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8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8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9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两人上了飞车,平时喜欢手动驾驶的殷南昭启动了自动驾驶。

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他应该很累,骆寻体贴地拍拍自己的肩膀,示意他把头靠过来。

殷南昭沉默地靠到她肩上,精神似乎有点消沉。

“小双子星的事情不顺利?”

殷南昭“嗯”了一声,“也许会有大麻烦。”

殷南昭口里的大麻烦?骆寻心里咯噔一下,立即想到了安教授的秘密实验,但看他没有说的意思,就没有继续追问,换了个话题。

“查出内奸是谁了吗?”

“算是查出来了吧!”

“为什么算是?没有证据吗?”不管是能源星上飞船里的□□,还是后来小双子星上约瑟将军和洛兰公主的惨死,不可能一点线索都没有留下。既然有线索,就应该能追查到证据。

“所有证据都指向百里苍,但我觉得还有隐情,不想立即采取行动。”

百里苍是能源交通部的部长,掌控着奥丁联邦的能源交通补给。如果他从能源补给上做文章,绝对有能力埋下眼线探查出辰砂的秘密安排。约瑟将军和洛兰公主出事时,他不但恰好在小双子星,还恰好在医院。而且,百里苍一直对殷南昭有一点不满,的确很像是内奸。

但是想到封林,骆寻沉默了。

如果那个真正的内奸能嫁祸封林,自然也有可能再次祸水东引、嫁祸百里苍,现在的形势下,再抓错一次人,会严重伤害到奥丁联邦。

骆寻握住殷南昭的手,柔声说:“睡一会儿吧!”

殷南昭闭上了眼睛,“你找我什么事?”

“安蓉的笔记本里有一页很可能藏着隐晦的信息。”

殷南昭立即睁开眼睛,坐直了身子。

骆寻有点后悔,应该等到下车时再告诉他,好歹让他休息半个小时。

殷南昭把驾驶模式切换成手动驾驶,一路风驰电掣,用了十几分钟就赶到了家。

————·————·————

骆寻打开抽屉,拿出笔记本,翻到玫瑰花园的一页,递给殷南昭。

殷南昭立即问:“这和你要玫瑰园的种植品种有什么关系吗?”

骆寻指着玫瑰园里的玫瑰花,让殷南昭仔细看,“看上去都是玫瑰花,似乎没有差别,可其实这是不同品种的玫瑰花。”

“说明什么?”

“这个玫瑰园是辰垣为安蓉特意种的,从始至终,只种植一种玫瑰花,红色女王。”

殷南昭现在心有挚爱,将心比心,立即意识到不对劲,就像是突然看到一朵迷思花,别人不会有特别反应,他却一定会留意,“安蓉在通过隐晦的方式提醒辰垣。”

“我就是这么想的。”

殷南昭一言不发地盯着图画,仔细思考着什么,表情越来越凝重。

这两个人,一个是安蓉的长辈,一个是辰垣的好友,任何一个人单独出现在玫瑰园中都很正常。安蓉把他们两个都画在这里,是在暗示两个都有问题,但安蓉肯定不知道具体哪里有问题,所以才会找他,想要他秘密调查。

安蓉察觉到了事态严重,也想到了这两个人背后的势力都不容低估,一个不小心,她就有可能遭遇不测,所以才给辰垣留下这条隐秘的线索。

辰垣是3A级体能,又手握兵权,任何人想要暗害他都非常难,但安蓉没有想到3A级体能的辰垣竟然突然异变……

骆寻没有打扰殷南昭,安静地坐在一旁。

等待的时间长了,理智敌不过身体的疲惫,人歪靠在沙发上渐渐迷糊过去。

似睡非睡间,殷南昭的声音突然响起,“你们给那只壁蜥注射药剂让它狂化?”

骆寻立即清醒了,“是的。我们研制这种镇定剂的目的是为了给异变后的异变兽使用,大家想了很多办法,尽可能模拟出异变兽丧失神智后的狂化状态,最后卓尔教授发现能侵犯中枢神经系统的变异朊病毒作用于棋格壁蜥后的状态最像。”

“既然有药剂能让野兽发狂,会不会也有药剂能让异种突然异变?”

骆寻猛地站了起来,瞪着殷南昭。

殷南昭的表情十分严肃,“会不会有这样的药剂?”

骆寻一边急速思索,一边艰难地说:“理论上……应该可以。破坏总是比建立容易、打碎总是比修复容易……如果有疯子致力于研究这个……的确可能!”

殷南昭眉目间骤然迸发出冰冷的杀意,像是完全换了一个人。

骆寻打了个寒颤,“你怀疑……辰垣的异变是人为制造的?”

殷南昭听到骆寻的声音,立即恢复常态,对骆寻安抚地笑了笑,“你们新研制的镇定剂是不是已经证明有效?”

“目前的测试结果是。棋格壁蜥的中枢神经很特别,现在已知的镇定剂对它都没有好的镇定效果,但新研制的镇定剂一毫升就让它在11秒内晕厥了。”

殷南昭合拢笔记本,“辰砂也许有危险,我必须立即赶去找他。”

“什么?”骆寻大惊失色。

殷南昭俯下身,重重吻了下呆滞的骆寻,“好好休息,继续完成你们的研究。”

骆寻都来不及反应,殷南昭就已经像疾风刮过一般消失在门外。

骆寻的心脏扑通扑通狂跳,难道殷南昭已经知道了真正的内奸是谁?猜测到他会对辰砂下手?

————·————·————

骆寻辗转反侧,一夜都没有休息好,第二天一大早就跑去了研究院。

因为昨夜有了重大突破,大家欢庆完后都回家休息了。几个月来,一直忙忙碌碌的研究室里难得的一个人都没有。

骆寻呆呆坐了会儿,看看时间刚刚七点,距离殷南昭离开已经快要七个小时。

骆寻忍不住给紫宴发消息:“起床了吗?”

紫宴立即回复:“我压根没有上床。”

紫宴应该是消息最灵通的人,看上去他一切如常,是不是说明没有坏消息?

紫宴看骆寻再没有反应,不满地问:“你撩了一下就没有后文了?”

骆寻嗤笑,“昨晚到现在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你想知道什么?”

“没想知道什么。”

“听说你还住在执政官那里,什么时候搬出来?”

骆寻警觉,“问这个干吗?”

“如果不喜欢基地的员工宿舍,我有房子可以租给你。”

骆寻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她敢打保证,如果不是最近一件大事接着一件大事,紫宴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他肯定已经把她和殷南昭的事翻了个底朝天。

“我要工作了,下次再聊。”

“撩完就跑!迟早有报应!”

“我是科学家,不相信神秘学理论。”

实验助理已经来上班,骆寻不再理会紫宴。

————·————·————

上班点还没到,卓尔教授就精神抖擞地来了,显然昨晚心情愉悦,休息得非常好。

他一边和骆寻商量接下来的工作安排,一边去药剂贮藏室拿昨晚提取合成的镇定剂。

“天哪!”愤怒惊慌的大叫声传来。

骆寻立即冲过去,“怎么了?”

“药剂不见了。”

其他人也匆匆赶过来,“不见了?怎么可能?”

“对啊,这个贮藏室,只有三四个人有权限进入吧!”

“三个。我、骆寻教授、卓尔教授。”安娜肯定地说。

卓尔突然想起什么,尖声问:“小家伙们安全吗?”

“安全。”负责照顾寻昭藤的艾瑞教授立即回答。

所有人松了口气。

大家仔细查找了一遍,又调出监控视频查看。

昨晚卓尔教授在离开前,亲手把新提取合成的药剂密封保存,放入了贮藏室。从昨晚到现在,监控视频中没有任何异状,药剂却不翼而飞。

大家面面相觑。

安娜说:“我会上报,找专人来调查。”

卓尔神情严肃,“这件事对我们研究的影响不大,有小家伙们在,我们可以再次提取合成制作,但这个药剂流失出去后究竟会造成什么恶果,现在难以预估。”

“份量多少?”

“一共23.68毫升,昨晚使用了1毫升,还剩下22.68毫升。”

大家一边咬牙切齿地咒骂神秘的飞贼,一边开始重新提取合成制作镇定剂。

骆寻悄悄走出实验室,联系殷南昭,想问问是不是他拿走了镇定剂,可是一直没有人接听,估计正在信号屏蔽区。

骆寻想到还有另一种可能,心中七上八下、紧张不安。

那个内奸既然一直在研究异变,肯定也会关注他们的研究。

如果他知道了他们最新的进展,完全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药剂。

骆寻看向实验室里面,从安娜到卓尔教授,每个研究员都在专心工作,一如往常,可骆寻疑心生暗魅,只觉得现在看谁都像是有嫌疑。

卓尔抬起头,疑惑地看着骆寻,似乎不明白她为什么站在外面盯着他们发呆。

骆寻掩饰地笑了笑,快步走回实验室,继续工作。

不管研究室里有没有内奸的眼线,她都不能耽误研究,必须快速推进。以前是为了治愈,现在却还要和内奸赛跑。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8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9
热门: 续巷说百物语 少帝他不想重生 大唐总校长[穿书] 今天的修罗场也很热闹 幻夜 我当大佬的那些年 科研大佬魂穿假二代 逃不过黑心莲女配[穿书] 可爱过敏原 全修真界都把我当团宠[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