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 【热吻】

上一章:第296章 【不卖!】 下一章:第298章 【迷幻的夜晚】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阴沉的表情,毋庸置疑的口吻。冰冷的目光……

一切的一切都让徐进呆住了,他的眼睛瞪得滚圆,嘴巴长得老大,想说什么,可是喉咙里像卡了什么东西似的,硬是没有憋出一句话。

李逸没有给徐进开口的机会,而是直接起身离开了。

“李……李先生。”当李逸走出去几米后,徐进跟着起身,同时冲李逸喊了一声。

没有回答,李逸甚至连步伐的频率都没有变。另外一边,樱花看到李逸那副阴沉的表情,面无表情地扫了徐进一眼。

徐进本来还想起身去追李逸,可是看到樱花那毫无感情色彩的目光,他感觉脚下仿佛有千斤重一般,根本无法挪动半步,随后一屁股坐在了座位上。

在徐进的注视中,李逸带着樱花离开了咖啡厅。

“妈的,这算什么事嘛!”直到现在,徐进依然没有搞清楚里面的玄机,他忍不住骂了一句,然后本能地要摸口袋。但转念一想又觉得不能在这里吸烟,于是又收回了手。

短暂的郁闷过后,徐进的眉头慢慢地皱了起来,身为华人商业协会会长儿子的他自然也不是草包,只是之前李逸的态度十分好,让他下意识地认为这次的事情没有任何悬念了。

因为……在他看来,慕容雪的事情和收购华尔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甚至可以用微不足道来形容。

李逸连华尔公司都能够让出来,却不愿意动用权力逼迫慕容雪……

嗯?

想到这里,徐进心中豁然涌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难道李逸和慕容雪有一腿?!

这个想法出现后,徐进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在他看来,如果李逸真的和慕容雪有一腿的话,那么他这辈子是没希望和慕容雪共度良宵了!

徐进越想越觉得李逸和慕容雪的关系不简单,可是依然抱着一丝侥幸心理——他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米高梅酒店,驱车前往蒙地卡罗酒店。

二十五分钟后,徐进在蒙地卡罗酒店的咖啡厅里见到了娘娘腔,准确地说,娘娘腔十五分钟之前就抵达了咖啡厅,一直在等徐进。

“徐先生啊,你迟到了。”见到徐进风风火火地赶到咖啡厅,娘娘腔做出标志性的动作——拈花指,然后哼哼道:“迟到可不是绅士该有的行为。”

“阿凯,我问你,慕容雪小姐和李逸什么关系?”此时的徐进直接无视了娘娘腔那副小女人姿态,一脸期待地问道。

“李逸?”听到徐进的问话,娘娘腔忽然瞪大眼睛。一脸怪异地望着徐进:“难道你知道小雪和李逸的关系?”

问话的同时,娘娘腔的表情非常古怪,似乎在他看来,徐进若是知道李逸和慕容雪在一起还穷追不舍的话,那么徐进足以用勇气可嘉来形容。

尽管娘娘腔没有正面回答,可是娘娘腔的回答也直接说明了李逸和慕容雪的关系。

“慕容雪是李逸的女人?”徐进依然不死心。

望着徐进那发红的眸子,娘娘腔却是知道徐进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伸出白嫩的手指,柔声道:“徐先生啊,您不必太难过了,世上美女多的是,小雪虽然出色,可是还有其他女人嘛!再说了,就算没有女人,不是还有男人么?”

娘娘腔说着,用那柔滑的手指抚摸着徐进的脸蛋,就像抚摸自己的恋人一样,语气十分的温柔。

徐进本来沉浸在失落之中,愕然感觉脸上传来一股柔嫩的感觉,本能地抬头,赫然看到娘娘腔一脸专情地看着他。顿时像见到鬼一样,直接从座位上跳了起来!

“砰!”

徐进这一下动作太过剧烈,膝盖直接撞在了桌子上,将桌子上的咖啡杯撞翻,咖啡洒了一桌子。

突如其来的响声引得周围的客人纷纷侧目,娘娘腔更是吓得细声尖叫着往后躲,生怕沾上了咖啡。

“先生,怎么了?”服务员第一时间赶到,担心地问道。

此时徐进就仿佛吃了一个闷头苍蝇一般,头皮一阵发麻,那表情要多难看有多难看,甚至脸都白了,他强忍着呕吐的感觉,同时刻意不去看娘娘腔,艰难地憋出两个字:“没事。”

听到徐进的话,服务员没再多问什么,而是第一时间清理现场——服务员的速度很快,只是片刻便换了一张新的桌布,并且重新给徐进上了一杯咖啡。

只是……以徐进此时的状态,就是把龙肉摆在他面前,恐怕也是没有食欲的。

“你怎么这么激动嘛!人家只是看你不开心,安慰你而已,用不着激动的,放心,人家对你没有意思……”娘娘腔略皱着眉头说道,似乎对于徐进冒冒失失的行为有些不满。

“呼!”

徐进连连吐出两口闷气,然后竭力地控制着暴打娘娘腔的冲动,道:“阿凯,之前我跟你说过今天我会帮你联系那个混血儿。”

徐进的话顿时让娘娘腔眼前一亮。

察觉到娘娘腔眸子里露出的色欲。徐进的眼角肌肉疯狂地跳动了几下,随后又道:“同样的,其他那些家伙我也会在今后给你联系。不过……我需要你为我办一件事情。”

“难道你要追到底?”娘娘有些吃惊地望着徐进:“呀,像你这么痴情的男人可是少见哦!”

望着一脸小女人姿态的娘娘腔,徐进有种抓狂的冲动,若不是还有求于娘娘腔,若不是旁边有人看着,徐进绝对拿起咖啡泼娘娘腔一脸!

“不是。”徐进的语气变得硬气了许多:“你帮我转告慕容雪,我并不知道他和李逸之间的关系,所以才会穷追不舍,今后我不会去骚扰她了。”

娘娘腔虽然那方面取向有问题,但是脑子并不笨,来到美国这么久,他对于李逸的实力也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在他看来,华人商业协会虽然厉害,可是李逸未必就比徐进差了,甚至从某种意义上讲,李逸的能量要比徐进大得多。

对此,娘娘腔本能地认为徐进得知李逸和慕容雪的关系后,主动选择放弃。

娘娘腔不知道的是,徐进这么做最主要的原因不是怕了李逸,而是担心那笔生意会黄。

无论是李逸还是徐进都清楚,洪青云只是强弓之弩。倒台是必然的事情,唯一的区别是早倒与晚倒的问题。倘若李逸与徐进合作的话,那么洪青云倒台会更快一些,且李逸控制华人帮会更容易一些。

然而……即便李逸不与徐进合作,以李逸现在的实力也足以让洪青云倒台,只是其过程有些麻烦而已。

对此,徐进提出的条件虽然让李逸心动,却不足致命。

而事实上,就算致命,李逸也不会将身边的女人当成商品去谋取利益,这一点。他和萧青山有着本质的区别!

虽然心动,却不足以致命。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这次的合作,华人商业协会根本不占据任何优势可言,毕竟华尔公司是一块发光发亮的金子,想得到华尔公司的人大有人在,一旦李逸放出出售华尔公司的消息,收购的人绝对数不胜数。

对此,徐进是自然不会放弃这次合作的,毕竟,如果让徐万福得知徐进是为了得到慕容雪而搞黄这件事情的话,徐万福绝对会发火的。

再者就是娘娘腔所说的了——徐进对于李逸是有些畏惧的,他了解李逸是那种瑕疵必报的人,他可不愿意和李逸成为敌人。

“没问题。”娘娘腔很爽快地答应了徐进提出的条件,眼睛里冒着星星,似乎想到了未来的后宫生活。

听到娘娘腔答应下来,徐进暗暗松了口气:这次的事情自己事先并不知情,倘若慕容雪主动对李逸说的话,李逸应该不会难为我吧?

心中这样想着,徐进的心情放松了许多,不过却是没有和娘娘腔继续交谈的兴趣了,而是起身离开。

十分钟后,娘娘腔来到慕容雪的房间,房间里,环球影业的专业化妆师正在给慕容雪化妆。

看到娘娘腔进门,慕容雪道:“暂时休息一下吧,一会继续。”

自从来到美国以后,娘娘腔虽然名义上还是慕容雪的经纪人,可是基本上不管什么事了,慕容雪是环球的摇钱树,环球花了大量的资金包装慕容雪,负责慕容雪的人也很多。比如这次拉斯维加斯演唱会,光是来到拉斯维加斯的环球高层就有两个,此时的他们正在召开新闻发布会,为今晚的演唱会造势。

同样的,为了不让慕容雪受到骚扰,环球动用一些关系严厉禁止记者到酒店采访慕容雪。让慕容雪可以保持一个良好的心态。

尽管娘娘腔没什么实质的权利,不过几名化妆师知道慕容雪和娘娘腔的关系很好,于是听到慕容雪的话,纷纷退出了房间。

“阿凯,你不会是又来告诉我,徐进要约我晚上出去吧?”慕容雪斜眼瞪着娘娘腔,没好气道:“阿凯,我告诉你,你再帮那个徐进牵线,我们就绝交!”

“哎哟,姑奶奶,哪有的事啊?你看我像那种人么?我只是应付他而已。”娘娘腔狡辩着,事实上,娘娘腔的存在对于徐进有着莫大的杀伤力。

娘娘腔那副着急的模样倒是让慕容雪笑了:“好吧,那你来找我做什么?”

“徐……”娘娘腔张嘴就要蹦出徐进两字。

慕容雪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阿凯!!!”

“姑奶奶,你听我说完啊。”娘娘腔一脸委屈地看着慕容雪。

或许是察觉到娘娘腔目光中的意思,慕容雪皱眉道:“说。”

“徐进让我告诉你,以前他并不知道你和李逸的关系,所以才那样……现在他知道了,以后他不会再纠缠你了。”得到慕容雪的允许,娘娘腔飞快地说道。

娘娘腔的话让慕容雪一惊,随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只见她生气地望着娘娘腔:“你告诉李逸这件事情了?”

“哎哟,我的姑奶奶,你到底什么意思嘛!我帮徐进说好话也不是,让徐进知难而退也是不是……”娘娘腔一脸要哭的表情:“你想让我怎么做嘛!”

“阿凯!”慕容雪似是真的生气了,瞪着娘娘腔质问:“谁让你告诉李逸的?”

“啊?我没有……不是我告诉他的,是那个徐进自己知道的。”娘娘腔愕然想起这事似乎不是自己主动找徐进说的,当场辩解。

慕容雪盯着娘娘腔看了几秒钟,确定娘娘腔不是在撒谎后,又问:“老实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或许是之前看到慕容雪发火,娘娘腔不敢隐瞒,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慕容雪,只是隐去了徐进给他贿赂“兔子”的事情。

说到最后,娘娘腔有些心虚地转移话题:“小雪啊,依我看,李逸现在在美国混得风生水起,可谓是威风的很,以后若是有追求你的人,你直接对那些人说明你和李逸的关系,那群家伙保证知难而退。”

“不行。”慕容雪很干脆地摇了摇头:“他在美国拥有现在的地位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出来的,而且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我不能给他添麻烦。”

说着,慕容雪幽幽地叹了口气,因为知道李逸这么拼命地向上攀爬的原因,慕容雪一直都不敢打扰李逸,上次实在承受不了思念的袭击,给李逸打了一个电话,结果和她预料中的一样,李逸很忙。

那次她多少有些失落,但更多的则是自责!

同时慕容雪也暗暗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因为这些小事去麻烦李逸。

看到慕容雪一副可怜的模样,娘娘腔忍不住道:“小雪,难道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这样下去你太累了,再者,你就不觉得委屈么?”

或许是察觉到慕容雪心情很复杂,娘娘腔没有再开玩笑。

“委屈?”听到这两个字,慕容雪脸上露出一个复杂的笑容:“如果我觉得委屈的话就不会明知他有女人的情况下和他在一起了。我有现在的地位,大半都是她给的,我还有什么委屈可谈呢?”

听到慕容雪这么说,娘娘腔有些无语。

忽然间,慕容雪调整了一下表情,随后抬头看着娘娘腔,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兴奋地问道:“你之前说,你安慰徐进的时候,徐进表现得很激动对么?”

“是啊!差点把桌子掀了。”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娘娘腔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慕容雪那双迷人的秋眸里闪过一丝狡猾,坏坏一笑:“阿凯,从今往后若是再有男人追我,你去帮我对付他们!”

“我对付?”娘娘腔一脸疑惑。

慕容雪点头:“是啊!再有人来追我,你就出面泡他们,哼哼,我就不信他们不知难而退!”

“小雪!!”这一次,生气的倒是娘娘腔了,他猛地从座位上蹦了起来:“你不能这样啊,你摆明了重色轻友啊!而且居然……居然要牺牲人家的色相!”

看到娘娘腔那副委屈的模样,慕容雪笑了,笑得十分开心。

男人和娘娘腔呆一起会十分郁闷,可是对于慕容雪来说却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情——来到美国以后,她除了每天忙工作的事情外,闲暇时间会和娘娘腔斗嘴消耗时间。

而除了娘娘腔外,她几乎没有第二个能够说话的人了。

表面上她是人气膨胀的国际巨星,可是背后的艰辛与孤独的逆袭只有她自己清楚。

每次见到李逸,她会像一只发春的小野猫一样跟李逸索取,很大程度上只是想用那种方式发泄积攒在内心的孤独,而每一次李逸都能给她最大的满足,无论身体还是心理。

否则以她的性格根本不会每次见到李逸的时候都表现得很放荡。

她,太孤单了。

然而……尽管很多时候都很孤独无助,可是慕容雪却一次又一次地克制自己不去打扰李逸,因为……她始终记得当初对李逸许下的承诺:你不要有压力,也不要给我承诺。这些我都不需要,我没有想过你会永远呆在我这边。先不说你不可能办到,就是我自己也有事业。我把身子给了你,可是我却不想让你背上一世的枷锁,而是希望你开开心心地活下去。

……

慕容雪很红,这是无法抹杀的事实。

自从《救赎》横空出世以后,她的每一场演唱会都是爆满状态,这一次拉斯维加斯演唱会也不例外。

慕容雪的拉斯维加斯演唱会在美国著名的凯撒宫大赌场的露天拳场举行,这个能够容纳十万人以上的露天拳场当晚座无虚席。

现场观众里除了一些华裔外,大多都是美国本地人,当然也有一些国外的富豪。只是那些富豪没有与普通观众坐在一起,而是坐在VIP包厢内观看演唱会。

和以往开演唱会不同,慕容雪没有打扮成神圣的白衣天使,而是换了一副造型——她穿着一件紧身的黑色晚礼服,大片光滑如玉的皮肤暴露在了空气中,在灯光下闪烁着迷人的光晕,脖子上那串黑色珍珠项链更是有些刺人眼睛。两块对称的锁骨微微吐出,性感至极。她的脚下穿的是一双黑色的水晶凉鞋,晶莹剔透的脚趾给人一种另类的诱惑。

站在包厢的窗户旁边,看着舞台上一身黑色晚礼服的慕容雪,李逸不禁有些痴了……

不仅仅是李逸,全场所有观众都痴了!

在所有人的记忆中,慕容雪的演唱会大多都是穿白色服饰,即便是有时会换衣服,但是从来都没有穿过最能体现女人性感的黑色服饰。

紧身的黑色晚礼服将慕容雪那美妙的身材完美地展现了出来,灯光下,她美得让人窒息。

短暂的安静过后,整个拳场爆发出剧烈的呼喊声,那声音响彻整个拳场上空。

“Snow!”

现场的观众整齐地喊着慕容雪的英文简称,十万观众的声音组合在一起,震天动地。

舞台上,面对观众如同火一般的热情,慕容雪表现得镇定自如,她轻轻地挥了挥手,随后,呼喊声瞬间停了下来。

随后,场内响起了优雅的伴奏,慕容雪开始了今晚的演唱。

两个小时的时间里,慕容雪向全场所有观众展现了她那令人窒息的美,展现了她那犹如天竺一般的嗓音。她将自己的嗓音送进了每一个人的灵魂深处。

她就像是一个黑夜精灵一般不断地在舞台上竭力演出,她又像一朵高贵的黑色玫瑰,用她的魅力征服着现场每一个人。

和以往所有演唱会一样,观众的热情一直持续到演唱会结束,甚至,直到演唱会结束,一些观众依然不舍得立场,而是对着大屏幕齐声唱着慕容雪之前唱过的歌。

休息室里,慕容雪没有丝毫淑女形象地喝着水,而娘娘腔则是帮她擦着头上的汗水,至于其他工作人员在演唱会结束以后是没有权利进入慕容雪的休息室的。

“小雪啊,不用每次都卖命吧?”娘娘腔看到慕容雪那副气喘吁吁的模样,忍不住说道。

慕容雪却是摇了摇头:“阿凯,歌迷们支持我是我的荣幸,我自然要尽自己最大努力让他们满意!”

娘娘腔有些无语,他想说什么,余光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看到那个身影,娘娘腔下意识地停下手中的动作,然后退出了房间。

慕容雪虽然察觉到娘娘腔走出了房间,可是却没有问娘娘腔去干什么,因为她实在太累了,累得连说话的心思都没有了。

不知不觉中,一双手搭在了慕容雪的肩膀上,娴熟地帮慕容雪揉着肩膀。

“阿凯……”慕容雪闭着眼睛,本能地喊出了娘娘腔的名字,可是猛然间觉得这手法有些熟悉,再一想,身子陡然一震,豁然从椅子上跳起。

灯光下,那张令她朝思暮想的面孔近在咫尺,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流露出的是心疼的目光,那双粗糙有力的大手并没有停下,而是继续帮她揉着肩膀。

望着眼前的一切,慕容雪吃惊地长大了嘴巴,她甚至忘记了呼吸!

或许是不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她用手揉了揉眼睛,确定没有看错后,颤抖地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李逸的脸庞,颤抖地说道:“你怎么来了。”

“来听你唱歌。”李逸轻轻地擦去慕容雪额头上的汗珠,柔声说道:“坐下,我帮你揉揉肩。”

慕容雪没有按照李逸说的那样做,而是踮起脚尖,搂住李逸的脖子,如同花瓣一般的嘴唇对准李逸的嘴唇,主动迎了上去。

这一刻,原本被抽空力气的她,身体里仿佛凭空冒出一股力气一般。

她紧紧地搂着李逸的脖子,整个人毫无保留地贴在李逸身上,用疯狂的热吻表达着内心的思念!

推荐热门小说狩猎花都,本站提供狩猎花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狩猎花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96章 【不卖!】 下一章:第298章 【迷幻的夜晚】
热门: 小神仙 帝国第一兽医[星际] 巧克力游戏 听说我是深情男配[穿书] 黑牛岭情事 每天都怕被大BOSS灭口 穿成大佬的炮灰联姻小娇妻 九州飘零书商博良 重生日本之以剑称圣 我修无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