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3

上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3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4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洛兰切断信号,用自己的私人号码联线小角。

军舰上通信管制,即使是舰长,也没有权力私自和外界联系,但小角是奥丁星域战场的指挥官,有特别权限,可以使用自己的个人终端直接联系女皇陛下,方便危急情况下汇报和请示。

嘟嘟的蜂鸣音刚响了几下,小角就接通了视频。

洛兰看他已经离开办公室,在自己的私人舱房。

“累吗?”

“不累。”

“我看智脑记录,你喝了好几次酒和功能性饮料,压力很大?”

小角沉默地点了下头。

洛兰突然往前走了几步,展臂虚抱住小角的身影。

小角身体发僵。

洛兰问:“我第一次主动抱你,吓着你了?”

小角摇摇头,侧头在洛兰脸颊上亲了下。

洛兰低声说:“有两件事拜托你。”

“什么?”

“如果你攻陷了阿丽卡塔,不要让战机轰炸阿丽卡塔。如果有将领想乱来,必须制止。阿丽卡塔星和小双子星不一样,上面有手无寸铁的平民。我不想被人起绰号叫血腥女皇。”

“好。”

“楚墨手里有一个叫紫姗的人质,邵逸心希望她活着。如果条件允许,把她救出来。”

“好。”

“除了说好你还会说什么?”

“难道你希望我说不好?”

“哎呦,会怼我了!”洛兰仰头看着他,“有没有想过我?”

雪白的脸上,一双眼睛犹如荡漾的秋水,映着他的身影,小角猛地转过头。

洛兰眼睛微眯,研判地盯着他。

小角的目光落在房间某处,硬邦邦地说:“想过。”

洛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发现是一张床,霎时间明白了小角的异样,竟然有点羞窘,急忙移开目光,顾左右而言其它,“我会再给你送一箱饮料过来,你注意身体。”

“好。”

又是一个好!洛兰笑说:“曲云星上快要进入盛夏了。”

“嗯。”小角没明白她的意思,虚应了一声。

“我第一次到曲云星时是盛夏,那时候你还是一只脏兮兮的野兽。”

小角有些恍惚,脑海里清晰地浮现出——

破旧脏乱的房子,野草丛生的院子,没精打采的阿晟。

伴随着枯燥高亢的蝉鸣声,一个又一个漫长炎热的夏季悄然过去。

时光平淡寂静,似乎就要这样终老死亡,一个冷若冰霜的女人突然出现,一切都开始变化。

……

洛兰说:“快到我们认识的纪念月了,我准备了一份特殊的礼物。”

小角垂目看着她,似乎在问是什么礼物。

洛兰卖了个关子,挥挥手说:“我去工作了,再见!”

“再见。”

洛兰切断信号,看着小角的身影消失在眼前。

随着阿尔帝国攻陷奥丁联邦小双子星的消息传开,整个星际都炸锅了。

在英仙洛兰宣战之初,大部分人都以为这一次战争就像以前的无数次战争一样,开始得轰轰烈烈,结束得无声无息。

等一切过去后,阿尔帝国依旧是阿尔帝国,奥丁联邦依旧是奥丁联邦,最多不过是资源和利益重新划分一下。

没有人想到这一次的战争竟然会发展至此。

奥丁星域全线失守,阿尔帝国已经攻陷小双子星,也许要不了多久阿丽卡塔也会沦陷,奥丁联邦就彻底灭亡,不复存在了。

为了保住异种唯一的家园,全星际的异种从四面八方赶赴奥丁联邦,自发组成支援军,保卫奥丁联邦。

其中就有红鸠他们的罗魄号。

清越解除了船长职务,以普通移民的身份,被红鸠送到曲云星——星际中唯一一个人类和异种和平共居的星球。

清越泪如雨下,但是,她知道这是唯一的选择。

红鸠他们不能舍弃自己曾经的故国家园,不能舍弃还在阿丽卡塔星上生活的同胞,她也不能背叛自己的基因,去帮助异种攻打人类。

所以,他们只能在这里分开。

他留下她生,她目送着他奔赴死亡。

红鸠笑着说:“别哭了,不是说情人分开时,应该让对方记住笑脸,这样才能让对方不担心吗?”

“呸!”清越哭得眼泪鼻涕全糊在脸上,“我就是要你记住我的哭脸,让你死也不能心安!”

红鸠眼眶泛红,却依旧笑得热烈张扬,“好好好,我就记住你哭得很丑的脸。”

清越越哭越凶,几乎泣不成声。

飞船的起飞时间到了。

红鸠用力抱了下清越,硬着心肠转过身,朝着飞船大步走去。

“狄……”清越急切地伸出手想拉住他,却终是什么都没做,反倒一手紧紧地捂住嘴,尽力不让自己哭出声音,目送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

艾米儿左手牵着一个男孩,右手牵着一个女孩,也站在送行的人群中。

五年多前,两个孩子两岁时,她发布消息为自己的孩子找体能老师。因为报酬优渥,福利丰厚,又不限基因,吸引了不少人来应聘。最后艾米儿聘用了体能A级、实战经验丰富的猎鹰。

教学结果让她非常满意,同样满意的还有猎鹰的身材,她就顺便把人家拐骗上床,变成了她的情人。

猎鹰之前驾驶战机作战时受过重伤,已经不再适合太空作战,现在却坚持要和队友们一起返回奥丁星域的战场。

艾米儿撇撇嘴,一句挽留的话都没说,干脆利落地送他离开。

猎鹰满面不舍地抱抱男孩,又抱抱女孩,“老师走了,你们都是大孩子了,要照顾……”他本来想说“照顾你们妈妈”,但看艾米儿一脸百无聊赖地东张西望,似乎很不耐烦没完没了的告别。

猎鹰讪笑,这个女人哪里需要别人照顾?

“我走了。”他吻了下艾米儿的额头,朝着飞船走去。

“喂!”

猎鹰站住,回身看艾米儿。

艾米儿懒洋洋地说:“尽量活着回来,找一个像你‘技术’这么好的男人可不容易。”

猎鹰无奈,“说一句你会等我,很难吗?”

艾米儿笑摇摇头,“我不会等任何人。”

猎鹰也没有生气,笑着给了艾米儿一个飞吻,走向飞船。

艾米儿立即拉着两个孩子离开,男孩小夕问:“我们要走了吗?别人都还没走。”

艾米儿还没回答,女孩小朝说:“阿姨不喜欢目送别人的背影。”

艾米儿忍不住抱住小朝狠狠亲了一口,太聪明了、太可爱了!那个臭脸女人怎么能生出这么招人喜欢的孩子?

————·————·————

艾米儿特意绕了几步路,从清越身旁经过。

飞船的舱门已经合拢,什么都看不到,清越却依旧痴痴地看着飞船,不停地掉眼泪。

“清越?”

清越这才看到身边站着一个高挑美艳的女人,右手拖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孩,左手拖着一个面容相似的男孩。

她觉得美艳女人很面熟,又发现她身周有便衣保镖,立即想起来她是谁,惊诧地连悲伤都忘记了,“艾米儿总理?”

“是我。”艾米儿放开小朝,和清越握了下手,“你应该刚刚失业,有没有兴趣为我工作?”

“为你工作?”清越反应不过来。

“我的两个孩子需要找一位人类基因的家庭老师,辅导功课。”

“为什么是我?”清越不明白。

虽然曲云星很落后,但艾米儿总理的孩子找家庭老师,比她优秀的人多的是,应该轮不到她。

“我的两个孩子携带异种基因。”

清越下意识地看向两个孩子。女孩子冲她友好地笑了笑,男孩子却别扭地转过了脸。

艾米儿将一张写着通信号码的卡片递给她,“你有一天时间考虑,如果愿意接受这份工作,联系我。”

艾米儿牵着两个孩子离开了。

清越捏紧卡片,看着飞船冉冉升空,离开风和日丽的曲云星,奔赴硝烟弥漫的奥丁联邦。

————·————·————

罗魄号赶到奥丁星域时,发现像他们这样的志愿支援军不少。

奥丁联邦有一个专门的团队负责接待他们,一个军官对他们表达了诚挚的感谢,但一时半会也不知道该怎么用他们。

毕竟战场上作战讲究协同配合,这些志愿参战的飞船或战舰都没有经过正规的军事训练,在战场上很难和正规军配合。

最后,罗魄号领了一个不痛不痒的巡逻任务。

红鸠执行任务时,观察到其中一艘支援军战舰虽然打着雇佣兵团的旗号,行事却很有军队风格,完全不像是一般的雇佣兵团。

红鸠查了一下对方。

独角兽雇佣兵团,一个四流雇佣兵团,来自落后的偏远星域。在他们驻扎的星域口碑挺好,但出了他们驻扎的星域就无人知晓,反正红鸠从没有听说过。

他决定打个招呼,认识一下,说不定将来可以协同作战。

红鸠向对方发出通话请求。

信号接通时,他意外地愣了一愣,对方也意外地愣了一愣,都没有想到竟然是熟人。

宿一笑着打招呼,“你也来了啊?”

红鸠笑着回答:“是啊!”

上一次他们见面时,宿一还是指挥官辰砂的警卫长,负责辰砂的安全,红鸠是执政官殷南昭的警卫兵,负责保护骆寻安全。

之后,辰砂异变、殷南昭亡故。

纷乱中,他们为了保住性命,各奔东西,销声匿迹于茫茫星海。

几十年后再重逢,他们一个是雇佣兵,一个是走私客,感觉沧海桑田、人事全非。

宿一问:“你那边都有谁?”

“以前敢死队的老队员,警卫队的好哥们,还有些安家的人。你那边呢?”

“第一区的人,安家的人。”

两人说完后,突然陷入沉默。

他们一个是殷南昭的人,一个是辰砂的人。当年殷南昭和辰砂死时,他们没有机会为各自的头领并肩作战,现在却以这么奇异的方式相会在奥丁联邦,竟然要为仇人楚墨浴血厮杀。

命运真是冷酷荒谬!

红鸠打起精神说:“有空时出来喝几杯,叙叙旧。”

“好!”宿一爽快地答应了。

可彼此都知道他们只怕压根没有机会坐下来喝酒聊天。

阿尔帝国这次战役的指挥官异常强悍,只用七天就攻陷了小双子星,本来应该冗长消耗的地面作战也打得干净利落,短短一个月就结束了。

现在阿尔帝国挟胜者之威,对阿丽卡塔星发动进攻,奥丁联邦的胜算不大。

红鸠和宿一都是抱着必死之心来奥丁参战。

如果不能力挽狂澜,就战死沙场,将一身热血化作烟花祭奠奥丁联邦——异种历史上第一个自己的星国,很可能也是最后一个。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3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4
热门: 必须找到阿历克斯 我的导演时代 死神的新娘 黑牛岭情事 一纸成婚,首席爱妻百分百 耳语娃娃 竹马温小花 这是病,得治[快穿] 一世清欢现代篇 超级军工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