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哪个重要?

上一章:第八章 忍痛割爱 下一章:第九章 媚上欺下(觉得不好,重新修改了)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曾毅睡起来就是下午了,吃了点东西后,他跟张仁杰到特1号病房为冯玉琴复诊

把完脉,曾毅道:“病已经好了,药也不用再吃了,剩下就是安心静养。不过我看您的气色,怎么比早上还要差,一定要注意休息。”

冯玉琴将一个苹果递给曾毅,道:“我倒是想静养,可一上午就来了七八波人。这些人也真是能找理由,你刚住进医院,他们来祝你早日康复,等你的病有了好转,他们又来恭喜你大病初愈。”

曾毅一听笑了:“没想到做领导也有做领导的烦恼。”

“谁说不是呢!等以后小曾你自己当了领导,就明白了。”

曾毅摆摆手,“我就是个大夫,哪可能做领导。”

冯玉琴岔开话题,道:“我刚才想了一想,如果病情允许的话,我准备回家去休养。小曾你看如何?”

张仁杰急忙反对,“冯厅长,医院的设备和条件毕竟要好一些,虽说病情现在已经大为好转,但稳妥起见,还是再住院观察几天吧。回头我吩咐下去,让下面的人一定把好关,不能再放任何人上来。”

说完,他侧脸看着曾毅,眼睛连眨好几下,意思是希望曾毅帮着劝几句。

“回家也好!”曾毅像是根本没看到张仁杰的暗示,他道:“回家休养的话,一来精神放松、心情愉悦,二来饮食起居也更方便自由一些,这样更有助于身体的恢复。我看可以,再让张院长派个护士跟过去照顾,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冯玉琴脸上的表情非常满意,还是小曾好啊,处处都从“如何更好地恢复健康”来考虑。不像张仁杰,就知道把我留在医院,也不知道是为我好,还是为他好,每天对着这四面白墙,闻着这股子药味,就是没病的人,也会生出病的。

“那就这么定了!”冯玉琴决定下来,就让自己的秘书去安排出院的事。

张仁杰这才明白过来,冯厅长压根就没打算要听取自己的意见啊。他看着曾毅,眼睛里迸射出怒火,这小子比邵海波那种老油条还坏,睡老子的,吃老子的,抹干净嘴竟是什么事也不干,岂有此理!

半个小时后,方南国的秘书唐浩然赶到医院,医院方面也做好了准备工作,全院最好的一辆救护车,此刻就停在楼下。

医院的几位领导冲上前来,将冯玉琴的病床围了一圈,你拉床头,我推床尾,小心翼翼地推着滑轮床出去。有几个下手晚的,没有在床边抢到好位置,就护在前面开道,抢着去按电梯的开关,一边不断呵斥:“让开,让开!”,将走道上的人分到两边。

曾毅被挤到了最后面,别人根本不给他下手帮忙的机会,他觉得眼前这一幕有点眼熟,想了半天,好像是某出清宫大戏里的老佛爷出宫吧。

把冯玉琴送上车后,唐浩然从随身携带的手包里拽出一份介绍信,“曾大夫,这是冯厅长交代的事,我已经办好了,明天你就拿着这个去卫生厅报到。”

曾毅还没来得及道谢,唐浩然就匆匆忙忙钻进车里,追救护车去了。

周围的几位医院领导,都是一副艳羡的目光,心里却酸得厉害,这年头,就是一万个人说你行,你也不行,只有领导说你行,你才行,一个还没转正的实习生,竟然都混进了卫生厅的专家小组,还有什么道理可讲。

晚上邵海波重新在家里摆下酒宴,一来接风,二来庆祝曾毅进入专家组,双喜临门,两人又很多年没在一起吃过饭了,所以就都喝高了,一直到后半夜,才抱着酒杯子沉沉睡去。

早晨一睁眼,屋里已经空了,邵海波两口子都上班去了,桌上留着早饭。

曾毅揉揉发痛的额头,心说以后可不能再这么喝了。他以前很少喝酒的,怕喝酒误事,把不准脉,但这次是真的高兴,就没有刻意去压着量。

吃过早饭后,曾毅换了身衣服,出门前往卫生厅。,

南江省卫生厅位于荣城最繁华的天府区,是一座18层高的现代化大楼,远远看去,威严肃穆,很有气势,走近了看,楼下的大院里停满了各式各样的高级轿车。

曾毅抬头看楼,脚下迈步就要进去,大院门口的值班室里冲出一个人,“喂,干什么的!说你呢,站住!没看到要‘来客登记’?”

那人说着,将值班室门口一块写有“来客登记”四个字的铝制招牌敲得咣当响。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曾毅抱歉地笑了笑,他刚才真没看到。

“这么大的字你都看不到,眼睛做什么用的!”那人态度倨傲,喝道:“还站在那里干什么,过来登记!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你就随随便便乱进!”

曾毅很不爽,心说我要是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可能还不会来呢,都说公家门口难进,指的就是这些把门的小鬼吧。

此时一辆黑色奥迪车出现在大门口,司机按下喇叭,发出“哔”的一声。门卫回头看了一眼,脸上立刻换上了一副无比灿烂的笑容,脚下更像装了弹簧一样,几乎就是在原地拔起,向后弹出两米远,然后弓着身子朝车里的人媚笑,手上作出个引导的手势。

奥迪车没有丝毫的停顿,一踩油门就开了进去,留下一屁股的尾气。

车子跑出很远后,门卫才直起身子,不过依旧是朝着那边微笑,右手抬高了来回摆动示意,好像刚才那车子“哔”的一声,是在跟他打招呼一样。

只是曾毅怎么看,都觉得是那车子的主人不满意有人当道,才按下了喇叭。

直到车子的主人进了大楼后,门卫才舍得把脸转过来,再次换上那副恶狠狠的表情,“还愣着干什么,过来登记!”

曾毅本来是想客客气气的,但看门卫的态度如此恶劣,他也懒得客气,道:“登什么记?办事找人的才要登记,我是来报到的!”

一听报到,门卫的气焰顿时矮了几分,他的跋扈,只是针对那些来卫生厅办事的平头百姓,无官无权,自己随便怎么摆置都行,但对在这里面上班的人,他哪敢阻拦,更别提甩脸子了,搞不好下一秒钟就得卷铺盖走人。

看曾毅就要进去,门卫追上两步,“同志,你来报到,那把介绍信拿出来看一下。”说实话,他并不相信曾毅是来报到的,每天打着这个幌子想混进去的人没有十个,也有七八个。何况他早就观察到了,曾毅是从公交车上下来的,平时来报到的人他又不是没见过,全都开着车,有的甚至还有专人陪同,哪可能就这样走了进来,你当这是逛公园呢。

“介绍信是吧!”曾毅拿出介绍信,“啪”一甩展开,“看吧!好好看看!”

“啊……啊……”门卫的身子立刻弯了下去,“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您请进!”说着,忙不迭让出路,伸手让曾毅通过。那介绍信上写了什么内容,他完全没看清楚,但省委办公厅的鲜红的大印,他看得很分明,这玩意还能有假啊?

“看清楚了?”曾毅问到。

“看清楚了,看清楚了!”门卫连连点头,脸上的笑容有些慌乱,“对不起,对不起,刚才我以为是……,误会了,误会了,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曾毅收起介绍信,没给门卫好脸色看,这家伙就是个看人下菜碟的主,估计以前不少人都被他呵斥过,自己就当是替那些人报仇了,“人事处在哪?”

“三楼,三楼。大厅进去左转就是电梯!”门卫很热情地介绍着。

曾毅“唔”了一声,抬脚进了大楼。

门卫等曾毅走远,露出一副不屑的表情,“装啥啊装,不就是来报到的吗,又不是来当领导的。给领导擦桌子扫地,还不如我这个看门的呢!”一回头,他又看见门口有人在探头探脑,立时一声大喊:“干什么的!说你呢!”

曾毅来到三楼,转了转,发现只有一扇门的上面挂着“人事处”的牌子,透过半掩的房门,曾毅看到坐着一位白净干瘦的中年人,此时手里正捧着一本棋谱,坐在办公桌前看得津津有味,不时还皱眉作思考状。,

“咚咚!”曾毅抬起手,在门上轻轻敲了两下。

里面的中年男子就抬起头,看了一眼,问道:“找谁?”

“我是来报到的……”曾毅就准备拿出介绍信。

谁知那中年男子摆了摆手,“我很忙,你等一会!”说完,又钻进棋谱里去了,脸上还有着一丝的不悦,似乎是怪曾毅打搅了他的思路。

幸亏你不是做医生的,不然得耽误多少人啊,曾毅站在那里等了十几分钟,怎么看,他都没看出那中年男子是在忙正事,于是就硬着头皮又敲了敲门,“您好,我是来报到的,这是我的介绍信。”

“不是说了我很忙嘛!是你的事重要,还是……还是我的事重要!”中年男子发了火,他本来想说“是你的事重要,还是领导的事重要”,只是话到嘴边,改成了“我”。

中年男子是卫生厅有名的象棋高手,号称“棋坛赵子龙”,恰好厅长陈高峰也喜欢下棋,经常会找厅里的高手过去切磋几盘,中年男子陪陈厅长下过几盘后,被狠狠夸赞了一番,因此更加上心,白天黑夜地钻研棋艺。

不过,他也有苦恼的地方,陈厅长最近棋艺大涨,自己想要跟过去那样输,而且又输得不着痕迹,似乎就有些困难了,甚至是力不从心。

此刻他正琢磨着要如何“输”给领导,却被曾毅打断了思路,心里怎能不恼火,这不是耽误我的大事吗!

推荐热门小说首席御医,本站提供首席御医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首席御医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八章 忍痛割爱 下一章:第九章 媚上欺下(觉得不好,重新修改了)
热门: 霸道校草盯上我[重生] 遇到你很高兴 穿越大唐之我会魔法 影帝的对象毛绒绒[重生] 我,六族混血,打钱 皇后太正直[穿书] 凄怆圈 空巢:留守村庄 青山看我应如是 刑警手记之异案侦缉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