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迷失的女人,彷徨的男人】

上一章:第313章 【男人的主动】 下一章:第315章 【忠义两难】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对于男人而言,夺走女人的那层膜会拥有一种巨大的成就感,同样也会背上责任的枷锁。

而对于女人而言,第一次的意义却很重大——无论那个男人是否会和她携手走完这辈子,那个男人的身影注定会留在她心中,这辈子都无法抹去。

樱花的第一次给了李逸,虽然那时候的她很不情愿,可是却是事实。

或许……就连樱花自己都不清楚,她对于李逸那种缥缈的感觉正是因为李逸夺走了她的第一次。

时隔多日,两人再次拥抱在一起,用热吻点燃着体内的欲望之火。

同样的场景,却是不同的心情。

李逸只感到嘴巴里传来一股清香润滑的感觉,他下意识地伸出舌头撬开樱花的牙城,仿佛滑溜的泥鳅一般钻进樱花的嘴里,和樱花的香舌缠绕一起,犹如阔别重逢的两条蛟龙一般,互相从对方身上索取着什么。

樱花的身子紧紧地贴在李逸的身上,胸前的峰峦挤压着李逸,让李逸能够察觉到惊人的弹性。

闻着樱花身上那股独特的体香,享受着樱花的热吻,感受着胸口传来的惊人弹性,李逸体内的欲火彻底被点燃了——他本能地用双手托起了樱花那高跷的香臀。

“嗯哼……”

每个女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敏感地带,樱花的敏感地带是臀部,这一点,李逸上一次在汽车里和樱花疯狂的时候就知道了,此时双手拖住那弹性惊人的香臀,樱花本能地挪开嘴唇,仰头发出一声低沉的呻吟。

这一声呻吟就仿佛给李逸注入了一记春药一般,立刻让李逸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了,眸子里的欲望毫无保留地流露了出来。

只见李逸左手搂住樱花的肩膀,右手直接将樱花从大腿抱了起来。

樱花下意识地搂住了李逸的脖子,整个人紧紧地贴在了李逸的怀中,心中弥漫起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

她的脑海里闪现出了,在藤木杀手组织训练基地时,李逸一拳砸断佐藤腿骨的情形!

那一刻,李逸身上涌出那股无可匹敌的气势让樱花第一次明白:一个女人即便再强势,也需要由一个男人来保护,被男人保护的感觉挺好。

而这一次,她读懂了幸福的感觉:被自己喜欢的男人抱在怀中的感觉更好。这种感觉让她浑身上下有种说不出的放松,似乎即便天塌下来她也不会担心。

因为……这个男人会帮她顶着!

这一刻,樱花迷失了,彻底迷失在了这种幸福的感觉之中,这是她人生第一次体会这种感觉,这种感觉让她无法自拔。

李逸却是没有注意到樱花那双原本冷漠的眸子里流露出的温柔,他也没有抱着樱花进入卧室,而是直接将樱花放在了宽大舒适的沙发上面。

此时此刻,樱花的脸上已经找不到冷漠的表情了,她的脸上不知不觉中爬上了一缕绯红,配上那难得一见的温柔目光,让她充满了另类的诱惑。

一向温柔的女人倘若忽然变得冷漠会给人一种无法阻挡的诱惑,而一向冷漠的女人忽然温柔,则会让男人崩溃!

这一刻的樱花就是如此。

望着樱花那副冷漠下的温柔,李逸只感到小腹处有一股欲火在燃烧一般。

他情不自禁地俯身再次吻上樱花那性感的嘴唇,魔手轻车熟路地推起樱花的红色背心,一路向上,掌心处传来一股柔滑的感觉,掌心所过之处顿时泛起迷人的红晕。

很快的,李逸的魔手攀上了那座壮观的山峰,握住了已经发硬的花蕾。

作为一名东方女人,樱花胸前两座山峰拥有一个恐怖的指数,那个指数足以让一些天生占优势的欧美女人自卑。

李逸抓住那座挺拔的峰峦,揉捏的同时,掌心不断地与花蕾摩擦着,每一次摩擦都会让樱花的身子轻微地颤抖。

而比较诡异的是,李逸一只手并不能抓住那座雄伟的峰峦……

随后,李逸的手绕到樱花的后背,解开了胸衣,失去胸衣的束缚,两座山峰立刻暴露在了空气当中,那深邃的乳沟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

李逸顺着樱花的脑袋将樱花抱起,然后轻轻地脱去了樱花身上唯一的红色背心。

当衣服立身的那一瞬间,樱花那完美的上半身完全暴露在了李逸的眼中,常年锻炼的她,上半身没有丝毫的赘肉,小腹平坦至极,和峰峦之间有一个明显的弧度。

几乎本能地,李逸一下含住了那已经变得坚硬的花蕾……

“啊……”

樱花仰头发出一声呻吟,双手下意识地摸到李逸的皮带,熟练地解开皮带,将手伸进了裤裆里,一把握住了那早已立起的枪。

“呼!”

樱花的举动让李逸的动作停了下来,同时发出一声喘息。

而这时,樱花却忽然一把将李逸的裤子拉下,然后整个人坐了起来。

随后在李逸双眼发红的注视中,樱花伸出那粉红色的香舌舔了舔嘴唇。

樱花这个诱人的动作立刻让李逸的身子一颤!

下一刻,樱花那性感的嘴唇贴在了枪下,粉嫩的香舌灵活地动了起来,李逸只感到浑身上下传来一种无法形容的快感,那股快感仿佛要爽到骨子里一般,让他的身子轻微的颤抖着,他本能地握住身前那硕大的峰峦肆意地揉捏。

忽然——

樱花张开性感的嘴巴,一下将枪吞了进去……

“嗷!”

李逸不由闭上了眼睛,同时停止了手中的动作。

对于接受过这方面训练的樱花而言,她的口技只能用出色来形容,或转圈、或上下运动,动作熟练至极,一波又一波的快感袭击着李逸的心神,全身放松下来的他已经完全迷失在了欲望的海洋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樱花将口中的枪放出,然后抓住那杆枪,挺起身子,将枪放到那深邃的山沟中上下蠕动了起来,同时张开嘴巴,伸出香舌……

上一次,李逸已经体验过樱花这个绝技了,此时故技重施李逸依然无法阻挡,他的身子颤抖的愈加厉害了,枪更是有走火的趋势。

任由樱花肆意蠕动的同时,李逸略有些粗鲁地将樱花的短裤拉下,赫然看到了横挡在两腿之间的黑色蕾丝内裤,内裤已经完全被溪水浸透了,里面的神秘花园若隐若现。

当李逸的大手轻轻抚摸上神秘花园时,樱花的身子也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双眼紧闭,鼻子里更是传出了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看到樱花那副勾人犯罪的表情,李逸再也忍不住了,他一把撕碎了那横档在美景前的遮羞布!

察觉到李逸的意图,樱花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而是起身,媚眼如丝地望着李逸的同时,双手钩住李逸的脖子,双手发力,整个人立刻腾空,双腿豁然夹住李逸那粗厚的腰肢,洞口大开……

李逸挺枪顺势一顶,只感觉身下的枪进入了一个温暖湿润的地方,那股紧绷的感觉让李逸忍不住发出了低沉的吼声。

随后,不等李逸有所动作,樱花搂着李逸的脖子,仰着脑袋,仿佛荡秋千一般扭动起了身子,而李逸则是拖住樱花那高跷的香臀,用力地压着……

一时间,原本安静的大厅里响起了男人的喘息,女人的呻吟,还有那“啪啪”的声音。

两具光溜溜的身子完美地组合在了一起,用那疯狂的动作冲击着欲望的巅峰!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一声高昂的呻吟,樱花整个人如同泄气的气球一般,软绵绵地趴在了李逸的怀中,而饶是李逸体力惊人,剧烈的运动也让他两腿有一些发软,好在他的身子素质够变态,并没有倒下,而是一把将樱花搂进了怀中。

樱花那原本光滑的皮肤上沾满了汗水,上面更是漂浮着一层红晕,她那张原本冷艳的脸蛋更是像充满了血一般,红得吓人,似是要滴水一般。

她紧紧地闭着眼睛,享受着翻云覆雨过后的宁静。

对于她而言,李逸夺走她第一次的时候是粗鲁的,没有丝毫的怜香惜玉,而这一次,在爱意的催化下,在两人共同的努力下,当李逸身下那杆枪走火的瞬间,她只觉得自己陡然飞到了九霄云外一般,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经都在颤抖,每一个细胞都在呐喊……

那一刻,她真正体会到了当女人的滋味!

约摸半分钟后,樱花察觉到李逸轻轻地帮她擦拭着脸上的汗水,不由睁开了眼睛,那双原本冷漠的眸子里流露出的是满足,无论是心理还是身体。

“去洗个澡吧。”李逸深情地在樱花的前额亲吻了一下,然后抱着樱花走向了浴室。

对于樱花而言,这是她从小到大第一次和男人一起洗澡,她那原本冷漠的脸上露出了害羞的表情,那害羞的表情更是让这一刻的她显得妩媚诱人。

上帝制造的尤物。

或许这是对于樱花最好的评价。

面对樱花这个尤物,长期未进行房事的李逸在洗澡洗到一半的时候再次冲动了,浴室成了两人新的战场,朦胧的水雾中,两人用这种人类最原始的方式放纵着体内的欲望,宣泄着压抑在内心深处的爱意。

或许在李逸所有女人当中,和樱花的经历是最诡异的,也正是这种诡异,这种漫长的等待与折磨让两人战得昏天暗地。

这场战斗最终以樱花失败告终,经过多年训练的她面对李逸这个怪物时,最终还是差一些。

等到第三次冲上欲望的巅峰后,樱花无力地闭上了眼睛,身上的力气仿佛被抽干了似的,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而李逸则是勉强下床,拿着毛巾帮樱花擦去了身上的汗水,等李逸擦完的时候,樱花的呼吸已经变得有些均匀了。

对于一个杀手而言,即便是在睡觉的时候也会保持警惕性,一旦有风吹草动会醒过来。

可是三次大战过后的樱花却没有像以往那样,或许是她真的太累了,从回日本那天到现在她一直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或许是有李逸在身边,她彻底地放松了,总之,她睡得很安稳,这也是她这辈子睡得最安稳的一次。

李逸拿起桌上的香烟点着狠狠吸了一口,然后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已是凌晨两点后,思索了一下,最终决定留在酒店过夜,在他看来,此时的夏雨婷应该已经入睡了,回去会吵醒夏雨婷。

不知为什么,想起夏雨婷,看着身旁的樱花,李逸的心中泛起一股古怪的感觉,他隐约觉得这其中似乎有些不对,但是对于一夫一妻制没有任何体会和感觉的他并不知道这其中到底是哪里不对。

轻轻摇了摇头,李逸不再去想这个复杂的问题,而是掐灭烟头,躺在了床上。

对于李逸而言,他虽然懂得深度睡眠法,睡眠质量比普通人要强很多,可是最近几天他耗费了太多的体力和脑力,此时完全放松了下来,片刻便进入了梦乡。

……

与此同时,中国城,一栋占地面积不算大的别墅里。

牛林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脸蛋略有些发红,看似有些醉意。

他身前的桌子上摆着六瓶茅台酒,其中两瓶都是空的,此时的他手中夹着一支香烟,低头狠狠地吸着,他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目光不断地闪烁着,仅从这一点来看,他并没有醉。

事实确实如此,对于酒量变态的牛林生而言,这点酒算不上什么。

这时,门外传来了略有些杂乱的脚步声,脚步声由远及近,片刻之后,脚步声便消失了。

“林生,你怎么又喝酒了?”接到牛林生电话的小七特地从码头赶了回来,看到一身酒气的牛林生,忍不住皱眉质问。

自从李逸上次离开之后,小七敏锐地发现牛林生忽然间似乎变性子了——以前的牛林生虽然时不时也会喝酒,可是从来都不酗酒。而最近几天,牛林生几乎天天都喝得酩酊大醉。

“小七,来陪我喝!”牛林生招呼小七坐下,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小七脸色微微一变,沉声喝道:“林生,逸哥回来了!如果让他看到你现在这副样子,你让逸哥怎么想?你让逸哥怎么放心将帮会交给你负责?”

显然小七也知道李逸的计划,知道李逸有朝一日最终是要回国的,而一旦李逸回国,帮会将交给牛林生,小七则是负责走私生意。

逸哥!!

愕然听到这两个字,牛林生的身子微微一震,表情变得十分僵硬,随后他抬起头用一种诡异的目光望着小七,语气复杂地问道:“小七,你觉得逸哥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虽然不知道牛林生为什么会问这样一个古怪的问题,不过小七还是毫不犹豫地答道:“逸哥他头脑好,身手好,有魄力,有胆识,而且对兄弟们又好,是天生做大事的人!”

小七说出这些话后,仿佛觉得这番话并不足以形容李逸,可是又想不出更好的形容,只能作罢。

听到小七的话,牛林生的眼中却闪过一丝茫然。

“林生,你问这个干什么?”小七忍不住冲牛林生问道。

牛林生勉强一笑,摆了摆手道:“没什么,就是想听听你对逸哥的看法,来,咱兄弟两人来喝酒,喝酒!”

“林生,你到底怎么了?逸哥都回来了,你还拉着我喝酒?”小七看起来有些生气了,准确地说他想知道牛林生到底怎么了。

牛林生眼光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光芒,随后叹气道:“没事,我只是感觉和逸哥之间差距太大,怕辜负了他的希望。”

“林生,以前逸哥让我跟着方叔学习打理走私生意的时候我和你现在一个想法,那时候的我认为自己脑子笨学不好,可是逸哥鼓励我说能行。后来,方叔他老人家走了,逸哥又让我单独打理走私生意,我一样心里没底,逸哥继续鼓励我相信我,直到今天我彻底能够自如地管理走私生意时,我才发现,如果没有逸哥的鼓励和信任,根本就没有我小七的今天!”小七感叹完后,皱眉看着牛林生:“你也一样,逸哥很信任你,所以将帮会交给你来打理,我认为你不应该没信心,而是应该努力去做好现在的事情,不要辜负逸哥的期望才对!”

“你说得对,我不应该没信心。”牛林生叹了口气,然后道:“好了,今天的酒就不喝了,咱兄弟两人改天再喝。”

“嗯。”听牛林生这么说,小七的表情好转了许多:“那我回码头了,我得把最近一段时间的生意做个总结,明天拿给逸哥看看。”

牛林生点了点头,然后亲自将小七送出了别墅。

当小七离开后,牛林生却再次回到沙发上,打开一瓶茅台,当作凉水一般朝嘴里灌。

此时的他已经不像之前和小七聊天时那般平静,相反,他的表情看起来十分的难看,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川字形状,甚至面部的肌肉都有些扭曲!

仅凭一口气,牛林生将一瓶酒喝掉了大半。

随后,他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无力地靠在了沙发上,闭着眼睛,耳旁不受控制地回荡着一段对话。

……

“三儿,我问你,给铁柱报仇要对付的人是谁?”

“当然是唐海那个老杂种!”

“对,没错,是唐海!可是,你想过没有,我如果让你带人去找唐海报仇,会发生什么事情?”

“相信你也想明白了,唐海是华人帮的大哥,要杀他,难免会和华人帮的弟兄们开战!这样一来,我们华人帮内部自相残杀,只会让外人看笑话!”

“逸哥,我们可以采取暗杀措施。”

“唐海身边的几个保镖你都熟悉吧,其他的不说,你和老鬼单独遇上,你可以干掉他么?”

“相信你自己心里也有数,你不是老鬼的对手。你连老鬼都杀不了,如何去杀唐海?何况,我不妨告诉你,唐海手下还有一批能打之人,那群人的实力不弱于两个月前的你们。”

“逸哥,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怎么办?总不能让唐海那个老杂种活得滋润吧?”

“三儿,铁柱的仇由我去报!”

……

耳旁回荡起这番话,牛林生脸上的表情愈加地难看了,他的身子更是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他忍不住伸出手抚摸着脸上的爪印——那爪印是当初他和野狗抢食物时留下的,那一次,他把那条野狗活活咬死了,最后抢到那块面包不说,找了个地方把那条狗抽筋扒皮后,烤着喂了五脏六腑。

从那以后,他在流浪的过程中再也没有遇到过野狗和他抢食物,因为被他咬死的那条狗是那片区域的狗王。

没有野狗抢食物的日子,他不用担心饿肚子,可是从小不好好学习,而又没有任何生存技能的他在异国他乡似乎前途一片黑暗。

直到有一天……一个看起来很有权势的中年男人从一辆加长奔驰轿车里走下,径直走到他的身边,丝毫没有在意他身上那股让人窒息的恶臭,而是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小子,有没有兴趣跟我混?”

那一刻,牛林生像一个白痴一样看着那个中年男人,然后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那一天,他知道了那个男人的名字:唐海。

唐海收留牛林生后,将牛林生培养成了一张王牌,牛林生所带领的那群人是整个洛杉矶华人帮战斗力最猛的一群人,而牛林生也凭借吃苦耐劳的精神和聪明的脑袋瓜成了唐海手中的绝对心腹!

而唐海给了牛林生一切,当初牛林生之所以支持李逸当新龙头,就是因为当初李逸干掉了井田。

那时候……牛林生认为唐海是被井田杀死的。

如今,他已经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真相是从他偶然间在房三以前住过的房间里发现的,那一次,身为叛徒的房三将跟李逸的对话录了下来,本想日后用上,却没有想到没有用上便被李逸发现叛徒身份,直接干掉了。

耳旁回荡着李逸当初和房三的对话,脑海里闪现出当时被唐海收留后的点点滴滴,牛林松开了手中的酒瓶,酒瓶落在地上摔得粉碎,刺耳的响声并没有让他从彷徨中回过神来。

我该怎么办?

牛林生在心中问着自己。

推荐热门小说狩猎花都,本站提供狩猎花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狩猎花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313章 【男人的主动】 下一章:第315章 【忠义两难】
热门: 黑驴蹄子专卖店 温柔惹火 病弱大佬又骗我宠他[穿书] 死对头总想拉我进棺材 你是我大爷 病友关系 告白 遇见魔修,神都哭了 测谎 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