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用这条命来担

上一章:第729章 不信你信睡 下一章:第731章 把话说清楚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几天都没好好和她亲热,萧言这吻格外的激烈,吻的顾汐差点儿透不过气来,最后她实在受不住了,用力推他,他这才回过神来,忙松开她。

看这她的涨红的小脸儿,他心里自责的厉害。

听着她说那些话,他心里是真的高兴,只是也没想到竟然一时间太过激动就失了分寸。

“没事儿吧?”他的手紧张的扣在她的肩膀上,“这会儿还难受吗?肚子有没有不舒服?”

他又不是对她做了那什么的事儿,就是吻了一下,也就那会儿没接上气儿有点儿难受,怎么可能真的出什么状况……

顾汐红着脸,摇了摇头,垂着头,只觉得格外的尴尬。

萧言还是不放心,抬起她的头,仔细看着她脸上的神色,见她似乎是真的没事儿,这才松了口气。

指尖儿擦去她唇角刚才沾上的水迹,笑道:“素太久了,沾点儿荤就受不住了。”

顾汐干咳了一声别开视线:“那个,我,我去……”

“哪儿也不许去,留这儿陪我。”萧言掀开被子拍了拍身边儿的位置示意她坐到他身边儿去。

“大白天呢,万一谁进来看到了……”顾汐忙摇头,“不行!”

萧言对这种事儿一点儿也不在意:“你去把门反锁了就行了,再说现在有谁会那么不识相……”

话音还未落,门口就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萧言的脸色顿时就黑了,顾汐忍着笑忙朝着门口走去:“我去开门。”

因为门口有小金和小成在守着,所以她也不用担心是有什么刻意的人过来,但等到看清楚来人是谁的时候,她不禁还是愣了一下:“纪少?你……你这……”

顾汐惊讶的看着面前的纪少鸣。

确实是他本人没错,但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这男人神色严肃,完全没有之前那种神采飞扬的感觉。

顾汐总觉得那事儿不对劲儿,他的气质,或者说是气场,整个都和之前不一样了。

“看到你在这儿,我也就放心了。”纪少鸣冲她轻笑着,跟着朝屋里看了一眼,“萧言在吧,我找他有点儿事儿。”

“在。”顾汐说着转头看向萧言,“纪少说有事儿找你。”

“让他进来吧。”

听萧言这么说了,顾汐这才打开门请纪少鸣进了病房里。

“看你这气色不错,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就说你这样的。”纪少鸣一向不会和萧言多客气的,不等顾汐招呼就自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顾汐给他倒了杯水端过来,纪少鸣笑着接过,喝茶的时候突然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妹子,你说人要是做错了事,是不是就没有再改过的机会了?”

纪少鸣这问题实在是有些莫名其妙,问的顾汐摸不着头脑。

她仔细想了想,回道:“这个,不一定的吧,主要是看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儿,要真是杀人犯法什么的,人死不能复生,那杀人的那个就必须要付出代价,但要是杀的是坏人,那也另...

,那也另当别论。”

“所以这种事儿,没什么定论的,我也不是圣人,又不能凭我自己的意思去评判别人才的对错,所以……这问题我还真没办法给你一个靠谱的回答。”

“你这说的不就挺不错的吗,挺有道理的。”纪少鸣和她闲聊了几句,却一直没和萧言说什么话。

顾汐看出来他似乎是有意的不想在她面前提到什么话题,所以也就没久留,托词有点儿事儿,就要出去。

“让小金和小成跟着你。”萧言仔细叮嘱着,“就在医院里,别跑太远。”

“我知道了。”她笑着应了下来,和纪少鸣招呼了一声,便出了屋子。

等顾汐出了门,纪少鸣走到门口去直接把门给反锁了。

萧言也没阻止,就那么安静的看着他。

纪少鸣没吭声,他也没有先开口。

纪少鸣坐在床边儿的椅子上,半晌之后突然说了一句:“有烟吗,给我来一根。”

“我身上有伤,现在戒烟戒酒。”萧言倚着床头坐着,“汐汐一会儿还要回来,你别抽烟污染空气。”

纪少鸣被他堵的无语了:“你自己抽的时候也没见你考虑过污染不污染环境的问题。”

萧言没说话,连眉毛都没动一下,只等着他继续往下。

纪少鸣沉默了一会儿,又端起顾汐递给他的那杯水狠狠灌了一大口,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似地猛然抬起了头来:“能不能饶过她这一次,她做的所有错事,都由我来替她担着!”

“你凭什么?”萧言神色清冷,一双冷厉的凤眸眼神格外凌厉,目光直望进他眼底,像是要把他所有的心思都给看透,“你有什么资格来替她担?”

“萧言……她再错,毕竟是我妈……”

萧言冷笑了一声:“这话你之前就说过,我也早说过了。要真论起什么关系,别忘了她只是你的继母,顾汐才是她的亲生女儿!”

“身为一个母亲连自己女儿的幸福她都要亲手摧毁,绑架,软禁,用安铭的性命来威胁顾汐,这一桩桩一件件她哪里表现出过对顾汐有半分感情!”

“纪少鸣我知道你孝顺,但你要说你想帮她把这事儿给扛过去,我出劝你死了这条心!”

“她这次布下的局,是对我下了杀手,还把主意打到了我未出世的孩子身上!如果她的计划成功,我萧家可能都要栽到她的身上!”

“这么大的罪责,你担得起吗!”

纪少鸣闭了闭眼睛,艰难地开口:“我担得起!我用整个纪氏来担,如果还不够,我就压上我这条命!”

“你是不是疯了!就为了她,你……”

“萧言,在你看来,她是抛弃了自己的丈夫,女儿,为了贪恋富贵才嫁到我们家来的,可……”纪少鸣咬了咬牙,放在膝盖上的手猛然攥紧,“可在我看来不是!”

“当初……是我硬要把她带到我家里的,如果不是我死缠着,我爸说不定根本就不会跟她有交集,她也不会嫁到我家来。”

...

上一章:第729章 不信你信睡 下一章:第731章 把话说清楚
热门: 我迷上了死对头的信息素 霍先生今天吃什么 迢迢 名侦探的诅咒 如何反撩觊觎我的挚友[重生] 我的马甲非人类 乡村直播间 御手洗洁的舞蹈 乌鸦:爱伦·坡短篇小说精选 与你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