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细线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三章 记忆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五章 骗术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顾慎为第二次受到跟踪,这回的跟踪者身手比汪成要好得多,隐藏得也更深,要不是贵园桃林那场大火映照出他的影子,顾慎为一时半会也发现不了他的形迹。

回到住处,顾慎为让初南屏留在屋子里,自己则脱去长袍,换上黑色斗篷,从后窗跳出,潜伏在邻居的屋顶上,监视着那名跟踪者。

跟踪者不知道已经曝露,盯了一晚上,直到凌晨时分,有两个人来接班,他才离开。

顾慎为不管新来的两人,追随在第一名跟踪者身后,他的轻功与技巧都要更好,没有露出任何破绽。

天亮的时候,懵然无知的跟踪者进入城内的一所宅子里,再没有出来。

顾慎为在附近兜圈子,没有发现埋伏者,当他第三次回到巷口时,那所宅子里走出来一名中年妇人,手里提着篮子,似乎是要去买菜。

可是她却直接往城中心的方向走去,那里是妓院、酒馆、赌场集中的地方,没有菜市场。

顾慎为远远跟在她的身后。

妇人不像是会武功,虽然很警惕,经常回头观察,却没有发现异常,她倒是有几次看到了身穿黑斗篷的人,可这里是南城,这种装扮极为寻常。

妇人也在绕圈子,顾慎为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上当了,日上三竿时,她终于加快脚步,直奔目的地。

她来到行人稀少的留人巷,走进一户顾慎为绝对想不到的人家。

萧凤钗。

多少年来,萧凤钗都是留人巷,乃至整个璧玉城最有名的妓女,很多人对此感到不可理解,又为此着迷不已。

顾慎为曾经见过她一次,那还是跟着上官如一块绑架卫灵妙的时候,他当时蒙着面孔,没说过话,相信萧凤钗肯定不会记得他。

所以,事情就更奇怪了。

隔壁许烟微居住的小楼早已换了主人,顾慎为无处可去,于是没有守在这里,知道幕后主使者是谁就可以了,他得先观察一阵,再决定以后的行动。

既然已经摆脱跟踪,顾慎为决定利用这个机会去一趟四谛伽蓝,“止杀”这种东西,肯定是莲心法师搞出来的,通过他,没准更容易取得刀客们的支持。

南城东市有出租骡马的行当,早早就已经开业,顾慎为留下押金,雇了一匹健马,前往城外的寺庙。

他先去四谛伽蓝附近的左坡精舍,那里没人,草屋禅堂早已荒废。

在伽蓝山门前,聚集了许多男女香客,说是香客,脸上急切期盼的表情却像是在等着看热闹。

“佛祖保佑,希望那个女人会来。”一名满脸油光的男人激动地喃喃自语。

顾慎为来得很巧,新任督城官的女眷们来这里上香布施,由上官家与孟氏的女眷陪同,昨天就到了,住在伽蓝里,但是知道消息的人很少,今天返城,许多人才闻讯来此围观,期盼着一饱眼福。

罗宁茶三年前的那次亮相,璧玉城居民迄今仍未忘记。

“那个女人到底来没来啊?”不停有人询问,却得不到肯定的回答,有人甚至想贿赂门口的知客僧,遭到严辞拒绝。

四谛伽蓝今天不准普通香客入内,顾慎为想见莲心法师,知客僧连通禀一声都不肯,顾慎为说自己要布施,知客僧大概以为他也是想偷窥女施主的浮浪子弟,冷冷地说:“明天再来,不收银票。”

顾慎为正要牵马离开,人群突然起了一阵骚动,“出来了,出来了。”

一大群带刀的护卫急匆匆地跑出来,分开人群,辟出一条宽阔的道路,女眷们离开得似乎比较仓促,数百名围观者却都兴奋不已。

“有吗?在哪?”男子们放肆地伸长脖子,女人们不屑地斜眼观瞧,却一个细节也没放过。

“唉呀,没有,都不是。”

“是不是坐马车里了?”

“不会不会,她是大头神的女儿,肯定得骑马。”

“骑马的来了,也没……哎……那是谁?挺……”

“十公子,那不是石堡十公子吗?她挺长时间没下山了吧?”

“是啊,没想到她穿上女装还挺……”

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顾慎为站在人群外围,远远地看到上官如骑马经过。

上一次见到她穿女装,也是在四谛伽蓝,他们一起去拜见虎僧法师,那时的她对女装非常不适应,别别扭扭的像个男孩子,现在,她已经习惯了,甚至连骑马的姿势也改成斜坐,只是那匹过于高大的坐骑,还有那难以言明的一丝飒爽拔脱,让她与周围诸多骑马女伴截然分开。

但她真的已经是少女了,就连飒爽拔脱,也属于女性化的,今女人羡慕而不嫉妒,让男人怦然心动。

这是一种特殊的美丽,一直存在于她的身上,只是太多人此前没有看出来,只有那个情场老手卫灵妙,在她十一岁时就懂得欣赏,三年之后却无缘再见。

顾慎为对此的欣赏力,比普通人还要低些。

逃亡在外的三年,顾慎为一直关注着石堡的动向,偶尔也能听到关于上官如的传闻。

就在他被红顶大鹏救走的同一天,孟夫人没收女儿的狭刀,强迫她换上女装,并将她软禁起来,从此,金鹏堡“十公子”这个称呼就不存在了,只有山下璧玉城里的居民,提起她时仍习惯性地用这个名称。

不知道是因为离得太远,还是过去的印象太深刻,或者单纯因为那身女装,总之顾慎为觉得飞驰而过的十七岁少女如此陌生,他心中存在的一条细线突然绷断。

那条细线,连接着过去的某些美好时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日见脆弱,终于在现实的轰然一击之下,再也没有可寄托之物。

三年,他从不关心自己改变了多少,所以也就没想到她会改变,那个他与之一起玩耍、一起历险、一起创业的小姑娘,竟然永远成为回忆。

“啊――”

“嗬――”

围观者还是想不到词汇来描述三年来首次亮相的女装十公子,只能从喉间发出无意义的响声。

“值了。”满面油光的男子左瞧右望,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一点不比那个女人差,我觉得还要强一分。”

“嗯嗯。”上官如骑马的身影已经消失,众人还在兴奋地切切私语,对后面的队伍再不感兴趣,有些男人甚至闭上眼睛,仔细回味刚才那一刻,因为他们知道,未来几天甚至几个月,女装十公子亮相的一瞬间都将是璧玉城内外聚焦的话题,而作为亲眼所见者,将经受连番的拷问,他们得将每一个细节都牢牢记在心里。

顾慎为骑马回城,跟在上香队伍的后面,没有追上去,脑子里开始想怎么找莲心法师,怎么应对萧凤钗。

进入南城交还马匹之后,他已经制定出计划,计划很简单,本不需要想这么长时间,但他觉得需要用不停的思考来让自己保持清醒。

很快,就有大量的消息从外面占据他的头脑了。

一开始,他没有注意到城里居民们的议论,直到一名疯乞丐从街头狂奔而至,嘴里含糊不清地叫嚷着,“……龙王杀来……血洗璧玉……全都死,全都死,哈哈,全都死!”

“连督城官都敢行刺,这个龙王还真是杀红了眼。”看着疯丐表演的一名男子说道。

顾慎为深感自己打听情报的能力远远不如许小益,这么长时间了才注意到身边人在说什么。

昨晚贵园桃林的大火不是意外,几名刺客偷袭新任督城官,逃跑时点燃草堆,正是深秋干燥的时节,上千株桃树所剩无几,去年才花钱买下贵园的孟氏,只拥有一次桃花盛开的美景。

这个季节桃林没什么风景,是一名宠妾非要来看看,督城官墨出才移驾贵园住了一夜,结果真切地体验到一次璧玉南城的风俗。

惹事的宠妾最后却救了墨出一命,恃宠而骄的女人夜里非要穿老大人的官服威风威风,这也可能是墨出自己的主意,增加一点情调,总之,在昏暗的灯光下,刺客杀错了人。

督城官连惊带吓,晕了过去,醒来之后立刻返回北城,指天骂地,发誓要抓住刺客,活剥他们的皮。

如果这是在北庭,大批官兵当天晚上就会行动,可是在璧玉城,督城官所能直接指挥的只有数百人,留着保护自己还嫌不够,更不用说满城搜捕了。

四谛伽蓝上香的女眷们闻讯提前返城,各方势力也都聚在督城官府,商量着怎么替老大人报仇。

南城因此暂时未受影响,大家将这件暗杀当成奇闻异事来谈。

从督城官以至于卖菜的商贩,都百分之百地确信,刺客就是那个杀手――龙王杨欢。

顾慎为回到住处,那两名跟踪者还在门外监视,坐在树下,假装下棋,初南屏按照龙王的指示,一直待在屋子里没出来过。

顾慎为从他们身前经过,故意停了一下,随后推门进院。

两名监视者目瞪口呆,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人狠狠扔下棋子,转身跑去向上司报告情况。

当天傍晚,监视者全都撤离。

顾慎为原打算夜访萧凤钗,当面问清楚她的目的,她没有向金鹏堡泄露消息,似乎表明另有目的,临时又改变主意,与初南屏再次搬家,重新易容。

然后他一个人到附近的酒馆里,买了酒却没有喝,坐到后半夜,没听到什么值得关注的消息,酒徒们拿“龙王刺杀督城官”当下酒小菜,很快就不再提这件事了。

顾慎为回到新住所,仔细斟查一番,确认没有监视者之后,才回房休息。

闭上眼睛,毫无预兆地,女装上官如的样子出现在眼前,那根绷断的细线奇迹般地恢复原状,只是那个男孩子似的小姑娘不见踪影,都被现在这个新形象所取代,好像她从小就是这个样子。

(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热门小说死人经,本站提供死人经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死人经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三章 记忆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五章 骗术
热门: 弑天剑仙 直A癌的正确治疗方案 首席魔修 国画 幽灵酒店 谋杀官员1:逻辑王子的演绎 间谍课:黑色宣言 反派逆袭攻略 白羊 记忆迷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