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璀璨 Chapter 8

上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8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9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两个月后。

林榭号战舰上的酒水饮料单里突然多了几种酒水和饮料。

一种叫朝颜夕颜,是给3A级体能的功能性饮料,可以放松疲惫的肌肉,舒缓精神压力,有助睡眠。

一种叫夕颜朝颜,是给4A级体能的功能性饮料,可以放松疲惫的肌肉,舒缓精神压力,有助睡眠。

还有两种酒,一种叫一枕黄梁,专门为3A级体能酿造;一种叫南柯一梦,专门为4A级体能酿造。

据说3A级和4A级体能的人永远清醒,没有任何药剂能麻痹他们的神经,但是,这种酒却能让他们醉倒,暂时忘记忧愁。

几种新添加的酒水饮料都在酒水目录的特别推荐栏里,介绍资料写得一清二楚,第一个留意到的军人差点觉得自己眼睛花了,大呼小叫,引来一堆人围观。

大家议论纷纷。

“餐饮部在逗我们玩吗?”

“3A级体能的人那么珍稀,应该所有饮品都是特供吧?”

“肯定只是个噱头!”

功能性的饮料不敢乱尝试,酒却可以试用一下。

一群傻大兵彼此怂恿着,点了一瓶一枕黄粱。

一个A级体能、号称千杯不倒的家伙,喝了一杯就脸色发红,不停地傻笑,完全喝醉了。

大家觉得又好笑又困惑,议论着哪个变态才会研究酿造这种酒。

就算它是真的,可全星际能有几个3A级体能者?更不要说压根没听说过的4A级体能者。

消费者有限,一年能卖掉几瓶?

小角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低着头,安静地吃着营养餐。

————·————·————

月色皎洁,温柔地照拂着大地。

连绵起伏的长安宫沉默地伫立在宁静的夜色中。

地下秘密实验室。

洛兰坐在椅子上,穿着浅蓝色的衣服,戴着浅蓝色的头套,双手放在腹部,不知道在思索什么,表情温柔哀伤。

个人终端突然响起蜂鸣音。

洛兰看了眼来讯显示,表情略显诧异,迟疑了一瞬,才接通信号。

一身军装的小角出现在她面前,看到她的穿着,十分意外:“这么晚你还要做手术?”

洛兰似乎不愿多谈,冷淡地说:“有个小手术。”

“饮料和酒,谢谢。”

洛兰一脸无所谓地说:“都是研究吸血藤的副产物,我以前就做过不少饮料和酒,不过只做到2A级体能,现在正好补全了。”

洛兰的助手刺枚穿着蓝色的手术服、戴着手术面罩,走进医疗室,看到洛兰在通话,立即往后退了几步,恭敬地等着。

洛兰站起来,对小角说:“我要做手术了。”

小角说:“手术顺利。”

洛兰凝视着小角,眼内暗影流转,似乎想要说什么,最终却只是笑了笑,“谢谢。”

洛兰主动切断信号,小角看着她的身影消散不见,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可仔细回想,又捕捉不到究竟哪里不对。

————·————·————

全身消毒后,洛兰平躺到手术床上。

刺枚最后检查了一遍手术器材,对洛兰汇报:“所有准备工作完成。”

洛兰平静地说:“开始手术。”

刺枚下令智脑注射麻醉剂。

洛兰配合地数着数;“1、2、3、4、5、6、7……”

声音越来越模糊,最终彻底昏迷。

刺玫在医疗机器人的配合下,开始为洛兰做手术。

四个小时后。

洛兰从麻醉中醒来。

一直守候在床畔的刺枚急忙说:“手术非常成功,胎儿已经成功移植到人造子宫中。”

她知道洛兰挂虑胎儿,打开监控屏幕,让洛兰查看胎儿的现状。

“就在隔壁,陛下随时可以通过个人终端查看。”

洛兰盯着屏幕专注地看了一会儿,确认所有数据都健康良好。

她对刺玫苍白着脸笑了笑:“谢谢!”

刺枚摇摇头,担心地说:“您必须好好休息。”

“我是皇帝。”

“无论如何,必须休息七天。”

“我是A级体能,不需要……”

清初走进来,打断了洛兰的话:“我已经让对外办公室发布了新闻稿,女皇陛下从楼梯上失足滚落,摔断了腿,必须卧床休息几天。”

“我失足滚落?”

“嗯,因为您睡眠不足。”

“我睡眠不足?”

“嗯,因为您熬夜加班、过度疲劳。”

洛兰知道清初一片好心,暗叹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清初为了帮洛兰争取几天休息的时间,是撒了谎,但她心安理得地想,陛下又不是没有通宵工作过,为了盯实验,连着两三个通宵都有过。

————·————·————

阿尔帝国的女皇因为熬夜加班、过度疲劳,半夜摔下楼梯的新闻霎时间传遍星际,成为星网上的头条热点。

直接和洛兰打过交道的政府官员,不管喜欢不喜欢洛兰,都非常认可她的工作态度和工作能力,纷纷给女皇办公室发来慰问信。

连一直在战争问题上和洛兰矛盾重重的内阁都特意联系清初,询问女皇的病情,建议女皇多休息几天。

民众们却依旧对洛兰印象不佳,各种冷嘲热讽,劝洛兰不能胜任皇帝的工作,不妨让位给邵茄公主。

连女皇为了赶时间,跑着进会议室的照片,都会被指责没有时间观念、没有仪态。听到女皇还在基因研究所兼职后,纷纷嘲讽她这么喜欢基因研究,不如退位,专心去做基因修复师,不要浪费她在奥丁联邦好不容易才考取的基因修复师执照。

清初十分气愤,皇室基因研究所的老所长也非常气愤,想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公众说明洛兰在基因研究界的地位。清初整理了一份洛兰的研究成果的清单,打算砸到那些不停地指责洛兰的人的脸上。

洛兰阻止了他们。

清初不明白洛兰在想什么,舆论虽然不可操纵,但是可以被引导,为什么不趁机解释清楚呢?

洛兰明白她的想法,但很多事还没有到公开的时候,她不想引起奥丁联邦的注意,更不想让公众留意到阿晟和封小菀的存在。

————·————·————

林坚第一时间联系她,看她靠躺在床上处理工作,脸色的确不好,不禁埋怨地说:“我不是早告诉你不要熬夜通宵工作吗?你怎么就不听呢?”

洛兰笑了笑,什么都没说。两人自从说开后,没有了婚姻关系束缚,反倒相处得越来越自然,像是老朋友。

林坚埋怨完了,又宽慰她:“内阁那边你不用着急,慢慢来,就当多给我一些时间备战。”

洛兰不想多谈自己的病,只能转移话题:“小角最近怎么样?”

“很好。”

林坚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把这四个多月的事大致讲述了一遍。

刚开始,军舰上的官兵当然对小角这个突然空降来的副舰长不服气。

可小角的个人能力非常出众,不管近身搏击,还是驾驶战机,都是整艘军舰上的第一名,让大家没有办法挑剔。

小角虽然沉默寡言,但不会孤傲自负,不管任何人碰到问题请教他,他都开诚布公、倾囊相授。

有时候休息日,大家一起吃饭喝酒,小角出手豪爽,做事也豪爽。

不管多烈的酒,都是一口闷,不管多刁难的游戏,都奉陪到底,让起哄想捉弄他的兵油子心服口服。

打也打不过、喝也喝不过、玩也玩不过,大家慢慢接受了小角,只有一个本来有望升职为副舰长的军官仍然对他不满,一直在较劲。

执行任务时,大家都以为小角会趁机把最危险、最困难的任务分配给那位军官,给他点教训;或者艺高人胆大,把最危险、最困难的任务留给自己,让自己当英雄,把对方闲置。没想到小角很公平,制定好规则,一队一次,轮流执行。

林坚试探性地派了几次不大不小的任务给小角,发现他话不多,可领悟力、反应力、执行力都一流,简直就是天生的军人。

几次任务执行下来,小角和军舰上的士兵们相处得很好,估计再过两三个月,那位和小角暗暗较劲的军官也会认可小角这个副舰长。

林坚为了逗洛兰开心,笑嘻嘻地说:“你都不知道我叔叔多喜欢小角,如果我不是他亲侄子,他简直恨不得把我踢一边去,让小角来做元帅。”

洛兰说:“你还是盯着点小角。”

林坚诧异:“我以为你是因为信任他,才让他进军队。”

洛兰没有办法给林坚解释小角的复杂身份,她是非常信任小角,但她不信任辰砂,只能说:“他毕竟是异种,小心一点总不会错。”

林坚答应了:“我明白,我会留意。”心里却隐隐有一丝悲凉。

因为他和洛兰是一样的人,完全理解洛兰的做法,也就愈发为自己和洛兰感到悲哀。他们的理智和情感可以完全割裂,他们永远有凌驾于个人情感之上的责任,每一个决定都要思虑周祥,不像邵茄,可以任性地随心所欲。

————·————·————

因为清初的监督,洛兰只能老老实实待在官邸内静养休息,所有工作都在床上处理。

不工作时,洛兰会推着轮椅去书房。

乘坐升降梯去地下的秘密实验室,看已经移植到人造子宫内的胎儿。

人造子宫是洛兰私人订做的,完全参照她的身体数据。

某个角度而言,因为没有情绪波动、没有身体不适、没有疲惫难受,可以一直维持在最佳状态,比她更适合孕育胎儿。

但机器毕竟是机器,情感和互动就无法提供,洛兰只能抽时间多陪陪他们。

洛兰正在对着孩子读书。

突然,个人终端响起。

她看了眼来讯显示,眼内闪过意外,关掉人造子宫的屏幕后,下令接通。

小角出现在她面前,应该刚刚出去执行过任务,还穿着作战服,作战头盔放在一边,上面有几道划痕。

小角看到她坐在轮椅上,周围有些奇形怪状的医疗仪器,布置倒是很温馨,灯光柔和,墙壁是粉蓝色,还放着几本书。

洛兰问:“不是七天通话一次吗?还没有到通话时间吧?”

“我和战友交换了时间。”

洛兰的心突然露跳一拍,定了定神问:“有什么事吗?”

“听说你受伤了。”

洛兰确认了猜测,不禁眉眼舒展,微笑着问:“你听谁说的?居然和别人背后议论我?”

小角似乎有点尴尬,避开了洛兰的视线,“我……没有。”

洛兰故意逗他:“你没有议论我?你刚才还说听说我受伤了。”

“我只是听到他们说陛下摔伤了。”

“他们还说了什么?”

小角忽地抬眸盯着洛兰,“他们还说……林坚元帅肯定很着急心疼。”

洛兰脸色不变,笑眯眯地说:“嗯,林坚是有点着急,三天前联系过我,让我好好休息。”

“那你好好休息,再见!”小角想要切断信号。

“小角,我收到你的姜饼了。”

小角沉默地看着洛兰。

洛兰说:“对不起!你给我之后,我忘记吃了,四个多月前才发现,幸好还不算晚。”

小角声音低沉,似有一丝嘲讽:“不算晚?”

“不算晚!”洛兰笑了笑,说:“因为姜饼,我做了个决定。也许会给我、会给你带来很大麻烦,但我相信,我能克服,你也不会畏惧。”

小角以为和林坚有关,没有多问,一言不发地看着洛兰。

洛兰瞥了眼她身旁的奇怪仪器,突然说:“能给我唱首歌吗?”

小角以为自己幻听了,目光呆滞。

洛兰讨好地笑:“你会弹琴,说话声音也好听,肯定会唱歌啊!就唱一首!”

小角怔怔盯着洛兰。

她性格强势、手腕强硬,待人接物一直冷若冰霜、不假辞色,居然为了一首歌好言好语地求人,还笑意盈盈,一脸谄媚,估计她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什么表情。

小角大脑一片空白,等意识到时,他已经在唱歌:

是否当最后一朵玫瑰凋零

你才会停止追逐远方

发现已经错过最美的花期

是否当最后一片雪花消逝

你才会停止抱怨寒冷

发现已经错过冬日的美丽

是否只有流着泪离开后

才会想起岁月褪色的记忆

是否只有在永远失去后

才会想起还没有好好珍惜

……

洛兰含着丝笑静静聆听,目光温暖柔软。

小角唱完后,似乎有点尴尬,眼睛都不敢直视洛兰,“我没有唱过歌,只知道这首歌。”

洛兰说:“很好听。”

小角指指洛兰的腿,“你好好休息。”

洛兰说:“你刚执行完任务回来,应该很累,也好好休息一下。”

小角切断信号,人影消散。

洛兰回身,抚摸着椭圆形的仪器,柔声说:“听到了吗?这是爸爸的声音,我已经录下来了,以后每天都可以放给你们听。他还会弹钢琴,可惜今天他身边没有钢琴,下次我找机会让他弹给你们听……”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8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9
热门: 万界点名册 中国制造 妖道至尊 十宗罪2 将军他不孕不育? 电影教师 揣着崽就不能离婚吗? 我在阴阳两界反复横跳的那些年 天诛道灭 我的钢铁战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