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9章 【兔死狐悲】

上一章:第368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下一章:第370章 【大圈】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清晨,远处的天空吐出了鱼肚白。一缕晨辉透过云层,洒落在上海的大街小巷,让这座充满朝气与压力的城市迎来了新的一天。

萧家庄园。

萧青山如同往常一样早早起床,穿着一身白色的运动服在庄园里跑步,而诸葛明月则同样穿着一套运动服,拿着毛巾,陪伴在萧青山的身边。

萧青山跑得很慢,他的身子看起来明显比以往差了,跑了不到十分钟,头上便出现了汗珠。

诸葛明月的体力明显强于萧青山,这是她这些年跟着萧青山跑步练就出来的。

尽管穿着一身宽松的运动服,可是诸葛明月看起来还是那般的迷人——在跑步的时候,胸前的小白兔上下晃动不说,那张鲜红的嘴唇在晨辉下勾人心扉。

两人慢跑来到庄园的树林后,萧青山接过诸葛明月递给他的毛巾,擦了擦汗水,然后站在一个木桩前,开始他每天必做的一件事情:打拳!

相比一年多前而言,萧青山的身子骨真的差了许多,出拳的速度慢了许多不说,力量也是软绵绵的。而且不到一刻钟,他便一副气喘吁吁的模样,汗水完全浸透了他的衣服。

“明月,我是不是老了?”萧青山忽然停了下来,莫名其妙地冲诸葛明月问道。

萧青山是一个专注的人,他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投入全部的精力。

拥有这种习惯的他以往打拳的时候,根本不会和站在一旁观望的诸葛明月说话。

因此,对于萧青山突如其来的问题,诸葛明月是没有任何准备的,她本能地愣了一下,却是没有说话。

因为……她知道萧青山确实老了。

自从李逸的事情发生以后,萧青山一下就仿佛苍老了几岁一般,身子骨变差不说,脸上的皱纹日益增多,白头发也慢慢长了出来,更主要的是,萧青山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大多时候都是一副眉头紧锁的模样,或者一个人坐在那里抽闷烟。

在她的记忆中,这一年多来,萧青山只笑过一次,那天是萧荧荧的生日,萧青山放下了手中的生意,带着诸葛明月陪萧荧荧吃晚餐的时候笑了一次。

笑得很牵强。

除了那次之外,萧青山就再也没有笑过了。

一次都没有!

……

“毛巾拿来。”萧青山见诸葛明月不说话,也没有再问,而是气喘吁吁地走到诸葛明月的身旁说道。

诸葛明月恍然从走神中回过神。面色复杂地将毛巾递给了萧青山。

十几分钟后,萧青山在诸葛明月的陪同下,回到了1号别墅的大厅。

身穿一身黑色西装的郑勇刚早已在大厅等候多时,眼看萧青山进门,连忙起身行礼:“萧叔。”

萧青山摆了摆手,示意郑勇刚坐下,随后,他径直走到沙发旁边坐下,拿起桌上的烤烟,郑勇刚主动上前为其点着。

狠狠吸了一口香烟,萧青山平静地看着郑勇刚问道:“勇刚,今天这么早找我,有事么?”

“呼!”迎上萧青山那平静的目光,郑勇刚先是狠狠吐出一口闷气,随后一脸愧疚地说道:“萧叔,我昨天见到李逸了。”

“哦。”萧青山轻轻哦了一声,表情没有一丝波动。

萧青山的平静让郑勇刚心中的自责愈加强烈了!

他咬了咬牙道:“萧叔,昨天我跟李逸摊派了!昨天是我最后一次和他以兄弟相称,日后我若和他相见,绝不留情!”

“勇刚。”萧青山缓缓吐出一口烟雾,慢吞吞道:“下次遇到李逸不要和他动手。”

“萧叔。我已经下定决心了!!”郑勇刚以为萧青山怀疑他的话,连忙解释道。

萧青山微微一笑:“勇刚,我没有怀疑你的话。”

“那萧叔您?”郑勇刚一脸不解。

萧青山轻轻叹了口气:“你不是他的对手,动手只会送死。”

愕然听到萧青山这句话,郑勇刚却是沉默了。

他知道萧青山说得确实没错,无论是李逸,还是李逸身边那些人都不是他能够对付的。

“勇刚,我知道你是想通过这种方式赎罪。”萧青山见郑勇刚一脸难看的表情,再次开口道:“你的心意,萧叔心领了。不过……这件事情听萧叔的,没有我的允许,你即便见到李逸也不能动手!”

“嗯。”见萧青山说得严肃,郑勇刚面色复杂地点了点头。

随后,就当萧青山准备让郑勇刚离开,他要上楼换衣服的时候,两位不速之客先后进入别墅大厅。

为首的是一头白发的戴狐,跟在他身后的则是戴明海,两人均是一脸阴沉的表情。

“勇刚,你先出去。”看到两人进门,萧青山对郑勇刚吩咐道。

“就让他呆着!”听到萧青山的话,戴狐冷哼了一声,然后加快脚步,几步走到沙发旁边,径直坐下,将拐棍放到一边,恼火地冲萧青山道:“萧青山,给我一个解释!”

“什么解释?”萧青山语气平静。

见萧青山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戴明海直接火了,只听他冷冷道:“萧青山。你说什么解释?李逸昨天在你的场子,帮着你的人打伤了乔七指!你他妈的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原来是这件事情。”萧青山缓缓掐灭烟头,抬头迎上戴狐那愤怒的目光,不慌不忙道:“这件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也是事后才知道那家场子的管理者是李逸以前的朋友。”

萧青山的话让郑勇刚的表情变得极为难看,眸子里的自责无法掩饰。

“放屁!”戴明海对萧青山的解释可谓是相当不满,因为……直到现在乔七指依然还躺在医院里,乔七指的膝盖完全粉碎了,日后就是一个废人,这等于废了他戴明海的一条手臂,这怎能让他不怒?

面对戴明海的怒火,萧青山无动于衷。

“萧青山,我告诉你,这件事情你不要想就这样过关!妈的,李逸的人在你场子里干了一年多,你居然说昨天你才知道?你莫非想把我和老爷子当傻子?”戴明海冷冷道。

萧青山随意地靠在沙发上,跷起二郎腿,淡淡道:“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信不信由你。”

“萧青山,你这是什么态度?”戴明海彻底火了,他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手指着萧青山。疯狂地咆哮道。

萧青山皱眉看了戴明海一眼:“你想要什么态度?”

这一次,戴明海却是忽然语塞。

得知昨天的事情后,戴明海一方面十分愤怒,一方面怀疑萧青山一直以来就没有过要杀李逸的心思,当初只是为了演戏而已!

否则,不可能让李逸的朋友在场子里做事。

“萧青山,我怀疑你他妈的根本就是在糊弄我和老爷子!你根本就是向着你那个孽种!”情急之下,戴明海吼出了内心的猜测。

愕然听到戴明海的话,萧青山的脸色忽然变得极为阴沉,他皱眉看着戴明海,冷冷道:“戴明海。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情:你儿子死了,我儿子也死了。”

萧青山这话一出口,戴明海却是识趣地闭上了嘴巴。

这时,一直未开口的戴狐忽然冷哼了一声:“萧青山,就当昨日的事情你不知情,我也不会再追究这件事情。但是,你的计划已经失败了,我今天来找你,是想问你一句,关于那个孽种的事情,你到底打算怎么处理?”

“老爷子,我之前就说过了,他要报仇,我随时奉陪!”萧青山沉声道。

“你的意思是你要坐以待毙?”戴狐皱起了眉头,十分不满萧青山的决定。

萧青山冷冷一笑:“莫非老爷子有什么高见不成?”

听萧青山这么一问,戴狐却是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昨天李逸抢走陈琳的事情,他自然也是知情的,在他看来,陈家和贝家能够容忍李逸那般胡作非为,这里面的猫腻可就大得很了!

而这件事情也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萧青山,我实话告诉你,如果你坚持现在的决定,你迟早会被那小子干掉!”戴狐再次说道。

萧青山淡淡一笑:“有些事情是躲不掉的,我和他之间的恩怨迟早要了断!我会等他,至于主动出手对付他,我没那么傻,也没那个本事!”

“萧青山,你太狂了!”戴明海对于萧青山的态度可谓是极为不爽。

萧青山却是完全无视戴明海的存在,而是看了戴狐一眼:“老爷子,表态我也表了,您还有事情么?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就上去换衣服了,一会我们一起喝早茶。”

“不必了!”戴狐眯着眼睛,冷冷盯着萧青山看了一会,随后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萧青山,你做得很好!”

“彼此彼此而已。”萧青山冷笑一声。随后摆了摆手:“明月,送客!”

“萧青山,我们等着瞧!”这一次,就是沉稳老练的戴狐都忍不住了,他直接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拿起拐棍指着萧青山骂了一句,然后气呼呼地带着戴明海离开了。

目送着戴狐和戴明海离开,郑勇刚却是瞪圆了眼睛,一脸疑惑的表情,而诸葛明月则是皱眉沉思,表情相当的复杂。

待戴狐和戴明海离开大厅后,诸葛明月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了:“为什么要和老爷子翻脸呢?”

萧青山本欲起身,听到诸葛明月的问话,看着诸葛明月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他自嘲地笑了笑:“戴狐放下身段从杭州跑来找我,无非是想让利用我除掉李逸而已。”

“可是我认为和老爷子合作的话,胜算更大一些。”诸葛明月正色道。

“胜算?”萧青山冷笑了一声,随后用一种古怪的语气问道:“明月,你真的认为还有胜算么?”

萧青山这话一出口,无论是诸葛明月还是郑勇刚都愣住了!

显然……他们都没有想到萧青山会如此的灰心,这一点都不符合萧青山的风格!

而且,如果真的一点胜算都没有的话,那么萧青山应该着急才对!

毕竟以现在的形式,他和李逸之间必须倒下一个,可是他看起来仿佛一点也不在意似的……

面对两人疑惑的表情,萧青山没有再做出解释,而是起身朝楼上走去。

他那落寞的背影落在郑勇刚和诸葛明月眼中,却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仿佛仅仅一年时间,他的背就驼了。

……

戴狐带着戴明海自信满满地来到上海,本想利用萧青山对付李逸,却没有想到萧青山一点也不配合,而且……李逸抢婚一事让他对于李逸的忌惮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地步。

失望之下,戴狐似乎一刻也不愿意在上海呆了,他直接带着人离开了上海。

或许看在乔七指这些年来一直忠心耿耿,戴明海并没有抛弃乔七指,而是依然选择将乔七指留在了身边。

戴狐一行人离开了上海,李逸同样也走了。

陈琳并没有跟着李逸离开,一来她需要亲自上贝家为退婚的事情道歉,这虽然是表面活,可是必须要做!再者,陈老爷子表态:李逸的仇未报之前,陈琳不能到李逸的身边。

显然,陈老爷子也是出于谨慎考虑,如果李逸做不到对他保证的那几点,他是不会同意陈琳跟着李逸走的。

杨帆跟着李逸一起离开了上海,他并没有带太多的东西,只是带了几件衣服而已。

或许对于他而言,上海除了郑勇刚值得他留恋外,没有任何值得他留恋的东西。

对于李逸和郑永刚最终的谈判结果,杨帆是十分在意的,早晨起来后,他便问了李逸结果。

尽管他对于郑勇刚要帮助萧青山有一定的心理准备,可是当李逸真正告诉他郑勇刚的选择后,他只感到心脏被利刃割了一刀一般,异常的难受!

随后,他几乎麻木地问出了这样一句话:“阿逸,如果日后你和勇刚以敌人的身份碰面,你会怎么做?”

“留他性命!”

“如果勇刚执意要杀你,并且一而再再而三地付诸行动,你会杀他么?”

“我不知道。”

这是两人当时的对话,当时李逸说出“我不知道”四个字的时候,语气很复杂。

……

李逸并没有直接坐飞机前往香港,而是先到郑州机场,然后坐汽车前往巩义。

曾经,李逸答应张铁柱要带着张铁柱回国,可是张铁柱却因为保护李逸被杀。

尽管李逸为张铁柱报了仇,可是也暗暗发誓,要将张铁柱的骨灰带回国内,并且将张铁柱的父亲当成自己的父亲一样对待!

半年前的时候,李逸就对契科夫下达了命令,让契科夫调查张铁柱父亲的下落。

契科夫深知李逸对此事十分重视,不敢怠慢,立刻带人前往张铁柱的故乡,却得到了一个令他沮丧的消息:当年,张铁柱为其母亲报仇雪恨之后,直接逃走,而张铁柱的父亲则是直接疯掉了!据当地村民说,张铁柱的父亲从警察局出来后,就疯了,后来就不知道下落了。

这个消息无疑给契科夫出了一个巨大的难题!

毕竟,张铁柱的事情已经过去好多年了,而张铁柱的父亲很有可能成了一个流浪汉,要调查张铁柱父亲的下落,将比登天还难。

不过……契科夫并没有放弃!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他的不懈努力下,他最终还是查到了张铁柱父亲的下落:三年前,张铁柱的父亲流落到巩义,那时候,巩义遭遇了几十年不遇的雪灾,当地气温很低,结果,张铁柱的父亲在一个寒冷的夜晚冻死了在街头。张铁柱的父亲死后,当地有关部门埋葬了张铁柱父亲的尸体。

李逸抵达巩义的时候,契科夫早已等候多时,让李逸有些惊讶的是,契科夫身边除了两名黑夜的成员外,还有当地政府的官员,而且那些官员对契科夫的态度十分友好!

询问之下,李逸才知道,原来契科夫来到巩义后,对当地政府官员宣称其身份是环球影业中国分公司的一名高管!

而他很明确地告诉了当地政府他的来意:环球影业打算投资一部巨片,他带人来巩义是为了考察当地的一些景点,为那部巨片的采景做准备。

前段时间,环球影业收购红星的广告满天飞,那些官员自然知道这件事情。

对此,得知契科夫的身份和来意后,那些地府官员表现的那叫一个热情,那感觉恨不得要抱契科夫大爷的大腿了!

契科夫自始至终表现得十分傲气,并且通过当地政府的帮助,找到了张铁柱父亲的坟墓。

李逸抵达后,那些政府官员第一时间认出了李逸,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不过李逸只是略微应付了一下,便让契科夫带他前往张铁柱父亲的墓地,并且拒绝了当地政府官员陪同的好意。

当天下午,李逸亲手将张铁柱的骨灰埋在了他父亲坟墓的旁边,并且为父子两人重新立碑。

之后,李逸让所有人离开,他独自一人呆在墓地旁边,坐了整整两个小时。

等他离开的时候,身上的香烟全部抽光了,四瓶白酒也全部见底,两瓶进了他的肚子,两瓶洒在了张铁柱的墓碑前。

离开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得出李逸情绪不佳,对此,无论是契科夫还是其他人都没有打扰李逸,车内的气氛显得极为尴尬。

直到汽车离开巩义后,车内的气氛才被一个电话打破。

电话是香港东星龙头蒋刚打来的,在电话里,蒋刚歉意地告诉了李逸一个消息:“十分抱歉,李先生。我按照您的要求联系了大圈龙头周立国,并且传达了您的意思。周立国让我转告您,谈生意可以,但是他不去香港,让您去广州!”

让我去广州?

周立国他想干什么??

蒋刚的话让李逸陷入了沉思。

推荐热门小说狩猎花都,本站提供狩猎花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狩猎花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68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下一章:第370章 【大圈】
热门: 地球人禁猎守则 本君仙友遍天下 神秘宝箱 重生之歌坛巨星 软妹分化成A之后 他又软又怂[娱乐圈] 修真聊天群 飞剑问道 恶魔的宠儿 推理者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