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4

上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4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4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左丘白心思剔透,看到两人的表情眼神,立即猜到前因后果,不禁笑着鼓掌,“难怪公主殿下不好好地待在阿尔帝国喝下午茶,要跑到前线来送死,原来是想见元帅阁下。”

邵茄和林坚都沉默不言。

邵茄不说话是因为在生命最后一刻,不想否认自己的心意,恨不得大声说出来,让全世界都知道她爱林坚!

林坚懂得她的心意,所以用沉默回应,当众承认了他和邵茄的确有私情。

左丘白笑看着林坚,“只要元帅阁下命令战舰后退,我就把你的情人毫发无损地还给你。”

林坚眼神悲痛欲绝,语气却没有丝毫迟疑,一字字下令:“积水号战舰拦截,天馋号战舰掩护。”

“既然元帅不怜香惜玉,我只能杀了邵茄公主。”左丘白看着邵茄公主,眼睛里满是讥讽和哀悯,“你为林坚元帅冒死跑来战场,他却丝毫没把你当回事,值得吗?”

邵茄公主压根不理他,只是专注地看着林坚,似乎一秒时间都不愿浪费。她甚至硬生生地挤出一个灿烂的笑,用伪装的坚强告诉林坚:没有关系,我不怕死!

林坚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她,满腔柔情毫无保留地通过眼神表露出来。

“今日,我请在场各位,阿尔帝国和奥丁联邦的所有战士见证,我林坚愿以你英仙邵茄为我的合法妻子,并许诺从今以后,无论顺境逆境、疾病健康,我将永远爱慕你、尊重你,终生不渝。”

左丘白愣了一愣,不知道想起什么,眼里闪过一丝怅惘,明明已经抬起手要下令射杀邵茄,却暂时停住,任由他们把话说完。

邵茄公主又惊又喜,霎时间泪如雨下,脸上却满是开心喜悦的笑,“今日,我请在场各位,阿尔帝国和奥丁联邦的所有战士见证,我英仙邵茄愿以你林坚为我的合法丈夫,无论顺境逆境、疾病健康,我将永远爱慕你、尊重你,终生不渝。”

左丘白挥挥手,示意士兵击毙英仙邵茄。

士兵举枪,对准邵茄公主的太阳穴。

邵茄公主冲林坚俏皮地笑笑,“林先生!”似乎在得意自己终于心愿得逞,把林坚追到手,变成了自己的丈夫。

林坚也笑笑,“……林夫人!”

以我的姓氏为你的名。刚刚才明白多么想一辈子这样称呼你,却已经是此生的最后一声呼唤。

林坚双眼充血,身体都在发颤,却始终没有下令撤兵,依旧让积水号战舰和天谗号战舰配合着阻击北晨号。

士兵按下扳机。

砰一声,子弹飞射而出。

左丘白突然闪电般出手,把英仙邵茄拽到怀里,子弹贴着邵茄公主的额头飞过,脸上擦出一道长长的血痕。

刹那间,生死惊魂、劫后余生。

邵茄公主脸色煞白,全身簌簌直颤,抖得犹如筛糠,直接晕死过去。

林坚虽然没有昏倒,可也头晕目眩,要双手撑在指挥台上才能站稳。

“邵茄……”

林坚完全不知道左丘白为什么会临时变卦,让邵茄公主死里逃生,只看到他表情诡异,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屏幕。

英仙洛兰的声音响起:“林坚元帅,请你继续指挥战役,这里交给我处理。”

林坚这才明白是女皇陛下强行插入了他们的通话中。虽然女皇陛下什么都没有说,可是他对陛下有着盲目的信任,立即认定邵茄的命已经保住,毫不迟疑地退出了通话。

刚才身临绝境,要眼睁睁地看着邵茄死在自己面前时,他没有落泪,这会儿知道邵茄能活下来时,他却满眼都是泪意,怎么控制都控制不住。

林坚低头盯着作战星图,迟迟没有开口说话。

指挥室内的军官和士兵各忙碌各的,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可嘴角都禁不住微微上翘,眼神份外柔和。

他们可是刚刚参加完元帅的婚礼,都是元帅的证婚人呢!等这场战役结束时,他们都可以向元帅讨杯喜酒喝。

只要他们都活着,只要大家都活着!

————·————·————

左丘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的全息虚拟人像——

一个穿着白色研究服、戴着黑框实验眼镜、头发挽在脑后盘成发髻的少女。她打扮得和封林一模一样,长得也有点像封林。

英仙洛兰一脸漠然地用枪指着她的太阳穴,似乎完全没把她当成一个活人。

左丘白声音发颤,“她是谁?”

洛兰用枪顶了下女子的头,示意她开口。

少女怯生生地开口:“我是封小莞。”

“封小莞?”左丘白喃喃低语,表情似悲似喜,“封林的女儿?”

他记得很多年前,英仙洛兰就说过封林有一个孩子,后来楚墨和他都追查过,却没有丝毫这个孩子的踪迹,就都认定孩子早已经死了。

左丘白突然发现孩子的年龄不对,清醒了几分,对洛兰说:“我不相信,她不可能是封林的女儿!”

洛兰把一个文件包发给左丘白。

左丘白看到里面有两个视频文件,立即点击播放——

宽敞的屋子里,空空荡荡,没有窗户,只屋子正中间的桌子上放着一盏节能灯,四周一片昏暗。

一个披着白色裹尸布,全身上下遮盖得严严实实的人藏身在黑暗中,和阴影融为一体,不但看不见面目,连身形的高矮胖瘦都看不清楚。

吱呀一声,屋门推开了。

一个衣着朴素,裹着长头巾的女子走进来。

她坐在屋子正中间的椅子上,看向藏身于黑暗中的神之右手。

“拿下头巾,我不喜欢和看不到脸的人对话。”藏身在裹尸布中的神之右手发出的声音男女莫辨、粗粝暗哑,犹如钝钝的锯子在锯骨头。

女子打开头巾,露出了左丘白这么多年来一日都未曾忘怀的脸。

“你是神之右手?”封林脸色苍白、表情紧张,却强自镇定。

她双手放在腹部,能明显看到她的小腹隆起,应该已经有七八个月的身孕。

……

洛兰的声音淡漠空洞,没有丝毫起伏,像是在讲别人的故事。

“那一年,我22岁,以神之右手的名义在星际间旅行,四处搜集研究基因。有一天,一个年轻的女人来找我,希望我能救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命。短暂的交谈中,我发现她也是基因专家,研究的方向是基因修复,可惜她的孩子携带的异种基因过于强大,已经完全超出她的修复能力。绝望中,她只能向我求助。我本来没兴趣救异种,但孩子的基因实在特别,连我都是第一次见。出于研究目的,我答应了她的请求。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因为我已经认出她,知道了她的身份。”

……

左丘白看着视频里的封林痛苦绝望地哀求神之右手,答应了神之右手的所有条件,为了救孩子不惜和魔鬼做交易。

左丘白觉得心口窒痛,连喘气都艰难,“你和封林是什么时候见面的?”

洛兰冷淡地说:“视频左下角不是有时间吗?”

左丘白立即看向左下角的时间显示。

霎时间,他如遭雷击,那个时候……他和封林分手也恰好七八个月。

左丘白再看向视频里大腹便便、焦灼痛苦的封林时,恍然顿悟,明白了让封林悲伤绝望、走投无路的人不是神之右手,而是他!

洛兰说:“文件里还有个视频,会说明封小莞为什么看上去刚成年不久。因为她是蛋生,不是胎生。”

左丘白已经不需要任何证据了,因为他的记忆已经清楚地告诉他英仙洛兰说的全是真话。

当年,封林并不是没有流露出异样。

只不过,他因为嫉妒、自尊、难过、负气……各种各样莫名的情绪,从没有仔细想过封林异样背后的原因。

他记得,封林曾经来找过他,试探地问他是否想要孩子。

他也记得,深夜中接过好多次封林的音频通话。她总是期期艾艾、欲言又止。他以为是因为楚墨,时不时地讥嘲几句,让她有心事去找楚墨,不要半夜骚扰前男友。

他还记得,封林后来请了一个长假,要去别的星球散心。他本来可以好言好语地询问她,为什么工作狂会舍得抛下工作去玩几个月,可是,因为内心莫名的情绪,他非要讥讽地问她是不是又向楚墨表白被拒绝了,觉得没脸见人了才要躲出去。

……

所有的追悔莫及、悲痛自责,最后都变成了一句话回荡在脑海里。

封林有一个孩子,他是孩子的父亲!

左丘白悲喜交加,专注地看着封小莞。

这就是他和封林的女儿!

左丘白的语气温柔到近乎小心翼翼:“你叫小莞?莞寓意微笑,小小的微笑,你妈妈从来都不是一个贪心的人。”

封小莞的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眼神疏远冷淡,完全是打量陌生人,“你是我的生物学父亲?”

左丘白觉得锥心刺骨的悲痛,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点点头。

洛兰抬手,一个军人抓住封小莞的胳膊,把她押了下去。

————·————·————

左丘白怒瞪着洛兰,眼睛内像是要喷火。

洛兰漠然地说:“你不可能用英仙邵茄要挟我退兵,我也不可能用封小莞要挟你退兵。做个交易,你把邵茄公主交给我,我把封小莞交给你,战争的事就交给战争去决定。”

左丘白看了眼晕倒在地上的邵茄公主,干脆地说:“好!”

“两天后,我会把封小莞送到北晨号。无论你生死,只要邵茄公主活着,封小莞就活着。”

左丘白明白,英仙洛兰的重点是没说出的后半句话,只要邵茄公主死了,封小莞就死!

他讥嘲地说:“女皇陛下,你是我见过的最会演戏的人,你是怎么装出的骆寻?我竟然一丝破绽都没有看出来,完全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难怪殷南昭会爱你爱得命都不要!”

洛兰表情漠然。

左丘白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有一件事你应该还不知道。虽然我的枪法非常好,但面对殷南昭,我依旧没有丝毫信心。当年,来自死神的那一枪我是瞄准你开的。我在赌,赌殷南昭能躲过射向自己的枪,却会为了保护你,自愿被我射中。”

洛兰一言不发地看着左丘白。

左丘白笑眯眯地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今日你送了我这么一份大礼,我岂能让你空手而归?”

洛兰冷淡地问:“废话说完了?”

左丘白一愣,英仙洛兰已经切断信号,结束了通话。

左丘白第一次亲身感受到英仙洛兰的冷漠强硬、干脆利落,她似乎一丝多余的情绪波动都没有,只有目的和手段。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4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4
热门: 碎玉投珠 沉默的证人 变身 全世界我最爱你[娱乐圈] 我不是大明星啊 祸水 男配他又倒在我家门前 我什么都懂 流星之绊 我在聊斋当县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