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璀璨 Chapter 8

上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7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8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两个月后。

清晨,办公室。

洛兰和紫宴、清初分析内阁是否会支持洛兰现在攻打奥丁联邦。

清初在硕大的屏幕上罗列出每个议员,根据支持开战,反对开战,中立派,把他们划分到不同阵营。

结果很微妙,差不多一半一半。

紫宴划出三个反对开战的议员,对洛兰说:“这几个人可以争取。”

洛兰诧异:“林坚说他们是坚定的反战派,没有办法游说……”话还没说完,突然觉得反胃恶心,忍不住捂着嘴干呕。

清初急忙问:“要不要叫医生?”

洛兰摆摆手,“老毛病,神经性胃痛。”

紫宴讥嘲:“不是神经性胃痛,而是酒喝的太多。”

洛兰反讽:“你喝的不比我少,少一心!”

清初已经习惯他们俩的针锋相对,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询问紫宴:“邵秘书说这三位议员可以争取,请问怎么争取?”

“不要叫我邵秘书!”紫宴很不喜欢这个带有从属性的称呼。

“好。”清初抱歉地笑笑,客气地说:“麻烦邵逸心秘书具体说说怎么争取。”

紫宴无奈地抚额。

如果他再反对清初叫他邵逸心秘书,清初一定会抱歉地笑笑,羞涩地说:“你我只是同事,叫逸心秘书太亲切了。”

难道当年他在阿丽卡塔时严重得罪过这位姑娘,否则她怎么总是用软刀子割他?

洛兰喝了口热茶,不耐烦地催促:“别故弄玄虚了,到底什么意思?”

“这三位议员,一位出生长大在阿尔帝国的能源星,另外两位虽然出生在奥米尼斯,但一直旅居其它星球,十几岁才回到阿尔帝国上高中。他们三位看似家庭背景、个人经历完全不同,但我追查过,他们年少时生活的地区都曾经异种和人类混居。”

洛兰在曲云星居住过十一年,立即明白了紫宴的意思。

根据三位议员的年龄可以推算出那是一百多年前,人类和异种的关系虽然不友好,但还没有敌对,就像麦克、莉莉和阿晟,机缘巧合下也会成为朋友。

看来只要对症下药,不管是胁迫,还是诱导,总有办法让他们同意开战。

洛兰赞叹地说:“不愧是搞情报工作的间谍头子!”

紫宴自嘲:“我现在是皇帝陛下的秘书。”

洛兰对清初吩咐:“这件事就交给邵逸心处理,你全力协助。”

“是。”清初明白女皇的意思,邵逸心身份特殊,只能负责动脑,动手的事必须由她出面。

————·————·————

和紫宴、清初开完会,洛兰离开办公室,匆匆赶去研究所。

封小菀和阿晟已经在实验室等她。

洛兰看完小菀最新的研究进展,和她仔细讨论了一遍研究中碰到的问题,帮她理清思路,纠正了一些她的错误,花费了将近三个小时。

洛兰顾不上休息,立即赶去自己的实验室。

刺枚和其他五个研究员正在等她,一一向她汇报每个实验体的临床反应。

洛兰抱臂环胸,站在屏幕前,盯着密密麻麻的数据和图表,聚精会神地细看。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头晕恶心,洛兰眼前发黑,身子摇摇欲坠。

刺枚急忙冲过来,搀扶住洛兰,情急下连旧日称呼都冒了出来:“老板,您哪里不舒服?”

洛兰坐到椅子上,觉得饿得心慌,像是有无数双猫爪子在抓挠。她对刺枚说:“应该是低血糖,给我拿一罐营养剂。”

“您没吃中饭?”

“忘记了。”

刺枚一言不发地拿了罐水果味的营养剂给洛兰。

在洛兰还是龙心时,刺枚已经是她的研究助理,很清楚洛兰的大脑和机器人一样,怎么可能忘记?不过是没时间!

肯定后面还有事,要赶去议政厅会见官员、处理工作,她争分夺秒,一时间顾不上吃饭。

————·————·————

下午两点。

洛兰离开研究所,赶去议政厅。

开会时,她觉得头晕恶心、手脚无力、全身直冒虚汗,幸好坐在座位上。她面无表情、不动声色,也就没有人留意到她身体不适。

洛兰察觉到身体不对劲,肯定不是简单的神经性胃痛。

开完会后,她暂时放下所有事,立即赶回官邸。

没有通知私人医生,她装作要查找资料,去书房,乘坐升降梯,进入叶玠秘密修建的地下研究室。

她躺到医疗舱里,命令智脑自动检查扫描全身。

一会儿后,全身扫描图像出现在医疗舱上方。

洛兰面色如土,目光呆滞,怔怔地盯着虚拟人像的腹部。

子宫内,两个小小的葡萄一般的东西正在跳动,依稀可辨出头部、手指和脚趾。

智脑的机械声响起:“恭喜!母体和胎儿都健康,但您的身体太疲惫,需要充足的睡眠和休息,建议做一个血检,有可能缺乏微量元素,为了母体和胎儿的健康,请及时补充。”

因为洛兰临时取消工作会议,突然离开,现在个人终端不停地震颤,一会儿冒出一行信息提示。

清初发送的明日工作计划,需要她确认。

政府各个部门发送的文件,需要她审核签字。

林坚发送的军队的能源补给路线,需要她批复。

刺枚发送的最新实验数据,需要她检查分析。

……

每天都有数不清的工作。

而且,大战在即,阿尔帝国的各派势力正在进行最后的角力,各种事情应接不暇,洛兰已经焦头烂额,根本无暇他顾。

众目睽睽下,她哪里有时间去怀孕生子?更何况孩子的基因……

如果让人发现,不但皇位不保,孩子会有生命危险,而且对奥丁联邦的作战计划也会终止,影响到人类安危。

突然之间,洛兰觉得好疲惫。

每个人都在向她求助,每件事都在等着她裁决,可她碰到了问题该怎么办?

能向谁诉说?能向谁寻求支持?

洛兰闭上眼睛,一动不动地躺着。

半个小时后,洛兰睁开眼睛,下令智脑删除检查记录,若无其事地离开地下实验室。

她刚走出书房。

清初就迎上来,着急地说:“伯莱星发生地震,导致矿洞塌方,目前没有人员死亡,只有几个保安受伤,但明天的工作计划要重新制定,需要尽快召集专家,确认伯莱星的能源矿是否可以继续开发……”

“我马上就看,确认后回复你。”

洛兰走进办公室,坐到办公桌前,开始阅读最新的工作计划表。

伯莱星是阿尔帝国重要的能源产地,有可能影响到战争的能源补给,必须优先处理,只能调整其它工作安排。

洛兰看完明日的工作计划,向专家了解完地震情况,和清初商讨完皇室发言人对伯莱星地震的新闻稿,天色已经全黑。

洛兰离开办公室,像往常一样,拿了瓶酒,坐到露台上稍事休息。

可是,倒好酒,端起酒杯时,她突然想到之前的身体检查报告,又慢慢放下酒杯。

洛兰眺望着繁星闪烁的星空。

太空中,无数的战舰和战机在严阵以待,等着她最后的命令。

她是英仙洛兰,阿尔帝国的皇帝!

她是英仙皇室的领袖,代表着全人类的利益!

她想要灭掉奥丁联邦,全星际的异种都会视她为敌!

……

洛兰很清楚这是一个错误,最好的选择是立即把错误删除。

她又端起酒杯,轻轻摇晃了几下酒杯,看着红色的酒浆均匀地挂在酒杯上沿着杯壁缓缓滑落。

洛兰把酒杯凑到唇边,想要喝,却又迟迟未喝。

紫宴的声音突然传来:“什么事让你这么为难?”

往常,洛兰忙碌完一天的工作后都会来找他,一边喝酒,一边和他交流一下白天发生的事,听听他的分析和意见。

今天,洛兰迟迟没有来找他,他就出来散散步,结果看到她独自一个坐在露台上,表情凝重,眼神挣扎,酒杯端起了又放下。

他都走到露台的栏杆旁了,她却依旧没有发现。

洛兰掩饰地问:“你什么时候来的?”

紫宴意有所指地说:“在你走神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

“每天都有无数事发生,你指哪件?”

“你害怕我知道的那件。”

洛兰重重放下酒杯,眼神凌厉,不悦地质问:“少一心,我会害怕你?”

紫宴觉得她今天情绪不对,决定不再刺激她了,“今天的工资你已经付了,如果不需要我工作,我不会退款。”

“想得美!我把今天的会议记录发到你的智脑上,你写好处理意见后发还给我。”

紫宴抓住栏杆,跃到露台上,端起酒杯看了看,嗅了嗅,“好酒!为什么表情像是喝毒药一样?”

“少一心,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我胃疼,想喝却不能喝,不行吗?

紫宴挑挑眉,拿着酒杯,顺势坐到她身旁,“既然你不喝,我就独享了。”

洛兰指指他的心脏,“你要还想多活几天,少喝一点酒。”

紫宴笑指指她的肚子。

洛兰立即下意识地捂住肚子,警惕地瞪着紫宴。

紫宴说:“你的胃病怎么回事?自己是医生都治不好吗?”

洛兰松了口气,“神经性胃痛,不是身体的原因。”

“什么时候开始的?”作为间谍头子,紫宴学过心理学,立即意识到症结所在,问题很巧妙。

“七岁。”

“七岁?”紫宴回忆了一遍洛兰的资料,“和你父亲的死亡有关?”

“我妈妈想查明爸爸的死因,解剖了爸爸的尸体,我是她的助手。从解剖室出来后,我就有了胃痛的毛病。”

紫宴沉默地看着洛兰。

虽然眼前的女人是个让人讨厌的怪物,可想到一个七岁的孩子要亲自解剖父亲,依旧让人悲悯。

洛兰笑了笑,淡然地说:“我至少见过我爸的尸体,你连你爸的尸体都没见过,应该比我更惨。”

“你这个女人实在不让人喜欢!”紫宴觉得洛兰简直全身都是刺,不管别人善意恶意,她都不接受。

“我知道啊,你喜欢骆寻那样的,可惜,她不喜欢你这样的!”

“英仙洛兰!”紫宴又有想掐死她的冲动。

洛兰对他的愤怒完全不在意,笑着站起,指指酒瓶,“你慢慢找死,我不奉陪了。”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7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8
热门: 每天都有妖精扒我家门口 死亡万花筒 我不是野人 重生之等你长大 龙族 过门 哏儿 狩猎花都 那个你深爱着的人 艳绝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