悯人的语气说,“这是璧玉城的劫难,所有人在劫难逃。”

中年人的这句话定下消极的调子,接下来开口的人一个比一个悲观。

“几百年了,璧玉城有几百年了吧?难道就毁在龙王手中?”

“再这样下去,生意没法做了,璧玉城可不就毁了?咱们这儿有啥?连粮食都得从几百里以外运来。”

“干脆让龙王跟独步王比武得了,谁死谁认输,天下太平。”有人提出大胆的建议,谁也不当真。

沉重的话题影响情绪,茶客们又转到别的事情上,有一名老者,顾慎为第一天来这家茶馆就见过他,突然冒出来一句话,“别的生意不好,茶馆的生意可挺好,大家没事干都来喝茶,每天都有新客人。”

掌柜笑容满面地点头,他也觉得最近几天的生意好得很。

新客人。

顾慎为脸色突变,右手伸向长袍里的五峰刀。

金鹏杀手终于成功地将龙王包围了。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七章 悬赏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九章 弓箭
热门: 与光同尘[娱乐圈] 给豪门傻子当老婆的日子 灰色的彼得潘:池袋西口公园6 巧克力游戏 暴君洗白计划[穿书] 姑获鸟之绊 暗黑神探 日月同辉大佬的穿越之旅 自投罗网 屑老板只想赚钱不想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