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安德罗芙的心思?】

上一章:第186章 【亲个嘴有什么?】 下一章:第188章 【无法超越的巅峰!】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对了,李逸,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一首《黑暗》结束,慕容雪想起了什么,不解地问道。在她看来,李逸既然是逃亡到美国来的,那么就不可能出席这种聚会,毕竟,甘比诺家族举办的聚会,可以说是代表了洛杉矶上流社会的聚会。

李逸本想告诉慕容雪自己来到洛杉矶后的经历,却听到口袋里的手机轻轻震动了起来。

听到细微的震动声,李逸心中涌出一股不好的直觉,不过还是立刻摸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唐海的手机号码。

李逸微微眯了下眼睛,然后接通电话:“海叔。”

“小逸,你过来一下,希曼先生要见你。”电话那头,尽管唐海已经竭力地去控制他的语气,可是语气中依然有股无法掩饰的兴奋,或者说幸灾乐祸更确切一些。

唐海的话让李逸心中一咯噔,不过他的表情还算正常,轻轻说了句:“我知道了。”

慕容雪看到李逸脸色有些不对劲,担忧地问道:“怎么了?是不是约翰森那个混蛋要找你的麻烦?”

“没有。”李逸微微一笑道:“你刚才不是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么?我现在是本地一个黑帮的成员,刚才给我打电话的是我的大哥,他让我过去一趟。”

“哦。”凌永兵就是以黑道起家,慕容雪作为凌永兵手中的摇钱树,平时耳目渲染,对于黑道上的事情并不陌生,对此听到李逸的话,她倒是没有惊讶,只是有些担心李逸,毕竟她知道混黑的人大多都是拎着脑袋去赌未来,绝大多数人都只有两条路,要么进监狱,要么死在黑道争斗中,当然也有一些幸运儿通过黑道发家,然后漂白,成为成功人士。

只是和前两种情况比起来,后者的可能性太低了,甚至比某个岛国找处女的概率还低。

“我在这里等你。”眼看李逸要下车,慕容雪小声说道。

李逸点了点头,却是没说什么。

明月当空,晚风吹过,李逸面不改色地走向了庄园中央的主建筑,在他走路的同时,那些暗地里盯梢的甘比诺家族保镖也纷纷跟着李逸离开。

这一切,李逸看在眼里,却是连看也没有看那些人一眼。

当李逸走到主建筑门口的时候,唐海已经在那里等候已久了。

望着唐海脸上那无法掩饰的兴奋笑容,李逸明白,唐海是做梦都想他死。

“小逸,希曼先生已经在二楼等你很久了,快跟我上去吧。”眼看李逸过来,唐海走到李逸身前,“亲切”地说道。

李逸微微一笑道:“好的,海叔。”

望着李逸嘴角那轻松的笑容,唐海心里却是有些疑惑:难道这小子不知道他惹了多大的麻烦?不可能,以这小子的头脑不应该猜不到这一点。或者说,这小子对于甘比诺家族也不放在眼里?应该不会,这小子若是有这么强,那么就不可能进华人帮。

心中暗道的同时,唐海心中的好奇却是越来越重。

大厅里,聚会依然还在继续,客人们依然把酒交谈,气氛相当融洽。只不过,大厅里少了约翰森和慕容雪的影子,这让聚会失去了一些色彩,至于李逸的离开,除了那个想着和李逸搞一夜情的贵妇人外,其他人压根就没有在意。

因此,看到李逸和唐海走进大厅,大多数人都选择了无视,只有少部分人的目光在两人的身上停留了一下。

一楼大厅通往二楼的楼梯口处站着两名面色冷漠的大汉,那两名大汉见到唐海带着李逸走来,冷声道:“唐先生,老板只让他一人进去。”

唐海点头,然后对李逸道:“小逸啊,我在楼下等你。”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唐海那表情分明是在说,我倒要看看你小子是否能走出这栋别墅。

在唐海说话的同时,那两名大汉面色冷漠地在李逸身上扫了一圈,确定李逸并没有带枪后,才带着李逸上楼。

和一楼相比,整个二楼十分冷清,甚至安静的有些过分。

二楼的书房门口,两名大汉把守在门口,见李逸被另外两名大汉带上楼后,互相交换了个眼神,然后任由李逸走向了书房门口。

“进去吧,老板在等你。”李逸来到门口后,其中一名大汉冷冷地对李逸说了一句,然后推开了房门。

和一般富裕人家的书房不同,希曼的书房并没有那种豪华的感觉,扑面而来的是一股书卷气。整个书房里摆放着四排书架,那些书架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而且那些书籍看上去有些陈旧,显然,那些书籍经常被人翻阅。

让李逸略有些惊讶的是,摆在最明显位置上的居然是《三国演义》和《厚黑学》,当然是英文版本。

希曼本来坐在书房的椅子上一边抽着雪茄,一边冷冷地打量着李逸。

当他看到李逸进入书房后,非但没有流露出一丝害怕的表情,而且连看也不看他一眼时,他不由皱起了眉头。

作为甘比诺在洛杉矶地区的负责人,希曼是通过自己不断地努力才混到这个地位的。他在甘比诺家族的血统并不算纯正,从小没有被家族那些大佬重视,而是通过自己的努力,一步一个脚印走到现在,可以说,希曼能够混到现在的地位颇为不易。

也正因为如此,希曼对于自己的地位十分看重。

在他看来,如果真的让李逸抢走了约翰森的女人,那么,他日后能否保住这个位置就是一个未知数了。

约翰森是一个贵族,准确地说,约翰森一直以贵族的规则来约束自己。他是当代甘比诺家族族长爱德华甘比诺唯一的儿子。他一生下来就拥有他人无法拥有的身份和地位,像他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焦点。

原本,只要他点头,他会成为甘比诺家族下一任族长。

可是……约翰森是甘比诺家族的一个另类。

自从生下来后,约翰森就对权谋没有兴趣,他的兴趣只有一个:征服美女。

在美国上流社会,约翰森是典型的花花公子,而被他征服的女人早已过了三位数。

当然……约翰森虽然喜欢征服美女,可是他的头脑并不差,只是他不愿意介入家族生意而已。

约翰森的偏执让爱德华颇为无奈,爱德华曾多次教育约翰森,可是效果微乎其微,无奈之下,爱德华只好放弃培养约翰森的念头,而是将所有精力放在了约翰森的姐姐安德罗芙身上。

可以说,安德罗芙能够成为甘比诺家族下一任族长最有力的竞争者,从某方面来说还要感谢约翰森的偏执。

当然,安德罗芙自身的能力也是毋庸置疑的,这些年来,她通过自己的智慧给甘比诺家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这是族人认可她的关键原因。

……

这一切,希曼十分清楚,可是李逸却一无所知。

对于李逸那副肆无忌惮的态度,希曼起初略有些不满,随后有些疑惑,最后却是笑了。

他没有立刻出声,而是微笑着看着李逸的一切举动。

终于,李逸的目光在书房内扫了一圈后,径直走到希曼的对面坐下,道:“书房很不错。”

“小子,你胆量不小嘛!”希曼看着自己的两名手下用枪顶着李逸的脑袋,可是李逸的表情却是没有丝毫变化时,似笑非笑地说道。

李逸却是没有立刻回答希曼的话,而是将手伸入口袋。

“不要动!”当他将手伸入口袋的瞬间,背后响起了一个阴冷的声音。

李逸嘲讽地看了希曼一眼:“原来甘比诺家族也不过如此。”

李逸的话让希曼的脸色有些难看,他皱眉盯着李逸看了几秒钟,然后对手下使个眼色。

看到希曼的举动,李逸不慌不忙地摸出一支香烟,点着,惬意地吸了一口后,道:“难道英俊优雅的约翰森先生要改变主意了么?”

“混蛋!”李逸的挑衅行为让希曼有些恼怒,随后他阴冷地盯着李逸道:“约翰森少爷是一个真正的绅士,他不会跟你这条可怜虫较劲。不过,你如果认为看中约翰森少爷这一点,你就可以做一些愚蠢的事情,那么你就错了!”

“那这么说来,是希曼先生你要对我下手了?”李逸对着希曼轻轻吐出一个烟圈。

李逸的话让希曼的脸色变得异常阴沉,这件事情确实是他自作主张,约翰森可以保持贵族风范,可是他希曼不可以。他必须要让李逸知难而退,如果李逸不知好歹的话,那么他只有送李逸去见撒旦。

“你们中国有个成语叫引火自残。”希曼忽然换了一个坐姿,语气也变得轻松了许多:“这个你应该清楚。”

“希曼先生的中文看来不错,怪不得会去看《三国演义》和《厚黑学》。”李逸轻轻弹了下烟灰,然后道:“希曼先生,可否告诉我,如果我不离开慕容雪小姐的话,你会怎么对付我?”

“嘿!小子,如果你真的那样做了,我保证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希曼的语气冰冷无比,眸子里闪烁着货真价实的杀意。

李逸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希曼眸子里所闪烁的杀意,可是他却坚信希曼不敢在这里动手,所以他的表情依然轻松:“希曼先生,你要考虑清楚,约翰森可是一个真正的绅士,如果你真的用低俗的手段对付我,这件事让他知道的话,就算他得到了慕容雪小姐,他也会感到悲哀。恩,用我们中国一个成语说就是胜之不武。”

“小子,你果然很聪明,怪不得连唐海那老家伙都对你不放心。”听到李逸的话,希曼忽然笑了,不过笑得很阴沉:“你说得没错,这件事让约翰森少爷知道,的确会怪罪我。可是,小子,难道我就不能找他人杀你么?生活总是充满了意外,如果你明天被汽车撞死,或者被人乱枪打死,再或者喝水的时候被水呛死,这都是有可能的。你死了,谁又知道是我做的呢?约翰森少爷知道么?”

说罢,希曼哈哈笑了起来。

正如他所说,以他在洛杉矶的地位,只需一句话,要去杀李逸的人就会多如牛毛。

毕竟,作为甘比诺家族以外的人,能够帮助希曼做件事情,那就等于让希曼欠下他们一个人情,这种好事,只要是有头脑的人都不会拒绝的。

对于希曼这番话,李逸似乎早已猜到了似的,并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更没有害怕,而是继续惬意地吐出一个烟圈道:“希曼先生,你虽然是甘比诺家族在洛杉矶地区的负责人,可是事实上,你在甘比诺家族还不算真正掌权的人物,对么?”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希曼的眼睛眯在了一起,正如李逸所说,他并非甘比诺家族真正掌权的人物,说难听点只是一个执行者而已。

李逸掐灭烟头,然后轻轻摇了摇脖子,一脸正色道:“希曼先生,你或许不知道,曾经我和安德罗芙有笔生意,而这笔生意正在进行当中。另外,我不妨告诉你,这笔生意对于甘比诺家族非常重要!”

李逸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他清晰地看到希曼听到他这番话后,脸色变了!

希曼眯着眼睛死死地盯着李逸那双漆黑的眸子,试图发现些什么,可是他失望了。

“小子,你以为我这里没有你的资料么?”短暂的惊讶过后,希曼又恢复了理智。

李逸笑着摇了摇头:“我当然相信你有我的资料,如果你连这点都办不到,那么你就没有坐现在这个位置。我想提醒你的是,你既然有我的资料,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我在中国国内的事情。虽然我曾经的老板出卖了我,可是在他出卖之前,我在中国国内还是有一定权利的,而那个时候,安德罗芙小姐正好去了中国,和我的老板谈了一笔生意,是我促成了那笔生意。不过……我真正和安德罗芙小姐谈的生意并不是洗黑钱的生意,这个我没必要告诉你,因为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因为你还没有那个资格!

这几个字犹如来自地狱的魔音一般冲击着希曼的心神,希曼的脸色不由一变,甚至身子都不受控制地颤抖了一下。随后,希曼的眼角肌肉疯狂地跳动着,他丝毫不掩饰内心的怒火,整个人看起来就像一头即将发狂的狮子,全身上下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希曼先生,您是一个聪明人,您不必这么看着我。”面对希曼的怒火,李逸一脸坦然,如果他愿意的话,他可以再10秒钟内送希曼和希曼的两名保镖去陪撒旦喝酒讨论人生,当然他是不会那么做的,而是笑着说道:“您现在最应该做的是,立刻打电话向安德罗芙小姐询问真相,我想,她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小子,如果你敢戏耍我,你会死的很惨!”希曼声音沙哑地说道。

李逸不以为然道:“曾经有很多人要杀我,可惜他们没有成功,我现在依然活着,而他们当中的一些人已经死了,当然剩余的以后也会死。”

当李逸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希曼清晰地察觉到李逸的身上涌出一股可怕的杀意,那股杀意就让希曼和他的手下脸色均是一变。希曼的两名手下下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枪,而希曼则是拿起手机拨通了安德罗芙的电话。

电话过了好大一会才接通,电话一接通,希曼像是变脸似的,立刻露出了恭维的笑容:“小姐,我是希曼,我有件事情想问你。”

“希曼叔叔,您有什么事么?”电话那头,安德罗芙刚刚谈完一笔生意,声音显得有些疲惫。

希曼小心翼翼地说道:“是这样的,你认识一个叫李逸的中国人么?”

“李逸?”听到这两个字,电话那头的安德罗芙倦意全无,而是皱眉思索了几秒钟才道:“希曼叔叔,李逸今天可是去你那里参加聚会。难道他和您发生冲突了?”

听到安德罗芙的话,察觉到安德罗芙语气中的异常,希曼心中一咯噔,却是飞快地说道:“小姐,事情是这样的……”

接下来,希曼很快地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安德罗芙,电话那头,安德罗芙听完希曼的叙述后,沉默了接近一分钟时间,才道:“告诉约翰森那个蠢货,让他立刻滚回纽约!另外,希曼叔叔,您是一个聪明的人,您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

“明白了,小姐。”希曼小心翼翼地回答。

电话那头,安德罗芙叹了口气,然后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安德罗芙忽然感到一阵全身无力,她放下电话,拿起桌子上的红酒,走到落地窗边,望着远处那淡蓝色的天空,轻声道:“我以为你变了,可是你依然没变。”

说罢,安德罗芙面色复杂地将杯中的红酒灌进了嘴里。

这一刻,安德罗芙的表情寂寞如雪,同时眸子里闪过一道坚定的目光。

而这边,希曼挂断电话后,看向李逸的目光立刻就变了,他先是对自己的手下挥了挥手。

希曼的手下虽然疑惑,可是他们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家伙,看到希曼的手势,犹豫了一下,还是退出了书房。

“安德罗芙她怎么说?”李逸沉声问道,此时的他,表情已不像之前那样轻松,而是有些怪异。

原本,他打算利用黑手党委员会政变的一些内幕和安德罗芙再做一笔生意,以此来解决这个麻烦,却没有想到,安德罗芙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而以希曼此时的表情来看,安德罗芙应该是帮了他。

希曼面色怪异地望着李逸,道:“李先生,小姐说这件事情您不用担心,她会处理。”

“哦。”李逸微微叹了口气,心中暗道:她心甘情愿地帮我么?

心中暗道的同时,李逸不由想起那一次,安德罗芙为了李逸,通过视频会议说服甘比诺家族的核心成员,同意甘比诺家族和萧青山之间的生意继续进行的事情。

可是很快的,李逸又想起安德罗芙在走的时候,对他所流露出的冷漠。

想到这些,李逸的表情有些复杂,因为,他读不懂安德罗芙这个人,安德罗芙就像一条变色龙,似乎随时随地都在改变自己身上的颜色。

希曼并不知道李逸心中在想什么,见李逸发呆,忍不住道:“李先生,为了表示我的歉意,日后您如果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可以找我。”

听着希曼的话,李逸却笑了。

李逸可是清楚,如果没有安德罗芙那个电话,希曼是绝对不会用这种表情和自己说话的!

只是,为了一个女人,而让另外一个女人出面帮忙,这让李逸心中多少有些不舒服。

李逸的本意并非如此。

事实上,在希曼打电话之前,李逸甚至不敢保证安德罗芙是否会帮他,只是他知道黑手党委员会的政变过程,所以面对希曼的时候才表现的如此有恃无恐,他清楚,以政变内幕对于甘比诺家族的价值,这件事只是一件不值得提的小事而已。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安德罗芙在不涉及利益的情况下帮助了他!

难道我误会她了么?

李逸在心中暗问着自己,答案他不清楚,不过他却知道他又欠下了安德罗芙的人情。

李逸下楼的时候,是希曼亲自陪着李逸下去的,而且希曼故意和李逸错开了半步,让李逸走在了前面。

这个小小的细节让一楼大厅里那些人脸色微微一变,那些人都是人精,自然可以通过这个小细节看出一些问题。

这其中,唐海最为震惊!

他可是清楚希曼叫李逸的真实目的,如今看到希曼一脸赔笑地跟在李逸的身后,他觉得自己的眼睛是否出现了问题,当他瞪大眼睛,确定没有看错时,他愣住了!

希曼不但放过了李逸,而且对李逸如此客气,那就只有一个解释:李逸的后台让希曼甚至整个甘比诺家族都不敢招惹!

这一刻,冷汗从唐海的额头上渗了出来,而他的后背则已经湿透了。

“李先生,大厅里的客人都是洛杉矶一些名流,我现在介绍您与他们认识。”下楼后,希曼小声对李逸说了一句。

李逸点了点头,心中却是暗道,安德罗芙,这份人情我记下了,总有一天我会加倍还给你!

推荐热门小说狩猎花都,本站提供狩猎花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狩猎花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86章 【亲个嘴有什么?】 下一章:第188章 【无法超越的巅峰!】
热门: 我做的东西红遍全星际(直播)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Ⅵ 忧郁先生想过平静生活 新疆探秘录之黑暗戈壁 带资进组的戏精 大完美主播 顶上之战[娱乐圈] 光明皇帝 霸总非要给我打钱[娱乐圈] 锦衣行:秉刀夜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