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璀璨 Chapter 2

上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2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洛兰沉默地瞅着小角,眉头紧蹙。

小角想到她肩膀上的伤口,又忐忑又难受,把自己的脖子凑到洛兰面前,“你也咬我一口吧!”

洛兰推了他一下,冷着脸说:“咬一口怎么能解气?我想把你的心挖出来。”

“可以。”小角开始解衣服扣子。

洛兰知道他认真的,急忙拽住他,没好气地说:“白痴!我又不吃人,要你的心干吗?”

小角茫然地看着洛兰。

洛兰展颜一笑,不再刁难他:“我想到个办法,保证你不会再闷到四处咬人。”

小角讷讷地为自己辩解:“我不会咬别人,我只、只……咬你。”

洛兰哭笑不得:“你什么意思?我应该感激你对我的特殊照顾吗?”

小角急忙摇头。

洛兰疲倦地叹口气,站起来拍拍他的头,“去睡觉吧!明天我会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

小角没有受到预想的惩罚,稀里糊涂回到自己房间。

身为洛兰的贴身警卫,他的卧室就在洛兰隔壁,有一个暗门和洛兰的房间相通。

小角更喜欢打地铺睡在洛兰床畔,但洛兰坚持他必须住自己的房间。小角已经约略明白一些人情世故,只能接受。

他平躺在床上,听到洛兰几乎头一挨枕头就沉入睡乡。

她的呼吸平稳悠长,像是某种安心宁神的乐曲。

小角专注地聆听着,渐渐地,在洛兰的呼吸声中,他也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

恢弘的礼堂内。

香花似海、乐声悠扬。

他和洛兰并肩而立,正在宣誓,举行婚礼。

他一袭军装,上身是镶嵌着金色肩章和绶带的红色军服,下身是黑色军裤,站得笔挺,眼中满是不耐,一脸冷漠。

洛兰穿着白色的婚纱,手里拿着一束新娘捧花,眉目柔和,眼神紧张不安,却努力地笑着,唇角弯着可爱的弧度。

婚礼十分冷清,宾客只有寥寥几位,壁垒分明地各站两侧。每个人都严肃地板着脸,没有一丝喜悦,像是对峙的两方。

自始至终,他面无表情、一言不发,像一座冰山一样浑身散发着冷气;洛兰笑容甜美,透着小心讨好,亦步亦趋地跟随着他,似乎生怕自己做错什么,惹来他的厌烦。

仪式刚结束,他就不耐烦地转身,大步往前走。

洛兰急急忙忙地去追他,却因为裙摆太长,被绊了一下,整个人朝地上扑去。

……

太空港。

他穿着军服,坐在一辆飞车里。

洛兰穿着一件小礼裙,急急忙忙地快步走过来,眼中满是抱歉,脸上满是讨好地笑。

他却面色冰冷,眼神不悦。

洛兰走到飞车前,正要上车。

他冷冷说:“请公主记住,我不会等你。”

突然间,车门关闭。飞车拔地而起,呼啸离去。

洛兰仰起头,呆呆地看着飞车,眼睛中满是难堪无措,却依旧微笑着。

……

飞船里。

他一袭军服,肃容端坐在座位上。

监控屏幕上,洛兰拼了命地朝着飞船狂奔过来,一边跑,一边大叫“等等我”。

他的听力非常好,明明听得一清二楚,但是,依旧毫不留情地下令:“起飞。”

飞船拔地而起。

警卫嗫嚅地提醒:“夫人还没……”

他冷声纠正:“公主!”

警卫知道他心里根本没有认可洛兰的夫人身份,不敢再多言。

飞船渐渐远去,监控屏幕里的女子变得越来越小。

楼宇环绕中,空荡荡的大地上,只有她一个人,佝偻着身子,低垂着头。

孤零零的身影,满是无助难过,像是被整个世界都遗弃了。

……

小角猛地睁开眼睛坐起来。

他怔怔发了一瞬呆,跳下床,冲到洛兰房间,看到她安稳地睡在床上,剧烈的心跳才渐渐平复。

幸好!只是一个噩梦!

————·————·————

小角舍不得离开,坐在床畔的地板上,安静地凝视着洛兰。

夜深人静,噩梦的刺激,让他回想起很多年前,当他还是一只野兽时的事情。

洛兰性格冷漠,脾气乖戾,几乎出口就伤人。

但也许因为他不会说话,自己从来不用语言表达,也就从来不像人一样用语言去判断一个人。

他只用自己的心去感受,透过表象看到本质。

她嘴里骂着他,手下却份外温柔,帮他仔细地拔出扎进背上的金属刺。

她对阿晟和封小菀冷言冷语,却不允许任何人欺负他们,会惩治麦克、莉莉,也会为他们出头去找曲云星的总理艾米儿。

她会因为他身体疼痛,特意停止实验,却丝毫不肯让他领情,一定要说是因为自己累了。

她会一边恶狠狠地恐吓他,一边不睡觉地调配各种治疗伤口的药剂。

……

因为他智力低下,她做的事情,他都看不懂。

但她的喜怒哀乐,他都明白。

洛兰看上去非常坚强,可实际她的心一直沉浸在悲伤中。

他不知道她在悲伤什么,但他知道,她一定经历过很多很多不好的事情,就像她背上的恐怖伤疤,她心上一定有更加恐怖的伤疤。

他很心疼她,却什么都不会做,但至少,永远的忠诚、永远的陪伴他能做到。

小角轻轻握住洛兰搭在床畔的手。

他一定不会让梦里那样的事情发生。不管发生什么,他都不会抛下她,不会留下她独自一人。

他想陪着她,一直陪着她,直到她心里的伤口全部愈合。

洛兰突然睁开眼睛。

两人目光相触,在黑暗中交融。

小角问:“我吵醒了你?”

“不是,恰好醒了。”洛兰鼻音很重,声音十分暗哑,“怎么不睡觉?”

“我做了个梦。”

“什么梦?”

小角摇摇头,不肯说。

洛兰没有继续追问,“我也做了个梦。”她眼神迷蒙,语气怅然,和白天的犀利截然不同。

“什么梦?”

“梦到我小时候的事。爸爸的好朋友林榭叔叔结婚,我和哥哥去做花童。婚宴上,爸爸为大家弹奏舞曲时假公济私,弹奏了他和妈妈的定情曲。爸爸是皇室王子,整天吃喝玩乐,过得很恣意,妈妈是雇佣兵,每天出生入死,活得一丝不苟。两人的身份性格都天差地别,分分合合好几次,却始终放不下对方,最后妈妈为了和爸爸在一起,放弃一切,隐姓埋名地嫁进英仙皇室。”

洛兰眯着眼睛,神情怔忪,似乎还在回想梦境。

小角问:“你爸爸和妈妈幸福吗?”

“幸福!虽然认识我爸爸的人想不通风流倜傥的爸爸怎么会娶了无趣的妈妈,认识我妈妈的人想不通能干厉害的妈妈怎么会嫁给没用的爸爸,可其实,看似天差地别的两个人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只不过……”洛兰突然住口,把后面“情深不寿”的话都吞了回去。

“只不过什么?”

洛兰微笑着说:“没什么。大概晚上去了林榭叔叔的家,旧地重游,所以夜深忽梦少年事。”

小角虽然不知道下半句是“梦啼妆泪红阑干”,却清楚地感受到她的心情和她脸上的表情截然相反。

洛兰抽出手,拍拍小角,“去睡觉吧!”

她转了个身,闭上眼睛,努力再次进入梦乡。

小角默默离开洛兰的房间。

他在屋子中间怔怔站了会儿,突然想起什么,匆匆拉开门,快步走下楼,看到落地玻璃窗前的三角钢琴。

他坐到钢琴前,打开琴盖。

刚变成人不久时,他曾经听到洛兰在泉水边哼过一首歌。

那一刻,她的心情就如阳光下的山涧泉水般轻松愉悦。

莫名其妙的直觉,小角认定洛兰在梦里听到的曲子就是那首曲子。

他无法让她重温梦境里的快乐,但至少可以让她重温梦境里的歌。

小角双手搭在琴键上,开始弹奏那首歌曲。

洛兰正在努力入睡,熟悉的乐曲声传来。

她徐徐睁开眼睛,屏息静气地聆听,就好像稍不留神就会惊醒一个好不容易才来的美梦。

一会儿后,她轻手轻脚地下床,走出房间,循着乐曲的声音,走到楼梯口。

居高临下的望去——

月光如水,穿窗而入。

皎洁的光芒笼罩着窗前的小角。

他坐在钢琴前,正在专心致志地弹琴。

弹奏技法和她幼时听过的不同,琴曲里倾诉的感情却和她幼时感受到的一模一样。

这首歌的歌词其实有点悲伤,她不明白为什么爸妈会用它做定情曲。

爸爸把她抱在膝头,一边弹奏,一边告诉她,体会过悲伤,才会更珍惜幸福啊!

这首歌在爸爸的演绎下总是洒脱又快乐。

这点连叶玠都做不到,毕竟琴为心声,爸爸是弹奏给自己历经波折、最终完满的爱情,叶玠却是感伤怀念旧日时光。

洛兰眼眶发酸,几欲落泪,浑身失力地软坐在楼梯上。

熟悉的乐曲声中,她忍不住跟着琴曲低声哼唱,就像当年妈妈常常做的一样。

……

是否当最后一朵玫瑰凋零

你才会停止追逐远方

发现已经错过最美的花期

是否当最后一片雪花消逝

你才会停止抱怨寒冷

发现已经错过冬日的美丽

是否只有流着泪离开后

才会想起岁月褪色的记忆

是否只有在永远失去后

才会想起还没有好好珍惜

……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2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3
热门: 召唤富婆共富强 我在横滨开咖啡馆 国产英雄(我的邻居是女妖) 才上心头 渔人传说 医者无眠 重生水蝶儿 听说师父暗恋我 地师 我穿成了劈男主的雷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