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8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8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8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骆寻下楼,看到餐桌上她昨晚做给殷南昭的夜宵。

打开保鲜碗,发现还有余温。

“现成的早饭,不算偷懒了。”

骆寻一边吃早饭,一边阅读安冉发给她的玫瑰花园资料。

玫瑰花园以前是一个普通的花园,种植的花种类繁多,却没有玫瑰。辰垣把它改成了玫瑰花园,从那之后,唯一种过的花就是玫瑰花,唯一种过的玫瑰花品种就是红色女王。

据说,辰垣第一次见到安蓉是在斯拜达宫的新年舞会上。安蓉穿着一袭红色的长裙,只是一个不引人注目、刚刚进入政坛的新人,辰垣却已经不仅是第一区公爵,还是联邦指挥官。位高权重的辰垣对安蓉一见钟情,开始追求安蓉。

也许因为一袭红裙的安蓉很像一朵绽放的玫瑰花,辰垣很喜欢给安蓉送玫瑰花,他嫌弃市场上的玫瑰花品相不好,开始自己种植玫瑰花。

安蓉从小就喜欢红色,对玫瑰花却没有任何偏爱,喜欢玫瑰花是因为辰垣自始至终只送她玫瑰花,她是爱人及花。

资料的最后,安冉还提及,第一区的徽章以前只是一把黑色的光剑,辰垣下令重新设计徽章,才变成了如今看到的样子——

一把出鞘的黑色利剑,红色的玫瑰花缠绕着利剑而生。

骆寻想起了那个相框背面镂刻的话:没有利刃的守护,世间的美丽不可能尽情绽放;没有柔情的牵制,力量就像无鞘剑,会伤人伤己。

凭借女性的直觉,骆寻认定,辰垣不但自始至终只送安蓉玫瑰花,还只送玫瑰花里的红色女王。

这应该是辰垣和安蓉的小秘密,一见钟情的第一眼,他就知道她是女王。

安蓉爱的也不是玫瑰,而是辰垣对她的理解和支持。

一个看上去温柔娴静的女子,实际上有一个想征服星辰大海的灵魂。辰垣恋慕她的灵魂,支持她的追求,守护她的荆棘道路,红色女王是他的爱情宣言。

骆寻回到卧室,打开古色古香的笔记本,翻到玫瑰花园的一页。

本来应该纯粹的红色女王里夹杂着另外一个品种的玫瑰花。

以安蓉和辰垣的感情,她就算会随便乱画,也不会乱画辰垣为她种下的红色女王。

她心情烦躁时喜欢信手涂鸦的习惯,辰垣肯定知道。

如果真有意外发生,辰垣一定会翻看她的笔记本,一定会留意到玫瑰花园里的玫瑰花。

骆寻看不出这张图有什么玄妙,但她肯定,这里面有安蓉想传递给辰垣的信息。

可惜,辰垣和安蓉同时遇难,安蓉想传递的信息一直封存在这里面了。

————·————·————

骆寻下意识觉得这个发现很重要,立即拨打殷南昭的通讯号,却发现信号屏蔽,联系不上。

骆寻没有办法,只能暂时放下这事。

她换衣服,准备去上班。

敲门声响起,狄川的声音传来:“骆寻?”

“稍等!”

骆寻扣好衣服,打开门,“怎么了?”

狄川指指自己的个人终端,“我收到系统自动发送的信息,你找过执政官,我怕你有事过来看一眼。”

骆寻没有想到殷南昭这么心细,禁不住嘴角上翘,带了笑意,“我有事找他,但我自己没事。”

狄川问:“有多着急?执政官是秘密赶去小双子星,不能泄露行踪,估计要到晚上才能有私人讯号。”

“那就等晚上吧!”

看来小双子星的事情很严重,就不去打扰他了。玫瑰花园的事已经耽误了几十年,不差这十来个小时。

————·————·————

骆寻到研究室时,看到卓尔教授双眼布满血丝,显然通宵没睡,可精神异样亢奋。

骆寻笑问:“进展顺利?”

卓尔难掩喜悦,“目前一切顺利!上次失败的节点,用了大家提出的解决方案,也顺利攻克了。”

骆寻说:“我来盯实验,你去睡一会儿。”

卓尔依依不舍,一步三回头地走进休息室,频频叮嘱骆寻:“不管有任何异常,立即叫我。”

骆寻手放在额头,对他敬礼,表示听命。

卓尔牵挂着实验,睡了两个小时就爬了起来,把骆寻推到一边,让她去做基因分析,自己盯实验。

随着实验进入最后关头,一群人都忘记了时间。

渴了不记得喝水、饿了不记得喝营养剂、只是一杯又一杯地喝着提神饮料,除了憋不住去卫生间,一整天没有一个人离开过研究室。

晚上十点多时,镇定剂的提取合成到了最后一步。

所有人又累又亢奋,围在试验台四周,站得七倒八歪,满脸遮掩不住的倦色,却都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仪器。

一滴滴透明的药液沿着长长的玻璃管冷凝、流淌、滴落。

当“嘟嘟”的完成提示音响起,卓尔教授一个箭步冲过去,小心翼翼地捧起试剂瓶。

他的搭档乔森教授给笼子里的棋格壁蜥注射狂化剂。

十几秒钟后,一直像块石头一样一动不动的壁蜥开始暴走。它眼睛泛红,全身皮肤鼓胀起来,爪子狂挠笼子,充满了攻击性,像是要毁灭掉一切,包括它自己。

卓尔教授用注射枪吸取了一毫升刚刚研制出的镇定剂,交给骆寻。

几个月的配合,他们都知道骆寻枪法很准,为了不浪费药剂,一般这个活都交给她做。

“啪”一声,骆寻射中棋格壁蜥的背部,棋格壁蜥从暴走中镇定下来,最后昏厥过去。

站在监测仪器前,一直监测壁蜥大脑脑波的安娜说:“11秒。”

实验室里安静了一瞬。

“啊啊——”

“哦耶——”

群魔乱舞、狂喊乱叫。

男人胡子拉渣、女人鬓发凌乱,甚至有人已经两天都没有洗脸了,可兴奋惊喜中,所有人顾不上谁是谁,逮到谁就抱谁,又亲又吻、又跳又叫,都像是疯了一样。

骆寻是A级体能,身体先于她的意识,像条小鱼一样,自然而然地避开了所有冲向她的科学疯子。

她站在一旁,笑看着大家欢庆眼前的胜利。

忽然间,她感受到了什么,就好像冥冥中有一根无形的丝线牵引着她,让她侧头看向玻璃窗外——

殷南昭站在走廊的阴影里,正静静凝视着她。

骆寻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

她拍拍安娜的肩膀,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句话,朝着实验室外走去。

卓尔教授已经冷静下来,对着全组研究员说:“虽然刚刚的试验证明新研制的镇定剂药效强劲,对神经的镇静效果远远高于目前已知的同类产品,但这只是一例试验,需要做更多的试验去验证。还有至关重要的一点,未知的副作用!目前还不清楚会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有待进一步研究确认……”

实验室的自动门打开又关闭。

骆寻走到殷南昭面前,双手插在白色研究服的外套衣兜里,歪着脑袋,笑看着殷南昭,“什么时候到的?”

“竖瞳眼睛的教授给笼子里的壁蜥注射药剂时。”

“难得回来早一次,为什么不回家休息?”

“狄川说你还在研究院,我就直接过来了。”

骆寻回头看向实验室里面,安娜对她悄悄打了个手势,示意她可以离开。

骆寻一边脱工作服,一边说:“走吧,回家!”

殷南昭按住她的手,“你穿这个很好看。”

骆寻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在实验室里待了一整天,不用照镜子,她都知道自己现在面色发黄、脸泛油光,和好看没有一点关系。

殷南昭目光专注,含情脉脉地凝视着她,“我说的是真话。专注工作的女人很有魅力,更何况这个女人不但美丽动人,还非常聪明优秀。”

骆寻心跳骤然加速,脸刷一下红了,感觉都已经是老夫老妻了,可殷南昭总有办法让她脸红心跳。

骆寻一言不发,大步往前走,却听话地没有再脱工作服。

殷南昭低笑一声,没有和她并肩前行,而是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目光胶着在她的身上,上下梭巡。

骆寻脸越来越烧,步子越来越快。殷南昭却总是不疾不徐,一直微微落后几步。

骆寻猛地停下,转过身恼怒地叫:“殷南昭!”

殷南昭耸了耸肩,无辜地说:“我什么都没做。”

“过来!走在我身边!眼睛直视前方!”

殷南昭乖乖地走到骆寻身边。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8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8
热门: 死之枝 谋杀鉴赏 [综]我的头发遍布异世界 病弱情敌她总肖想我 摘星 [综武侠]当琴爹穿越武侠世界 那个你惧怕着的人 神道丹尊 帝国第一妖艳主播[美食] 大悬疑2:藏传嘎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