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8

上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7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8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今天,我们聚集在这里,怀着悲痛的心情一起哀悼,帝国失去了一位卓越的战士,我们失去了一位可靠的战友……”

林楼将军身穿笔挺的军服,站在最中间致悼词。

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站满了神情肃穆的军人,整个林榭号战舰都沉浸在沉重的悲伤中。

洛兰环顾四周。

那一张张压抑悲痛的面容让她意识到,虽然小角只是她一个人的傻子,但此时此刻有很多人和她一样在为小角的离去难过。

林楼将军按照林坚元帅的指示对全军宣布,肖郊舰长在驾驶战机侦查敌情时,不幸被奥丁联邦的炮弹击中,战机炸毁身亡。

所有军人反应激烈,尤其跟随林榭号战舰在奥丁星域作战的舰队,几乎群情激昂、人人请战,想要为肖郊复仇。

林楼将军强行把他们的战意压制下去,却不可能压制他们的悲痛。

从军官到士兵,每艘军舰上都弥漫着悲伤愤怒的情绪,他们甚至迁怒于传说中那个不待见肖郊的“高层人士”,为肖郊愤愤不平,为什么立下这么多战功却连将军都不是?

民意不可违、军心不可抗。

林楼将军没有办法,只能向洛兰汇报,请她追授肖郊为将军。

洛兰不但同意了林楼将军的请求,还亲自赶到林榭号战舰,参加肖郊的没有遗体的太空葬礼。

林楼将军说完悼词。

以林榭号战舰为首,所有军舰警笛齐鸣、万炮齐发,为肖郊送行。

礼炮在太空中汇聚,环绕着林榭号战舰变成璀璨的烟花,让漫天浩瀚星辰都黯然失色。

所有军人抬手敬礼。

洛兰凝视着窗外的烟花,眼眶发涩。

朝朝夕夕、夕夕朝朝。

一枕黄粱、南柯一梦。

当年,亲手把异样的心思酿造成酒,既暗自希望朝朝夕夕、夕夕朝朝永相伴,能有个结果,又害怕一切终不过是一枕黄粱、南柯一梦,如烟花般刹那绚烂。

命运似乎永远都是好的不灵坏的灵,最终一语成谶,只是一场梦。

————·————·————

仪式结束后,洛兰在警卫的护卫下离开。

霍尔德快步穿过人群,想要挤到洛兰身边,警卫们把他挡住,示意他后退。

洛兰看了眼清初。清初走过去,让警卫放行,带着霍尔德走到洛兰面前。

霍尔德紧张地抬手敬礼,另一只手紧握着刚才他代替肖郊领的勋章。

洛兰问:“什么事?”

霍尔德紧张地说:“陛下,肖舰长有一位女朋友,应该由她保管这枚勋章。她叫辛洛,是一位军医,我告诉过长官,应该邀请她来参加葬礼,但他们说查无此人。陛下,我没有撒谎,肖舰长真的有个叫辛洛的女朋友……”

“我知道你没有撒谎,因为她来参加葬礼了。”

霍尔德既如释重负又困惑不解,忍不住四处张望,“辛洛在哪里?”

洛兰轻声说:“我就是辛洛。”

霍尔德满面震惊地瞪着女皇。

洛兰食指搭在唇前,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示意他保守秘密,然后转身离去。

“陛下……”霍尔德愣了一瞬,急忙去追女皇,被警卫拦住。

洛兰回头看向霍尔德。

霍尔德抬起手,想要把勋章递给她。

洛兰说:“你留着吧!如果小角还活着,肯定也愿意给你。”

霍尔德收回手,对洛兰敬军礼,诚挚地说:“陛下,请保重!”

洛兰轻轻颔首,转过身,在众人的护卫下离去。

————·————·————

洛兰的行程很紧,本来应该立即返回奥米尼斯星,但洛兰临时起意,向林楼将军提出要求,想去看一下小角住过的舱房。

林楼将军把她带到舰长休息室,“自从肖舰长走后,只有我进去查看过一次,不过我什么都没动,里面一切都维持原样。”

洛兰示意他们在外面等,她一个人走进舱房。

这是她第一次来这里,可这里的一切对她而言并不陌生。因为这些年和小角视频通话时,她常常见到这里。

外面是会客室,里面是休息室。

走到休息室门口,一眼就看到小角说的观景窗——能看到星星,她会喜欢的窗户。

整个房间并不大,但也许收拾得太过整洁干净,没有一丝人气,就像是从来没有人居住过,显得十分空荡。

难怪林楼将军说他什么都没动,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动。

洛兰打开保鲜柜的门,随手拿了瓶饮料,走到床沿坐下,正好对着一窗星河。

很多次,小角都坐在这个位置和她说话。

洛兰拿着饮料,默默地望着浩瀚星河。

半晌后,她站起。把饮料放下时,留意到酒瓶上的小字。

南柯一梦。

洛兰禁不住自嘲地笑笑。

洛兰走出休息室,打量四周,看到会客室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礼盒。

她站得笔挺,专注地凝视着盒子。

里面装着她亲手一块块烤好的姜饼,其中一块姜饼上写着五个字,外面是她特意设计、手绘了玫瑰花的礼盒。

可是,他收到盒子后,没有丝毫兴趣,压根没有打开看,就随手放在了桌子上。

那块放在正中间的姜饼,成为了一个她终于鼓足勇气说出口,却永远不会有人听到的秘密。

洛兰微笑着拿起盒子,转身朝门外走去。

十年前,小角紧张地等在她办公室外面,忐忑不安地把亲手做好的姜饼送给她。她漫不经心,完全没有当回事。

十年后,当她终于珍之重之地想要回应他的心意时,他却早已经不在了。

也许,她应该为小角高兴,因为命运帮小角复仇了。

————·————·————

洛兰回到自己的战舰,准备休息。

清初匆匆进来,向她汇报:“奥丁联邦政府联系我们,联邦执政官辰砂阁下,要求和陛下对话。”

洛兰沉默了一瞬,说:“给我十五分钟。”

洛兰迅速穿衣化妆。

对着镜子检查仪容时,她的心情十分微妙。

似乎是要去见生死之仇的敌人,必须穿上密不透风的铠甲,才能打赢这场恶战。

又似乎是要去见移情别恋的旧情人,唯恐打扮不当泄露了蛛丝马迹,留下笑柄。

十五分钟后,洛兰穿戴整齐,走进办公室·。

她对清初点了下头,示意可以开始了。

清初接通信号。

一身军装的辰砂出现在洛兰面前。

洛兰平静地看着辰砂,一丝异常都没有,就好像奥丁联邦的执政官一直都是辰砂。

辰砂客气地说:“幸会,女皇陛下。”

洛兰也客气地说:“幸会,执政官阁下。”

“今日联系陛下是想和陛下谈谈两国之间的战争。”

洛兰礼貌地抬了下手,示意:请继续,我在洗耳恭听。

“我希望阿尔帝国无条件撤出奥丁星域。”

“如果我们不撤兵呢?”

“死!”

洛兰面无表情地看着辰砂,辰砂也面无表情地看着洛兰。

无声的对峙中,两人都眼神坚毅犀利,没有丝毫退避。

洛兰突然问:“楚墨在哪里?”

“死了。”

“楚墨在临死前有没有异变?”

“有。”

“只有你接触过楚墨?”

“是。”

“楚墨异变后用自己的身体刺伤过你?”

“是。”

洛兰明白了楚墨的计划。楚墨是想通过自己感染辰砂,但他不知道辰砂的身体经过千百次的药剂实验,早已经产生抗体,不可能被感染。

洛兰问:“你知道楚墨在研究什么吗?”

辰砂已经察觉洛兰对楚墨的研究非常忌惮,毫无疑问她知道楚墨在研究什么。

考虑到阿尔帝国针对异种的秘密实验,为了制衡,辰砂没有告诉洛兰,他进入实验室时,所有文件资料已经被销毁,整个基因实验室都被炸毁,所有基因研究员要么变成实验体死了,要么失踪了不知去向。

辰砂简单地说:“楚墨在临死前,向我展示了他的研究成果。”

洛兰问:“你赞同他的研究?”

辰砂很外交技巧地回答:“有时候不是我们赞同不赞同,而是外界有没有给我们选择。”

“你在威胁我?”

辰砂笑,“阿丽卡塔星深陷阿尔帝国的重兵包围中,明明是你在威胁我。”

洛兰冷漠地说:“这可不算是威胁。”

辰砂质问:“那什么算威胁?絜钩计划吗?你是本来就想灭绝异种,还是知道了楚墨的研究后才想这么做?”

洛兰的心口犹如被千斤重锤狠击了一下,不知道是辰砂问出的这句话,还是因为絜钩计划四个字。她讥嘲地问:“絜钩计划是阿尔帝国的最高机密,阁下如何知道的?”

辰砂没有说话。

洛兰目光放肆地盯着辰砂的身体,上下打量,“以阁下的身材和体能,我付出这点嫖资还算物有所值。”

辰砂笑了笑,说:“的确!如果不是因为这份资料实在太重要,即使为了联邦,我对陛下也实在难以下咽。”

洛兰笑吟吟地说:“很可惜,让你白白献身了。为了保密,那份絜钩计划不全,只是我故意扔的一个鱼饵。”

辰砂盯着洛兰。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7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8
热门: 重生之嫡女无双 古玩生死局:一盏失落500余年的琉璃佛灯,一个曾经改变国家历 孤独的精确度 逝者证言:跟着法医去探案 被所有人厌恶后我成了万人迷[穿书] 龙血武帝 在情敌面前A变O后我怀孕了 无声告白 一卡在手 恐妻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