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0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0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0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中午。

辛洛在厨房里准备午餐,听到外面传来一声门响,疤晟大声说:“我回来了,机器人已经修好了。”

辛洛没有搭理,却看到一直懒洋洋趴在树荫下的小角突然警觉地站起来。

辛洛觉得有点反常,正盯着小角看,身后传来疤晟的声音:“辛洛,我邀请了邻居来做客,他叫邵逸心,很喜欢你做的包子。”

那个会维修机器人、和疤晟谈得很投机的大美女?

辛洛漫不经心地回头,没有看到美女,只看到一个美得耀眼夺目的男人。有点男生女相,可气宇轩昂、风姿英朗,绝不会让人误会他是女子。

辛洛的瞳孔骤然紧缩,像是突然见了鬼,脸色都变了。她完全没有想到,已经死了几十年的紫宴竟然会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

“嗨,没有想到我还活着?”紫宴挑眉而笑,姿色妖娆,像是灼灼桃花迎风而开。

辛洛全身紧绷,一手紧紧地握着刀,一手悄悄去摸枪。

疤晟看看辛洛,再看看邵逸心,纳闷地问:“你们认识?”

紫宴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一张塔罗牌,云淡风轻地说:“几十年前,我们恰巧同坐一艘飞船,飞船发生了事故,我以为她死了,她应该也以为我死了。”

疤晟想当然地认为是那种很多人一起乘坐的民用飞船,以为是发生了不幸的意外事故,忙安慰两个人:“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辛洛和紫宴都不吭声。

一个人面无表情,藏在背后的手握紧了枪;一个人唇畔含笑,修长的手指夹着塔罗牌。

疤晟觉得气氛诡异,想开口说点什么,可是,空气中好像有无形的压力一重重压下来,压得他连气都不敢喘,根本张不开嘴。

辛洛比他更难受,整个人都被紫宴的杀气笼罩,几次想开枪,可紫宴手里的塔罗牌一直锁定着她的咽喉,逼得她一动都不敢动。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紫宴唇畔带笑,眼睛内却冷意涔人。

辛洛紧咬着唇,一声不吭。

紫宴眸色暗沉,手指屈起,正要把塔罗牌弹出去。小角一声长啸,杀气凛凛地扑向紫宴。

紫宴疾退,但没有小角的速度快,眼看着小角就要咬到他的咽喉。他抬腿踢向小角,小角狠狠一口咬在邵逸心的左腿,把整条腿都撕了下来。

“啊——”疤晟失声惊呼,双腿发软地跌坐到地上。

可是,没有看到鲜血横流、骨肉飞溅。

原来,小角咬掉的是一只机械假肢。

小角好像也有点懵,吐掉嘴里的假肢,几爪子拍下去,把假肢拍得扭曲变形,完全再用不了,它才满意。

小角踩着假肢,把辛洛护在身后。

它眼神锐利地盯着紫宴,头顶的白色犄角伸了出来,犹如一只正在保护家人的雄狮,威严地警告来犯者后退,否则它会大开杀戒。

紫宴单脚站在地上,满脸无可奈何。

再聪明的人也没有办法和一只没有智商的野兽讲道理,他不得不收起塔罗牌,收敛起全身的杀意,表示和平相处。

小角满意地哼哼几声,头顶的犄角缩了回去,不再理会紫宴,转身去看辛洛。

就像是变魔术,它立即换了张脸,黑漆漆的大眼睛忽闪忽闪,学着小狗冲辛洛摇尾巴,嘴里又想学猫叫:“喵~嗷~”

估计是上次学狗叫,辛洛不喜欢,它就自作聪明地改变了策略,想学猫叫讨好辛洛。

疤晟心情复杂,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应该为养了这么个没节操的蠢货觉得丢脸,还是应该为自己竟然被这么个蠢货吓得差点尿裤子而觉得丢脸。

辛洛丝毫不领情,重重一脚踢到小角身上,“滚!”

完了!总不可能又是一个假肢吧?疤晟紧张地捂住眼睛,悄悄从指缝看,却没有看到辛洛的脚被咔嚓一声咬断的血腥场面。

小角没有丝毫发怒的迹象,只是很沮丧,垂头丧气地走到玻璃门外,蔫答答地趴在了地上。

紫宴讥嘲地看着辛洛,淡淡说:“你犯不着自作多情地恼火,小角只不过傻乎乎地把你当成了另一个人。”

辛洛盯着他仅剩的一条腿,冷漠地反讽:“我四肢健全、能走能跳,有什么可恼火的?”

“辛洛,你怎么能这么说话?”疤晟知道辛洛脾气古怪,可没想到她会这么刻薄,故意刺人伤疤。

虽然好的机械腿和人腿在行动上几乎没有差异,但毕竟不是身体的一部分,对生活肯定还是有影响。尤其邵逸心这么风华绝代的人,竟然肢体残缺,连他这个旁人都觉得惋惜,邵逸心自己肯定更难受。

没有想到邵逸心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含笑看着辛洛,一派倜傥,“我只是没了一条腿,你失去了什么呢?。”

疤晟一脸懵,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但感觉继续说下去肯定又要出事,急忙站在两人中间,堆着笑说:“这个我饿了……咱们要不先吃饭?”

辛洛把刀重重甩到砧板上,径直从玻璃门走到后院,扬长而去。

疤晟看看邵逸心的脸,再看看插在砧板上的刀,觉得辛洛其实是想把刀甩到邵逸心脸上。

————·————·————

幽静的树林里。

阳光透过高高的树梢照射进来,在地上投下斑驳的阴影。

辛洛心情烦躁地快步走着。

小角悄无声息地尾随在她身后。

辛洛完全没有想到紫宴还活着,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在这里。

就算他像她一样侥幸从飞船爆炸中逃出生天,但当时自己用匕首贯胸而入,震碎了他的心脏,他绝对没有时间、也没有条件做心脏移植手术,为什么还能活着?

辛洛冥思苦想了半晌,忽然反应过来。

紫宴和正常人不同,他是异种,携带有异种基因,身体会自然异变。

邵逸心、少一心。

自然界中,不少生物都有多个心脏。比如,常见的章鱼就有三个心脏。虽然紫宴表面上看不出有异变,实际上内脏已经自然异变,拥有不止一个心脏。所以,一个心碎了,只是少一心,而不是无心。

以紫宴的能力,就算去国离家,早已经不是当年大权在握的公爵,可再落魄也不至于没有办法做断肢再生手术,唯一的解释就是因为种种原因,他的腿部神经已经坏死,没有办法做断肢再生,只能用机械腿。

有可能是飞船爆炸事故导致的,也有可能和缺少的那颗心脏有关。

辛洛想清楚了前因后果,越发觉得心烦意乱。

断腿之怨、碎心之仇、祸国之恨,紫宴肯定不会放过她。

刚才如果不是小角突然蹿出来,说不定她已经被塔罗牌碎尸万段了。

可是,她的研究离不开疤晟的身体,又不能放弃研究计划,立即离开,应该怎么办呢?

————·————·————

不知不觉间,辛洛已经横穿过小森林,到了邵逸心住宅的附近。

屋子不算大,外表看着十分陈旧,周围的金属栏杆也锈迹斑斑,一如普通异种所能负担的普通住宅。

屋子远离大路的一角种着几丛褐红色的藤蔓,有的在地上懒洋洋地趴着,有的沿着栏杆攀向高处。

辛洛眼前一亮,又惊又喜,忍不住朝着藤蔓走过去。

来寻找阿晟的路上,她也曾想尽办法打听这个吃人喝血的魔鬼藤蔓,但是所有消息都表明它灭绝了。

楚墨成为奥丁联邦的执政官后,把研究院培植的吸血藤据为己有。经过研究,确认提取出的镇定剂虽然有强效镇定作用,但是会永久性损害神经元,把人变成白痴。不知道楚墨是真觉得吸血藤没有了价值,还是明白了吸血藤的其它研究价值,反正他下令,把吸血藤全部灭绝了。

没有想到,它们竟然躲藏在这里,生机勃勃地活着。

辛洛走到金属栏杆前,全神贯注地看着吸血藤,琢磨着怎么能悄悄挖走一株。

突然,眼前一黑,她被重重扑倒在地。

小角压在辛洛身上,湿漉漉的黑眼睛天真无辜地看着她。

辛洛暴怒,一巴掌重重打在小角脸上。

“你要我说多少遍?滚开!不要跟着我!”

小角立即跳到一旁,辛洛这才发现它背上鲜血淋漓,扎着一排锋利的金属刺。刚才她靠近的金属栏杆上,几个黑漆漆的枪口正缓缓缩回蔷薇花形的雕饰里。

辛洛愣了一愣,装作什么都没看见,翻身站起,转身就走。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0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0
热门: 莽荒纪 簪缨问鼎 白莲花校草alpha装O后[穿书] 粉妆夺谋 匹诺曹与蓝胡子 随身带着女神皇 穿成反派昏君的鹤宠[穿书] 复仇者的秘密 黑天 你看见我的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