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收?还是不收?】

上一章:第232章 【阴险人物】 下一章:第234章 【新的起点】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黑色的塑料袋里染满了血迹。袋子打开后,里面立刻冒出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朱成的脑袋上沾满了鲜血,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手里拿着朱成的人头,张德坤的脸上却依然挂着笑容,而且笑容比之前更浓了几分。

李逸,杰斯特,樱花三人都是见过血,并且手上有着许多人命,他们之所以惊讶是因为没有想到朱成会死在张德坤手里而已,至于死人的头,他们见过太多了!

短暂的惊讶过后,三人的表情相继恢复了正常。

李逸眯起眼睛盯着张德坤那张灿烂的笑容,望着那双闪闪发光的眸子沉吟了几秒钟,然后问道:“张老,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逸啊,你看看,岸边有游轮,上面还有美酒美食,我们去上面谈可好?”张德坤答非所问道。

这个张德坤不简单啊!

李逸心中暗道一句,却是点了点头。笑道:“既然张老如此有雅兴,我怎么好意思推脱呢?对了,张老,不知道你拿这人头是想煮着吃呢,还是凉拌?”

张德坤提着朱成的人头前来是想给李逸一种暗示,哪里想过吃人头?!

此时,愕然听到李逸那不冷不热的话,张德坤的手下意识地一抖,好在他心理素质极佳,终究没有让塑料袋掉在地上,只是脸上的笑容却不像之前那般灿烂,相反,笑得很勉强:“李逸,没发现你还挺有幽默细胞啊?”

李逸却是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暗地里思索着张德坤来这里的目的。

樱花和杰斯特见李逸要上游轮,下意识地要跟上来,结果被李逸给阻止了。

张德坤尚敢独自一人来见他,他若是示弱的话,那么气势便弱了。在没有搞清楚张德坤真正目的之前,气势一定不能弱下去。

此时的太阳已经升到了高空,气温骤然提高,毒辣的阳光照在河面上经过河水的反射后,刺人眼睛。

阳光下的河水并不是很清澈,相反河水里到处都是污垢,水面上更是漂浮着一些塑料袋和垃圾。

显然,对于拥有“世界之都”美誉的纽约而言,这里的环境并不算太好。经济急速增长给纽约带来了“世界之都”的美誉。同样的,也破坏了纽约的环境。事实上,不仅仅是纽约,全球任何一个角落都是如此。虽然许多人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大力提倡环保,可是效果微乎其微,毕竟在发展的机遇面前,有几个人会在乎环境?

说难听一点,人都是自私的,这一代的人可不认为他们死的时候地球会被污染的不成样子,至于他们死后地球会变成什么样子,有几个人会去关心呢?

那就好比,一个有钱的男人在花钱买处女的时候,他在乎的是享受与满足,至于那个女人是否疼,是否难过,跟他有关系么?

……

几艘装满货物的货轮在远方响着鸣笛,鸣笛声划破长空,传出去老远。

张德坤并没有拎着朱成的人头和李逸上船,他将人头交给了自己的心腹手下刑风,同样的。和李逸一样,他也只是独身上船,没有让刑风跟随。

爱德华给李逸准备的游轮虽然小了些,可是却十分的豪华,整个甲板上铺着红色的地毯,那地毯一看就是高档货色。甲板的中央摆放着一张餐桌,餐桌上摆着各式各样的点心和两瓶价格不菲的红酒。

望着那些点心,张德坤想起李逸之前的话,却是没有丝毫的食欲。

相比张德坤而言,李逸却显得很坦然,他走到桌子旁边后,径直坐下,然后拿起桌上的点心不慌不忙地吃了起来,罢了,又倒了两杯红酒递给了张德坤一杯:“张老,不管你要和我谈什么,既然你来了,那么我也不能怠慢你,来,我们先在谈事情之前碰一杯。”

之前李逸吃东西的情形完全落入了张德坤的眼里,此时张德坤胃里一阵恶心,不过却没有拒绝李逸的好意,而是十分干脆地接过喝酒,象征性地和李逸碰了一下,只是将杯子送到嘴边后,并没有喝,只是微微抿了一下。

轻轻抿了一口红酒,李逸从衣服口袋里拿出雪茄丢给张德坤一支,然后径自点着狠狠吸了一口。吐出一口浓密的烟雾,道:“好了,张老,现在你可以说你的来意了。我可不相信,你提着朱成的人头来找我,只是想和我喝喝酒,看看风景这么简单。”

李逸的语气虽然轻松,可是心中却一点也不轻松!

他和朱成暗中交易以及之前联系的事情都是秘密进行的,而张德坤如今却提着朱成的人头来见他,这摆明了是告诉他,张德坤知道他和朱成的事情。

在这样一种情形下,张德坤的来意就值得玩味了。

张德坤先是强行将胃里那股恶心的感觉压了下去,然后微笑道:“李逸,你觉得我今天来找你会是什么目的呢?”

“不知道。”李逸没兴趣跟张德坤打哑谜,很干脆地摇头。

“我知道,你很好奇我怎么会提着朱成的人头来见你。事实上,若是我换做你,我也会疑惑。”张德坤先是跷起二郎腿,点燃旱烟后,才缓缓道:“昨天去暗杀你的人是我派的,朱成是我让人杀的!”

“你倒一点也不隐瞒。”李逸的眉头死死地皱在了一起,眼前的张德坤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他直勾勾地盯着张德坤看了几秒钟后,冷冷道:“张德坤。难道你就不担心我把你扔到河里喂鱼么?”

“我为什么要怕?”张德坤一脸无惧的笑容,随后笑眯眯道:“你敢么?”

你敢么?

这三字充满了挑衅的味道,这一瞬间,李逸的表情彻底冷了下来,但是却没有动手,而是死死地盯着张德坤。

显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李逸已经不是前世那个只知道挥动屠刀的杀人机器。

“你不敢。”张德坤微笑着吐出一口烟雾,那笑容格外的自信。

望着张德坤那一脸自信的表情,李逸紧皱的眉头忽然间松开了,原本冷漠的表情也消失得无影无踪。相反,他的脸上挂起了一道笑容:“张老,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不敢对你动手?要知道,你昨天派人差点要了我的命!”

“你这不是活得好好的么?”张德坤不以为然道。

李逸语气低沉道:“活着,并不代表会忘记仇恨!”

李逸这句话声音不大,可是语气坚定,那一瞬间的表情更是有些复杂!

这句话是他内心的真实写照,他现在不但活着,而且活得还不错,可是并不代表他会忘记以前的仇恨!

察觉到李逸的表情变化,张德坤似乎猜到了什么,没有在这个话题继续纠缠下去,而是正色道:“我不瞒你,我在朱成的身边安排了人。那个人是朱成的心腹,可是朱成本人并不知道。所以,你和朱成暗中交易的事情我是知道的。”

“继续。”李逸静静地吸着雪茄,语气不冷不热。

张德坤似乎也清楚李逸要听完所有的事情才会发表意见,因此继续道:“一开始,我得知这个消息后可是很惊讶的。因为我没有想到你的野心居然大到了如此地步!我一直以为你能够在洛杉矶崛起很大程度上因为运气好,可是知道你的野心后,我才发现自己错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唐海那个老家伙是被你弄死的!”

说到这里,张德坤不由有些唏嘘,作为和唐海一个时代的人,他和唐海的交情不浅,当然,这也仅仅是不浅而已,两个喜欢阴谋诡计的人物注定不会成为知己。

不过,虽然张德坤和唐海之间的接触大多是涉及利益,可是亲口说出唐海的死,他的表情依然有些复杂的。

或许,人都很奇怪,认识的人活着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一旦死了,却又觉得有些伤感。

面对张德坤的问话。李逸选择了沉默,在没有搞清楚张德坤真正目的前,他自然不会将唐海的事情告诉张德坤。

张德坤似乎也明白这一点,他没有继续追问,而是叹气道:“李逸,唐海为人虽然狠了一点,可是像我们这种人不狠能出头么?”

张德坤忽然间的感叹让李逸有些疑惑,他虽然知道张德坤的话没错。

人在江湖飘,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

所谓的义气在黑道这个圈子存在,可是讲义气的终究只是底层的混混,能够成为枭雄人物的哪一个不是心狠手辣?

相比而言,南方黑道战神郑铁军却是一个例外了。

不过,这个例外之所以会出现,完全是因为郑铁军对于赚钱没有兴趣,而且也没有威胁到萧青山的地位而已。

“自从我得知你的野心后,我开始默默地关注你,可以说你在洛杉矶的一切我都了如指掌。对你的关注越久,我心里就越震惊!因为……你的成就足以用奇迹来形容!你不但控制了华人帮,而且还垄断了洛杉矶的走私生意,更是成为了甘比诺家族和海德古斯家族的盟友!说句实在的,你这样的关系网,就是华人帮龙头都没有!在震惊的同时,我也预感到,如果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你会掌权整个华人帮!”张德坤说到这里深意地看了李逸一眼。

李逸轻轻弹了弹烟灰,然后笑道:“你既然知道我的野心,也看好我夺权,为什么要派人杀我呢?难道你认为我死了,你就可以替代当今华人帮龙头,成为华人帮的大哥?”

“不是!”这一刻,张德坤的脸色略微有些黯淡,他的语气多少有些不甘:“无论朱成那个白痴有没有跟你说长老会和龙头不和的事情,但是以你的智商你也应该能够猜到,长老会和龙头肯定是面和心不和的!”

听到张德坤这话,李逸心中暗暗点了点头,正如张德坤所说,长老会在华人帮太特殊了,只要当大哥的人不是白痴,肯定会对长老会制定一系列制裁行动,或分化,或打压,或拉拢,总之是不会和长老会和和气气的共处,更不会让长老会团结在一起,否则的话,龙头给长老会五个老家伙的利益不够,五个老家伙可以联合起来废了龙头,立新的龙头!

罢免龙头,这是长老会最大的权利!

“现今华人帮龙头洪青云是个典型的枭雄人物,他的手段比起唐海来说只高不低,他在上位前就已经拉拢了长老会的两人,上位后更是通过一系列手段让那两人对他忠心耿耿。”张德坤继续道:“洪青云知道我为人喜欢玩阴谋诡计,所以并没有拉拢我,而是选择打压。这些年来,我和洪青云一直争斗,双方谁也没把谁干掉,也没有光明正大的翻脸,一切都是在暗中进行。”

“你和洪青云的事情和暗杀我有什么关系?”李逸不解,在他看来,既然张德坤和洪青云不和的话,那么就不应该对自己下手,相反,应该站在自己这边,一起抗衡洪青云。

“这些年来,我和洪青云斗来斗去也没斗出个结果,双方都有些累了。所以,当唐海死后,我萌生了新的念头:去洛杉矶当龙头。而洪青云似乎也不想继续和我斗下去了,对于我去洛杉矶夺权的事情,他不但没有反对,相反还很支持!”

李逸明白,洪青云是巴不得张德坤走的,张德坤一走,华人帮可以说就是洪青云一人独大了。

“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夺权失败了。”张德坤自嘲地笑了笑:“我这次派那个人杀你呢,一来是再赌一把,看能不能把你干掉,干掉的话,凭我的手段到洛杉矶掌权并非难事。干不掉的话,也没关系,反正死的那个家伙是洪青云安排在我身边的钉子,我是不会心疼的。”

一箭双雕啊!

李逸心中冷笑一声,然后淡淡道:“看来你是吃准我不敢对你下手了?”

“没错!”张德坤丝毫不畏惧地迎上李逸的目光,沉声道:“因为你是一个聪明人,你知道干掉我的后果。”

听到张德坤这么一说,李逸心中却是暗暗叹了口气。

如果……如果他不想夺权整个华人帮的话,那么杀张德坤和杀只鸡没什么区别。毕竟,以樱花和杰斯特的实力要对张德坤实施暗杀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可是,他不能不夺取华人帮的控制权!

成为华人帮龙头是回国报仇的基础,毕竟华人帮在国内还是有一些底子的,而且都是中国人,做一些事情都简单一些。

相比而言,以猛虎帮在中国南方黑道的势力,即便李逸统一了美国黑手党,要想去国内将猛虎帮连根拔起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倒不是黑手党委员会的势力不如猛虎帮,相反,黑手党委员会的势力要远远强于猛虎帮。

然而……黑手党委员会虽然强,可是毕竟是国外的黑帮!

一个国外黑帮的大哥跑去灭控制整个南方黑道的黑帮是什么下场?

找死!

国人虽然也喜欢内斗,可是对于外敌的时候会十分的团结。

准确地说就是排外!

当初,山口组挑衅萧青山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那一次的事情让整个中国黑道前所未有的团结。

所以,对于李逸而言,华人帮的大权必须要控制,只有这样,才有报仇的希望。

李逸要想当华人帮的龙头,那么是肯定不能杀张德坤的,否则就是残害同门!

残害同门是华人帮成员最不能容忍的行为!

李逸甚至可以想象,如果他干掉了张德坤,洪青云会立刻拿这件事情做文章,到时候李逸不要说成为华人帮的龙头,能不能当洛杉矶地区华人帮的龙头大哥还是一回事呢。

“只有这一个理由?”种种念头如同放电影一般在李逸脑海中闪过,可是李逸却不相信张德坤只凭借这一个理由便敢如此大胆地来见他。

张德坤轻轻摇了摇头:“当然不是,这是其中一个,也是最主要的原因。”

说到这里,张德坤停顿了一下,并且将身子前倾,用一种带着诱惑的语气对李逸道:“李逸,难道你不觉得我对你很有用处么?”

用处……

张德坤的话不由让李逸心中一动!

“李逸,你看看,为了蓄谋夺权,你可以花500万美金和朱成那个废物合作。”张德坤看到李逸的表情,自然清楚自己的话打动了李逸,于是继续道:“我虽然谈不上雄才谋略,可是自认为比朱成那个家伙强了不是一点半点。而且论在华人帮的威望及实力等等,朱成和我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望着张德坤那一脸自信的表情,李逸不得不承认张德坤说得没错!

朱成和张德坤相比确实没法比。

朱成能够混到长老的位置,完全靠着墙头草的作风。

见风使舵的作风虽然让朱成能够活得现在并且活得很好,可是却不能让朱成拥有强大的实力。

毕竟……没有太多的人喜欢给一个缩头乌龟卖命!

相比而言,张德坤就要厉害多了。

这个家伙被称之为长老会之首,明地里暗地里实力都不弱,而且和龙头洪青云斗了这么多年都没有甘拜下风,可想其实力强到了哪种程度?

然而……朱成虽然弱了点,可是也有优点的。

朱成比张德坤好控制!

在李逸看来,控制十个朱成都没有控制一个张德坤容易!

和朱成合作,李逸可以保证将朱成玩得团团转,可是面对张德坤,李逸却是没有这个把握,至少现在还没有!

今天张德坤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超出了李逸的想象范围,甚至,在李逸心里张德坤比号称萧青山手下第一智囊的美女蛇诸葛明月还要恐怖。至于和安德罗芙相比,李逸却是分不出结果,毕竟,安德罗芙从来没有对李逸玩过手段。

虽然看不出来,可是心里有种直觉告诉李逸:玩阴谋,安德罗芙能把张德坤玩死!

“李逸,你的手底下不缺武将,你那两个保镖都是很厉害的角色。”张德坤见李逸不说话,又继续道:“可是你缺少文臣。方景明算个人物,可是他很久以前就萌生退意了,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继续给你卖命,但是我敢肯定他不会给你卖一辈子的命!一旦方景明走了,你手下就彻底没有这方面的人才了。你心里也清楚,咱们这个圈子光有武将肯定是不行的,你当老大的,不可能每一件事情都过问吧?”

可以说,越听张德坤的话,李逸心中对张德坤的评价越高,可以说,张德坤是李逸目前见到对于黑道圈子最了解的一个人!

说到这里,张德坤深意地看着李逸,轻声道:“李逸,我知道你终究是要回国内的,对于你而言,华人帮的作用不在于能给你赚多少钱,而是能够给你提供报仇的平台。如果你想赚钱,凭借你那两个盟友家族,你可以赚到很多钱,你不会在乎这一点。而我的要求并不高,我只是想要华人帮总体收入的一半而已。嗯,仅仅是一半!”

“你很危险。”李逸没有立刻表态,而是微笑着望着张德坤。

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占据上风的张德坤望着李逸嘴角的笑容,心里却有些不舒服,或许,他没有想到李逸这个时候还能够笑出来罢!

“那你是选择把我扔海里喂鱼呢?还是让我当你的得力助手?”张德坤稳定心绪,笑着问道。

李逸缓缓掐灭手中的烟头:“当然是第二条。”

说罢,李逸微笑着拿起桌子上的酒杯,对张德坤做出一个碰杯的举动。

张德坤先是一怔,然后下意识地拿起酒杯和李逸碰杯。

李逸没有像之前那样只是抿一小口,而是一口气将杯里的酒喝了个精光,随后他狠狠地将手中的酒杯抛向远处的河面,问道:“张老,知道我为什么答应你么?”

张德坤犹豫了一下,道:“因为你是一个聪明人。”

“不是。”李逸摇头,随后将目光投向东方的天空,轻轻地说道:“曾经有个人对我说,一个成功的上位者用人的时候不能只用好人,适当的要用一些坏人。另外,他还告诉我,能够控制的也要用,不能够控制的也要用。你说,对么?”

张德坤愕然!

“我虽然不赞同他的价值观,可是我却很赞同他这句话。”这一刻,李逸像是在对张德坤诉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张德坤忍不住问道:“这话是谁说给你的?”

“萧青山。”

李逸缓缓吐出这个名字,语气不带任何感情色彩。

推荐热门小说狩猎花都,本站提供狩猎花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狩猎花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232章 【阴险人物】 下一章:第234章 【新的起点】
热门: 在忍界成了水影 国画 口不对心 判官 乡医艳情录 计数器少年:池袋西口公园2 阿福今天退休了吗[综英美] 你到底,有没有男朋友 面具馆 道法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