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8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8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8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清晨。

林坚驾驶飞车早早赶来,等着接洛兰去皇宫。

洛兰对人向来冷淡,但当年父亲去世后,母亲带着叶玠和她离开奥米尼斯星、搬去蓝茵星时,林榭将军亲自护送,跑前跑后地帮忙,这份情不能不记。

洛兰坐进飞车后,礼貌地笑笑:“麻烦你了,谢谢。”

林坚微笑着说:“应该的。”

洛兰再不知道能说什么,看向窗外,俯瞰着皇宫的景色。

林坚也不是个多言的人,一路沉默地把洛兰送到叶玠的办公室。

洛兰本来想和叶玠商量检查身体的事,没想到会客厅里已经坐满人,都穿着军服,肩章上有璀璨的金星。

叶玠为她介绍:林楼将军、闵公明将军……

洛兰知道这些人都是军队的重要将领,是叶玠倚重的心腹,按捺着性子和他们一一握手寒暄。

一直到中午吃午餐时,两人才有时间单独相处。

叶玠看着下午的工作安排,叮嘱她要注意的事项:“下午要见的是政府各部门的负责人,这些人都是民选的官员,和军队的将领很不同……

“叶玠!”洛兰再忍不下去,打断了他的话,“我要检查你的身体。”

“不着急,先见完……”

“你不检查身体,我什么人都不会见。”

“不要任性。”

洛兰盯着叶玠,态度强硬,“既然你摆出一副交托后事的样子,至少要让我知道你到底还能活多久。”

两人隔着餐桌对峙了一会儿,叶玠屈服了,“跟我来。”

————·————·————

叶玠带着洛兰去了他日常居住的官邸。

宽敞寂静的大厅里,除了机器人,只有一位洛兰认识的女性。

叶玠介绍:“清初,我的管家。”

清初膝盖微弯,对洛兰行屈膝礼:“公主殿下。”

她穿着白色的长袖衬衣、黑色的铅笔裙,枣红色的头发编成辫子,环盘在头上,脸上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十分利落干练。

洛兰淡然地说:“你好。”

时光真是一把锋利的刀,把人雕刻得面目全非。

当年咋咋呼呼的清越,最讨厌异种,却成了异种的船长;当年温柔随和的清初,最不操心,却成了要事事操心的女管家。

叶玠微笑着说:“她不算聪明,但很忠心,你可以放心用。”

洛兰从叶玠的话语中察觉到一丝异样,不禁仔细盯了清初一眼。她笑容未变,就好像完全没听到叶玠在说什么,可眼中透着隐隐哀伤。

洛兰心里咯噔一下,明白了叶玠重用她的原因——她知道叶玠的秘密,却依旧尊敬忠诚。

叶玠的书房里有一个暗藏在墙壁里的升降梯。

乘坐升降梯,可以到达地下。

升降梯门打开后,映入洛兰眼帘的是一个宽敞开阔的空间。

正中间有一个基因链形状的螺旋形种植区,吸血藤沿着参差错落的银色金属架攀援而上,直达天顶,像是一道红色的瀑布,倾泻而下。

种植区四周是一个个房间,药剂室、治疗室、观察室、化验室……房间里放着各式各样最先进的实验器材。但是,洛兰一眼就看出这个实验室已经很久没有人使用。

叶玠说:“这是我为安教授建造的实验室,四个月前他去世后,就没有人用了。”

“安教授没有死?”其实,洛兰吃惊的是安教授竟然会和叶玠在一起。

叶玠淡淡说:“殷南昭都没有让我死,怎么会让他死?金蝉脱壳的把戏,正好把所有研究资料销毁,不落入楚天清手里。”

和洛兰猜想的一样,小双子星上安教授的实验室是他自己炸毁的,借机逃脱。

叶玠看似若无其事,实际一直用眼角的余光观察着洛兰。她对“殷南昭”三字没有任何反应,连一丝表情变化都没有,就好像完全不认识。

“这些年,安教授一直跟在我身边,算是我的私人医生,一边照顾我的身体,一边继续做研究。”

洛兰心情沉重地走到种植区,盯着攀援在银色基因链上的吸血藤。

既然安教授特意带了吸血藤出来,看来他已经研究过吸血藤的基因,却一无所获。

叶玠说:“安教授穷极一生,一直在研究如何让异种基因和人类基因稳定融合,却到死都没有成功。”

洛兰硬邦邦地说:“我是我,他是他!”

“我知道。我从没有怀疑过你的能力,但科学研究这条路上没有捷径,就算是天才,也必须付出非同寻常的努力,经历无数次失败,才有可能获得最后的成功。”

叶玠走到洛兰身旁,仰头看着盘旋而上的基因链。

人类体内的秘密代码放大后竟然像是一个交错旋转的楼梯,只不过不是普通的楼梯,而是没有尽头的天梯。

叶玠问:“安教授研究了一辈子都没有成功,你觉得你短短十年就能成功?”

洛兰倔强地说:“我快了!最多一年,不,半年!”

叶玠温柔地看向洛兰,“我的基因随时会崩溃,安教授临死前说我最多只剩下一年的寿命。”

洛兰的瞳孔骤然收缩,手紧紧地拽成拳头。

叶玠握住她的手,温和地说:“小辛,我要把一个帝国交给你,要把人类未来的命运交给你。在学习如何做一个称职的皇帝上,我用了几十年都没有完全学会,我们不能把时间浪费在没有意义的治疗上”

洛兰冷冷说:“我可以不做皇帝。”

“你想让奥丁联邦灭掉阿尔帝国后,彻底摧毁人类?”

洛兰想起曲云星上楚天清的秘密实验室,警觉地问:“安教授对你说了什么?”

“有一次喝了点酒,安教授讲起年轻时的事。原来他和楚天清是同一个导师的学生,不但曾经在同一个实验室工作,还住过同一栋宿舍楼。我问安教授,楚天清让他失去了一切,他恨楚天清吗?安教授说他是自作自受,和楚天清无关。”

洛兰冷冷说:“安教授启动克隆人实验的那天,结局已经注定,即使没有楚天清,奥丁联邦也会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

叶玠轻叹口气:“安教授说,楚天清的妻子刚生下楚墨没多久就自杀了,说是抑郁症,他当年还很诧异,后来明白了,嫁给他们这种人如果不能同流合污,就只能得抑郁症。他因为做违禁研究,失去了妻子、弟子、名誉、地位、国家,楚天清和他一样,也为了研究失去了一切,妻子、孩子、朋友、健康、生命。”

洛兰默然。天才和疯子只有一线之隔,安教授和楚天清都既是天才,又是疯子。

叶玠说:“安教授感慨,他和楚天清都看到了奥丁联邦的繁衍困境,当他为异种的未来焦虑时,楚天清也在焦虑。不过,他们最终选择了截然不同的道路,安教授以为自己疯狂大胆,楚天清比他更疯狂大胆,让他这个对手都不得不肃然起敬。”

洛兰问:“楚天清选择了什么道路?”

她知道安教授秘密进行克隆人实验,是为了治愈异变,让异种基因和人类基因稳定融合,但不知道楚天清做了什么。

她本来以为楚天清只是为了夺权才研究出激发异变的药物,但现在看来好像不是。

在安教授这种人眼里,权力都是短暂的、无趣的,如果楚天清追逐的是权力,安教授不可能肃然起敬。

“安教授不肯说。不过……”叶玠回想起安教授当时半癫半狂的样子,眼中满是忌惮,“他又哭又笑地说也许楚天清选的路才对。”

洛兰皱眉思索。

叶玠的手放在她肩膀上用力按了下,说:“不管楚天清选的是什么路,只要把奥丁联邦摧毁,就能终结一切。”

洛兰看向叶玠。

叶玠微笑着说:“小辛,我的人生没有遗憾。年少时我想做的事情都做到了,唯一还没有实现的愿望就是摧毁奥丁联邦,但我知道你会帮我做到。”

洛兰一言不发地盯着他,嘴唇紧紧地抿着。

叶玠说:“我们俩的性子都是绝不麻烦对方,你唯一一次求我,就是让我同意你去奥丁联邦,我答应了你。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求你,尊重我的选择。”

洛兰眼眶发酸,终于让步:“我答应你,我会好好学习做皇帝,但在不影响你的安排下,你也必须配合治疗。”

“好。”叶玠知道这是洛兰的底限,爽快地答应了。

洛兰问:“安教授的研究资料在哪里?”也许,她欠缺的那一小步可以在安教授的研究中找到答案。

叶玠无奈地摇摇头,曲指敲了她额头一下,“先跟我去见人,我满意你的表现了,你才能得到安教授的研究资料。”

洛兰一言不发,转身就往外走。

叶玠看着她的背影,眼中掠过黯然,一瞬后,打起精神,笑着去追她。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8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8
热门: 玄天战尊 师兄他会读心 沉默的证人 纸婚营业中[娱乐圈] 绝命毒尸 野地荒唐事:那一汪肥沃的春水 ABO白夜做梦 我的竹马是渣攻 系统教你做人[快穿] 步步高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