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7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7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7

亲们,电/脑和手/机上都用www.bagezw.com打开访问,简单方便,一定要记住哦。

骆寻没理会冷嘲热讽,看向安娜,“拜托你准备的活鸭呢?”

安娜急忙拎起地上的一个笼子递给她。

骆寻打开笼子,拎出鸭子,随手拿起一把试验用的小刀在鸭子的翅膀上刺了一下后,放开了鸭子。

鸭子摇摇晃晃地逃跑。

众人莫名其妙,纷纷后退,研究室的正中间空出一圈。

说时迟那时快,两根红色的藤蔓飞出,一根缠脚,一根缠身体,卷住了鸭子。

鸭子扑扇着翅膀,想挣扎逃脱,藤蔓却死死地缠住它不放,把它向后拖去。

没一会儿,鸭子的脑袋就耷拉下来,一动不动了。

藤蔓把它拽到培养箱旁,安静地进食。

鸭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消解,渐渐变成了一个皮包骨头的骨架。

一群围观完全过程的研究员瞬间像打了兴奋剂一样兴奋,旁若无人地讨论起来。

“这到底是动物还是植物?藤蔓上长的刺像是蚊子的嘴,可以吸食其它生物的鲜血。”

“鸭子是先昏迷,后死亡。它的分泌液里含有强效麻醉剂,应该是直接作用于神经,表皮注射就有这么强的麻醉效果,提炼后效果肯定会更惊人。”

“刚才我们又吵又动,它都没有捕食,肯定不是只吃鸭子不吃人。应该是闻血而动,竟然有嗅觉器官!”

“试试止血剂,它如果真对血的味道有反应,那么应该对止血剂也有反应。”

说着话,真有人拉抽屉找止血剂,准备做试验。

骆寻忙说:“我已经试过了,它讨厌止血剂的味道,会主动避让。”

“哇!”一片惊叹声。

所有人目光痴迷地盯着寻昭藤,像是看绝世美女。

骆寻说:“我已经做过一点简单的测试,初步推测这株藤蔓蕴含的麻醉剂有独特的镇定神经的作用,也许能稳定异变后的野兽。”

大家刷一下转头,满面震惊地盯着骆寻。

所有研究员都知道,异变后的野兽处于强攻击状态。它们疯狂地嗜杀并不是出于野兽进食的本能,纯粹是因为神智丧失,陷入疯狂的自毁中。如果有药剂能让它们平静下来,至少能减少人员伤害,甚至增加它们变回人的概率。

可是,因为它们基因突变,迄今为止没有合适的镇定剂。

安娜压抑着激动,询问:“你有几分把握?”

“两……三分。”

殷南昭是4A级体能,他都能感受到寻昭藤的汁液有麻醉效果,骆寻觉得还是很有希望。但是科学研究的艰难残酷就是猜想和结果之间常常会相差十万八千里远。

骆寻在学术圈已经声名鹊起,她的两三分让大家都精神一振。

起先判断鸭子是先昏迷后死亡的男人说:“我愿意放下手头所有研究,立即展开这个项目的研究。”

骆寻知道他是联邦内最优秀的基因神经学家,当然没有异议,“不过有一个问题。”

“什么?”

“这个物种遭遇了一次灭顶之灾,我只救出这一株,做研究时必须严格控制,绝对不能伤害它。另外,要麻烦两位生物学家研究出它的繁殖方法,尽快培育出幼苗,这样才能方便后面的研究。”

“没问题!”两位生物学家毫不迟疑地表态。

安娜看到大家积极配合的态度,放下心来。

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高智商人群,一瞬间的情绪过后,就恢复了理性,知道骆寻做的事对联邦有利,的确片刻不能耽误,对骆寻的抵触自然而然就荡然无存。

骆寻挑选的人都是业内最顶尖的学者,也都知道他们在和时间赛跑,早一天研制出镇定剂,就有可能多拯救一个保卫联邦的战士。

大家七嘴八舌、各抒己见,迅速制定出研究方案,有条不紊地展开工作。

骆寻其实还有一个更大的研究计划,但是目前只有一株寻昭藤,研制镇定剂的难度更小、成功概率更大,只能优先这个项目。

————·————·————

快到下班点时,骆寻收到殷南昭的信息:“我要晚一点回去,你自己先吃饭,不用等我。”

骆寻索性留在研究院,和同事们一块加班。

晚上十点多,骆寻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执政官的官邸。

殷南昭还没有回来。

骆寻进厨房,给他炖了一锅汤。

虽然营养餐和营养剂都是最科学的配置,能保证人体所需的所有营养,但天然食材带来的心理满足感却不是任何科学配方能给予的。

骆寻洗完澡,躺在床上看新闻。

整个星际都闹哄哄。

星际人类联盟的主席严厉谴责飞船爆炸事故。

阿尔帝国爆发了几百年来规模最盛大的游行,人们在皇宫前静坐示威,很多人高举牌子,上面闪烁着英仙叶玠的名字。

阿尔帝国的皇帝还没有表态,几个中小星国已经公开表示会坚决支持阿尔帝国打击异种的任何行动。

很多星球发生了围攻异种的恶性事件。

……

骆寻关掉屏幕,觉得科学研究和政治军事比起来,真的太容易了。她面对的是客观世界,再复杂多变,也有规律,而殷南昭面对的是人心,善恶无边、真假无界。

————·————·————

半夜里,殷南昭回来了。

他刚走进屋子就闻到食物的香气,智脑自动弹出骆寻给他的留言:“我炖了汤,在桌上的保鲜碗里。”

殷南昭端起海蓝色的碗,打开盖子,香气更加浓郁。

喝下去,暖暖的甘香从喉咙直落到胃里,让疲惫的夜归人渐渐松弛下来。

殷南昭不想吵醒骆寻,打算去客房洗澡。

没有想到打开浴室门,看到他的睡衣和他往常用的清洁用具都在,显然骆寻早想到他回来晚了,肯定不会回主卧洗澡,只会随便凑合一下,她就把东西都提前放到客房的浴室。

殷南昭心里又是酸楚又是喜悦,原来人在太幸福时,也会生出悲伤感,难过以前不曾拥有,害怕将来有可能失去。

殷南昭洗完澡,回到卧室,悄无声息地钻进被窝。

他确信自己的动作像是潜伏暗杀,没有任何动静,骆寻却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滚进他怀里。

殷南昭抱住她的刹那,忽然间觉得过去的一切都真正放下了。

——那个从孤儿院深夜出逃、被辗转贩卖的孩子有了陪伴,再不能桀骜不驯地认为他唯一可以信任的就是黑暗。

——那个加入敢死队,视死亡为解脱的少年有了牵挂,再不敢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不怕死亡。

——那个驾驶战机在阿丽卡塔上空孤独盘旋的男人有了温暖,再不能只想着守护别人的家、让别人幸福。

殷南昭亲吻骆寻的额头,说出了那句他以为一生都不可能说的话:“我回家了。”

推荐热门小说散落星河的记忆,本站提供散落星河的记忆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散落星河的记忆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bagezw.com
上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7 下一章:第二卷:窃梦 Chapter 17
热门: 我的医术震惊世界 追凶者之萨满疑云 生化危机2噩梦的洞窟 我被骗婚了!!! 我能听见你的声音 ABO灰小子 燃烧的密码 穿成杀马特男配之后 穿书成替身后撩到万人迷 碰我超痛的[星际]