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璀璨 Chapter 23

上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22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2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两个小时后。

洛兰的战舰到达英仙二号太空母舰。

身材魁梧的林森上尉已经等在港口,舱门一打开,他快步走上来,对洛兰敬礼:“陛下。”

洛兰问:“现在情况如何?”

林森打开所有监控视频给洛兰看:“因为人员众多,目前只疏散了三分之一。”

所有接到命令的军人都暗中集结,悄无声息地行动,从四面八方汇聚向停泊在港口的战舰和飞船。

按照洛兰的命令,战斗人员和非战斗人员以演习的名义小队集结、安静疏散,全部撤退到可移动载体中,做好随时离开太空母舰的准备。

洛兰质问:“为什么这么慢?”

林森解释:“因为陛下要求不能惊动左丘白,所以不能动用警报召集、不能大规模结队撤离、不能发出声音惊动他人,现在的速度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不可能更快。”

洛兰无奈,只能说:“尽力再快一点。”

“是。”林森调出一段视频,指着一个娃娃脸的文职军人说:“左丘白的随行人员里的确有一个叫潘西,是左丘白的秘书。”

紫宴盯着视频看了一瞬,根据潘西的走路姿态判断:“他不是奥丁联邦的军人,应该是小莞口中的‘潘西教授’。”

洛兰问:“左丘白那边现在什么状况?”

林森打开会议室的监控视频给洛兰看,“因为投降的主要条件事先都已经沟通好,预定的会议时间在一个半小时左右,只是一个签字仪式,其实没有多少需要商谈,元帅已经尽力拖延时间。”

宽敞的会议室内。

长方形的会议桌两侧,几十个英仙二号和北晨号的重要将领面对面地坐着,林坚和左丘白在正中间,双方就北晨号的投降条件一一商谈。

左丘白态度诚恳,语气温和,言辞有理有据。

作为曾经的大法官,他精通问讯,很清楚如何掌控谈话节奏和对话方向,即使林坚有意拖延时间,经过两个小时的谈判,谈判依旧进展到尾声,只差最后的签名。

林坚磨磨蹭蹭地抓着每个细节纠缠。

左丘白一边微笑着倾听,一边状似无意地查看会议室四周。

冥冥中,他像是感觉到什么,视线看向监视器,若有所思地停顿了几秒才移开。

洛兰说:“林坚再拖延,左丘白就要起疑了。”

她立即给林坚发信息:“同意签署协议,告诉左丘白我到了,会出席庆祝宴会。”

林坚扫了眼个人终端,若无其事地说:“我对最后一条没有意见,诸位呢?”

没有人出声反对。

林坚站起来,笑着伸出手,对左丘白说:“欢迎阁下加入阿尔帝国,成为阿尔帝国的公民!”

左丘白和林坚握手。

林坚说:“陛下的战舰已经到达英仙二号,换套衣服就会赶过来,正好我们签完字,陛下可以出席我们的庆祝宴会。”

左丘白满面笑意,温文尔雅地说:“太好了!”

————·————·————

双方的官员审核完文件,递交给林坚和左丘白。

林坚和左丘白拿起电子笔签名,加盖生物签名。

洛兰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紫宴站在她身旁,也一直看着监控视频。

洛兰问:“你觉得左丘白是真投降吗?”

紫宴说:“我五十多年没有见左丘白,不知道他现在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但如果我是他,即使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投降,也不会这么平静坦然。就如同我现在,即使坚信自己的选择是为了异种好,没有错,但每每想到奥丁联邦,我依旧会愧疚不安,觉得自己背叛了奥丁联邦,背叛了已经牺牲的所有战友,无颜面对他们。”

洛兰侧头看向紫宴。

紫宴盯着监控屏幕,脸上戴着面具,看不到他的表情。

洛兰收回了目光,若无其事地说:“有一个人说……殷南昭说楚天清和楚墨不是叛徒,他们一切行为的动机是为了保护异种,左丘白肯定理解他们的所作所为,才会选择站在他们一边。现在,他能这么平静坦然,没有觉得愧对父亲和弟弟,也许根本原因就是他根本不会背叛楚天清和楚墨。”

紫宴听到“殷南昭”的名字,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洛兰,又看向监控屏幕。

……

双方的官员和将领热烈鼓掌,林坚和左丘白并肩站立,面朝镜头握手合照,表示北晨号的投降协议正式签署完毕。

出席会议的全部官员大合影时,林森按照洛兰的要求,提前安排好一个工作人员故意表现得趾高气扬,对左丘白手下的一个将领呼来喝去,粗鲁地将他推到一旁,满脸都写着“低贱的异种靠边站,别来碍眼”。

那个将领军衔不低,在奥丁联邦也是受人尊敬的一位军人,现在却连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都敢对他毫不尊敬,气得满脸不忿、手都直打哆嗦。

其他人都很尴尬,连不知情的林坚都一脸难堪,迅速命人把那位工作人员带走,左丘白却泰然自若,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洛兰想起左丘白以前维护封林的样子,每次清清淡淡、不温不火,却总能挤兑得棕离和百里苍败下阵来。

“左丘白是一个能忍气吞声的人吗?”洛兰看向紫宴。

紫宴面色凝重:“尽全力疏散人员,能疏散多少是多少!”

————·————·————

最后一丝侥幸落空,现在只能面对和解决。

洛兰坐到椅子上,手臂斜撑着头,盯着三维的太空母舰构造图,皱着眉头思索。

对左丘白而言,什么时间发动病毒袭击最好?

当然要阿尔帝国的重要人物在场时最好。

刚见到林坚时,不算最佳时机。

因为刚刚见面,正是戒心最重的时候。

最好的袭击时机是谈判中间,人数多、戒备低,但左丘白放弃了,因为知道她要来。元帅再重要,也不如皇帝重要。

左丘白肯定希望把皇帝和元帅一网打尽。

洛兰用自己做诱饵,让左丘白推迟了袭击,但左丘白直觉敏锐、行事果决、手腕狠辣,她想再拖延时间很难。

洛兰问:“还需要多久才能把所有人疏散完毕。”

林森说:“还有四十万人,至少还需要四个小时。”

紫宴说:“以左丘白的性格,最多再拖延一个小时。”

洛兰完全同意紫宴的判断,她指指停泊着左丘白战舰的七号港口,“除了战舰、飞船这些可移动载体,类似的太空港是不是也可以脱离太空母舰?”

“是。”

“可以装载人员吗?”

“可以。但它们没有飞行系统,只可以脱离,不能在太空中飞行。”

“标记出所有可移动港口,安排所在区域的人员就近撤离到可移动港口。”

“是!”林森下达新的命令。

紫宴看完中央智脑统计的新数据后,说:“一个小时最多可以撤离二十万人,必须放弃一半的人。”

洛兰看向观景窗外。

只能保住一半人的性命。

谁该生?谁该死?

谁有权力决定二十万人的死亡?

紫宴说:“必须做决断,如果稍有犹豫,给了左丘白机会,也许会连另外的二十万人都保不住。”

他和左丘白一起长大,很了解左丘白的为人。左丘白看上去清清淡淡,一直是他们中间最没有攻击感的一个人,但不管是阴毒的棕离,还是火爆的百里苍,都十分忌惮他,不愿和他为敌。

林森上尉越听越觉得不对劲,忍不住问:“什么决断?为什么要放弃一半的人?不是军事演习吗?”

没有人回答他。

林森上尉询问地看向谭孜遥,谭孜遥回避了他的目光。

洛兰打开个人终端,把刚才的模拟实验放给林森看。

林森看完视频,满面惊骇,忍不住看向洛兰面前的太空母舰构造图。

太空母舰的中央区用红色重重勾勒了一圈,他刚才一进来就看到了,没有多想,现在却觉得触目惊心,像是用鲜血画成的死亡禁地。

林森忍不住说:“元帅和几位将军都在中央区,至少要让他们撤离。”

“他们就在左丘白的眼皮底下,一旦离开就会惊动左丘白。”

紫宴指指会议室,再指指距离会议室最近的封闭闸门,智脑立即给出最近的逃生路线图。即使全速奔跑,也要至少三四十分钟,根本没有足够的时间撤离。

林森想到刚才看完的模拟实验,不愿相信地问:“视频里的事真有可能发生吗?”

洛兰说:“以楚墨和左丘白的性格,病毒只会更强,不会更弱。”

林森脸色发青,双手紧紧地握成拳头。

为了保全另外二十万人的性命,林坚元帅和其他二十万人就要变成六亲不认的怪物,互相撕咬吗?

最后要么变成怪物活下来,要么死亡?

可是,如果不这么做,难道整艘太空母舰上的人都感染病毒,变成怪物吗?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22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23
热门: 从1983开始 雅拉冒险笔记 邪兵谱 王爷他有病 死亡循环 完美人生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为你师表 覆手 失忆后我招惹了前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