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新任龙头!】

上一章:第197章 【来者不善】 下一章:第199章 【借势】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明媚的阳光穿过玻璃窗户射进了房间里,房间里的光线十分充足,本来,在这样的环境下办公心情会非常愉快。可是,此时,这间办公室的主人却是一脸阴沉的表情,他的眼窝微微有些深陷,在脸上肥肉的遮挡下,甚至让人看不到他的眼睛。

此时的他坐在椅子上,狠狠地吸着雪茄,似乎在用这种方式发泄着什么。

他是施奈德,洛杉矶警方一把手。

“砰砰……”轻微的敲门声响起。

听到敲门的声音,施奈德掐灭雪茄,语气低沉地说道:“进来。”

施奈德说罢,房门被人推开,进门的是一个穿着警服的白人,白人在进门的时候,脚步略微有些错乱,眼角的肌肉也微微地颤抖着,显然,他有些紧张,只是过硬的心理素质让他能够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

“头,有人要见您。”白人警察对着施奈德做出一个标准的敬礼动作,小声地说道。说话的同时,白人警察小心翼翼地打量着施奈德的表情,他可是清楚,自己这位狡猾的上司这两天的心情非常糟糕。

“我不是告诉你,任何人都不见么?”施奈德眯起眼睛,十分不满地盯着白人警察:“现在警局的电话都快打爆了,你不去处理,还有心情管这种事情?”

“头……那人是一个叫房三的中国人,说是李逸让他来找您的。”白人警察语气有些恐慌地答道。

愕然听到李逸两个字,施奈德的表情总算好转了一些,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道:“去把他带进来。”

一分钟后,房三在白人警察下的领路下走进了施奈德办公室,而白人警察则是十分识趣地退了出去,同时关上了房门。

“是李逸让你来的?”施奈德冷冷地打量着房三,那目光让房三十分的不自在。

不过房三到底不是刚混社会的菜鸟,心理素质还算不错,听到施奈德的话后,立刻点了点头,道:“是的,尊敬的施奈德先生,逸哥告诉我,让我来向您领人。”

“该死的!他答应要帮我平定混乱,可是到现在不但没有做到,而且冲突扩大了,还有脸让我放人?”施奈德低声咆哮道。

房三调整了一下情绪,正视着眼前这个掌管着洛杉矶地区警察的肥胖男人,尽量用镇定的语气答道:“尊敬的施奈德先生,逸哥要我告诉您,过了今天,混乱会终止下来!”

施奈德皱着眉头,盯着房三看了好大一会,随后点头,阴测测地说道:“该死的,人我可以放,不过,你告诉李逸那个混蛋,如果他敢耍我,我一定让他付出惨痛的代价!”

施奈德其实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无论李逸是否可以终止混乱,他都不会让李逸好过。作为一只狡猾的狐狸,施奈德绝对不允许李逸这个外来的人挑战他的权威!

十分钟后,房三带着华人帮被抓的那些人走出了警察局。

被抓的人当中,除了复仇派的几个人外,其他都是中立派的人。

那些人本来对房三是没有好感的,不过房三将他们救了出来,因此,对房三的态度好转了许多。

不过,当他们向房三感谢时,房三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是逸哥让我救你们出来的。”

这话虽然说的很随意,可是却让那群人愣了半天。

似乎……他们没有想到李逸可以救他们出来,毕竟,就算以以前唐海的能量都不能办到!

不要说那些家伙,就是房三本人对于李逸也是十分佩服的。

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和施奈德做交易的,而且把施奈德吃的死死的。

将那些人带出警局后,房三不作停留,立刻带着人赶往中国城,根据李逸的安排,李逸会在中国城等他。

中国城,孟蜀当初所拥有的那家武馆被房三等人假扮日本人放火烧了,不过只是烧了一些桌椅,损害并不算太严重。

李逸回到中国城后,先是回到武馆,然后派人去请方景明等人。

武馆的大厅里,那些练武器材都被搬走了,中央摆着一张长方形的红色桌子,李逸坐在桌子的最前方,手里夹着一支香烟,静静地等着方景明等人。

小七站在他的身边,表情略有些激动,紧紧地握着拳头。

整个大厅除了小七外,并没有其他人,因为李逸只带了他一个人回中国城。

和李逸预料中的一样,第一个踏入武馆的是牛林生。

或许是因为走得太急的缘故,牛林生不但没有换衣服,甚至连脸都没有洗。他的衣服上有着刺眼的血迹,脸上也有,整个人看起来给人一种狰狞的感觉,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淡淡的煞气。

在踏进大厅的那一瞬间,牛林生便死死地的锁定着李逸。

面对牛林生那阴森的目光,李逸表情平静,同时也在打量着牛林生。

在这之前,李逸虽然无法阻止山口组对华人帮下手,可是对过程十分清楚,从契科夫提供的信息中,他看得出这个牛林生不简单。

因为……契科夫在给李逸资料的时候曾说过一句话:如果没有这个牛林生,那么中国城说不定已经是山口组的地盘了。

“辛苦了。”李逸走到牛林生面前站定,沉声道。

牛林生直勾勾地盯着李逸的眼睛,仿佛要把李逸看穿一般,几秒钟后,他声音沙哑道:“如果你有办法打退日本人,我支持你当大哥!当然,如果没有本事,我也不会反对你,只是你不要妄想让我的弟兄当炮灰,否则……”

牛林生没有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可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聪明而又直接。

这是李逸对牛林生的评价。

“我想,一会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李逸说着对牛林生做出一个请的动作。

牛林生看到李逸那副自信的表情,表情略微好转了一些,顺着李逸所指的方向坐了下去。

李逸重新回到座位上,丢给牛林生一支香烟,牛林生面无表情地接过,点着,狠狠地吸着,却不说话,气氛十分压抑。

就在这时,方景明来了。

和牛林生一样,方景明没有带任何人,独自一人来到了武馆大厅。

看到方景明那熟悉的身影,李逸再次起身迎了过去:“方叔。”

方景明平淡地看了李逸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却是没有说什么。

李逸似乎明白方景明的心思似的,也不废话,直接将方景明领到座位上。只是不知道李逸又意还是无意,他并没有让方景明坐最前面,对此,方景明似乎也不在意。

“林生,不要怪我,我不适合当龙头,也不愿意当。”方景明坐下后,没有对李逸说话,而是望着满脸血迹的牛林生,惭愧地说道:“更重要的是,就算我摇旗,也无法扭转局势。”

牛林生抬头冷漠地看了方景明一眼,却没回答。

方景明也不再解释,而是接过李逸丢来的香烟,慢慢地吸着。

李逸明白方景明是想看他接下来的表演,因此,他很识趣地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等待另外两位主角入场。

几分钟后,白河和马列肩并肩走了进来。

在进门的时候,这两个做梦都想将对方杀死的家伙一副和气的表情,看上去倒是站在了一个阵营里。

眼看两人进门,李逸起身却是没有去迎接,而是站在原地,道:“二位终于来了。”

和方景明以及牛林生不同,白河和马列两人都带着手下,而且他们的手下都配有武器。

看到李逸所站的位置,白河和马列两人均是冷哼了一声,然后走到桌边,却是不坐下。

“李逸,你他妈的到底在玩什么?帮会遇到袭击的时候,你找不到人影,这个时候你回来了,而且还他妈的坐在了龙头的位置上,你是想当大哥么?”尽管白河的岁数比马列大,可是白河的脾气比较火爆,而且没有马列懂得隐忍。马列在几年前已经吃过唐海的亏,知道隐忍是成功的秘诀,所以虽然对李逸的行为很不满,却是没有开口骂娘。

“白老大,我今天叫你们来,只是商量如何对付日本人而已。”李逸丝毫没有因为白河的骂娘而动怒,而是正色道:“当然,如果白老大想坐这个位置,我可以让出来。”

李逸这么一说,白河倒是为难了,他冷哼着瞪了李逸一眼,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而马列眼珠一转,笑着拍了拍白河的肩膀:“白老大,既然方叔和林生兄弟都来了,我们不妨坐下来看看李老大到底要干什么。”

白河虽然和马列是仇家,可是此时却表现的如同亲兄弟一般,听到马列的话后,点头坐了下来。

两人面对面地坐下,他们的手下也分别站在了他们身后,一副随时出手的架势。

“对于现在的局势,各位有什么看法?”李逸见两人坐下,也不谦让,直接坐在椅子上,沉声问道。

听到李逸的话,牛林生和方景明都没有挪动目光,不知在想些什么,而白河则是又沉不住气了,他冷笑着说道:“一个个都贪生怕死的洗净脖子让日本人家砍,能有什么看法?”

“白河,你难道不怕死?”听到白河的话,李逸没有开口,牛林生倒是开口了,脸色格外阴沉。

看到牛林生的表情,白河的目光显得有些畏惧,不过想到自己带着手下来后,胆子大了许多:“牛林生,我白河是怕死,可是比某些人强!”

“就是,要是给我一百多个弟兄,我能干翻小日本!”马列跟着附和。

两人说话的同时,有意无意地看着方景明。

牛林生听到两人的话,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选择了沉默。因为他知道,白河和马列虽然卑鄙了点,可是这话却没说错。方景明拥有最多的人不摇旗,他们的确有不出手的理由。

面对白河和马列质问的目光,方景明无所谓笑笑:“我没当龙头的本事。”

方景明的坦然倒是让白河和马列有些难看,有些无招胜有招的境界。

不过两人都巴不得方景明放弃权利,此时一听,异口同声道:“没本事就把位置让出来!”

说完,两人才听到对方也说了,略有些尴尬,不过却是表现得不明显。

方景明似笑非笑地望着两人:“我就没当过龙头,怎么让?那么多弟兄都在那里,你们有本事自己去指挥。”

方景明的话让两人无话可说。

因为他们都清楚,不要说方景明不摇旗,就算方景明让那些中立派的人跟着他们干,那些人也是绝对不会愿意的!

那些人服方景明,可是绝对不会服白河和马列,当然……也不会服李逸!

“李逸,不要卖关子了,说吧,你把我们叫来到底要干什么?”白河见无法在方景明面前赚到便宜,只好将矛头对准李逸。

李逸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略微皱了下眉头,正想说什么,却听到外面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突如其来的脚步声让方景明等人不由自主地抬起头,而李逸的眉头却是松了下来。

在方景明等人的注视中,房三一人当先,带着那些被关押在警局的华人帮成员挨个走了进来。

看到房三带着几十人进门,白河和马列两人脸色大变!

显然,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李逸可以将这些人带回来!

牛林生则是有些激动,而方景明则是收回目光,转动着眼珠,也不知在思索什么。

“逸哥,三儿按照您的吩咐把弟兄们带回来了,请指示!”房三走到长桌前,对李逸鞠躬问道。

李逸深深吐出一口闷气,径直走到房三身前,拍了拍房三的肩膀道:“三儿,事办得不错。”

说罢,李逸挪开目光,目光一一从房三身后那些华人帮成员的脸上扫过,清晰地看到,众人的表情十分复杂,有疑惑,有感激,也有激动……

“弟兄们,原本我应该第一时间去救你们的!”李逸凝视着众人,一字一句道:“不过……为了让唐叔能够在地下安息,我去做另外一件更重要的事情了,请见谅!”

说罢,李逸深深对着众人鞠了一躬,然后回头对小七道:“小七,去把井田的人头拿来!”

唰!

李逸这话一出口,大厅里顿时一片哗然!

可以说这次华人帮和山口组的争执是因唐虎的死而起,唐海的死而扩大!

华人帮之所以失控,完全是因为唐海死了,群龙无首,唐海那些心腹对山口组展开报复,后来引起连锁反应。

如今……李逸说要拿杀死唐海“凶手”的人头?

人群中最为激动的是牛林生,这个四川爷们听到李逸的话后,“唰”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死死地盯着李逸,表情相当激动!

相比牛林生而言,方景明要略微好一些,他只是有些惊讶地望着李逸,似乎没有想到李逸会做到这一点!

至于……白河和马列两人完全傻了。

对,这一刻,两人都傻了。

他们不是白痴,他们自然看得出李逸这出戏的威力有多么大。

先是救出警局的弟兄,然后拿出井田的人头……

这两件事情足以让李逸在帮会里拥有他人无法比拟的威望!

冷汗不知何时从白河和马列的额头上渗了出来,两人对视一眼,均是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担忧。

小七听到李逸的话后,二话不说,径直走向武馆里面的屋子。

随后,在所有人的注视中,小七拎着一个白色的布包朝李逸走去。

李逸接过白色的布包,打开,里面赫然是井田的人头!

井田的脸上全是血迹,一双眼睛瞪得老圆,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兄弟们!”李逸抓着井田的人头,大声道:“我没有第一时间去救你们出来,就是为了去取井田的人头!现在人头在此,还望弟兄们能够体谅!”

李逸的话一出口,那些从警局出来的华人帮众人表情立刻就变了!

他们一个个激动地看着李逸,那目光充满了尊敬。

而牛林生看着井田的人头,浑身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可以说,在所有人当中,他是最希望井田死的人!

“砰!”

李逸将人头狠狠地丢在地上,然后拍着胸脯道:“井田死了,可是山口组并没有完蛋,我们死了不少弟兄,这个仇不能不报!我李逸斗胆站出来,愿意带领着弟兄们去报仇,愿意跟着我李逸报仇的留下,不愿意的可以走!”

“我愿意追随逸哥!”人群中,一个长相普通的汉子,激动地喊道。

“我愿意追随逸哥!”

那人话一出口,其他人也开口了,顿时,整个大厅里喊声震天。

人群中,除了牛林生的几个人之外,其他人都开口了,而长桌旁边,方景明等人表情不一。

“逸哥!”就在这时,牛林生深吸一口气,径直走到李逸身边,鞠躬道:“我,牛林生,愿意带着我的兄弟跟着逸哥报仇!”

“小逸,我会让他们跟你。”方景明也表态了,他不认为李逸处心积虑做了这么多,会对付不了日本人。

眼看牛林生和方景明表态,白河和马列两人两色苍白如纸。

显然,他们都知道大势已去……

眼看李逸将目光扫了过来,白河硬着头皮迎上,道:“李逸,你救出警局弟兄,给唐叔报仇有功,可是我得对我的弟兄负责,在没有绝对把握相信你能够对付日本人之前,我和我的弟兄不会认你当老大。”

“我也是。”眼看白河表态,马列紧接着跟上。

“砰!”

“砰!”

两声枪响打破了大厅的安静,枪响过后,白河和马列的额头上多了一个血红色的窟窿,滚烫的鲜血瞬间喷了出来。两人的身子狠狠一震,然后倒在了桌子上。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包括李逸在内的所有人一震!

震惊过后,白河和马列两人的手下下意识地要拔枪。

“他妈的,如果谁在为了一己之私反逸哥,我牛林生第一个送他去见阎王爷!”牛林生的双眼发红,脸部的肌肉扭曲在一起,看上去给人一种狰狞的感觉。

看到牛林生那副表情,感受着牛林生身上那股由鲜血积攒的杀意,白河和马列的手下略微犹豫,最终放下了右手。

面对南方黑道的追杀,李逸如同丧家之犬一般逃了大半个中国!

来到洛杉矶为了出头,李逸单枪匹马去海上和非洲帮火拼!

为了达到目的,李逸忍气吞声,处心积虑,与虎谋皮,最终在蛇吞象这场游戏中胜出!

不断的努力与隐忍让他跨出了复仇的第一步!

可是……接下来,他需要承受日本人和施奈德怒火!

推荐热门小说狩猎花都,本站提供狩猎花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狩猎花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97章 【来者不善】 下一章:第199章 【借势】
热门: 我爱种田 营业悖论[娱乐圈] 名侦探的诅咒 柠檬闪电 十维公约[无限] 逍遥药仙 总裁她总是哭唧唧 未来之师厨 死亡飞行 当我怀了最后一只神明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