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9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当黎明的曙光照亮长安宫,新的一天到来时,英仙皇室召开新闻发布会,对全星际宣布——

英仙叶玠病逝,第一顺位继承人英仙洛兰即将登基为新的皇帝。

之前已经有媒体报道过叶玠陛下当众晕倒,引发了人们对陛下身体的担忧,但谁都没有想到叶玠陛下会这么快死亡,整个阿尔帝国都很震惊。

历经风雨的英仙皇室却似乎早有准备,在林坚的协助下将一切处理得安稳妥当。

按照英仙皇室的惯例,旧皇帝的葬礼和新皇帝的登基典礼都在光明堂举行。

只不过,葬礼私密低调,只允许收到邀请的人参加;登基典礼公开张扬,全星际直播,任由所有人观看。

洛兰询问葬礼事宜时,才发现叶玠已经事无巨细地将一切都安排妥当,根本不需要她操心。

从葬礼布置到葬礼流程,甚至参加葬礼的宾客,叶玠都已经通过书面文件详细规定好,由清初负责执行。

洛兰想象不出一个人安排自己葬礼的心情,但她知道叶玠做这些事并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她,避免有人借着葬礼横生枝节,指责为难她。

现在就算有人存心刁难,清初都可以立即拿出叶玠签名的文件表明一切都是叶玠陛下的决定,让所有人闭嘴。

————·————·————

光明堂。

一排排座椅上,坐满了正襟危坐的人。

军人们穿着军装,其他男士穿黑色正装,女士穿不露肩黑裙。

洛兰是叶玠最亲的亲人,按照皇室传统,头上披着黑纱,胸前簪了白花。

林楼将军作为皇帝的部下和好友发表悼词。

“……我知道,很多人都把陛下被奥丁联邦俘虏的事视作陛下一生的污点,仇视他的政客经常用此事攻击诋毁他,爱戴他的人就总是避而不谈。作为亲眼见证陛下被俘过程的人,今日我想当众讲述一遍当时的经过。”

所有参加葬礼的人本以为是歌功颂德的陈腔老调,没有想到还能听到当年的秘闻,全部竖起耳朵,聚精会神地倾听。

“因为两艘星际太空母舰的爆炸,整个公主星地动山摇。火山爆发、洪水泛滥,就像是世界末日。我们的战舰被爆炸残片击毁,不得不四处逃生。我和几个战友身陷泥石流中,必死无疑。没有想到生死关头,陛下竟然不顾危险地冲过来,将我们一个个从泥石流中救起,扔到救生船上。最后,我们活了下来,陛下自己却错失撤退时机,不幸被奥丁联邦捉住。”

林楼将军想起往事,眼眶发红,声音发颤:“那场战争,我们都竭尽全力了,因为没有赢,我们也很难过抱歉,但是可对天地、无愧于心!战争后,所有人都在赞颂我哥哥林榭将军,却把怒火撒向陛下,明明陛下做了和我哥哥一样的事。这么多年,陛下一直沉默,从不为自己辩驳,一人背负下所有骂名,将所有功劳和荣耀给了我们……”

林楼将军声音哽咽,难以继续。

一个肩章上有两颗金星的将军站起来,红着眼眶大声说:“我就是当时被陛下从泥石流中救出来的人。”

他的话音刚落,几个身穿军服的人也陆陆续续站起来大声说:“我也是!”

林楼将军尽力控制住情绪,含着泪说:“在我们眼里,英仙叶玠,不仅是一位英勇睿智的君王,还是一位孝顺的儿子,一位可靠的兄长,一位可信的朋友,可惜天妒英才,陛下壮志未成、英年早逝。”

林楼转身,面朝灵柩,抬手敬礼。

所有军人不约而同,齐刷刷地全部站起,对着棺柩敬军礼。

有的官员跟着站起,默哀致敬。陆陆续续,站起来的人越来越多,到最后整个光明堂的人都站了起来。

主持葬礼的皇室长者发现这个自发的默哀仪式根本不在葬礼流程上,惊了一下后平静下来,索性临时增加一个流程,一起默哀一分钟。

————·————·————

默哀结束后,悠扬悲伤的音乐响起。

人们一个个上前献花,然后从侧门依次离去。

洛兰静静地坐着,看着叶玠的遗像。

遗像中的叶玠剑眉星目、意气风发,似乎随时都会走过来,笑嘻嘻地拽起她的手。

洛兰悲痛地低下头,不是天妒英才、英年早逝,而是她的错……

“殿下。”清初的声音突然响起。

洛兰抬头。

清初指指洛兰身旁的座位,询问:“可以吗?”

洛兰点点头。

清初坐到洛兰身旁,凝视着叶玠的遗像,唇畔含着一丝淡淡的笑,平静地说:“陛下亲手安排了自己的葬礼。”

洛兰问:“我哥哥……什么心情?”

“陛下在安排自己的后事时,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害怕殿下不能平安归来、继承皇位,他的一切安排都没有机会实施。现在,陛下所有的苦心安排都一一实现,他走得了无遗憾。既然陛下无憾,殿下又何必耿耿于怀,让陛下生憾呢?”

洛兰看着叶玠的遗像,沉默了一瞬,问:“你什么时候到哥哥身边的?”

“陛下回来后不久,叫我来询问殿下在奥丁联邦的事,知道我失业,还没找到工作,就让我留在长安宫工作。”

叶玠留清初在身边工作,除了爱屋及乌外,应该还因为清初在奥丁联邦生活了十多年,相对阿尔帝国的其他人而言,对异种的偏见最少,最能包容异种基因。

当洛兰一个人在无人星球上挣扎求生时,叶玠也在为生存挣扎。

他身为阿尔帝国的皇帝,却携带异种基因,肉体和心灵都要承受煎熬折磨。

不知道清初如何知道了叶玠的秘密,也许是叶玠告诉她的,也许是她偶然撞破的,反正几十年来,清初是唯一和叶玠分担秘密、承受压力,陪伴、守护在他身边的人。

洛兰想到,漫漫黑夜里,叶玠不是孤单一个人,清初一直默默站在他身后,对清初感激地说:“谢谢!”

清初摇摇头,“是我要谢谢陛下和殿下。”

她只是一个资质普通的女人,本来应该平淡乏味地走完一生,可因缘际会,洛兰替她打开了一扇窗户,叶玠给了她整个世界。

林坚献完花,走到洛兰身畔,低声说:“殿下,人已经都离开了。”

洛兰拢了拢黑纱,站起来说:“回去吧!”叶玠不需要她在已经安排好的葬礼上悲痛难过,他需要她去做那些他已经没有机会安排完成的事。

————·————·————

林坚送洛兰回到叶玠生前居住的官邸,从今以后,这里会是洛兰的官邸。

林楼将军、闵公明将军几个军队里的高级将领已经等在议事厅,悄声低语着什么。

洛兰一走进去,几个将军都立即站起,等洛兰坐下后,才又纷纷落座。

洛兰切实地感受到叶玠的影响力,哥哥人虽然走了,可对她的庇护依旧无处不在。

闵公明说:“明天是登基典礼,事务繁多,不想占用殿下太多时间,我长话短说,不知道殿下对帝国元帅的人选有什么想法?”

洛兰说:“我哥哥应该已经和你们交流过元帅的人选。”

“是,陛下和我们交流过,希望林坚出任,但不知道殿下的意思。”

“同意。登基典礼后,我会立即签名。”

确认事情没有意外的变故,一屋子人都轻松下来。

林楼说:“如果林坚出任帝国元帅,皇室护卫军的军长,殿下有想要的人选吗?”

洛兰说:“请林坚将军推荐吧!”

林楼看向林坚,本来以为他会婉言推辞,没想到向来老沉稳重、谨慎周到的林坚居然没有避嫌,坦然大方地说:“副军长谭孜遥可以出任。”

洛兰爽快地接纳了建议:“就他吧!”

一屋子老狐狸交换了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觉得完全没自己什么事,纷纷起身告辞。

————·————·————

等所有人走后,林坚说:“陛下不喜欢有人跟进跟出,一直没有安排贴身警卫,但陛下是2A级体能,自己就是体能高手,能够自保。”

洛兰说:“我也不喜欢有人跟进跟出。”

林坚耐心地说服:“殿下的体能很好,但最好还是安排几个贴身警卫,我已经仔细挑选过,保证忠心可靠。”

洛兰知道林坚是按规矩办事,但她真的不想一举一动都有人看着,想了想说:“外出时任由你们安排,但在官邸里,我已经有贴身保镖,不需要再安排警卫。”

“谁?”

“小角。”

林坚想起昨晚无意中撞到的一幕,洛兰连开了三枪,小角却只中了一枪,的确身手不弱。

洛兰说:“小角身手高、智商低,我和他朝夕相处十多年,经历过很多次危机,这世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比他对我更忠心。”

林坚不知道昨晚洛兰为什么会突然对小角开枪,但小角能毫不反抗,并且把枪抵在自己心口,心甘情愿地受死,估计任何一个贴身警卫都做不到这点。

“小角的体能是……”

“A级,但因为他是异种,有速度异能、听觉异能、力量异能,堪比2A级,一般的A级体能者都打不过他。”

林坚看洛兰很坚持,不想太违逆她的意思,“好吧!就让小角暂时担任殿下的贴身警卫,如果有任何不妥,我们再商量调整。”

————·————·————

清晨。

光明堂。

和煦的阳光从透明的天顶洒下,映照在空荡荡的长方形大厅中,一排排咖啡色的座椅笼罩在融融暖光中。

两侧墙壁上,悬挂着英仙皇室历代皇帝的全息肖像图。

洛兰站在长长的甬道中间,安静地盯着一块空白的墙壁。

林坚沉默地站在她身后。

过了一会儿,英仙叶玠的肖像渐渐浮现在墙壁上,洛兰走到肖像图前细看。

大部分皇帝的肖像图都是他们登基那一日,头戴皇冠、身着华丽冕服的肖像,可叶玠根本没有举办登基典礼,没有这样的照片。他为自己挑选的是一张穿着军装的照片,还不是阿尔帝国的军装,是龙血兵团的军装。

他成为兵团长龙头那日,洛兰为他拍摄下的照片。

洛兰不禁笑了笑,对跟在她身后的林坚说:“想到有朝一日,我的肖像也会出现在这里,和叶玠并肩而立,突然觉得自己得打起精神好好干。否则,这座光明堂很有可能会被奥丁联邦摧毁,我们就没有并肩而立的机会了。”

林坚知道她根本不是真的在和他交流,懂事地保持沉默。

洛兰盯着叶玠的肖像又看了一会儿,转过身对林坚说:“走吧,登基典礼快开始了。”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9 下一章:第四卷:璀璨 Chapter 1
热门: 我和天敌谈恋爱 都市剑说 ABO特浓信息素 流放三千里 官心病 穿成一只小萌兽 寂寞空庭春欲晚 开局一条小渔船 异世邪君 快穿之男主他不好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