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 悬赏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六章 竞争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八章 竖旗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顾慎为三年前受荷女所骗,逆练被她动过手脚的无道神功第七章,丹田里郁结一股寒冰之气,一直就没有得到彻底清除。

如果有可能,顾慎为永远不愿想起逃离石堡之后的那半年。

他跟红顶大鹏躲在深山野岭,避开一切生人,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大鹏鸟每次都要飞得很远捕捉食物。

丹田内的寒意越来越重,没有一刻停止,即使是炎炎夏日,对他来说也跟冰雪寒冬一样。

除了吃饭,他几乎是不眠不休地重新修练正确的无道神功,他在与走火入魔争抢时间,只要自身的内功足够强大,就能暂时将寒气压下去。

他能活下来,还要多亏那个侏儒彭仙人,正是通过在得意楼修练《斟情秘要》,令全身经脉加倍畅通,他的功力恢复速度才会如此之快,几天之内就能与寒气相抗衡。

可寒气也在增强,他的脸孔就是在无尽寒意的折磨下,日见苍白,再也无法恢复原状。

这是一场发生在丹田之内的惨烈战争,他甚至没法睡个完整的觉,只要停止练功一个时辰,寒气就会侵入骨髓,冻得他瑟瑟发抖,想不醒都不行。

他当时不知道这种地狱般的生活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常常生出死志,是红顶大鹏阻止他结束自己的生命。

大鹏鸟知道这名人类正在承受巨大的痛苦,于是自愿担当保护者、寻食者与安慰者,它撵走方圆数十里之内的一切野兽,飞到远方寻找各种各样的食物,跟它的父母曾经做过的事情一样,细心揣摩人类的口味,不停地更换食谱。

当人类变得脆弱,想放弃一切求生努力的时候,也是它扇动双翅,跳着笨拙的战舞,逗他开心,在人类冷得像冰一样时,它用羽毛与身体帮他取暖,稍减痛苦。

不过,它没再允许人类爬到背上,那一次托着他飞上天空,乃是危急时刻不得已的选择,永远不会再有第二次,它是神灵一样的巨鸟,不是人类的宠物与坐骑。

风吹日晒,雨淋雪埋,他过着野兽一样的生活,最后两个月,近乎赤身**。

他坚持下来了,他活下来了,病根却没有消除,每隔一到三个月,丹田内的寒意都会暴发一次,接下来的六个时辰,他又得重返地狱,全力与之抗衡,不能有片刻懈怠。

只有初南屏略微知情,龙王闭关的时候,得有一名护法者,从前是红顶大鹏,可是它对自由的热爱超出一切,经常一消失就是七八个月,只能由少年剑客承担此责。

“龙王,你又要闭关了吧?”初南屏问道,顾慎为的脸色比平时更苍白一些,表明那个时刻又要到了。

“嗯,三天之内。”

两人刚刚逃出杀手的包围圈,正在南城狭窄的街巷中乱闯,尽拣荒僻小径,躲避惨淡的月光。

璧玉城里已经没有安全的地方,顾慎为也不想这么快就躲回深山老林里,既然还有三天时间,他要做点事情,最起码,他想找出那个出卖自己的人。

吕掌柜、赵四爷、彭仙人,其中必有一人向金鹏堡出卖了龙王,他将萧凤钗暂时排除在外,因为她知道龙王进城的消息最晚,很可能比金鹏堡还要晚。

天光放亮,龙王行踪曝露又逃掉的消息一夜之间已经传到人人皆知,璧玉城内各方势力派出的探子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在各自的势力范围内来回转悠,散发悬赏单子,只要看到陌生的人,哪怕是一名乞丐,也要盘查一番。

奇怪的是,城里一下子出来六七种悬赏,金主有金鹏堡、有北城孟氏,也有谁都不知道来历的神秘势力,赏额从十万两到五十万两不等,出钱最多的竟然不是孟氏,而是止杀会,并明确声称要活的。

因为止杀会的悬赏,顾慎为又将彭仙人从出卖自己的嫌疑人中划去,那个白面书生显然无意与金鹏堡共享情报。

其它悬赏就不怎么在乎龙王的死活了,其中一份最引起顾慎为的注意,上面特意提到要龙王的刀剑,甚至知道它们的名字:龙首剑与五峰刀。

金主未露姓名,只是说会主动联系拥有刀剑的人,赏额是二十万两。

顾慎为再次易容之后,一整天都在南城最热闹的地方闲逛、喝茶,与偶然相识的人聊天,新任督城官、石堡里的两个女人、追捕龙王,都是大家感兴趣的话题,顾慎为平时话不多,这时却变得滔滔不绝,感谢铁寒峰的教诲,他还知道怎么说讨人喜欢的街面套话。

初南屏躲到城外去了,他的剑法很好,为人处世却跟十一岁时没什么区别,很容易被人看穿马脚。

闲聊并非毫无用处,顾慎为成功地融入城内居民们中间,不过一个时辰,周围已经没人将他当成陌生人,好几拨刀客经过,都没有特别注意他。

中午的时候,两名刀客过来喝茶,他们跑了整个上午,累得腿脚发麻,没见着龙王的影子,只收集到一堆互相矛盾的消息。

“听说他在留人巷落网了。”

“可也有人说他去北城杀了一个人。”

“他可能已经死了,杀他的人正想着领哪一份赏金呢。”

“这有什么可想的,人头给金鹏堡,刀剑等人来取,两分赏额加在一起,比止杀会的要高,就这么简单。”

“唉,真希望我能找着龙王。”

“你能杀得了他?”

“那可不一定,他要是被人追杀,正好从我身边跑过,我一个脚绊,再补上一刀,叭,下半辈子的花销都有了。”

众人哄笑,谁也不当真,这就跟天上掉金子正砸着自己额头差不多,可幻想每个人都有,就是不会武功的老头儿,也盯着那六七份悬赏,“我要是发现龙王的行踪,吱个声,赏额不得给我一半啊。”

“我不要龙王,他要是死的时候把刀剑一扔,落在我脚下就好了,人不能太贪,拿刀剑换个二十万,我就满足了。”一个十几岁的惫赖少年插口说道,让顾慎为想起远在疏勒城的许小益。

这就是璧玉城居民对龙王的印象:一大笔飞来横财。

初次见面时赵四爷说的话很对,龙王的威望还没有传到璧玉城,他杀过不少人,在数百里以外与金鹏堡的军队对峙,但这些顶多让璧玉城小小地震动了一下,没几个人相信金鹏堡叛逃杀手真能与从前的主人势均力敌。

来璧玉城之前,军师方闻是曾经千叮咛万嘱咐,希望龙王不要在城里乱杀人,尽可能与各方搞好关系,争取止杀会这类势力的支持。

顾慎为突然发现,军师的建议不完全可行,他得先立威,才能让自己说出的话有意义。

或许,在萧凤钗家里的那一刀,激起杀手对鲜血的**,那是他既厌恶又摆脱不掉的**,在偷偷诱使主人寻找再次动刀的理由。

当天晚上,他先去南墙酒馆,发现了两名监视者,躲过他们的注意,蹿到后院,偷偷进入吕掌柜的卧房,对吕掌柜,他的怀疑更多一些。

凌晨时分,忙完生意的吕掌柜被不期而至的龙王吓了一跳,差点将守在房外的护卫全都叫进来,他吹熄油灯,在黑暗中向龙王提出若干建议,逃回西境、躲进望城巷、向四谛伽蓝求救,总之不要留在南墙酒馆。

顾慎为简单询问了几句,没有告诉他萧凤钗的威胁,悄悄离开,吕奇英不是告密者,告密者肯定会想办法留住龙王,而不是急着撵他走。

顾慎为有点失望,赵四爷是陀老大推荐的人,在南城刀客们中间有一定地位,他心中更希望这个人是可信的。

到赵四爷家的时候,天已经快要亮了,表面看上去宅院没有受到监视,他干脆等到天蒙蒙亮才逾墙而入,这个时候所有人的警惕性都很低。

赵四爷一个人住,他老了,睡得不踏实,朦朦胧胧地发现床前站着人,睁开双眼,从刀剑上认出这是易容之后的龙王。

“龙王?你、你怎么来了?”

“许多人追杀我,我没地方可去。”

“嗯。”赵四爷坐起身,慢慢穿上衣服,低着头,显然在想主意,“我知道一个地方,不敢保证百分之百安全,不过躲上两三天总是可以的,龙王要是不嫌……”

赵四爷闭上嘴,惊讶地看着龙王拔刀指向自己瘦骨嶙峋的胸膛。

仅凭一句话就断定赵四爷是告密者,证据显然还不够,如果这是吕掌柜,顾慎为会毫不犹豫地痛下杀手,即使杀错了也不后悔,可面对陀老大推荐的老刀客,他得做到无懈可击。

“那名杀手说的话,我本来还不太相信。”顾慎为顺口撒了一个谎言。

赵四爷皮肤松驰的脸颊飞起两团红,好像是受到污辱之后的愤怒,可很快又恢复镇定,放弃无谓的谎言与自保,“告诉陀老大,现在的刀客跟从前不一样了。”

这是一句惋惜的哀叹,也是一句真实的招供。

顾慎为将狭刀准确地刺入赵四爷的心脏,让血液慢慢流出,失去初死时的张力之后,才将刀拔出来。

这是龙王在璧玉城有意杀死的第一个人,接下来的几天,他要杀更多的人,让整个璧玉城不仅震动,而且恐慌。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六章 竞争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八章 竖旗
热门: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逆天邪神 神级奶爸 花颜策 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大魏宫廷 奥术神座 纨绔世子妃 无限恐怖 黄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