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化蝶 Chapter 9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8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9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日升月落、斗转星移。

距离阿尔帝国和奥丁联邦在G2299星域的星际大战已经过去整整三十年。

大战之后出生的孩子都已经成年,走上工作岗位,一代新人换旧人,人类和异种的纷争却看不到丝毫终结的迹象,整个星际依旧冲突频起、硝烟弥漫。

曲云星位于V536星域边缘,是一颗资源贫乏、文化和经济都很落后的小星球,在茫茫星际中完全不引人注目。

乱世中,生存不易。

曲云星自治政府的总理是一位很务实的女性,只认钱不认人,对人类和异种的战争没有丝毫兴趣,对异种的态度是歧视,但不敌视。只要异种交得出高额赋税,她并不会像其它星球的统治者一样毫无因由地驱逐异种。

渐渐地,曲云星上汇聚了不少异种,混居在普通基因的人类中,谨小慎微地生活着。

疤晟就是众多这样的异种之一。他经营着一家小兽医店——阿晟兽医店,兼做宠物美容、配种、繁育。因为脸上有几道挺吓人的刀疤,所以得了个疤晟的绰号。

夏日午后。

一条坑坑洼洼的破旧道路尽头,刺眼的阳光映照着一栋两层高的老房子。墙皮斑驳,墙角长满杂草,门口立着一块一人多高的电子招牌,上面闪烁着“□晟兽□店”,本来的“阿”字和“医”字已经完全看不见。

一个黑衣黑裤的短发女子站在兽医店门口,目光落在“晟”字上,停顿了几秒钟,才推开破旧的铁门,走了进去。

玄关处是一个不大的接待台,一个型号老旧的机器人已经死机,一动不动地站着。

继续往里走,是一个长方形的大厅,空间还算宽敞,不过堆着不少东西,鸟笼子、鱼缸、猫粮、狗屋……看着十分凌乱。

疤晟趴在地上,撅着屁股和一只不肯配合染毛的白狸猫斗智斗勇。

突然,“刺啦”一声,他感觉到裤子的后裆崩开了。

疤晟心里暗骂“果然便宜没好货”,双手狠狠往前一扑,摁住了想要逃跑的狸猫,又是刺啦一声,后裆的口子裂开得更大了,屁股有点凉。

“我的猫姐姐,你乖乖配合……”疤晟抱着狸猫,一边嘀咕,一边转过身,看到面前站着一个又高又瘦的黑衣女子。

她的头发剪得非常短,比他的头发还短。皮肤白皙,像是常年不见日光。容貌十分出众,可是眉眼间笼罩着一层化不开的冰霜,透着刺人的尖锐锋利,乍一看像是一个模样酷帅的男生。

疤晟偷偷摸屁股,指望着他的裤裆其实并没有破,可惜,现实总是不如人意,裤裆不但破了,还破得挺大,估计他撅着屁股捉狸猫时,这个女人已经连他的内裤都看光了。

疤晟正心神恍惚地胡思乱想,怀里的狸猫突然挣脱他,跳到了柜子顶上,冲他耀武扬威地喵喵叫。

疤晟抬脚,想要去捉它,又突然想到自己的屁股,硬生生停住了。

他吞了口口水,客气地问:“请问您……什么事?”

黑衣女子冷冷问:“有孵蛋器吗?”

疤晟这才留意到女子拎着一个篮子,篮子里面放着一颗很大的蛋,大概有三四十厘米高,十多斤重。

“什么动物的蛋?”疤晟好奇地探头过去,想看清楚一点。

女子手一翻,握着一把森寒的匕首,顶在他的脖子上:“有没有孵蛋器?”

“有!”

“我目前没有钱。”

“我最喜欢帮助人,尤其是帮助您这样善于用刀和用枪的人。”疤晟咧着嘴笑,一脸市井小民的谄媚讨好。

黑衣女子深深盯了他一眼,冷冷说:“孵蛋器。”

疤晟领着女子来到一个像是医疗室的宽敞房间,在杂物柜里东翻西找,扒拉出一个看着很破旧的孵蛋器。

“您放心,看着旧,但功能齐全。”疤晟接通能源,指着显示灯给女子看。

黑衣女子把篮子递给他,疤晟小心翼翼地拿出蛋,放在了孵蛋器里。

“您留个通信号码,蛋有动静了,我通知您。”

“我没有通信号码。”

疤晟郁闷地看着黑衣女子,觉得自己碰到大麻烦了。

没有通信号码意味着没有个人终端,没有个人终端意味着没有身份。看样子女子是偷渡到曲云星的偷渡客,十之八九是没有钱交高额入关税和落户税的异种,一旦被治安队查到,不但她会被立即处死,他也很有可能被牵连。

黑衣女子面无表情地看着疤晟,一手握着匕首,利落地转了几圈,一手拔出枪,按了按扳机。

疤晟只能自认倒霉,苦着脸说:“我不想惹麻烦,蛋孵出来你就要离开。”

黑衣女子一言不发地收起刀和枪,表示成交。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喵呜”的凄厉惨叫。

疤晟脸色大变,立即连跑带跳地往外冲。

那只傲娇好动的狸猫不知道从哪里溜到了后院,现在正躺在一只灰扑扑、脏兮兮的野兽爪子下簌簌发抖。

“小角,放开狸猫!”

疤晟气急败坏地跑过去,从野兽爪子下抢过狸猫。狸猫身上好几个窟窿眼,浑身血淋淋的,已经出的气多进的气少。

“这可是莉莉小姐最喜欢的宠物,要是死了,你和我就等着赔命吧!”

灰扑扑的野兽甩甩尾巴,懒洋洋地趴下,舔了舔嘴唇,似乎很遗憾到嘴的点心没了。

疤晟冲进医疗室,把狸猫放到手术床上,注射麻醉剂,准备做手术。

“大钱,氧气!”

一直勤勤恳恳的机器人没有应声出现,疤晟这才想起为了省钱,一直没有给大钱做维护保养,今天早上大钱终于彻底死机罢工了。

疤晟面如死灰,没有大钱,好多医疗仪器用不了,狸猫死定了。

但是,无论如何都要尽力试一下!

疤晟着急地寻找医疗器械、穿手术服、给双手消毒,忙忙碌碌中发现那个黑衣女子仍然站在孵蛋器旁。他急躁地说:“你要不想被我拖累,就赶紧带着你的蛋离开。”

“这只猫的命很重要?”

“反正比你我的命重要!狸猫是莉莉的情人送给她的,她的情人在治安队工作,随便给我们按个罪名,不死也得脱几层皮……”疤晟想到她刚刚偷渡到曲云星,和她说这些也没有用,不耐烦地说:“出去,赶紧出去。”

疤晟用手术刀切开狸猫的腹部,正准备拿止血钳,止血钳已经递到他手边。他惊讶地看了黑衣女子一眼,顾不上询问,先继续做手术。

疤晟刚把出血部位的血止住,一只手已经把吸血管递到他手边。

疤晟用吸血管把肺部积血清理干净,正准备缝合,听到黑衣女子冷冷说:“别着急缝合,再检查一下肾脏。”

疤晟调整手术眼镜,发现肾脏附近果然还有一处隐蔽的破损,他急忙处理伤口。

处理完后,他忍不住问:“现在可以缝合了吗?”

“可以。”

疤晟觉得真是见鬼了,当年他学习兽医时,对老师也没有这么尊敬过。

做完手术,疤晟把狸猫小心翼翼地捧进医疗箱里放好,站在旁边观察了半个小时,看数据稳定,才放下心来。

他脱下手术服,擦擦额头的虚汗,走出医疗室。

那个黑衣女子站在玻璃门前,定定地看着院子里的灰毛野兽。

野兽歪着脑袋,目不转睛地盯着女人,似乎很困惑为什么屋子里多了一个陌生人。

疤晟走过去:“刚才谢谢你了,你也是兽医?”

女子淡淡说:“做过医生。”

“哇!比我高级,我叫阿晟,朋友都叫我疤晟,你是……”疤晟热情地伸出手。

黑衣女子却连看都没看一眼,冷冷说:“辛洛。”

疤晟讪讪地收回手,顺着辛洛的视线看向院子里灰扑扑、脏兮兮的野兽。

“它叫小角,又傻又懒又凶,千万不要靠近它。不过,只要别故意刺激它,它也从不喜欢搭理人。”

疤晟的话刚说完,小角竟然一步步走过来,直走到他们面前,头贴在玻璃门上,睁着一双圆溜溜的黑眼睛,盯着辛洛。

疤晟尴尬地笑:“这个……有点反常。小角平时真的很讨厌人类,谁都不搭理。我养了几十年了,它也从没给过我好脸色。有个训练宠物的朋友觉得自己特有动物缘,想要靠近小角,结果差点被小角给撕碎了。”

辛洛一言不发地盯着小角。

疤晟觉得冷意袭人,猛地想起自己一直在光腚行走,立即双手捂住屁股,脸色绯红、神情怪异。主要是辛洛表现得太正常了,没有丝毫尴尬回避,让他完全忘记自己的裤裆开了。

疤晟忍不住问:“你真的是女人吗?”

“你要检查吗?”辛洛淡然得好像随时可以宽衣解带。

面对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从不知道脸皮为何物的疤晟甘拜下风。他双手捂住屁股,面朝辛洛,一步步倒退着往后走。

辛洛冷淡地收回目光,看向玻璃门外的小角。

它身上的毛剃得很短,毛色黯淡无光,全身上下灰扑扑的,看上去又脏又丑。

辛洛完全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他,一直定定地看着小角,眼神戒备警惕,似乎在研判着什么。

小角用头碰了碰玻璃门,“嗷”地叫了一声,似乎想要进来。

辛洛猛地往后退了几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疤晟换好裤子,正在拉拉链,一抬头竟然看到辛洛就站在他面前。

他吓得惊叫:“你、你……想干吗?为什么不敲门?”

辛洛回头看向门,应该是门的地方只剩下一个门框,褐色的实木门板早掉了,靠墙竖放在一旁。

疤晟干笑着走过去,拍了拍门板,严肃地说:“手劲有点大,开门时不小心把门给拽了下来。”

他刚说完,门板突然倒下来,砸向地上。他急忙伸手去扶,却没有扶住,情急间只能用背顶住门板。

他身体弯得像个背着龟壳的虾米,双手反抓着门板两侧,想要把门板推放回墙边,可踉踉跄跄了半天,都没有成功。

疤晟喘着粗气对辛洛说:“门板质量太好,很结实,有点重。”

眼看着门板晃晃悠悠,就要打到辛洛,辛洛伸出一只手,撑住了门板。

她面不改色、气不喘地把门板拿起,还体贴地倒了个,靠着墙横放好,避免再次倒下来。

疤晟无语地看着辛洛,再次想问“你真的是女人吗”。

辛洛也无语地看着疤晟,完全没想到他会弱到连一块门板都抬不动。

两人无语凝望了一瞬,疤晟吞了口口水,问:“找我什么事?”

辛洛问:“我住哪里?”

“跟我来。”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8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9
热门: 魁拔之书·第二卷·魁拔复活 带着御膳房穿六零 偷偷藏不住 攻略最强咒术师后我掉马了 只和修为最高的人做朋友 我独自美丽 孔雀祭 写皇帝的同人被发现后 文艺时代 罪恶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