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9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9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9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英仙皇室的书记员记录完皇帝猎获的所有猎物,看到皇帝和奥丁联邦的指挥官站在远处的山坡上。一个举目远眺,一个垂目沉思,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显然正在交流什么机密的事。

他心里一动,目不转睛地看着。

也许皇帝陛下和指挥官阁下正在商谈两大星国的未来,也许等将来一切尘埃落定后,可以对外解密资料时,这次的狩猎活动就会对外公开,他们都成了参与历史的人。

突然,书记员看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幕,不禁瞪大眼睛,惊恐地大叫:“陛下!”

皇帝闻声看向他,朝他和其他随从亲切地挥挥手,露出了训练有素的亲民微笑。

可是,人们没有像往常一样,回报以热情的笑容。所有人像是变成了雕塑,眼睛发直地瞪着他,满脸惊恐,似乎吓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皇帝觉得十分诡异。

他下意识回过头,想问问辰砂怎么回事,却看到一只人面兽身的怪物——身躯正在渐渐兽化,头却依旧像是人类。

它四肢着地,头颅痛苦地低垂着,脖颈用力往前探,皮肤上一根根青筋暴起,全身上下都在剧烈颤抖。

皇帝急忙后退,却因为太过震惊恐惧,双腿不受控制地直打哆嗦,身子软倒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

他顾不上形象,手脚并用,连滚带爬,跌跌撞撞地向着山坡下逃去。

“指挥官!”

宿二和宿七一边大叫,一边往山坡上冲,想要唤醒辰砂。

怪物猛地仰起头,对天咆哮,几个呼吸间,身体就完全化作了野兽。

它身躯修长、四肢矫健,有点像虎,又有点像豹。头顶上长着一只莹光玉润的白色犄角。一身雪白顺滑的皮毛,连蹄子都是雪白,全身上下没有一丝杂色。阳光映照下,月华浮动、雪色潋滟,犹如冰雪幻化,美丽圣洁得让人觉得仿佛看到了神话传说中的瑞兽。

几个阿尔帝国的军人听到宿二、宿七的叫声,终于从惊恐中回过神来,朝着山坡上冲去,想要保护皇帝。

可是,异变兽动作迅疾,奔跑间,蹄落无痕,轻盈若风,一个闪身就到了阿尔帝国的皇帝身前。

它低下头轻蔑地看了一眼,随随便便一掌拍过,锋利的爪子滑过皇帝的脖颈,皇帝的脑袋就被直接拍掉,滴溜溜地飞向半空。

它纵身跃起,雪白的犄角像是闪电一般劈过,几个军人全部被开膛剖肚,支离破碎地倒在地上。

异变兽脚踩尸体、双眼猩红,像是看蝼蚁般冷酷嗜血地盯着四处奔逃的人群。

所有人争先恐后地逃跑。

可是,在这只恐怖的异变兽面前,最精英的战士都不堪一击。

一群随行的工作人员本来在说说笑笑地清点、记录猎物,没有想到转瞬间自己就变成了猎物。

四周不停地响起一声声惊恐凄厉的惨叫,芳草萋萋、鲜花烂漫的美丽山谷中,鲜血四溅、血肉横飞,变成了地狱一般的屠宰场。

异变兽肆意屠杀,不但屠杀阿尔帝国的军人,也屠杀试图阻拦他的奥丁联邦的战士。

宿二和宿七都受了重伤,宿六更是两条腿被异变兽的犄角齐根切断,生命垂危。

宿一悲痛绝望地说:“已经过了十五分钟。”

宿七的泪水潸然而落。先是辰垣,后是辰砂,为什么惨剧会一次又一次发生?

————·————·————

阿尔帝国的军人组织起来开枪射击异变兽,但异变兽的感觉太敏锐、速度太快,总能在开枪的一瞬间就判断出子弹的落点,敏捷地躲避开。

阿尔帝国的地面军队赶到,架起了重型机枪,对着异变兽扫射。

天空中,一架架战机汇聚而来,追着异变兽一炮接一炮地轰击。

异变兽却异样强悍。

虽然受了伤,可依旧左奔右突,时不时又屠杀几个人。

但是,天罗地网、枪林弹雨,异变兽的死亡只是迟早。

奥丁联邦的战士一直失魂落魄地呆呆看着。

突然间失去了指挥官,没有人给他们下达任务指令,他们都不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

他们不能去救异变兽,按照联邦军队的规定,杀死异变兽、阻止异变兽伤害他人才是他们应该做的事。可是,那毕竟是他们的指挥官,让他们配合阿尔帝国去屠杀异变兽,他们做不到。

正在他们茫然不知所措时,执政官的声音响彻在所有奥丁联邦战士的耳边。

“我是执政官殷南昭,现在由我接管辰砂的指挥权。全体都有,阻击阿尔帝国。”

士兵们像是一下子找到了主心骨,立即各就各位。

空中部队驾驶战机去迎战阿尔帝国的战机,地面部队驾驶装甲车去迎战阿尔帝国的装甲车。

与此同时,一个黑色的影子跃下战机,从半空中俯冲下来、疾掠而至,和异变兽缠斗在一起。

宿二激动地大叫:“执政官!”

异变兽狂性大发,想把殷南昭狠狠撕碎,腾挪闪跃的速度快得连肉眼都捕捉不到,只看到残影不停地晃动。

殷南昭却丝毫没有退避,一直寸步不让地和它贴身搏斗。

抓住一个机会,他翻身跃到了异变兽的背脊上,把一个注射器扎进异变兽的脖子。

异变兽凶性大发,一边连蹦带跳,想要把殷南昭摔下来,一边左冲右突,想要踩死、咬死更多人。

殷南昭牢牢地抓着它头顶的犄角,控制着它不要再伤人。

犄角上密布尖锐的骨刺,插入他的手掌,鲜血汩汩涌出,将异变兽的白毛染红,他却一直没有松手。

宿七流着泪哭叫:“阁下,早已经过了十五分钟,放手吧!”

执政官却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依旧和异变兽较劲。

漫长的十来分钟后,异变兽仍然在疯狂挣扎,甚至自残地用身体去撞击尖锐的岩石,想要和殷南昭同归于尽。

所有人都绝望了,连保护辰砂长大的宿一都叫:“阁下,指挥官他不愿意这样活着,请您给他一个痛快!”

殷南昭却依旧抓着异变兽的犄角,束缚着它杀人自毁的行为。

突然,异变兽呜咽一声,砰然倒地,一动不动地晕厥了过去。

宿二、宿七他们满面震惊,都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异变兽仍然活着,却平静地昏睡过去了。

殷南昭冷冷下令:“把他带回飞船,四肢和嘴全部锁住,关进笼子。”

————·————·————

伴随着阿尔帝国皇帝的死讯,奥丁联邦指挥官异变的新闻迅速传遍了整个星际,举世皆惊。

面对屏幕里惊心动魄的血腥画面,整个研究室寂静无声,整个研究院的大楼寂静无声,整个阿丽卡塔军事基地、甚至整个阿丽卡塔星都寂静无声。

只有新闻主持人叽叽呱呱地说个不停。

“阿尔帝国的皇帝身首异处,奥丁联邦的指挥官变成了一只野兽。从今天开始,不但整个星际的格局要重写,人类的历史也要重写!名词‘携带异种基因的人类’中,‘人类’两个字应该去掉,他们是异种基因生物,不是携带异种基因的人类……”

骆寻就好像自己经历了一次生死大劫,全身发软,瘫在了椅子上。

辰砂竟然异变了,而且是彻底丧失神智的异变。

镇定剂的药效时间有限。等时间过后,他就会又变回疯狂的攻击状态,毁灭别人、毁灭自己。

不要说这个镇定剂是刚刚提取的新药剂,完全不知道它对人类的神经元会不会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就算它没有大的毒副作用,这样大剂量的长期使用也无异于吸毒,身体对镇定剂的依赖会越来越大,对剂量的要求也会越来越多,最终被镇定剂杀死。

骆寻悲痛地捂住了脸,眼泪潸然而下。

她一直坚信异变可以治愈,但是,这条路到底还有多远?辰砂究竟能不能坚持到那一天?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9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9
热门: 今天的修罗场也很热闹 恶意 雪白的嫂子 近战法师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剧情和我想的不一样[快穿] 你猜我下个世界是谁 猎物者 地府重临人间 养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