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星空之下,天台之上】

上一章:第149章 【可能么?】 下一章:第151章 【比我先死!】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演唱会已结束,舞台上已无慕容雪的身影,可是观众们依然不愿意离去,而是呆在体育场里看着大屏幕上的演唱会回放,轻声跟着唱着。

一些观众由于太过于激动,一边唱,一边流着泪水。

甚至,就连秦辉的秘书何冉的眼睛都有些发红,眼泪在眼眶打了半天转悠。

李逸和秦辉、何冉走出体育场后,整个体育场外面也是人山人海,显然,很大一部分歌迷想要慕容雪的签名CD,所以苦苦等候在那里。

对此,李逸心中却是如同明镜一般,他明白,此时的慕容雪很可能已经离开了体育场,毕竟慕容雪可是和他约好去天达集团的天台上见面。

尽管秦辉不知道李逸大半夜要去天达集团大楼的天台干什么,但并没有去问李逸,而是早早安排好了一切。

走出体育场后,因为何冉在场的缘故,李逸没有让秦辉送他去天达集团大楼,而是亲自拦了一辆出租车前往。

新年的第一个夜晚,街道上的车辆非常多,大多都是豪华轿车,数不清的汽车组成了一条汽车长龙,慢慢地在街道上爬行着。

原本只需二十分钟的路程,因为堵车的缘故,李逸四十分钟后才抵达天达集团大楼。

望着那直插云霄的大楼,李逸愕然想起了前不久,他和刘思琴曾去华青集团的大楼的天台上。那一天夜晚,刘思琴对着天空,朝着星辰与弯月将许多年来积攒的怨气全部发泄了出去。

小丫头应该去美国了吧?

远在美国的她们还好么?

李逸心中暗道一句,却是顺利地进入了天达集团的大楼,乘坐电梯朝顶楼赶去。

由于时间已晚,整个大楼里几乎没有什么人,静悄悄的。

伴随着一声脆响,电梯抵达顶楼,李逸走出电梯,径直朝天台走去。

由于秦辉事先安排,前往天台的大门并没有关闭,而是敞开的。

李逸来到天台的时候,空旷的天台上空无一人,整个天台静悄悄的。

“不准动,举起手来!”

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响起,李逸却是没有动,他早已听到了脚步声,甚至闻到了女人特有的香水味道,只是那香水味道对他来说十分熟悉。

慕容雪穿着一件白色的上衣,下身穿着一条黑色的短裙,笑眯眯地出现在李逸的面前,见李逸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时,有些郁闷道:“还想吓唬你呢,谁知道你一点也不配合!”

说话间,慕容雪的樱桃小嘴撅得老高,眸子里有一丝疲惫,但更多的则是兴奋!

“怎么会想到要来这里呢?”李逸有些不解地问道,昨天慕容雪跟他说要来这里的时候,他虽然答应了下来,可是并没有问原因。

慕容雪踏前一步,很自然地挽住李逸的手臂,将脑袋靠在李逸身上,道:“这虽然不是全香港最高的楼层,但也算比较高的了,站在这里,可以欣赏整个香港的夜景。你不觉得,我们两个人相互依偎在一起,欣赏夜景是件很浪漫的事情么?”

正如慕容雪所说,天达集团的楼非常高,周围并没有比这更高的建筑,站在天台上可以将整个香港的夜景尽收眼底。

夜晚的香港被霓虹灯的光芒所笼罩,如同一座幻景之城,远远望去,让人心灵震撼。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慕容雪的话,李逸不由想起了安德罗芙,安德罗芙似乎和慕容雪一样,都对夜景情有独钟。

夜风吹过,吹起了慕容雪的肩膀上的青丝,她脸上的妆沾了汗水,有些破损,可是并没有影响到她的容貌,夜空下的她依然是那般的动人。

“是不是来了很久了?”想到慕容雪连妆都没卸就赶了过来,李逸心头不由一暖。

“不累,和你在一起干什么都不累。”慕容雪凝视着李逸那张脸,美丽的秋眸中情意浓浓。

望着慕容雪那张微微颤抖的樱桃小嘴,李逸心中一动,下意识地捧起慕容雪的脸蛋,对着那朵鲜艳的花瓣吻了下去!

四唇相接,两人身体均是一颤。

随即,慕容雪双手搂住李逸的脖子,主动地配合了起来。

慕容雪似乎没有接吻经验,她只是傻傻地张开嘴巴,却不知该如何办,而这却难不倒李逸。

李逸熟练地撬开慕容雪的牙城,舌头如同一条泥鳅一般瞬间滑了进去,缠绕住慕容雪的香舌,用力地吸吻了起来!

与此同时,他的双手下意识地托起了慕容雪那高翘的香臀,身下早已立起的枪狠狠地顶在了慕容雪的小腹上。

从未体验过男女激情的慕容雪哪里受得了李逸这般折腾?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慕容雪那迷人的脸颊便红晕一片,美丽的秋眸紧紧地闭着,鼻子里的呼吸有些急促,喷在李逸的脸上,热乎乎的。

李逸的大手在慕容雪的后背和香臀附近游离了几秒钟,顺势伸进慕容雪的衣服里,从上而下一路上攀,一下抚摩上了那富有弹性的花蕾。

慕容雪戴的胸罩不是那种加棉的,李逸的右手抚摩在上面,只觉得掌心传来一股触电的感觉。

“啊嗯……”

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慕容雪有种被电击打的感觉,全身一阵发麻,同时夹杂着一股舒服到骨子里的酥痒,让她不由自主地轻哼了起来。

这一声轻哼就立刻点燃了李逸体内的欲望之火,欲望之火以恐怖的速度蔓延到李逸的全身。他粗鲁地将慕容雪的衣服推起,一把撕碎了那淡薄的罩子,两只白嫩而坚挺的花蕾顿时出现在李逸的眼前。

强烈的刺激已上花蕾上方的花苞鼓了起来,原本白皙的花蕾白里透红,似是要滴出水来一般。

“李逸,不要在这里,我怕……”

慕容雪一边紧紧地抓着李逸的身子,一边含糊不清地说道。

李逸之前已观察过周围的环境,周围的楼层没有比这高的,根本不会被人发现,而大楼里的值班人员已接到指示,是绝对不会贸然上来打扰他们的。

对此,李逸没有停下动作,而是一口含住了那朵娇艳的花蕾。

“啊!”

慕容雪浑身一颤,樱桃小嘴不由自主地张开,发出一声急促的呻吟,只是她似乎害怕被人听到,竭力地压制着,然而,她越压制,那呻吟却是越充满诱惑。

亲吻花蕾的同时,李逸的双手悄然伸进黑色短裙之中,贴着穿着黑色丝袜的大腿,由下而上,一路抚摩。

双重刺激让慕容雪整个人彻底陷入了欲望的海洋,她将身子靠在天台的墙壁上,闭着眼睛,含糊不清地呻吟着,同时双手紧紧地抓着李逸的衣服,两腿夹得紧紧的!

慕容雪那连绵不断地呻吟终于让李逸崩溃了,他一把将慕容雪的黑色短裙推起,拉下慕容雪腿上的棉丝袜,将慕容雪转了个身子,面对墙壁,高翘的香臀对准了李逸。

璀璨的星空下,李逸双手抓着慕容雪的花蕾,紧紧地贴在慕容雪的香臀上……

天台上充斥着慕容雪那似快乐似痛苦的呻吟,和李逸那浓重的喘息声,让整个天台充满了香艳的气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伴随着一声高昂的呻吟,两人的身子紧紧地贴在了一起,一动不动。

慕容雪原本在演唱会的时候就消耗了大量的体力,此时被李逸这么一折腾,身上已无半点力气,两腿发软,若不是李逸扶着,恐怕早已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包里有……有纸。”慕容雪娇气连连地说着,却不知那声音对李逸来说有多么的诱惑。

李逸明白慕容雪已筋疲力尽,无法再承受自己的冲击,于是飞快地从皮包里拿出卫生纸,收拾战场。

随后,李逸发现了代表女人某种意义的红色。

看到那鲜艳的红色,李逸微微一怔,之前在接吻的时候他曾怀疑过慕容雪是处,却没有想到真的是处。

“怎么,怀疑我啊?”趁李逸发呆的时候,慕容雪连忙提起裤子,整理好衣服。

夜空下,她那张原本亮丽的脸庞上布满了绯红,那双眸子水汪汪的,仿佛要滴出水一般。

“不……不是!”李逸有些尴尬地摇了摇头。

慕容雪脸红着瞪了李逸一眼,准确地说是瞪了李逸那杆枪一眼:“还不快把它藏起来,真不害臊!”

李逸尴尬地提起裤子,柔声道:“弄疼你了吗?”

“你说呢?跟个狼崽似的,胸衣都被你撕碎了,你赔我。”话虽然这样说,可是慕容雪却无半点责怪的意思,倒是一脸满足的表情。对于一个女人而言,能将自己宝贵的第一次送给最心爱的男人,哪怕最后会是一个悲剧,也注定无悔。

当然,也有一些保守的女人喜欢在新婚之夜,将自己的处子之身交给和她走进婚礼殿堂的男人,这些女人中大部分都会获得幸福,而也有一部分人会后悔终生。因为,当她们领取了离婚证的时候才发现,她们保存了二十几年的身体最后送给了一个王八蛋!

听到慕容雪让自己赔胸衣,李逸有些无语,也不说话,而是一把将慕容雪抱在了怀里,然后走向了天台的边缘。

慕容雪像只小猫一样蜷缩在李逸怀中,将脑袋贴在李逸的胸口,听着李逸那有力地心跳,轻声道:“要是永远可以这样该多好。”

李逸没有回答慕容雪的话,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因为他虽然有了一个初步的计划,但是明天的路到底在何方,他也无法预测。

刚才他一时冲动要了慕容雪,此时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给慕容雪一个满意的答复,甚至连一个最起码的承诺都没有!

望着李逸脸上缓缓呈现的自责,慕容雪微微一笑道:“你不要有压力,也不要给我承诺。这些我都不需要,我没有想过你会永远呆在我这边。先不说你不可能办到,就是我自己也有事业。我把身子给了你,可是我却不像让你背上一世的枷锁,而是希望你开开心心地活下去,有空来香港看看我,这样我就满足了。”

听到慕容雪这一席话,李逸心中被一种叫做感动的东西塞满了,他情不自禁地俯身在慕容雪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慕容雪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着这一吻,嘴角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随后,李逸抱着慕容雪来到了天台旁边,望着远处那迷人的夜景,慕容雪忽然感叹道:“知道吗?自从我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就觉得我们之间会发生什么。”

“是吗?”李逸觉得有些荒谬。

慕容雪见李逸有些不信,哼哼道:“哼!我就知道你不信。我可没骗你,那是女人的第六感,很准的!”

此时的慕容雪和舞台上的慕容雪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调皮的像个小孩。

然而,若是让那些苦苦等候在体育场外的人知道李逸和慕容雪在天台上缠绵,恐怕会把李逸轰杀成渣吧?

“命运似乎很无常,我曾想过我们会见面,但是没有想过是在这种情况下。”李逸微微叹了口气,感慨道。

慕容雪点了点头,道:“是啊!我原本打算去上海开演唱会的时候去找你呢,却没有想到你……”

慕容雪说到这里,似乎担心李逸会不高兴,连忙将后面的话咽回了肚子里,同时一脸担忧地望着李逸,生怕李逸会生气。

李逸并没有像慕容雪想象中的那样露出一副恼怒的表情,他的表情十分平静,犹如没有波澜的湖面。

“能给我讲讲事情的具体经过吗?”昨天夜里,慕容雪虽然对李逸的遭遇十分好奇,可是一直忍着没有问出口。刚才她与李逸突破最后一层关系,并且看到李逸似乎不忌讳说那件事后,她忍不住问了出来。

李逸点了点头,道:“从我裤兜里拿一下香烟。”

慕容雪乖巧地从李逸的裤兜里帮李逸拿出香烟,抽出一支递到李逸嘴里,然后用打火机点着。

李逸狠狠吸了一口香烟,顺着风向吐出一口烟雾,然后开始了诉说。

李逸的语气平静,语速不快不慢,原本惊心动魄的事情被他说成了流水账。

然而,即便是流水账,以慕容雪的智商也能猜到其中的凶险程度。

“你一路逃到香港一定很惊险吧?”慕容雪心疼地看着李逸。

李逸轻轻摇了摇头:“算是有惊无险吧。”

尽管李逸一路被围追堵截,可是和前世国际刑警围剿相比,这次的力度要小很多,只是他不再像前世那样有组织给他擦屁股,同时接应他,增大了跑路的难度。

其中,在广州车站那次应该算是最危险的了,而且被那名警察瞎猫碰到死耗子打了一枪。

“我不希望你出事。”慕容雪伸出手,轻轻抚摩着李逸那粗糙的脸庞,柔声说道。

李逸深深吐出一口烟雾,道:“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我的命还要留着报仇呢。”

“你恨他对吗?”慕容雪问道。

李逸很干脆地点了点头:“虽然他以前做过太多不对的事情,可是我原谅了他,认他当父亲,并且的不惜一切帮助他。表面上,他给了我身份和地位,让我的付出有了回报。可是,他是我的父亲!”

李逸说到父亲两字时,尽管他已竭力控制,可是声音依然有些颤抖。

“他是我的父亲啊!他说过,这辈子会尽最大努力来弥补他过去的所作所为!他说过,无论发生任何事情,都不会让我受一点委屈!他说过,无论我做什么事情,他都会站在我这边!”说到这里,李逸笑了,笑得很自嘲:“可是到头来呢?他一句话不但收回了我的身份和地位,还要置我于死地,让我成为一条丧家之犬一般逃了半个中国!”

“对不起。”慕容雪见李逸的表情有些激动,有些自责怪。

听到慕容雪的话,李逸的表情再次恢复了平静:“在这些日子里,我在想,他以前对我说的话是不是都是假的。不过,我要感谢他,是他让我早点看透了他这个人,否则以以前的情况发展下去,我肯定会为他而去死!”

说到这里,李逸不由想起当初要出战对付田滕冈的时候,安德罗芙曾问他,值得么?

值得不值得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是我的父亲,如果他需要我的帮助,我不会袖手旁观。

如今想起当初的回答,李逸觉得这是天底下最冷的笑话!

俗话说虎毒不食子,在李逸看来,萧青山的心比老虎毒太多了,他甚至怀疑萧青山的心是不是肉长的。

尽管前世的李逸没有体验过亲情的感觉,但是,在他亲手杀死组织里的叛徒时,他的心情一样会难受。

而如今,他却不清楚,萧青山在派人追杀他的时候,心到底会不会痛。

望着李逸那张平静的脸庞,慕容雪明白,那平静底下所掩藏的是狂风暴雨,虽然她不知道李逸会怎么做,但是她清楚,自己喜欢的男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你明天要走了对吗?”慕容雪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些失落地问道。

李逸歉意地点了点头,道:“请原谅我的自私,我必须要去做一些事情!”

“我理解,也不怪你。”慕容雪微微一笑,道:“不过,我想在你走之前好好爱我一晚上!”

推荐热门小说狩猎花都,本站提供狩猎花都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狩猎花都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149章 【可能么?】 下一章:第151章 【比我先死!】
热门: 怪他过分可爱[快穿] 高校推理笔记 甘之如饴 穿成炮灰替身后我怀了崽 将进酒 神棍下山记 五只小猪 空中杀人现场 我主沉浮 诸天万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