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0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0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0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紫宴住的地方,肯定是铜墙铁壁、杀机重重,她就算想得到吸血藤也得另外想办法,明抢暗偷肯定都不行。

辛洛走着走着,突然想到什么,回头看去——

小角依旧站在原地,双眼无神,呆呆地看着她。吸血藤已经闻血而动,爬过金属栏杆,缠住了小角的四肢。

辛洛扭回头,若无其事地继续走着。

那么笨,活着也是浪费资源,死了活该!

但是……

辛洛猛地停下脚步。

紫宴想杀她,只有小角能挡住紫宴,现在还不能失去这张护身符。

辛洛心不甘情不愿地回过身,朝着小角跑过去。小角的眼睛骤然亮了,想要跑过来,却被藤蔓缠住了四肢,它不禁急躁地又咬又拽。

“别挣扎,越挣扎缠得越紧!”

辛洛拿出一小瓶止血剂朝着吸血藤喷,吸血藤刷刷地缩了回去。

但是,这里的吸血藤实在太多,几根吸血藤刚畏惧地退开,别的吸血藤又跃跃欲试地伸出了藤蔓。

“跑!”

辛洛往前冲,小角欢快地跟着她跑,一边跑还一边绕着她打转,显然没把这当成逃命,而是当成了好玩的游戏。

一人一兽冲进小森林,辛洛慢慢停下脚步,靠着树干休息。

小角温驯地站在她面前,昂头看着她。

乌黑的大眼睛犹如刚出生的婴儿,干净剔透,一眼就能看到底,天真懵懂得没有任何杂念,更没有任何私欲,只有简单和纯粹。

辛洛和它怔怔对视了半晌,猛地扭过头,喃喃说:“果然是个白痴。”

辛洛往前走,小角绕着她,一会儿跑到前面,一会儿又跑回来,背上的金属刺还没有取出来,鲜血依旧汩汩地流着,它却好像一点都不觉得疼。

辛洛问:“你不但智力没了,连痛觉也没了吗?”

小角当然听不懂她说什么,只觉得她语气温和,高兴地“哎呦”一声,依旧欢快地跑着。

辛洛摇摇头:“白痴!”

她一边走,一边视线总是忍不住地瞟向小角的背,脚步越来越慢,不知不觉就停下了。

小角也立即停下,跑到她面前,歪着头看她,黑漆漆的眼睛里满是困惑关切。

辛洛有点狼狈地撇过头:“我听到水流声,去看看。”

————·————·————

一人一兽循着水流声走过去,看到一条清澈的溪水。

辛洛心事重重地坐到石头上,小角想趴到她脚边,又不敢,犹犹豫豫地绕着她打转。

辛洛没好气地呵斥:“别转了,我头晕。”

小角停住,敏感地察觉到辛洛又在生气。它歪着脑袋想了想,立即躺到地上开始打滚,想要逗辛洛开心。

辛洛跳起来,冲过去就是两巴掌。

“你个白痴!”

小角不明白,为什么人们看到小狗小猫打滚时会笑,辛洛看到它打滚时却会勃然大怒,但知道自己又做错了。它怯生生地往后退,希望辛洛不要再生气。

辛洛吼:“不许动!”

小角一动不敢再动,辛洛弯下身查看它的背,已经殷红一片,金属刺尽根没入了肉里。辛洛气得又狠狠甩了小角一巴掌,“白痴!”

小角沮丧地垂下头,没精打采地站着。

“趴下!”

小角乖乖趴下。

辛洛拿出随身携带的万能工具棒,按着它的背,用小镊子把一根金属刺拔出。

小角没有发生任何声音,但是辛洛感觉到自己手掌下它温热的肌肉抖了抖,证明它不是没有痛觉,只是格外能忍耐。

辛洛把金属刺一根根拔出后,喷上止血剂。

小角已经明白辛洛在帮它,头侧搭在两只前爪上,专注地看着辛洛,湿漉漉的眼睛里满是平静宁和。

辛洛一巴掌拍到它脸上,“看什么看?不许看!”

小角立即扭过了头。

辛洛处理完伤口,走到溪水边洗手。

小角专注地看了一会儿,低下头看看自己脏兮兮的爪子,跑到溪水边,用四只爪子踩着水玩。

辛洛不耐烦地挥挥手,“离我远点,别把我衣服溅湿了。”

小角听话地往远处走了点。

辛洛坐在石头上看它玩水,阳光洒落在水面,点点银光。小角不停地跃起落下,银光变幻得更加剧烈,笼罩在它身周。

“喂,你明明是纯白色的,怎么现在变得灰扑扑的,连爪子都变成了灰色?”

小角听到她说话,立即停下,却不明白她在说什么,歪着头,迷茫地看着辛洛,乌溜溜的大眼睛忽闪忽闪。

“喂,说话啊!”

辛洛捡起一块碎石头扔到它面前,水花溅了小角满头,小角却只是把头慢慢歪向了另一边,依旧傻乎乎地看着她。

辛洛喃喃说:“真是个傻子!”

却不知道她究竟是觉得问小角要答案的人傻,还是觉得小角傻。

————·————·————

太阳西斜。

风从山林吹来,带着丝丝清凉,驱散了夏日的炎热。

辛洛和小角一前一后从后门回到兽医店的后院,看到紫宴仍然没有离开,和疤晟坐在饭厅里,一边喝酒,一边玩牌。

疤晟坐没坐相,身子歪歪扭扭,一只腿屈起踩在椅子上,一只腿耷拉在地上。

邵逸心虽然只有一条腿,却不管打牌,还是喝酒,一举一动都文雅风流,让人完全忽略了他的残疾。

辛洛站在院子里,平心静气地打量着这位死而复生的“故人”。

他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风姿倜傥、言语风流的花蝴蝶。

一模一样的出众容颜、一模一样的摄人风华,但一切又截然不同。

当年的紫宴犹如盛开在绚烂阳光下的绯红桃花,一颗七窍玲珑心、一双多情桃花目,迎着疾风在万丈红尘里翻云覆雨;如今的邵逸心却像是寂寂月色下独自绽放的一树白梨,一颗心历经劫难,一双眼看破红尘,在岁月的尘埃里安然自处。看上去更温润柔和了,可实际冷眼冷心,整个人犹如玉石般清冷坚硬。

邵逸心早已经察觉辛洛的目光,却没有理会,直到一局牌打完,他才含着笑抬眸看向她,视线落在小角身上时,骤然阴沉。

疤晟顺着他的目光,看到小角背上的伤口和血迹,急忙扔下牌冲出来,大呼小叫地问:“怎么回事?你打的?为什么下手这么狠?你想打死它吗?”

辛洛一脸漠然:“是我打得又怎么样?”目光却是越过疤晟,看着邵逸心。

“我……”

疤晟瞪着辛洛,恨不得一巴掌拍下去,拍灭她嚣张的气焰。可是,他不敢。他不但打不过辛洛,更打不过吃里扒外的小角。

小角似乎觉得他靠得太近了,冲着他呲牙呜鸣,警告他后退。一转头,却奴颜婢膝、小心翼翼地往辛洛腿边凑,看她没有轰开它,一脸心满意足。

疤晟痛心疾首,养了这么个傻货,上赶着任打任骂,他能有什么办法?

疤晟放软语气,陪着笑对辛洛说:“下次下手轻一点,小角再喜欢你,毕竟是头畜生,万一把它激怒了,惹得它凶性大发,吃亏的是你。”

邵逸心笑盯着小角,淡淡说:“阿晟说的不错,只是头畜生,什么都不懂。”

辛洛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小角是小角、辰砂是辰砂,他没把小角当做辰砂。

辰砂不会是非不分、敌友不辨,如果小角一意孤行地维护敌人,他也不会手下留情,必要时,他会连小角一起杀了。

辛洛拍拍小角的头,面无表情地说:“希望你的另一条腿能平平安安陪着你进棺材,也希望你不要改名叫‘少二心’。”

邵逸心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目光森冷地盯着辛洛。

辛洛摸着小角的头,淡然地看着邵逸心,脸上明晃晃地写着“有本事现在就来杀了我啊”!

邵逸心风度翩翩地站起来,对疤晟礼貌地说:“我要回去了,今天玩得很开心,谢谢款待。”

他拿着一根简易的医用拐杖,靠着一只脚朝外面走去。

毕竟是2A级体能,行动间没有丝毫阻滞,一举一动依旧优雅,完全不像是一个只剩下一条腿的人,可是看到本该是左腿的地方变得空荡荡了,越发让人觉得诡异。

疤晟惋惜地呆看了一瞬,急急追出去。

“逸心,我送你回去。”

外面传来飞车启动的声音,不一会儿,所有声音都消失了。

紫宴终于离开了!

辛洛紧绷的身体骤然松弛,竟然有些脱力,不得不一只手扶着小角的头才能站稳。

她的目光落在墙角的回收箱上,被小角踩坏的机械腿硬邦邦地顶着箱盖探出一截。露出的恰好是一只脚,鞋袜都在,犹如真脚,看着又凄凉又骇人。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0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0
热门: 被迫与反派AA恋(穿书) 皇叔 装A后被死对头标记了 冷案重启 乡村野事 穿成崽崽后萌翻全世界 九州·旅人 我做的东西红遍全星际(直播) 鬼之子 最后一张录取通知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