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8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7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8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傍晚。

晚霞如同洒落的胭脂般晕染在天际。

白色的夕颜花含羞带怯地从绿叶中探出头,悄悄绽放在窗口、檐角。

淡金的夕阳掠过树梢,从玻璃大窗射入室内,给桌椅墙壁都镀上一层薄薄的橙色暖光。

英仙洛兰在厨房里准备晚餐,打算做烤馅饼。

英仙叶玠趴在厨房外的吧台边,笑嘻嘻地看着。

因为洛兰的父亲酷爱美食,一汤一菜都有讲究,兄妹两人的味蕾被养得很刁钻,日子过得越辛苦,就越是不肯吃营养餐。

在偏僻的蓝茵星生活时,家里没有厨子,母亲又常常不在,想要吃好吃的,只能自己动手。

那时候,叶玠因为魔鬼式的体能训练,常常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做饭的重任就落在洛兰肩上。

她在星网上购买了各种菜谱,摸索着学习,竟然自学成才,变成了星级大厨。

叶玠笑着说:“还记得你第一次做馅饼吗?你兴冲冲地说,看到一个很酷的懒人菜,一道菜里既有主食、又有蔬菜和肉,营养又方便,然后就发生了那个经典的笑话。”

因为水放多了,洛兰又加了点面粉;因为面粉放多了,她又加了点水;因为水放多了,她又加了点面粉……

后来,他们连吃了三天的馅饼。

叶玠有了心理阴影,每次看到洛兰做面食,总会条件反射地提醒她水别放多了。

洛兰拿起水瓶,给面粉盆里加水。

叶玠笑眯眯地说:“水别放多了。”

洛兰恍惚了一下,水竟然真的放多了,只能又往盆子里放面粉。

叶玠脸埋在胳膊上,笑得双肩直颤。

洛兰问:“很好笑吗?”

叶玠抬起头,笑着说:“看你犯错,永远都很好笑。”洛兰小时候其实很精灵古怪,越长大越严肃,难得博人一笑,当然一旦碰上就不能放过。

洛兰抓起一撮面粉,直接扔到叶玠脸上。

叶玠笑着抹去脸上的面粉,“好了,我不笑了,省得你又加多了面粉。”

洛兰看到他脸上没有擦干净的面粉,心头一窒,手下力度失控,真的又加多了面粉。

叶玠目瞪口呆,一瞬后,拍着吧台笑得前仰后合。

洛兰埋着头,仔细往盆子里加水。

她多么希望,即使岁月流逝、时光匆匆,回首处人依旧。但是他两鬓的斑白、消瘦的面容,都在提醒她,命运的错误已经由她亲手铸成!

————·————·————

洛兰和好面,家政机器人已经按照她的要求切好蔬菜和肉。

洛兰一边放调料,搅拌蔬菜和肉末,一边想着刀工不如小角。

她做好馅料,开始包馅饼。

叶玠撑着下巴,含笑看着。

洛兰的手指十分灵活,巴掌大的小馅饼,几乎手一翻就做好一个。叶玠记得这双手也曾很喜欢抚弄琴键,叔父走后,却日日关在实验室里与各种冰冷的解剖刀具、实验器材为伍。

林坚的声音突然响起:“陛下。”

洛兰侧头,看到林坚站在厨房门口,身后是小角,还有一个军人推着躺在医疗舱里的紫宴。

叶玠的目光越过林坚,落在小角身上。

林坚说:“是殿下的奴隶。”

叶玠扫了眼洛兰,含笑问:“你什么时候有豢养奴隶的嗜好了?”

洛兰若无其事地包好最后一个馅饼,一边把馅饼往烤箱里放,一边说:“做实验需要。”

叶玠审视着小角,命令:“把脸上的面具摘下来。”

小角听而不闻,就像是叶玠完全不存在,目光一直看着厨房里的洛兰。

洛兰关上烤箱门,解释:“小角智力低下,不喜欢陌生人,只听我的话。”

叶玠纳闷地问:“既然养奴隶,为什么不养个聪明伶俐点的?”

洛兰看着小角,笑嘲:“如果他不是个傻子,怎么可能乖乖配合我做实验?”

叶玠说:“我要看看他的脸。”

洛兰一边设置烤箱的温度、时间,一边漫不经心地说:“小角,把面具摘下来。”

小角听话地摘下面具,一张脸坑坑洼洼、青青紫紫,满是大小各异的脓包。

叶玠皱皱眉,移开了目光,“他的脸怎么回事?”

“药剂的毒副作用,这已经是轻的了,严重的时候身体溃烂、四肢僵硬,动都动不了。”

叶玠扫了眼昏迷不醒的紫宴,挥挥手,示意林坚把人带下去。

林坚领着人刚要走,叶玠突然又想起什么,问:“奴印在哪里?”

林坚回答:“一个在脖子后面,一个在脖子侧面。”

叶玠看向小角,他穿着圆领衣衫,后脖子上露出一半颜色鲜明的奴字。

叶玠问:“盖奴印的时候,他没有反抗吗?”

林坚如实汇报:“没有,非常配合。”

叶玠心里最后一点的疑忌消失。

奴印并不是普通的纹身,一旦落下终身都难消除,正常人绝对受不了这样的奇耻大辱。

林坚带着两个奴隶走了后,叶玠才意识到他的反应有点过激。

小辛做事向来百无禁忌,不过豢养两个奴隶而已,他却如临大敌、一再查问,而且小辛为什么会用异种做实验体,原因他心知肚明。

叶玠讪讪地想说点什么,洛兰却不愿多谈。

她洗干净手上的面粉,若无其事地说:“十五分钟后,馅饼就能吃了。”

叶玠顺着她的口风,也不再多提,“正好去酒窖挑两瓶好酒。”

————·————·————

兄妹两人吃完晚饭,坐在花园里的藤椅上,一边喝酒,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叶玠问出了最想知道的问题:“你什么时候恢复记忆的?”

洛兰淡淡说:“飞船爆炸前。”

“怎么回复的?”

“最后一管药剂找到了。”

叶玠看她不愿多说,想到殷南昭,大致猜到前因后果,不再纠缠这个问题。

“你怎么从飞船爆炸中逃生的?”

洛兰云淡风轻地把事情大致经过讲述了一遍。

叶玠听得百感交集,问:“离开无人星球后,为什么不回来找我?”

“我四处寻找合适的异种做实验,希望研制出药剂后再回来见你。”

叶玠摸了下她的头,叹道:“我们都尽力了,事情发展超出控制,不是你的错。我不希望你再为过去的事折磨自己。”

洛兰沉默地点点头。

林坚走过来,提醒叶玠:“陛下,应该回去休息了。”

叶玠知道自己的身体经不起折腾,准备离开。他叮嘱洛兰也早点休息,明天早上还有重要的事,他会派人来接她。

————·————·————

洛兰送走叶玠后,又回到花园里,心情十分低落压抑。

叶玠不肯让她检查身体,绝不是个好兆头。

她拿起酒瓶,像是喝水一样,咕咚咕咚一口气灌下大半瓶,躺倒在藤椅上,仰望着头顶的天空。

月朗星稀,云淡风轻。

前尘旧事纷纷浮现,像是放电影一般从脑海里闪过。按道理来说,七岁之前的记忆不应该那么清晰,可也许因为七岁之后再没有那么无忧无虑地幸福过,这个屋子里的所有记忆都珍之重之、十分清晰。

那时,月正圆、花正香,父母健在。

她是父亲娇宠的小女儿,哥哥爱护的小妹妹。

最好的时光。

却已经逝去。

小角走过来,坐在藤椅旁的草地上。

洛兰仰望着月亮,伸着手,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没抓住,只有徐徐清风从指间穿过。

“那个男人是你的家人?”

“我哥哥,英仙叶玠。”

“你很难过。”小角轻轻戳了下她的脸颊,“见到了家人,为什么不开心?”

洛兰侧过头,醉眼朦胧地看着他,嘴角满是讥嘲:“唯一的家人就要死了,我怎么开心?”

“你不停地做实验是为了救他?”

洛兰拉着小角的衣领,把他拽到自己面前,醉态可鞠地点点他的面具,“你是我唯一的希望了。”

小角低头看着洛兰。

不知道是酒意,还是泪意,她的眼睛雾气蒙蒙,没有了冰霜般的锐利,像是两潭秋水,盈盈流动。

小角不知不觉头越来越低,嘴唇几乎要贴到洛兰的唇上,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做什么。

两人脸脸相对,都睁着眼睛,呆呆地看着对方。

洛兰笑,“傻子!”

月色缭绕、花香浮动。

小角心跳如擂鼓,莫名的情绪在身体内激荡澎湃,似乎无限欢喜,又似乎无限悲伤,连灵魂都在呐喊震颤,他却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唇齿磕巴,笨拙地叫着她的名字,一遍又一遍。

“洛……洛洛!洛洛……”

洛兰闭上眼睛,醉睡过去。

“洛洛!”

小角的下巴贴着她的头发轻轻挨蹭,但是,曾经令自己愉悦满足的动作,现在却好像缺了什么,只有愉悦,没有满足。心口处隐隐生痛,像是有什么东西想要呼啸而出。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7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8
热门: 诡案罪1 穿到异世开会所 学霸每天都想要官宣 魔运苍茫 地师 铜雀锁金钗 魔道祖师 反派穿成小人鱼 犹大之窗 九州·魅灵之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