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7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7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8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叮咚”一声,门铃响起。

辛洛把手从小角掌心抽出,“请进。”

林坚走进来,视线从坐在辛洛脚旁的小角身上一掠而过,欠了欠身说:“殿下,需要换乘飞船才能进入皇宫。”。

“好。”

辛洛解开安全带,随着林坚往外走。

上了飞船后,她吩咐林坚:“让小角和邵逸心先待在飞船上,等我确定住在哪里后,再把他们俩直接送到我住的地方。”

“是。”

辛洛又对小角解释:“待会儿我有点事情要处理,你留在飞船上看着邵逸心。晚一点,我会派人来接你们去我住的地方。”

小角看着辛洛,没有说话。

辛洛说:“天黑之前。”

小角点了下头,算是答应了。

————·————·————

没有多久,飞船降落在长安宫内的专用港口。

很多年前,爸爸有一次给辛洛讲故事时说“近乡情更怯”。她问爸爸,怯什么,那不是自己的家吗?

爸爸眼含抱歉地看了眼妈妈,微笑着说爸爸也解释不清楚,希望你永远都不懂怯什么。

那时候,她只知道爸爸叫妈妈大辛、叫她小辛,戏称她们母女就是他的“大小两颗心”。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妈妈的本名叫辛夷,是大名鼎鼎的神之右手,为了嫁给父亲,妈妈改名换姓,背井离乡,成为了不起眼的平凡女人洛思。

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妈妈为了嫁给爸爸,抛弃一切,和自己的父亲决裂。外公在她出生前就去世了,至死都没有原谅妈妈。

今日她才真正理解了爸爸的解释不清楚,有的怯能说清楚,有的怯根本说不清楚,也许是锁在心扉内的一段记忆,也许是系在心口的一缕乡愁,也许是心头某个思念的人,也许是永远回不去的过去。

————·————·————

辛洛刚走到船舱门口,就看到了叶玠。

他身姿孤峭,站在一艘空陆两用的飞车旁,目光隔着林立的警卫,遥遥落在她身上。

辛洛面无表情,像是行尸走肉般,挪着僵硬的腿一步步走到他面前。

叶玠问:“你是谁?”

辛洛说:“英仙洛兰。”

叶玠扬手就是一巴掌,辛洛一动未动,任由那巴掌重重打到脸上。

霎时间,半张脸肿起来,嘴角有血丝涔出。

叶玠眼中隐有泪光,肃容说:“不管你之前做过什么,都随着这巴掌结束了。”

辛洛沉默不语。

叶玠打她,不是为了自己好过,而是为了缓解她的愧疚自责。有时候她都不明白,她怎么能有这么一个哥哥,不管她走得多远、错得多离谱,他都永远在她身后。

叶玠勾住她的脖子,把她用力拽进怀里,“小辛,我不需要你自虐式的愧疚。所有的事,你尽力了,我也尽力了,你没有欠我什么。如果你非要觉得对不起我,最大的补偿就是你给我好好活着!”

辛洛脸俯在叶玠肩头,终于再次感受到她唯一一个亲人的温度,“哥哥!”

叶玠笑嘲:“终于肯叫我了,我还以为你舌头被我打断了。”

叶玠打开飞车门,示意辛洛上车。

等辛洛上去后,他也坐进车里,手动驾驶着飞车升上高空。

辛洛居高临下,从窗户俯瞰着长安宫。

历经英仙皇室数十代的修建维护,这座园林式的宏伟宫殿分为内外两宫。皇帝起居生活的地方在内宫,一般不对外开放。外宫则多是内阁办公议事的地方,逢节假日会对公众开放,可以免费参观。

叶玠说:“还记得我们离开奥米尼斯时,来给皇帝辞行。因为不允许飞车在内宫飞行,我们必须走到外宫才能乘坐飞车。你小时候只长脑子、不长身体,说脚疼不肯走了,问我为什么邵菡可以在内宫坐飞车、我们不行。我许诺等下次我们回来时,就让你在内宫随便飞。”

辛洛缄默不语。

其实,她不是因为脚疼不想走路,而是因为想哭不能哭,只能乱发脾气。以前每次进皇宫都是和爸爸一起,每次回去的时候,都是坐在爸爸肩上,非常神气地东张西望。她想坐的不是飞车,而是爸爸的肩膀。

叶玠开着飞车在皇宫上空兜了一圈,没有降落,反而向着皇宫外面飞去。

辛洛说:“我想先检查你的身体……”

叶玠打断了她:“明天。”

辛洛还想说话,叶玠郁闷地问:“今天是久别重逢的日子,你能不能配合一点,别做煞风景的事?”

辛洛只能不吭声了。

————·————·————

皇宫周围不是政府建筑,就是私人住宅。

屋子距离皇宫越近,说明主人和皇室的关系越密切。

当年,辛洛的爸爸英仙明睿和叶玠的爸爸英仙穆华只是堂兄弟,但意气相投,感情好过亲兄弟,沾皇帝的光,他们家的宅邸和皇宫只隔了一条街。

叶玠把飞车停在屋顶的停车坪上,两兄妹都坐着没有动。

这是他们从小生活的地方,叶玠后来还回来住过几年,辛洛却是从七岁离开后,就再没有回来过。

叶玠笑了笑,说:“下去看看吧!”

辛洛和叶玠一起走下飞车,沿着停车坪外的楼梯,先到了后院。

隔着落地玻璃窗,是饭厅和厨房。

辛洛记得,接到爸爸去世消息的那天,她就是趴在饭厅的大桌子上绘制解剖图,叶玠在院子里锻炼体能,妈妈坐在树荫下的藤椅上盯着叶玠。

叶玠带着辛洛去屋子里逛了一圈。

辛洛发现整个屋子基本没有变化,不知道是叶玠后来特意恢复的,还是本来就保持着原样没有动。

看完屋子里面,两人又走到院子里,坐在树荫下的藤椅上。

微风轻轻吹拂着树叶,发出沙沙簌簌的细微声音。

阳光从树叶间隙温柔地洒落,投下明暗交杂的点点光斑。

叶玠温和地说:“你要不反对,就先住在这里,什么东西都是用惯的,不必再费心适应。”

辛洛看着面前的屋子——

屋檐、墙角爬满了朝颜花和夕颜花,只见叶子、不见花,一片绿意盎然。

但辛洛知道,如果是清晨,朝颜花会迎着朝阳盛开,紫色、蓝色、红色、黄色。绿油油的叶子中,一朵朵五颜六色的花星罗密布,犹如叶玠的水彩画般清新缤纷;如果是傍晚,夕颜花会在晚霞中悄悄露出容颜,白色的花犹如落雪一般星星点点开在屋檐、窗口,整夜都散发着幽幽清香,伴人入梦。

景物依旧。

人面全非。

辛洛有点恍惚,洛兰、龙心、神之右手、骆寻、辛洛……

辗转几十年后,她终于又回到起点了吗?

但是,她好像已经不是当年那个依依不舍、恋恋不放的小女孩了。

叶玠似乎察觉到她在想什么,双手扳过她的肩膀,直视着她的眼睛,严肃地说:“你是英仙洛兰,英仙明睿的女儿。”

辛洛对自己说:是的,我是英仙洛兰!

当年,离开是为了归来。

现在,英仙洛兰回来了!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7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8
热门: 每次真人游戏都想踹掉老攻 别蹬腿,你还能再抢救一下! 雌雄怪盗 像我这样敬业的替身真的不多了 你就是馋我的兔子![娱乐圈] 大唐总校长[穿书] 三叉戟 恶人大明星 我是至尊 异界之机关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