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8章 【酒不醉人,人自醉】

上一章:第367章 【一些人,一些事】 下一章:第369章 【兔死狐悲】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杨帆,你又胖了!”

听到这句话。杨帆笑了。

在笑的同时,泪水不受控制地从他的眼眶中涌了出来。

他没有说话,就仿佛一个疯子一般,一边哭,一边笑。

酒吧里那些客人对于杨帆并不陌生,相反,他们对于杨帆十分的熟悉,作为BBS酒吧的负责人,杨帆为人和善,三教九流,他都能搭上话。

可以说,BBS酒吧能够成为上海知名度最高的酒吧之一,杨帆功不可没。

此时此刻,看到杨帆像是疯子一般又哭又笑,那些客人一脸古怪的表情,相比而言,他们对于李逸更加的好奇。

“处理一下场面,我们上去聊。”见杨帆流泪,李逸心中隐隐有些触动,不过表情还算正常。

杨帆点了点头,并没有抹去脸上的泪水。而是露出一个标准的职业笑容,道:“诸位,实在抱歉,刚才的小插曲影响了诸位的雅致。为了表示歉意,今晚酒水全部八折!”

“好!”

杨帆的话一出口,一个跟他关系不错的客人立刻拍手鼓掌,随即,不少人跟着附和,工作人员则是聪明地放出了音乐,气氛一下恢复了不少。

“去把那四个家伙抬出去,另外,上四箱啤酒到二楼的包厢。”一年多的锻炼,杨帆已经成熟了许多,他不再是当初那个能够玩女人、抽芙蓉王就感觉有些不现实的底层人物,而是一个可以轻松打理上海著名酒吧的管理者。

看到这一幕,李逸笑了,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他知道自己这位兄弟在这一年中也改变了许多!

而对于杨帆没有上贵酒,只是上啤酒,李逸心中有种说不出的触动,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就仿佛这个社会随时随刻都在变化,人们也跟着社会的变化而变化。

可是……有些东西是不变的!!

李逸并没有等着杨帆一起上楼,而是率先带着樱花上楼了,而杨帆则是微笑着穿梭在酒吧的大厅里,喝酒“赎罪”。

二楼的包厢里,燕南天目睹了刚才的一切,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复杂。目光一直停留在李逸身上,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难道我今晚没洗脸么?”来到包厢,李逸冲燕南天开了个玩笑。

燕南天苦笑一声,起身端起酒杯:“你们兄弟重逢,我就不打扰了,我们改天再叙!”

李逸没有和燕南天客套,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燕南天不作停留,直接带着保镖离开。

门外,乔七指的四名手下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相比乔七指而言,他们的伤势要轻一些,樱花读懂了李逸的意思,并没有下杀手,对付四人时只是用了三成力气而已!

否则,以樱花一击必杀的风格,四人如此已经成了四具冰冷的尸体。

“乔爷。”四人起身后,纷纷围在了乔七指的身边。

乔七指忍着痛,艰难地坐了起来,一脸阴沉道:“拨通戴爷的电话。”

受伤最轻的那名大汉听到乔七指的吩咐。二话不说,立刻拨通了戴明海的电话,电话过了好十几秒钟才接通。

“老大,我们被萧青山这个王八蛋阴了!”电话接通,乔七指满脸怒气地说道。

“怎么说?”

“我在萧青山的场子里遇到了李逸,李逸和这家场子的负责人十分熟悉,而且还为酒吧的负责人对我动了手!”乔七指咬牙切齿,说话的时候,膝盖传来的剧痛让他一阵龇牙咧嘴,豆大的汗珠更是不受控制地从他的额头上冒了出来。

电话那头,戴明海听了乔七指的话,心中一惊,随后有些恼怒道:“你伤得重么?要是重的话,先去医院,随后我带人去医院找你。到时你把详细情况告诉我。”

戴明海的话让乔七指憋屈的心情略微好转了一些,他本想说什么,却看到燕南天带着保镖朝他走来,这让他不由一惊,下意识地挂断了电话。

看到乔七指的动作,燕南天却是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容,而心中却是暗暗佩服李逸手段够狠。

他很清楚,李逸不杀乔七指不是因为和陈家的约定,而是故意的!

李逸这样做,就是为了让乔七指给戴明海传信,然后利用这件事情让萧青山和戴狐之间糟糕的关系彻底恶化!

毕竟,BBS酒吧可是萧青山的场子,而杨帆又是BBS酒吧的负责人,李逸为了杨帆大打出手这确实足以引起戴狐的怀疑。

只是……燕南天不明白的是,李逸的兄弟为何可以安然无恙地呆在上海?

而且还在萧青山的场子里做事?

饶是燕南天智慧过人。可是他依然猜不出其中的曲折。

燕南天没有理会乔七指,以他的身份完全可以无视乔七指这个层次的人物,而乔七指则丝毫不像来的时候那般嚣张,而是夹着尾巴离开了。

曾经,他不可一世地去砸郑铁军的场子,找李逸的晦气,结果被萧青山打脸,最终从李逸的裤裆下面钻了过去,丢尽颜面。

今天再次重蹈覆辙!

这似乎是一个轮回。

唯一的区别是,那时候李逸是借外力,而如今却是靠自身的实力力压乔七指!

酒吧里,杨帆结束了与那些客人的寒暄,一名来自台湾的二线明星在客人们的欢呼中登台表演,酒吧的气氛变得热闹了起来,只是客人们并没有忘记刚才令他们震撼的一幕,时不时会将目光投向二楼的包厢,准确地说是投向樱花。

在他们看来,一身红色披风的樱花远比舞台上的二线明显有吸引力。

当杨帆踏进包厢,看到李逸那熟悉的身影时,他依然显得十分的激动,这种激动让他无法控制。

当初,李逸出事逃离上海,杨帆日夜为李逸担心。

可以说。那段时间的杨帆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

后来,杨帆从郑勇刚嘴中得知李逸干掉萧强,逃离香港,去向不明后,他才略微安心了一些。

在他看来,李逸一旦逃出了国内,那么危险系数就大大降低了!

而当他得知李逸在美国混得风生水起的时候,他暗暗为李逸感到开心,同时试图让郑勇刚查询李逸的联系方式,可是一直无果。

李逸大张旗鼓地回国,杨帆一直在想可以通过什么办法联系到李逸。却没有想到李逸今晚会在酒吧出现!

更没有想到的是,李逸的出现方式会是如此的让他震惊!

一切仿佛都如一年多前一般——那时候,李逸为了救他,不惜独自一人赶到他被绑架的地点,以雷霆手段杀死了绑架他的人!!

脑海中闪过这些,杨帆再次笑了,笑得很憨厚,仿佛年幼和“李逸”一起流浪的时候,捡到富人家的孩子丢下的面包一样开心。

那个时候,他总会开心地对“李逸”说:“嘿嘿,今天运气不错,来,阿逸,我们一人一半!”

李逸早已倒好了啤酒,眼看杨帆走来,立刻起身端起酒杯,一脸歉意道:“杨帆,因为一些特殊原因,我一直没有联系你,我自罚三杯!”

“阿逸!”杨帆连忙阻止了李逸的举动:“你没事,我就很开心了,至于联系……咱们兄弟即便相隔天涯海角,依然还是兄弟!!”

说罢,杨帆似乎又回到了过去,他很豪爽地端起酒杯:“阿逸,你喝酒是我教的,我倒要看看这一年多来,你酒量有长进没有!来,咱兄弟今晚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望着杨帆脸上那熟悉的笑容,李逸笑了,他知道这才是真正的兄弟,没有勾心斗角,没有所谓的身份差距,不必仰视,一切似乎都像以前那样。

连续三杯酒下肚,杨帆很随意地坐在了李逸的身边,一手撑着瓶底。一手托着酒瓶,倒酒的姿势十分的熟练。

“你怎么到这个场子了?”李逸趁杨帆倒酒的空隙问道。

杨帆放下酒瓶,摸出了香烟丢给了李逸,不是芙蓉王,而是五块钱一盒的红河。

红河,这也是郑铁军最爱吸的烟。

李逸接过烟,由杨帆点着火后,狠狠吸了一口,杨帆给自己点燃烟后,狠狠吐出一口烟雾,道:“我从勇刚那里得到你出事的消息后,试图联系你,可是打不通你的电话。于是,为了不牵累勇刚,我打算离开上海。”

“不过,勇刚告诉我,萧青山并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而且也查不到,让我不要担心,继续留在上海,不会有事。”说到这里,杨帆露出了一个苦笑:“阿逸,说实话,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怕连累勇刚,可是后来勇刚告诉我没事后,我自己却又担心,担心萧青山会对我下手!不过,我最终还是留了下来,继续打理以前那个场子,直到半年前才来到这个场子。”

听了杨帆这番话,李逸不由暗暗觉得有些庆幸,当初他曾担心过杨帆,经过仔细分析后,认为杨帆有危险性的可能性很低,事实证明了他的猜测,不过并不能排除运气成分。

李逸很清楚,如果当时萧青山拿杨帆来威胁他的话,他绝对会舍身去救杨帆的!

“阿逸你呢?你这一年是怎么过的?”杨帆虽然从郑勇刚那里得知如今的李逸已经一飞冲天,而刚才所发生的一切也证明了这一点,但他很清楚,李逸能够爬到现在的位置,绝对经历了许多不为人知的磨难。

李逸并没有对杨帆有任何隐瞒,只是和当初给慕容雪讲述的时候不同,这一次,他的表情和语气都十分平静,仿佛在诉说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

从上海突围,广州遇乔七指,香港杀萧强,到洛杉矶进入华人帮……

尽管李逸只是说了一些关键的事情,可是等这一切说完,也用了二十分钟。

李逸说得平静,可是杨帆却听得心惊肉跳!

在他看来,李逸能够拥有现在的地位,完全是拿命换回来的!

若是换作一般人,可能早已去阎王爷那里报到了!

“阿逸,勇刚说你这次回来时为了报仇,对么?”听完李逸的叙述,杨帆沉默了一会,忽然问道。

李逸没有否认,而是很干脆地点了点头:“嗯。”

随后,李逸又想起了什么,道:“今晚一过,萧青山肯定知道你我之间的关系,你不能继续在上海待下去了,到我身边吧,你想继续干酒吧,我在香港或者美国给你开一间最好的酒吧,如果你不想干酒吧,进电影公司也可以。”

若是一年前李逸对杨帆说出这样的话,杨帆一定会兴奋得手舞足蹈,毕竟进入电影公司可以潜规则那些女明星。

可是……如今的他却显得很平静,相反,他的眸子里流露出了担忧的表情:“阿逸,我怎么样都无所谓,倒是勇刚那里……”

杨帆后面的话没说出口,可是意思却很明显了:李逸若是要报仇,郑勇刚将陷入两难抉择!当初,郑勇刚不惜自残掩护李逸逃走,之后又照顾了杨帆一年,足以证明其对李逸的情谊!而另一方面,萧青山对郑勇刚和其父亲郑铁军有恩,而且没有因为李逸逃走一事追究郑勇刚的责任,说郑勇刚不内疚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如此一来,兄弟和恩人的选择,足以让郑永刚陷入两难境地。

听出杨帆话中的意思,李逸却是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一口气喝光了六杯啤酒,随后叹了口气道:“杨帆,我不瞒你,仇我是肯定要报的。同样的,我也会拿勇刚当兄弟。勇刚如果为了萧青山站到我的对立面,我不怪他,毕竟曾经他站在了我这边一次。”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如果届时郑勇刚不杀李逸不罢休,李逸要如何做,他自己也不知道。

“刚才的时候,我的一名手下给勇刚打了电话,估计他快到了。”说到这个问题,杨帆原本开心的心情也变得有些压抑:“阿逸,你最好和勇刚好好谈谈吧,他能够不掺和到这件事情中最好不过了。”

李逸点了点头,又点燃了一支香烟。

与此同时,包厢的大门豁然被推开,樱花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老板,外面有人要进来。”

听到樱花的话,李逸豁然起身,杨帆也猜到了什么,紧跟着站了起来!

没有回答,李逸面色复杂地朝包厢外面走去。

包厢外面,郑勇刚被两名黑夜成员拦住了去路——两名黑夜成员摁住了他的肩膀,让他无法动弹,而他身后的保安则是不敢上前,显然,之前樱花的所作所为给他们心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就在郑勇刚气得骂娘的时候,李逸带着杨帆从包厢里走了出来。

“放开他!”李逸看到两名黑夜成员制服了郑勇刚,连忙说道。

听到李逸的命令,两名黑夜成员立刻让开道路,而郑勇刚则是像被雷击了一般,身子僵硬地愣在了原地——他瞪圆眼睛,长大嘴巴,一脸震惊地望着李逸,想说什么,可是喉咙里仿佛卡住了什么东西似的,硬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震惊,激动,担忧……

种种情绪仿佛放电影一般从郑勇刚的脸上闪过。

这一刻,他的表情复杂极了。

他就那样呆呆地看着李逸,一动不动。

在他的注视中,李逸径直走到了他的面前。

没有交谈,李逸直接抱住了郑勇刚。

郑勇刚身子狠狠一震,随后本能地搂住了李逸的肩膀,颤抖着说道:“逸哥……”

李逸狠狠拍了拍郑勇刚的肩膀,道:“勇刚,我们进去谈。”

显然,李逸不想让太多的人看到他和郑永刚拥抱的情景,这样对郑勇刚并非好事。

郑勇刚茫然地点了点头,跟着李逸走进了包厢。

进入包厢后,郑勇刚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所有的负面情绪瞬间从他的脸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先是没好气地瞪了杨帆一眼,骂道:“杨帆,你个人渣,逸哥来这里,你居然不通知我!”

“靠!打电话那会我可不知道,阿逸出手,我……我才知道的。”杨帆不甘示弱。

事实上,郑勇刚早已从酒吧员工那里得知了一切,他这么说,只是为了打破包厢里尴尬的气氛而已。

听到杨帆的话,他也不生气,而是笑呵呵地上前搂住李逸的肩膀,像是曾经一样,亲密无比:“逸哥,我们一年多没见了,今晚必须喝高兴!”

郑勇刚不想谈萧青山的事情,李逸自然也不会说,他笑着点了点头:“行!今晚你们两个加起来整我一个,不醉不归!”

随后,无论是李逸还是郑勇刚和杨帆,三人对报仇的事情只字不提,只是喝酒聊天。

三人之中,李逸拥有特殊的呼吸方法,喝酒和喝水的区别不大,喝醉对他而言是一种奢望,而杨帆作为酒吧的负责人,足以用海量来形容。

不过……杨帆还是醉了!

他是故意醉的……

一来,李逸回来他太高兴了,再者,他故意喝醉,是想将空间留给郑勇刚和李逸两人。

他很清楚,等这场酒结束的时候,两人始终要面对那个问题。

该面对的,逃避是没有用的!

“勇刚,酒喝到这份上,我不瞒你,我和萧青山之间,必须倒下一个!”眼看杨帆醉了,李逸没再继续开酒,而是点燃一支香烟,狠狠吸了两口,沉声道:“而你当初救过我的命,我一直铭记在心,从未曾忘记过你这个兄弟!”

“逸哥!”听到李逸的话,郑勇刚显得有些痛苦,他试图打断李逸的话。

李逸从烟盒里抽出一支香烟,递给郑勇刚,亲自为其点着。

在尼古丁的麻醉下,郑勇刚的表情略微好了一些,但脸色依然有些发白,夹烟的手指更是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勇刚,你我都知道,有些事情逃避是没有用的,我们必须要去面对!”望着郑勇刚那副痛苦的表情,李逸只感到胸口仿佛压着一座大山似的,让他心中十分的压抑,他语气复杂地说道:“我把你当兄弟,所以,无论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不会怪你。”

郑勇刚没有说话,只是低头吸烟!

而李逸则是抓起最后半瓶酒,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随后,他一把扶起杨帆,愧疚地对郑勇刚道:“勇刚,杨帆已经暴露了,我必须带他离开上海。”

眼看李逸要走,郑勇刚无力地闭了一下眼睛,随后狠狠掐灭烟头,起身,红着眼睛,咬着嘴唇,颤抖地说道:“逸哥!”

再次喊出这两个字,郑勇刚的眼圈彻底红了,一层水雾漂浮在了眼眶里。

他用力地咬了一下嘴唇,直接将嘴唇咬破了,鲜血瞬间染红了他的嘴唇,钻心的疼痛让他的情绪略微稳定了一些,只听他声音沙哑地说道:“我爸和萧叔是生死兄弟!上次我为了帮你,对我爸和萧叔不忠,让我爸不义!”

说到这里,郑勇刚痛苦地闭上眼睛,随后狠狠吐出一口闷气,仿佛将内心的痛苦全部吐出去一般,他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决然的表情:“自古以来忠义两难,这一次,我将会不义!!”

不义!!!

这两个字表明了郑勇刚的态度。

听到不义这两个字,李逸没有生气,相反,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只是拿笑容中的苦涩无法抹去。

他起身笑着拍了拍郑勇刚的肩膀:“勇刚,我的兄弟,之前我们说了不醉不归,对么?”

“是的!逸哥!”

“那现在你醉了么?”

“我还能喝!”

“好!”

李逸说着将扬帆放在沙发上,重新打开一箱啤酒,和郑勇刚一同大笑着将二十四瓶啤酒全部打开,摆在了桌子上。

“干!”

两人并没有坐下,而是站着碰杯。

一声脆响过后,两人同时扬起脖子,一口气喝光。

“逸哥!干!”

“干!”

一瓶瓶啤酒仿佛白开水一般被两人灌进了肚子里,两人似乎用这种方式告别着什么!

或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晚可以在一起尽情地喝酒了……

郑勇刚的酒量比不过杨帆,只能用一般来形容,之前他没醉是因为心中有事,如今彻底做出决定,他酒量不行的特点很快就表现了出来——当喝到第六瓶的时候,他醉了!

醉得不省人事……

他像是一只八爪鱼一般倒在了沙发上,一动不动,仿佛失去了意识一般。

然而……他的眉头却紧紧地皱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川”字形状。

或许……酒精并没有麻痹他的神经,真正让他醉的是内心那无法驱散的痛苦。

酒不醉人……人自醉!!

这,是他的真实写照。

推荐热门小说狩猎花都,本站提供狩猎花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狩猎花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67章 【一些人,一些事】 下一章:第369章 【兔死狐悲】
热门: 穿书后我把反派弄哭了[娱乐圈] 圣上有喜 狐狸夫人太正经! 偏爱 做够99次炮灰即可召唤汤姆苏 被校草补课的日子里 穿成暴君便宜爹后我怀了他的崽 我靠,被潜了 绝品神医 坠落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