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忠义两难】

上一章:第314章 【迷失的女人,彷徨的男人】 下一章:第316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和往常一样,第二天。天蒙蒙亮的时候,李逸醒了过来,他的生物钟已经养成了特定的习惯,基本不会改变。

窗帘遮挡了外面的亮光,房间里的光线很弱,不过仅仅几秒钟李逸便适应了房间里的亮度,他清晰地看到,身旁的樱花依然还在睡梦之中,睡梦中的她没有像往常那般露出一副冷漠的表情,相反,她睡得很安详。

由于天气太热的缘故,樱花并没有盖凉被,整个身子都是光着的,不过她并没有像其他女人那样用大腿压着李逸的身子,毕竟樱花在昨晚之前从来都没有和其他人同床共枕,自然不会有这种习惯。

身为日本杀手界的奇葩,樱花的感应能力还是很强的,李逸只是盯着她看了几秒钟,她便察觉到了不对劲——她的睫毛微微地抖动了两下,随后猛然睁开了眼睛,这一瞬间。她的身子紧绷在一起,身上涌出了淡淡的杀意,这完全是她的本能反应。

当看到李逸那张近在咫尺的面孔,樱花立刻放松了下来,只是不敢正视李逸的目光,或许直到这一刻,她依然无法适应现在的角色。

李逸能够察觉到樱花脸上那份不自然,他没有说什么,而是捏了一把樱花那壮观的圣女峰,笑道:“樱子应该起来了,我们过去吧。”

李逸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樱花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脸上涌出一丝怪异的表情,她轻轻点了点头,然后起身捡起李逸的衣服,默默地递给了李逸。

十五分钟后,李逸跟着樱花来到了樱子的房间,正如李逸所说,樱子已经起来了。

尽管李逸带人袭击藤木杀手组织训练基地,救出姐妹两人的时候,樱子处于昏迷状态,不过之前樱子遭遇了太多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今早起床后,她一直回忆着过去几天发生的事情,脸色十分难看。

听到脚步声,樱子的身子本能一颤,略带惊恐地望向了门口,当看到李逸和樱花走进屋子后。她眸子里的恐惧瞬间消失了,而是呆呆地看着李逸。

“樱子。”李逸微笑着和樱子打了一个招呼,不过樱子似乎没有任何反应,只是呆呆地看着他。

樱子的反应让樱花多少有些担忧,不过当李逸走到沙发旁边的时候,樱子开口了,语气十分复杂,有惊喜,有疑惑,在开口的同时,她瞪大了美丽的秋眸:“刺血。”

刺血!

愕然听到这个称呼,李逸却是愣了一下,记忆中似乎很久没有人这样称呼过他了。

望着眼前这个浑身上下充满青春气息的女孩,李逸不得不感叹造化弄人,当初他在上海珍珠港会所的无意之举,却让他和樱花的命运联系在了一起。

眼看李逸不说话,樱子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那一次偶遇,李逸没有要她的身子,让她顺利地赚到了那笔钱,回到日本。同时也让她牢牢地记住了李逸。

可是如今当李逸真正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忽然觉得一直以来,她思念的不是李逸这个人,具体是什么,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

事实上……樱子和大多数人一样,长时间对某件事情充满了期待,可是当事情真正发生的时候,却觉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察觉到自己妹妹的表情变化,樱花的表情有些古怪。

当初她听到自己妹妹天天念叨刺血,以为自己的妹妹爱上了李逸,当真正知道李逸就是刺血后,为了完成自己妹妹的心愿,不计较李逸强奸她的事情不说,而且还屈身给李逸当保镖。

如今想想却发现当初李逸说得没错,樱子对于李逸并没有所谓的爱情,而事实上以樱子的年龄也不懂什么才叫爱情,只是那时候的樱子身边没有朋友,李逸的举动感动了她,让她记忆深刻罢了!

明白这一点,樱花心中变得轻松了许多,她想了想对李逸道:“还是我送樱子去纽约吧。”

“好!”

李逸点了点头,然后轻轻抚摸了一下樱子的脑袋,柔声道:“樱子,从今往后你就在美国上学,我会把你送到最好的大学,好么?”

“嗯。”樱子本能地点了点头,这一刻的她心绪十分混乱,似乎有些接受不了与李逸见面之后的心情变化。

李逸却是没再多说什么,他明白用不了多久。樱子便会从这种状态中恢复正常,那时候,樱子将成为一个充满朝气的青春女孩。

樱花拒绝了李逸派专机送她和樱子去纽约的建议,而是决定带樱子坐飞机前往。

与姐妹两人告别,李逸拿出手机拨通了刘思琴的电话,电话很快接通,听筒里传出了刘思琴那熟悉的声音:“回来了吗?”

“嗯。”

感受着刘思琴的关心,李逸心中涌出一股暖暖的感觉,不知从何时起他开始迷恋这种被身旁人关心的感觉,这种感觉和他前世独自一人行走在黑夜之中那种孤独感是截然相反的。

“呼!”电话那头,刘思琴听到李逸的话后略微松了口气,随后道:“我已经按你的指示利用媒体对日本警方进行了抨击,并且准备让律师对日本警方进行起诉!”

“起诉就不必了!”李逸想了想道:“下一步,对在好莱坞发展的日本艺人进行封杀!”

“好!”虽然不知道李逸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刘思琴并没有多问。

李逸见电话那头的刘思琴不说话,问道:“你应该知道我身边那个叫樱花的保镖吧?”

“嗯,知道,怎么了?”刘思琴不解地问。

李逸正色道:“樱花今天会带她妹妹去纽约,到时候你若有时间的话去机场接一下,若没有时间的话,到时候和她联系。另外,将樱花的妹妹安排到薇薇的学校,让她和微微一起上学。”

“行。我一会先去办这件事情。”李逸的话让刘思琴有些兴奋,自从接收环球之后,她基本没有时间陪刘薇,如今樱花的妹妹要到刘薇的学校上学,那么刘薇日后就不会孤独了。

切断与刘思琴的通话后,李逸又给洛杉矶警方负责人,海德古斯家族的西顿打了一个电话,吩咐西顿帮助樱子办理美国身份,对此,西顿一口答应了下来。自从顺利处理了洛杉矶的暴乱之后,西顿在洛杉矶警方足以用呼风唤雨来形容。而他对李逸前两天在日本的所作所为十分清楚,他知道李逸在尼克斯心中的分量有多重,自然不会怠慢。

处理完樱子的事情,李逸心中仿佛落下一块石头一般,轻松了不少。

随后,李逸并没有第一时间联系小七和牛林生两人,而是先打算回家,根据他的计划,晚上他会找两人了解最近一段时间帮会里的情况。

原本,李逸以为这个时候夏雨婷应该在跟着华裔教师学习英语才对,因为往常这个时段夏雨婷都是学习英语的。可是让李逸没有想到的是,等他回到家中的时候,夏雨婷并没有在学习英语,而是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衣,蜷缩在沙发上发呆。

听到开门的声音,发呆中的夏雨婷猛然清醒了过来,茫然地朝门口看去。

当看到李逸打开别墅房门走进时,夏雨婷一下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兴奋地笑道:“你回来了。”

不知为什么,看到夏雨婷孤零零地呆在沙发上,望着夏雨婷脸上那兴奋的笑容,李逸心中忽然有些难受,他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太冷落夏雨婷了。

眼看李逸不说话,夏雨婷显得有些疑惑,正想说什么,却见李逸径直走到了她的身边,柔声问道:“今天怎么没有学英语?”

“那个老师今天要处理一些私事,明天来。”夏雨婷第一时间给出回答,随后道:“你还没吃早餐吧?我去给你做早餐。”

“吃过了。”李逸忽然觉得嘴巴有些发苦,他本能地将夏雨婷搂在怀中,一脸歉意的表情:“一个人在家是不是很无聊?”

愕然听到李逸这句话,夏雨婷却是忽然怔住了,身子更是轻微地颤抖了一下!

正如李逸所说,在李逸离开的这几天里,夏雨婷确实很无聊,除了每天早晨跟着英语老师学习英语之外,其他时间都无所事事。往常的时候。李逸在家,她每天还会费尽心思地给李逸做饭,每顿饭都换花样,李逸一走,她连做饭的心思都没有了。

虽然被李逸说中了心事,夏雨婷却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别担心我。”

夏雨婷的掩饰让李逸心中那份自责愈加严重了,原本他认为将夏雨婷接到自己身边后,夏雨婷会快乐和幸福,可是事实上他却并没有给夏雨婷带来快乐。

“对不起。”李逸紧紧地抱着夏雨婷,轻声说道。

女人都是感性的,她们有着超强的第六感,身旁的男人一旦有变化,她们会在第一时间察觉出来,这也是大多数男人出轨后会被抓到把柄的缘故。

李逸的古怪表现让夏雨婷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在她的记忆中李逸可不是这样的。

夏雨婷不知道的是,经历了樱花的事情后,李逸对于感情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以前的他面对感情时老是处于被动状态,而如今却变得主动了,以前的他很少去考虑身旁女人的感受,如今却不同了。

心中虽然疑惑,夏雨婷的语气依然温柔:“你……怎么了?是不是太累了?躺下来,我帮你揉揉肩。”

李逸缓缓松开夏雨婷,轻轻地帮夏雨婷整理了一下额前的头发,柔声问:“雨婷,你看你喜欢干什么,告诉我。”

“李逸,你不用担心我的,我每天学习一下英语,给你做做饭就可以了,做其他事情,我自己也做不来。”夏雨婷轻轻摇了摇头。

如果换做以前,李逸或许就答应夏雨婷了,可是如今却是执意摇了摇头:“不行,如果这样的话,你的生活太单调无聊了。这样吧,中国城内有一所幼儿园,我去让人联系一下,你去里面当幼教,怎么样?”

在李逸的记忆中,夏雨婷是很喜欢小孩子的。

眼看李逸态度坚决,夏雨婷犹豫了一下,问道:“那不会影响到我给你做饭吧?”

似乎……对于夏雨婷而言,每天准时给李逸做饭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

“不影响的。”李逸笑着摇了摇头,以他现在的地位,那家幼儿园的负责人自然是不会像普通员工那样要求夏雨婷的。

“我行么?”得知不会影响给李逸做饭后,夏雨婷又问出了一个最关心的问题,她虽然在养老院上过班,可是对于幼教这份工作没有任何经验。

李逸微微一笑:“当然!只是带着小孩子玩而已,我相信那些孩子都会喜欢上你的。”

听李逸这么一说,夏雨婷放松了许多,她沉吟了几秒钟,咬牙道:“那好吧,我先去试试,如果到时候影响到给你做饭,或者不适合那份工作的话,我再回来好了。”

“嗯。”

李逸嘴上应承着,心中却是如同明镜一般,以他现在的身份,那家幼儿园的负责人除非脑子进水,否则绝对不会认为夏雨婷不适合那份工作,而他也相信温柔善良的夏雨婷绝对适合幼教这份工作。

随后一整天的时间里,李逸都没有出门,而是陪着夏雨婷呆在家中,不过也没有闲着,而是帮夏雨婷解决了几个有关英语方面的问题。

对于李逸侃侃而谈,轻而易举地解决那几个问题,夏雨婷心中多少有些惊讶,毕竟,在她的记忆中,李逸从小和她一起长大,以前是从来都不会说英语的。

事实上,很早以前夏雨婷就发现曾经那个憨厚的李逸变了,变得让她有些陌生了,唯一没有变的是李逸对她的态度。

所以,即便心中有着太多的疑惑,夏雨婷也没有问过李逸,在她看来,无论这个男人怎么变,只要依然爱着她,这就足够了。

黄昏时分,李逸吃过晚饭后,跟夏雨婷打了个招呼,然后离开了别墅。

中午的时候,他曾给小七和牛林生打过电话,让两人晚上八点到武馆等他。

李逸抵达武馆的时候,两人已经抵达了。由于李逸前段时间一直在武馆处理一些事情,对此,牛林生特地安排了人在武馆负责端茶送水,只是今晚牛林生却没有让人上茶,而是上的酒。

酒是上等的好酒,茅台。

“林生,你发什么神经?”小七进入武馆后,对于牛林生的举动相当的不满,他知道李逸见他们两人是为了了解帮会最近的动向,牛林生弄一箱茅台摆大厅里,这实在太反常了。

牛林生没有回答小七的话,而是将目光投向了门口。

李逸站在门口,看着脸色微有些发红的牛林生,以及牛林生那复杂的表情时,他的眉头微微一挑,却是没说什么。

“逸哥。”小七见到李逸出现在门口,立刻起身问好。

与此同时,牛林生张开了嘴巴,可是逸哥两字到嘴边又被他咽了回去。

直觉告诉李逸牛林生有心事,他微笑着走进了武馆,问道:“林生,心情不好么?”

牛林生轻轻点了点头,然后仰起脖子,拿起一整瓶茅台,咕咚咕咚地灌了起来。

“牛林生,你他妈的怎么回事?”看到牛林生的表现,小七怒了。

牛林生却是没有理会小七,而是一口气喝光了一瓶茅台,随后他猛地起身,直接将酒瓶砸在了地上。

“砰!”

酒瓶瞬间被砸得粉碎,牛林生双眼发红地瞪着小七:“小七,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对逸哥说。”

牛林生的举动让小七愣住了,似乎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牛林生会在李逸面前如此失态,在他的记忆中,牛林生对于李逸一向十分尊重。

相比而言,李逸的表情看起来要平静的多。

“牛林生,你他妈的……”

“小七,你先出去。”这一次开口的却是李逸。

李逸的声音不大,可是语气坚决。

愕然听到李逸的话,小七恶狠狠地瞪了一眼牛林生:“牛林生,你他妈的撒泡尿照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现在什么样子?你现在的一切都是逸哥给的,你他妈的却在逸哥面前摆谱!”

“出去!”

李逸再次开口了,语气中带着一丝怒意。

这一次,小七没再说什么,只是冷冷地瞪了牛林生一眼,然后退出了武馆,只是并未走远,而是站在门口,显然他察觉到今晚的牛林生不对劲。

“怎么回事?”李逸一边朝牛林生走去一边问道。

李逸的话音刚落,牛林生猛然从腰间拔出了手枪,枪口对准李逸,红着眼睛,声音沙哑地问道:“李逸,海叔是你杀的吧?”

愕然看到牛林生拔枪,李逸的眉头挑了挑,却没什么动作,而门口的小七顿时慌了,冲进来大骂:“牛林生,你……”

“小七,出去,把门关好,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准进来!”面对漆黑的枪管,李逸并没有表现出一丝惊慌,而是扭头对小七一字一句吩咐。

看着李逸那副阴沉的表情,小七还想说什么,但是却没有勇气说出口,而是按照李逸所说,走了出去,同时关上了武馆大门。

“回答我!”

武馆大门关上后,牛林生再次开口了,说话的同时,他的身子不受控制地颤抖着,甚至握枪的手也轻微地抖动着,似乎随时都会开枪一般。

“林生,如果我说是,你会开枪么?”李逸凝视着牛林生那张因为痛苦而变得扭曲的脸,平静地问道。

李逸的话让牛林生的表情顿时变得僵硬了起来,他的眸子里露出了茫然的目光。

似乎……直到这一刻,他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办,他只知道这件事情必须要了断,否则他内心不安。

在牛林生茫然的同时,李逸却是没有出手夺走牛林生的枪,而是直视着牛林生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没错,唐海是我杀的!”

嗡!

虽然牛林生已经知道李逸是杀死唐海的凶手,可是当李逸真正当着他的面说出来的时候,他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白,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短暂的愣神过后,牛林生的情绪变得异常激动,他一边摇着头,一边冲着李逸大喊,表情痛苦极了。

李逸看得出此时的牛林生情绪十分不稳定,随时都有开枪的可能,不过他的表情依然十分的平静,犹如没有涟漪的湖面一般,他用一种复杂的语气说道:“林生,你在这个圈子待的时间也不短,你应该清楚,有些事情是身不由己的。”

“去他妈的身不由己!”牛林生使劲摇着头,瞪圆眼睛,愤怒地瞪着李逸:“我只想听原因!”

“我和唐海之间必须要倒下一个。”李逸缓缓道出了原因,语气有些诡异。

李逸的话让牛林生的瞳孔陡然放大,随后他仿佛中了魔法一般,原本颤抖的身子变得僵硬了起来,脸色更是一片苍白!

李逸却是没有在意那漆黑的枪口,而是慢慢走到牛林生的面前,坐下,熟练地打开了一瓶茅台,仰头喝了起来。

整个过程,牛林生并没有开口,也没有阻止李逸,而是一脸茫然地看着李逸的一举一动。

李逸一口气将半瓶茅台,随后拿出一支香烟点着,狠狠吸了一口后,道:“林生,我在国内的事情你是知道的。我不瞒你,我加入华人帮极具目的性。在加入华人帮之前,我就将华人帮当成了自己报仇的跳板,而我的目标是整个美国华人帮的龙头!”

说到这里,李逸再次狠狠吸了两口烟,才继续道:“一开始加入华人帮的时候,唐海他知道我的目的,他让我加入,因为他看中了我的能力。他把我当成了一把枪,帮他铲除一切对他有危险的人物,包括曾经的孟蜀。”

“对于唐海的目的我自然也是清楚的,可以说,我们两人在玩一场蛇吞象的游戏,我是蛇,他是大象。在帮助唐海做了许多事情的同时,唐海发现我的能力超出了他的预料,他发现无法控制我了,他试图干掉我!可是,那时候我已经在洛杉矶华人帮站稳脚跟了,他不能明目张胆地干掉我,只能暗地里栽赃陷害。可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我识破了他的计谋,而我和甘比诺家族的特殊关系更是让他寝食难安!”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逸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隙,语气冷了下来:“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唐海选择了暗杀。他找了一个国外的杀手,对我实施了暗杀,我命大,没死,可是我的好兄弟铁柱却给我挡了子弹!”

说到铁柱,李逸的语气阴沉的可怕:“那个傻大个在国内犯了事跑路来到洛杉矶,如同无头苍蝇一般活着,没有目标,没有理想。我曾告诉他,他好好跟着我混,总有一天我会带着回去见他父亲。他一开始不信,后来好不容易信了,却死了!被唐海杀死了!!”

“牛林生,你说,我该部该杀唐海?”说到这里时,李逸猛然站了起来,表情也变得有些狰狞了。

面对李逸突然爆发出的怒意,牛林生却是没有丝毫的反应,他依然沉寂在走神之中,只是枪口依然对准着李逸。

“牛林生,你是我在华人帮最看重的人之一,我也说过,我有朝一日会回国内,到时候我会把整个帮会交给你!”李逸深深吐出一口闷气,沉声道:“如果你觉得我李逸对你不义,认为我李逸该杀,那么你开枪!如果我躲掉了这一枪,你我之间从此沦为陌生人,我不会杀你,你今后可以继续来杀我,只是那时候你将成为我的敌人,我不会对你留情!如果你没有开枪,今天的事情我会忘记得一干二净,今后你牛林生还是我李逸的兄弟,华人帮日后还是会交给你!”

李逸的话让牛林生的身子狠狠一震,他情绪激动地看着李逸,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握枪的右手也狠狠地颤抖了起来!

推荐热门小说狩猎花都,本站提供狩猎花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狩猎花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14章 【迷失的女人,彷徨的男人】 下一章:第316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热门: 江南岸(江南岸原著小说) 特别部门第一吉祥物 史迈利的人马 我搞上了天然呆学弟 超喜欢你[娱乐圈] 女主她弟[穿书] 太阳黑点 心理追凶:骸骨疑云 暗夜捕手之昨日花黄 岁月绵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