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化蝶 Chapter 2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2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3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英仙号星际太空母舰、会议室。

“……截至目前,最新的统计数据是,受伤人数27839,死亡人数15525,战机损毁26484,战舰损毁9艘……”

林楼将军读完报告,忐忑不安地看着叶玠。

叶玠叹了口气,“训练军队方面,我比起殷南昭还是差远了。”

林楼将军忙说:“怎么会呢?听说奥丁联邦受伤的人更多,医生和医疗舱都不够用,不同舰队的士兵为了争抢医疗资源大打出手。”

叶玠自嘲地笑了笑,问:“你喜欢狩猎吗?”

林楼将军不明白为什么话题突然跳转了,愣愣地说:“不喜欢。”

叶玠眯着眼睛,似乎回想起以前狩猎时的事情,“狼群里,在猎人手中受过伤却活下来的狼才最难对付,奥丁联邦的死亡数据一定比我们少。”

林楼将军不服气地说:“我们的军队人数远远多过他们。”

叶玠讥嘲地笑笑。

行事稳重的林榭将军耐心地教导弟弟:“我们的军队是各个星国的联合军,看上去人多势众,可缺点也很明显,对命令的服从和执行力都比不上一支统一的军队。而且,这样的军队召集不容易,解散却很容易,即使什么矛盾都没有,也会随着时间流逝自然而然士气消散、分崩离析。”

林楼将军恍然大悟。

叶玠看着星际作战图说:“林榭将军说的对,必须趁着士气还凝聚时发起全面进攻了。”

所有人齐刷刷站起、肃容静听。

叶玠踌躇满志地看着会议室里的所有将领。

经过大半年的整顿,他已经牢牢掌控军队,阿尔帝国的政务也河清海晏,是时候发起对异种的全面进攻了。

几十年的准备终于等到了这一天,可惜,陪着他一路走来的那个人却不在这里。

不过,她迟早会回来的。希望那个时候,他能和她并肩站在阿丽卡塔星上,告诉她:“我们到达了,我们征服了!”

————·————·————

北晨号星际太空母舰。

临时实验室。

骆寻记录完最后一个数据,依旧没有新的发现,忍不住疲惫地叹了口气。

她抬起头撑了个懒腰,一边转动僵硬的脖颈,一边捶着发酸的肩膀。

一双手搭在她身上,帮她揉捏着脖颈和肩膀。骆寻没有回头,索性靠着椅子,微笑着闭上眼睛,由着殷南昭按捏。

等疲惫僵硬的肌肉松弛下来后,她才问:“今天怎么会这么闲?”

“我失业了。”

骆寻把工作椅转了个圈,看着殷南昭,满眼好奇。

殷南昭说:“因为辰砂无法履行职责,百里苍接替辰砂,成为了联邦的总指挥官。刚刚他已经到达前线,所有将领正在向他述职,从现在开始,由他指挥战役。等南昭号到达前线后,北晨号应该会撤出前线,回奥丁星域驻守。”

骆寻不发一言。

她明白现在是战争时期,指挥官的职位不能空缺。百里苍一直是坚定的主战派,获得众人的支持理所当然。可是,从她踏上阿丽卡塔星那天起,奥丁联邦的总指挥官就是辰砂,难道所有人都认定辰砂已经死了吗?

殷南昭温和地说:“我知道你心理上无法接受,但大势所趋,只能接受。”

骆寻抱住殷南昭的腰,闷闷地说:“百里苍做指挥官,肯定不会满足于被动防守,一定会发起全面反攻,人类和异种和解的希望是不是完全没有了?”

殷南昭轻抚着她的头,没有说话。

骆寻非常难受。

如果她能研究出治愈辰砂异变的药剂,证明异种依旧是“携带异种基因的人类”,就能让普通基因的人类不用那么惧怕异种,也许就能阻止双方的战争越打越激烈。

她禁不住又想,如果是龙心,也许已经找到治愈辰砂的方法了吧!

殷南昭似乎猜到她在想什么,弯下身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不要胡思乱想。你安心工作,别的事情交给我来操心。”

骆寻沉默地点点头。

殷南昭说:“人类和异种的战争,和谁是指挥官没有关系,不用等百里苍发动全面反攻,英仙叶玠就会全面进攻。”

殷南昭的话音刚落,就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

警报声后,百里苍的声音响起:“我是百里苍,奥丁联邦的指挥官。人类联盟军的列战舰正在全速接近,快要突破最后的警戒线,所有参战人员,立即各就各位,准备迎战。”

他说话间,一枚又一枚远程星际导弹已经射击在太空母舰上。

虽然太空母舰开启了能量防护罩,但导弹铺天盖地,接连爆炸,形成巨大的冲击波,让庞大的太空母舰都在震颤。

临时实验室的细节设计有的地方不算合理,不少实验仪器随着震颤从架子上落下,摔到地上。

殷南昭反应迅捷,直接把骆寻连人带椅推到舱壁边,用自己的身子做护盾,把她牢牢地护在怀里。

阿尔帝国和奥丁联邦打了大半年了,却是第一次直接对太空母舰发起攻击。

骆寻小声问:“这是最后的决战吗?”

殷南昭一脸淡然,平静地说:“最多算是太空母舰的决战,人类和异种……哪有这么简单?”

————·————·————

第一轮猛攻结束后,骆寻打算收拾整理掉落的实验器材。

殷南昭拉住了她,推着她往外走,“交给机器人处理。马上就会有更猛烈的进攻,这里不安全。”

骆寻只能随着殷南昭往外走,“辰砂那边……”

“它还在昏迷中,宿一、宿五他们都在,有情况会随时通知我,不用担心。”

骆寻以为殷南昭会护送她回到舱室,没有想到他带着她来到了特种战斗兵平时训练的训练馆。

现在正在打仗,参战人员都在全力以赴迎战,不参战人员也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严阵以待。训练馆里一个人都没有,十分空旷安静。

大概为了照顾长期驻守在太空母舰上士兵的心情,椭圆形的训练馆空间十分开阔,一整面墙都是透明的,能看到外面浩瀚无垠的太空。

密密麻麻的战机犹如鸟群一般盘旋飞舞,有的呼啸着冲向前方去迎战敌人,有的疲惫地受伤归来准备休憩。

一枚枚导弹划破虚空,飞驰而来,像是蔚为壮观的流星雨,从九天倾泻而落,击打在太空母舰上。

肉眼看不到能量防护罩,但是,每当有导弹爆炸,就会看到虚空中浮现出彩色的光纹,像是涟漪般一圈圈荡漾开来。

随着连绵不断的导弹,太空母舰四周的涟漪此起彼落,颜色变幻不定,像是一场用鲜血染就的梦境,流光熙彩、紫醉金迷。

骆寻第一次这么近距离地亲眼目睹太空战役,呆呆地站在巨大的透明墙前,震撼得说不出一句话。

突然,一枚导弹落在他们正前方,随着砰然炸开的巨大烟火,一阵剧颤传来。

骆寻猝不及防间,失声惊呼,身子摇摇晃晃,幸亏殷南昭揽住了她的腰,才没有摔倒。

殷南昭立如青松、稳如山岳,安抚地说:“冲击波大时会引发强烈颠簸,就像船行驶在水面上会有摇晃,不用担心。”

骆寻看着外面接连不断的导弹,担忧地问:“你真的放心百里苍?”

殷南昭淡淡说:“放不放心都只能等待结果。战场上最忌讳两件事,一个是没有指挥,群龙无首;一个是指挥太多、不知道听谁的。我现在如果干涉,只会让结果更糟。”

骆寻看看四周,连个安全座椅都没有,不解地问:“你带我来这里干吗?”

殷南昭脱下黑袍,摘下面具,拿起两把训练枪递给她,“之前咱俩都没有时间,现在正好你没有办法做实验,我也有空,可以教教你如何在太空战争中有效地保护自己。”

骆寻刹那间心里惊涛骇浪,殷南昭到底在担心什么?又到底在害怕什么?

殷南昭温柔地说:“小寻,只是以防万一。万一我不在你身边时,你能保护自己。”

“没有万一!我不是军人,如果我在战场上,一定是在你身边!”骆寻斩钉截铁地说完,转身就走。

她明白殷南昭的想法。

他希望,即使万一他不在时,她也能用他教会她的手段自保,但是,没有万一。

殷南昭身影一闪,挡在她面前,近乎央求地说:“小寻,我知道自己很自私,但我是殷南昭,奥丁联邦的执政官!”

骆寻盯着他,他的眼睛犹如黑夜,深不见底,藏着太多的难以言说。

骆寻含着泪笑了,“殷南昭,你给我听着!我会好好学习你教导的东西,但是,不是为了以防万一、独自求生,而是为了以防万一、并肩作战!”

她脱下白大褂,拿起训练枪,“来吧!”

————·————·————

巨大的透明墙外就是异种和人类激战的战场。

双方的战列舰正面相遇,变换着各种队形,都企图冲破对方的防守线,重创对方。

开阔宽敞的训练馆内却异样冷清,只有一个穿着黑色作战服的男人和一个穿着白色医疗兵制服的女人。

骆寻心无旁骛,正在和一队攻入战舰内的敌人交战,目标是击退敌人,抢夺到救生艇逃生。

殷南昭站在一旁,提醒着她应该注意的事项,时不时还会暂停训练程序,示范她该如何更有效地攻击和自卫,指点她在近身作战时如何利用匕首悄无声息地给敌人致命一击。

太空母舰持续不断地颠簸着,时而剧烈、时而缓和。

骆寻一遍遍失败,又一遍遍重来。

渐渐地,她习惯了颠簸,不但不会被颠簸影响到动作和速度,还会利用颠簸,身影变换更加飘忽不定,让敌人难以捕捉到她。

终于,骆寻赶在敌人抓到她前,成功抢到救生艇。

智脑响起喝彩声,恭喜骆寻完成了训练。

骆寻把训练枪放回枪架上,转身摆了个“请来进攻”的姿势,示意殷南昭来攻击她。

殷南昭看骆寻满头大汗,脸上和手上都是淤青,不愿再出手,“今天的训练到此为止,我们先去医疗室拿点药。”

骆寻扯了个灿烂的笑,表示自己没事,“我还有余力,你不是批评我近身作战时动作不干脆利落吗?再训练一会儿吧!”

殷南昭的心不自禁地窒痛。

他拥有一个代表光明的名字,也的确给了不少人光明,但自己和自己最爱的人却不得不在黑暗中挣扎。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2 下一章:第三卷:化蝶 Chapter 3
热门: 青春的死胡同 破法之眼 定婚耳环 [综]小丑培养游戏 剑道之王 雪豹喜欢咬尾巴 我在酒吧穿女装 有病,不治 京都的故事 妖娆神音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