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1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1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2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饭厅里。

紫宴坐在餐桌旁,隔着落地玻璃窗,一边喝咖啡,一边看着小莞。

小莞坐在树上,捧着阅读器,晃悠着两条小腿,一边听阅读器读故事,一边学习着认字。

紫宴眼内思绪悠悠,已经随时光淡去的陈年往事突然涌上心头。

封林虽然有鸟类基因,却对树没有执念,反倒是另一个人,左丘白最喜欢躲在树上看书。休息日,他常常能坐在树上看一天的书。

如果左丘白愿意多花些时间在体能锻炼上,体能绝对不止A级。不过即使这样,也没有人敢轻视他,连横冲直撞的百里苍都要让他三分。

如今他是奥丁联邦的三巨头之一,手中的权势仅弱于楚墨,不知道他午夜梦回时,是否还会想起封林?

辛洛从医疗室里出来,像是完全没有看见紫宴一样,从他身边径直走过,去厨房给自己沏了杯热茶。

紫宴问:“小莞的生物学父亲是个什么样的人?”

辛洛端着热茶,看向院子里的小莞,没有吭声。

紫宴也没指望她能回答,封林应该只是把那个男人当成了精子提供者,估计提都懒得提。

“邵叔叔。”小莞从树上跳下来,飞快地跑到他面前,“我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紫宴一下子被问住了。

小莞到底算什么时候出生的呢?是该算被孵出来的日子,还是该算蛋被生出来的日子?

小莞看紫宴回答不出来,期待地看辛洛:“洛洛阿姨,我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九月二十四日,你母亲在那一天生下了你。生日,不仅仅是庆贺你的出生长大,还是要纪念你母亲的受难。”

小莞看了眼阅读器上的时间,失望地说:“今天是九月二十八日。你们没有给我庆祝生日,是因为我妈妈已经死了吗?”

辛洛拍拍小角的头,一人一兽走到院子里,坐在台阶上看风景,表明一切和她无关。

紫宴只能温柔地哄小莞:“是叔叔不好,忘记了。我们今天补过生日,可以吗?”

“还有生日礼物!”

紫宴毫不迟疑地答应了:“好,还有生日礼物。”

————·————·————

紫宴在星网上预定了“百味餐厅”给小莞过生日。

百味餐厅是曲云星最好的餐厅,当然也是最贵的餐厅。

疤晟往常过日子都是精打细算,总喜欢存钱,防备他口里的各种意外和不时之需。紫宴本来以为他会坚决否定,没想到他听到是给小莞过生日,念叨了一句“女儿要富养”后,立即同意了。

“我还从没去过这么贵的餐厅,也不知道究竟要花多少钱。”疤晟打开自己的账户,念念有词地算着这个月交过各种高额赋税后,还能有多少结余。

紫宴盯着他看了一瞬,温和地说:“我最近接了笔给机器人设计程序的单子,赚了不少钱,我请客。”

疤晟倒是没拒绝紫宴的好意,大大方方地说:“明年我请。”

因为餐厅要求穿正装,紫宴和疤晟都穿着白衬衣、黑外套,打了领结。

小莞穿了一条粉色的公主裙,头上戴着粉色的蝴蝶结发卡,大眼睛、长睫毛、粉嘟嘟的嘴巴,可爱得像个芭比娃娃。

紫宴向她弯下身翩翩行礼,像是对待大人一样,握住她的手说:“美丽的小公主,走吧!”

小莞回头找辛洛:“洛洛阿姨呢?”

虽然辛洛对小莞一直很冷淡,可也许因为她在蛋里时就是辛洛在照顾,小莞对辛洛总是有着莫名的亲近和依恋。

紫宴说:“她有事,不能去。”

小莞毫不犹豫地甩脱紫宴的手,跑到疤晟身边,双手抓住他的手,撒娇地摇来晃去:“我想要洛洛阿姨一起去,叔叔、好叔叔、最好的叔叔,全曲云星最好的叔叔!”

疤晟立即说:“好。”

小莞高兴地笑,抱住疤晟的胳膊,冲紫宴做鬼脸。

————·————·————

医疗室。

辛洛穿着白大褂,站在实验台前,专注地工作。

疤晟站在她身侧,又鞠躬又作揖,好话说了一箩筐又一箩筐,可辛洛根本不为所动,依旧盯着她的实验数据,连头都不抬。

疤晟尴尬地回过身,想要放弃,却看到小莞站在医疗室门口,探头探脑地往里看,眼睛里都是信任和期待。

他咬咬牙,往辛洛身边凑了凑,压着声音说:“只要你今天好好陪小莞过生日,我允许你用我的身体做一个月的药剂测试。”

辛洛抬起头,审视地看着疤晟。

疤晟说:“我好歹是个兽医,职业里有个医字。你应该是在研究药剂,迟早要用人体做实验,我可以配合。”

“好。”

“餐厅要求穿正装,去换件衣服。”

辛洛关掉智脑,干脆利落地脱掉白大褂,离开了医疗室。

小莞不敢问辛洛,焦急地叫:“叔叔?”

疤晟对小莞比了个搞定的手势,小莞开心地手舞足蹈、又唱又跳,像个猴儿一样连翻了几个跟斗。

疤晟笑眯眯地看着小莞,眼中尽是温柔宠溺。

紫宴倚墙而立,指间把玩着塔罗牌,对疤晟说:“你太宠她了。”为了一顿饭用自己的身体去换,简直荒唐!

疤晟微笑:“身为异种,可以尽情欢笑的日子不多。我能力有限,但只要还有能力时,让小莞快乐一天是一天。毕竟,她有一生的时间去体会歧视,没有歧视的快乐时间却很有限。”

紫宴从小接受的是“直面残酷,迎难而上”的强者教育,对疤晟这种连“什么是异种”都不肯向小莞解释的保护式教育并不赞同。

疤晟猜到他在想什么,苦涩地笑了笑,说:“你和辛洛都是强者,但不是每个异种都和你们一样。我希望,小莞在真正明白什么是异种前,已经储存了足够多的快乐,这样即使日后遇到了不快乐的事,也有足够的勇气去面对,不会像我当年一样,被歧视压成了一个废物。”

紫宴默然。

也许正因为疤晟说的话不无道理,他才一面觉得不赞同,一面又没有干涉。

疤晟朝紫宴耸耸肩,笑嘻嘻地说:“反正我这身体一钱不值,用一个月给小莞换一个晚上的快乐记忆,很值得!”

紫宴指尖夹着塔罗牌,忘记了转动,看着疤晟的眼神十分复杂。

————·————·————

两个男人等了一会儿,辛洛才不紧不慢地走下楼来。

她竟然像紫宴和疤晟一样,穿着雪白的衬衣、笔挺的黑色外套和黑色长裤,打着细长的黑领带,再加上利落的短发、坚毅的眼神、从容不迫的举止,看上去完全就是一个气质清冷、五官俊俏的男子。

小角一身雪白的长毛,迈着优雅的步子,跟随在辛洛身旁。

他们一人一兽,一黑一白,对比鲜明又相得益彰,简直像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王子和圣兽。

辛洛对疤晟说:“我没有正装,只能去你房里拿了套衣服。”

疤晟急忙说:“这套衣服是星网上清仓甩卖时,我贪便宜买的,穿着有点小,你穿倒是刚合适。”

紫宴知道这一年来小角和辛洛一直形影不离,对辛洛说:“小角即使跟去了,餐厅也不会让它进去。”

辛洛盯着紫宴,一言不发。

紫宴挑眉而笑:“不敢吗?”

辛洛拍拍小角的头:“留下。”

在药剂研究出来前,紫宴应该不会杀她,而且今天是为小莞庆贺生日,他就算想发难,也不会选今天。

小角听话的留下了,却一直眼巴巴地看着辛洛,似乎指望着她会突然改变主意。

辛洛没有理会,反倒是疤晟对小角耐心地解释:“我们吃完饭就回来,不会很久。”

小莞试探地牵住辛洛的手,冲辛洛讨好地笑。

辛洛不喜和人接触,刚想甩掉她的手,看到疤晟盯着她,只能反手握住了小莞,淡淡说:“走吧!”

小莞心花怒放、眉开眼笑,一手牵着辛洛,一手牵着疤晟,蹦蹦跳跳地往前走。

紫宴跟随在他们身后,凝视着辛洛。

他眼前浮现出很多年前,一个红裙曳地、长发飘然的女子。明眸皓齿、眉眼含笑,即使被他捉弄了,嗔怒里也带着几分无可奈何的笑意。

一阵刀绞般的剧烈疼痛传来,紫宴下意识地捂住心口。

他不明白,胸腔里明明已经没有了心,不应该再会感觉到心痛,为什么他却依旧会觉得心痛?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1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2
热门: 口不对心 安珀志3:独角兽之兆 文艺大明星 一先令蜡烛 学生街的日子 豪门宠文炮灰重生后 不良之谁与争锋 官道 杀人之门 盗墓笔记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